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韩国毒品那些事

subtitle
石话师说 2021-07-28 17:38

不要考验人性,人性经不起考验。更不要说毒品的考验。

毒品,在中国是个人人避之恐不及的词汇。有人说,这是源于近代鸦片横行,国民身心孱弱,中国对于毒品泛滥拥有深入骨髓的充满痛感与耻感的历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说,这也有翻译的原因,一个“毒”字,体现警惕性与危害性。心理学与语言学的研究早已表明,语言能够影响到思维习惯。相比英语中的“drug taking”,“吸毒”看上去更为可怕,后果严重。

但最重要的是,中国禁毒措施十分严格。经常有在中国吸食大麻的外国人,被刑拘或直接遣送的新闻。

然而,可能令很多中国人惊讶的是,中国在法律上对吸毒的处理并不是最严格的,相反,韩国可算是世界上对吸毒者处罚最严厉的国家之一

韩国《关于毒品类管理的法律》第61条规定,吸食毒品者,将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处以5000万韩元以下罚款。也就是吸毒入刑。

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有“四禁”并举的规定,分别是“禁种、禁制、禁贩、禁吸”,其中“禁种、禁制、禁贩”如果违反了是要入刑的,而违反“禁吸”,则是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理,一般就是拘留。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二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二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以下罚款:(一)非法持有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二)向他人提供毒品的;(三)吸食、注射毒品的;(四)胁迫、欺骗医务人员开具麻醉药品、精神药品的。

2017年有一个高分韩剧《机智牢房生活》,里面就有一个因吸毒入狱的人物小迷糊。

第15集,小迷糊将要刑满释放,重获自由。他得到了期待的爱情与亲情,让爱人在火锅店等着迎接崭新的自己,他的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结果刚从监狱出来,他就上了一辆车,车上的男人给了他一剂毒品。

经历了剧烈的思想挣扎后,小迷糊忘了家人,忘了爱人,忘了火锅店与他的新生活,撸起袖子将毒品打入了胳膊。

这时,车门打开了,等待已久的警察对他平静地说:“我们是警察,我们以注射毒品与持有毒品罪紧急逮捕你。你有权保持沉默,也有找律师的权利。走吧。”

这个情节似乎是在进一步强调毒品的危害,想戒毒,没那么容易。想开始新生活?毒品不会轻易允许。

但与影视剧中对吸毒者的严肃处理(有“钓鱼执法”那味儿了)不同,现实世界里,韩国的毒品泛滥情况有些不容乐观

2021年5月26日,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公布了一份针对污水处理厂的检测报告。报告显示,在韩国57处污水处理厂中,全部检测出了冰毒和其他3种精神类药品。

下水道隐藏着一个城市最肮脏的秘密。在韩国,污水处理厂除了检测出了冰毒,还曾在母亲河汉江检测出了西地那非,这是伟哥的主要成分。

根据首尔市立大学研究团队的估计,从汉江抽取的样本平均浓度,相当于当地每 1000 名成年男性中有 5 人每日服用辅助勃起药物所造成的代谢量。

在排水管道之上那个世界的阴暗角落,除了毒品交易外,似乎还有地下情色场所的风靡。

这不是人们第一次隐约感到韩国毒品在“地下”的泛滥,之前这样的新闻已有很多。2019年,有韩国第一乳业公司称号的南阳乳业公司,创始人的外孙女黄荷娜,因吸毒与复吸等问题搅得整个娱乐圈都震荡不已。

5月份,她提交给检方一份名单,上有韩国吸毒艺人们的名字。

在57个污水处理厂中检测出的违法或受管制药物里,冰毒首当其冲,其次还有苯二甲吗啉、苯丁胺和利他林等。后三者很容易出现在吸毒艺人的视线范围里,它们出现在减肥药、整容麻醉剂或“能让人增强艺术灵感的药”的配方中。

比如异丙酚。韩国在2011年年初,已将异丙酚列为“精神性医药品”,规定除医疗外严禁使用,否则按吸毒追究法律责任。

在禁令出台后,韩国有多位明星被发现非法注射异丙酚,有的次数甚至高达上百次,他们的理由都差不多一样:自己没有药物滥用,只是配合整容医院进行麻醉治疗。

异丙酚是一种在临床上广泛应用的超短效静脉麻醉剂,比起其他麻醉药物引起的不适与恶心,它能够让人“一秒入睡”,并带来类似吸毒者的“欣快感”。于是很多人开始拿它来缓解压力失眠或疼痛焦虑,并逐渐产生依赖与成瘾。

根据美国成瘾研究中心的药物欣快感效应(MBG)的评分,大麻的MBG分数仅为4.7,海洛因的分数为9.8,而异丙酚的MBG分数,高达10. 5,比海洛因还要高。

与娱乐明星的掩饰相同,这份针对母亲河、下水道与污水处理厂的报告,也有一些遮掩的段落。

文中声称,经过估算,韩国每天1000人聚会平均下来,只会摊到18毫克的甲基苯丙胺(冰毒),换做在欧盟则是35毫克,换做在澳大利亚,这个数值得是1500毫克,也就是说,韩国在甲基苯丙胺的泛滥方面,只有欧盟的51%,只有澳大利亚的1.5%。

可卡因,韩国每1000人聚会大约会用到0.38毫克,一年的话大概是139毫克,欧盟则是 532 毫克/年,澳大利亚是 600 毫克/年,所以说韩国在各方面(药物泛滥)的程度都比较低。

这种跟人比烂的态度,或许使得韩国的药物滥用逐年加重。就拿异丙酚来说,2009年,韩国发生过异丙酚盗窃案396起,2010年上升到548起,2011年,上升到850起,是2年前的2倍。

今天,毒品的直接成分与代谢物,已经流入了韩国的母亲河。

而中国人的经验早已表明,和毒品的战争,从来容不得绥靖政策

毒品,使人民羸弱,使家庭破碎,使社会动荡。中国禁毒取得的成就,不是靠面子上的严刑峻法,而是靠对法律条文的严格执行换来的,是靠着无数缉毒警察的智慧与执着,甚至生命换来的。

而远离毒品,珍爱生命,永远不容松懈。

资料参考:丁香医生、凤凰网娱乐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https://www.mfds.go.kr/brd/m_99/view.do?seq=45383

https://zhuanlan.zhihu.com/p/107922887

还想看?那是要加关注才行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