打开

李红良团队再取新突破!系统总结非酒精性脂肪肝和心脏重构风险

subtitle
iNature前沿 2021-07-28 18:59

随着肥胖症和糖尿病的急剧增加,非酒精性脂肪肝 (NAFLD) 已成为最普遍的慢性肝病之一,影响着全球约四分之一的成年人。值得注意的是,与肝脏疾病本身相比,NAFLD 患者死于心血管疾病 (CVD) 的频率更高。病理生理性心脏重构,分为心脏电重构和结构重构,是导致心力衰竭和死亡的最常见原因之一。因此,NAFLD与心脏重塑之间的机制联系和临床相关性值得高度认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7月26日,武汉大学李红良及中南大学蔡菁菁共同通讯在Hepatology (IF=17·43)在线发表了题为“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Cardiac Remodeling Risk: Pathophysiological Mechanisms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的综述文章,该综述强调了将 NAFLD 与心脏重塑发展联系起来的潜在机制,并总结了证明这两个实体之间紧密联系的临床证据。

2021年7月17日,武汉大学李红良,袁玉峰及杨海龙共同通讯在Hepatology (IF=17·43)在线发表了题为“The E3 ubiquitin ligase RNF5 ameliorates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via ubiquitin-mediated degradation of HRD1”的研究成果,该研究发现RNF5 通过泛素介导的蛋白酶体途径的靶向降解 HRD1 抑制 NASH 进展。靶向 RNF5-HRD1 轴可能为 NASH 的发病机制提供新的见解,并为制定 NASH 预防和治疗的新策略铺平道路。

2021年7月7日,武汉大学李红良,杨娟及黄赞通讯共同在Hepatology(IF=17·43)在线发表了题为“FASN-suppressor screening identifies SNX8 as a novel therapeutic targetfor NAFLD”的研究成果。该研究通过系统筛选发现分选连接蛋白8(SNX8)是一个新的抑制脂肪酸合成的抑制因子,揭示了SNX8调控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AFLD)的重要功能及机制,为NAFLD治疗提供新靶点及潜在新策略。

2021年6月16日,武汉大学张鹏,李红良及杨海龙共同通讯在Hepatology (IF=14·68)在线发表题为“TNIP3 is a novel activator of Hippo-YAP signaling protecting against hepatic 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肝细胞 TNIP3 在接受 I/R 手术的个体和小鼠的肝脏中均显著上调。总之,该研究发现TNIP3 是肝脏 IR 损伤的新型调节剂,通过协助 LATS2 的泛素化和降解以及由此产生的 YAP 激活来减轻细胞死亡和炎症。TNIP3 是肝脏 I/R 损伤的有希望的治疗靶点,可改善肝脏手术的预后。

2021年6月8日,武汉大学李红良,白兰及袁玉峰等共同通讯在Cell Metabolism(IF=21·57)在线发表了题为“TMBIM1 is an inhibitor of adipogenesis and its depletion promotes adipocytehyperplasia and improves obesity-related metabolic disease”的研究论文,该研究通过大规模高通量筛选首次鉴定溶酶体蛋白TMBIM1是一个全新的抑制脂肪生成的关键因子,揭示了TMBIM1对脂肪生成和肥胖相关代谢紊乱的关键负调控作用,提示TMBIM1是治疗肥胖相关代谢紊乱的潜在分子靶点。

2021年5月28日,李红良团队在Circulation Research 发表“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 Emerging Driver of Cardiac Arrhythmia”,详细归纳解析了NAFLD作为心律失常危险因素的临床证据和病理生理机制;

2021年5月4日,李红良团队在Cell Metabolism 发表“A kinome screen reveals that Nemo-like kinase is a key suppressor of hepaticgluconeogenesis”研究论文,首次发现NLK是肝脏糖异生紊乱的关键抑制分子;

2021年4月24日,李红良团队在Hepatology 发表“Hepatocyte SH3RF2 Deficiency is a Key Aggravator for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研究论,首次鉴定出E3泛素连接酶SH3RF2靶向ACLY改善NAFLD进程;

2021年4月7日,李红良团队在Hepatology发表 “Therapeutic Potential of 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s against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的综述文章,全面总结了GPCR分子在NASH中的最新研究进展和应用前景;

2021年2月,李红良团队在Hepatology 正式发表“Milk Fat Globule-Epidermal Growth Factor-Factor 8 Improves Hepatic Steatosis and Inflammation”研究论文,首次揭示了MFGE8是NASH的重要负调控分子;

2021年1月5日,李红良团队在Cell Metabolism 发表“The neutrophil-to-lymphocyte ratio determines clinical efficacy of corticosteroid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研究论文,在全球范围内首次明确了新冠肺炎治疗中糖皮质激素的“使用边界”;

2021年1月,李红良团队在Hepatology 正式发表 “Hepatic Regulator of G Protein Signaling 5 Ameliorates NonalcoholicFatty Liver Disease by Suppressing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Beta-ActivatedKinase 1-c-Jun-N-Terminal Kinase/p38 Signaling”研究论文,首次发现RGS5通过靶向TAK1磷酸化,从而显著改善NASH。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 (NAFLD) 已成为最普遍的慢性肝病,影响全球约四分之一的成年人。NAFLD 的组织学阶段可分为单纯性脂肪变性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NASH),最终可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细胞癌。

值得注意的是,现有证据表明,25%- 40% 的 NAFLD 患者患有心血管疾病 (CVD),并且在 NAFLD 患者中,心血管疾病占肝脏相关死亡的比例更高。这些发现强调需要关注其心脏重构是对引起心脏机械、炎症和神经体液应激的损伤的最常见和最复杂的反应,最终导致不可逆的心力衰竭 (HF) 和死亡。先前的临床证据和机制研究的发现支持 NAFLD 与心脏重塑和 CVD 风险因素之间的密切关联。研究进展支持 NAFLD 作为心脏重塑的驱动因素可能很严重,但未能引起足够的认识和重视。

在在这篇综述中,强调了与 NAFLD 相关的心脏重构的机制见解,并总结了将 NAFLD 与心脏重构风险联系起来的临床证据。这种新兴的观点可能会为这两种疾病带来替代治疗方法的益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 NAFLD/NASH 可能是心脏重塑的关键驱动因素。然而,这种互动未能得到足够的认识和重视。尽管将 NAFLD 与心脏重塑联系起来的直接机制仍有待阐明,但据推测,这种相互作用涉及大量复杂的机制。许多相关性研究支持心脏重塑与影像诊断的 NAFLD 呈正相关,但由于肝活检样本有限,它与 NASH 的相关性在大样本人群中并未得到很好的证实。

因此,在未来的研究中需要强调探索心脏重塑与 NAFLD/NASH 之间的因果关系。目前,仍然没有 FDA 批准的 NASH 药物。通过上述机制,减轻体重是 NAFLD/NASH 和心脏重塑的有效治疗方法。这一新兴观点强调了在进一步研究中针对这两个器官的重要性,并可能加速开发针对这两种疾病的新治疗方法。

参考消息:

https://aasldpub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hep.32072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