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无血缘的妹妹供哥哥读书,哥哥功名成就,回来看到的是妹妹的坟墓

subtitle
尽染悲伤 2021-07-28 17:17

哥哥姓李,叫李荃,妹妹姓王,叫王小娟。

那一年,母亲拉着李荃嫁到王家庄时,小娟8岁,她是王木匠的女儿,比李荃小一岁。母亲和木匠结婚那天,大雨下得像瓢泼一样,宾客早已散去,但李荃还是紧紧拉着母亲的手,躲在后面不敢露头。小娟收拾完院里屋里,一转头看见一旁的李荃,怯生生的叫了声“哥”。

父亲重病去世之后,大伯二叔想尽办法霸占了家里的房子和地,实在没有办法过下去了,母亲只好带着九岁的李荃来到了木匠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仅仅两天的时间就让小娟找回了母爱,更是把李荃当做自己的亲哥哥,有啥好吃的都偷出来,悄悄送给他。木匠脾气暴躁,又爱喝酒,稍有不顺,就对李荃拳打脚踢,还不给饭吃,每当这时,小娟都会用小手摸着伤口直掉泪,还用湿毛巾给他擦擦血迹。

有一次,李荃把村长的儿子打了,原因是那小子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骂“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那次李荃实在气极了,抓住那小子一顿狠揍。

木匠吓坏了,买了很多东西去村长家,又是赔礼又是道歉,总算取得了村长的原谅。回到家,木匠抽起木棍就是一顿毒打,边打边骂“龟儿子,天天给老子惹事,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母亲和小娟不敢上前劝阻,可怜的娘俩在一旁抱头痛哭。

木棍打折了,木匠才住了手,进屋披了一件上衣,骂骂咧咧的出门喝酒去了。

看到爹出了门,小娟赶紧打了一盆热水,拿毛巾给哥哥沾一沾,眼泪汪汪地问道“哥,还疼吗?”

木匠不但心眼小,疑心还特别大,总是怀疑母子俩偷东西往娘家拿。有一次,木匠说家里少了20斤大米,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母亲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李荃眼看母亲受欺负,怒火攻心,抄起一把板凳,狠狠对着木匠砸了下去。

那天之后,爷俩的关系降到了冰点,活生生一对仇敌。木匠总说“老子养了这么多年,却养了只白眼狼,以后他是死是活跟我无关”,因此,在经济和食物上面对娘俩更加苛刻。母亲流着泪对李荃说“儿啊,你忍忍吧,娘真的做不了这个家的主啊!”

最让李荃感动的是小娟,每次吃饭都说屋里有霉味,拉着哥哥要去外面院子吃,然后把碗里的一大半饭菜都拨到哥哥碗里,笑嘻嘻的说自己饭量小吃的少。那些年,李荃过的很苦,心里却很温暖,正因为有了妹妹,他从心里慢慢原谅了继父。

转眼间,兄妹俩同时初中毕业了,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一中,但是李荃心里明白,这个学,他上不了了。

社会发展很快,木匠的营生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每天起早贪黑的干,微薄的收入也仅仅够一家人的温饱。妹妹的成绩比哥哥好一点,母亲的意思是让小娟继续上学,男孩有力气,能打工挣钱养家,女孩多上点学,以后找个好婆家,可以帮衬帮衬娘家。所以,母亲决定让李荃辍学,忙完家里的事就外出打工去。

木匠一百个愿意,小娟也没有异议。

就在即将开学的前几天,妹妹出事了,那天她在房顶晒衣服,一脚踩空,摔了下来,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妹妹短时间内不能下地走路了。

妹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笑着对木匠说“爹,是我命不好,这个学,还是让哥哥去上吧!”

李荃如愿走进了高中的大门,暗暗得意自己的福大命好。有一次放假,他照顾妹妹时有些不耐烦,母亲把他叫到一边,劈头盖脸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个龟儿子,小娟是故意从屋顶上掉下来的,目的是让你去上学,你以后要有半点辜负小娟,娘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李荃惊呆了,他不敢相信那么胆小的妹妹竟然会这么做,羞愧的泪流满面。

高三那年,木匠得了重病,折腾了两个月后撒手人寰,母亲受不了打击,一夜之间瘫痪在床,再也没能站起来。在村民眼中,这个家是彻彻底底的完了,但是小娟坚定的对哥哥说“哥,没事,你上你的学,家里都交给我了,我来伺候妈!”

从那天开始,18岁的妹妹就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她一边伺候瘫痪的妈妈,一边想尽办法挣钱,供哥哥读书。有一次,妹妹来给他送钱,他简直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女孩竟然是18岁的妹妹,面容肌瘦,头发枯黄,一双冻红的小手,到处是裂口伤疤。他拿着妹妹搬砖挣来的1000块钱,是那么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抱着妹妹痛哭“对不起,妹妹,我不上学了,我去打工挣钱养你!”

妹妹生气的给了他一巴掌“哥,不许你这么想!你不上学,对得起妈妈吗?对得起死去的两个爸爸吗?”她抹抹哥哥的眼泪笑着说“哥,你好好上学,等你挣钱了,就给我买件羽绒服吧,我看那些女孩子穿着可好看了,滑溜溜的,我可喜欢了!”

那一年,李荃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一个月后母亲带着遗憾和不舍离开了人世。李荃再次提出去打工,却被妹妹严词拒绝了,她跺着脚吼道“你啥事都别管,赶紧去上学,妈妈说了,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教育出一个大学生!”

妹妹把他押到学校后,去了南方,指望着家里的几亩地是不可能供哥哥上完大学的。

进入大学后,李荃找了两份兼职,一边学习一边疯狂打工,他知道,自己多挣些钱,妹妹就少受份罪。每当想起这个和自己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女孩在用生命供自己上学,想起那双冻裂的手,想起妹妹对别的女孩的羡慕的神情,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妹妹,哥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

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老天爷没有给他这个报恩的机会。

毕业的那年,李荃接到了一个电话,妹妹出车祸了。那天下着大雨,妹妹拿着刚发的工资,想要尽早给他寄过去,却碰到了一个酒驾的司机......

李荃去妹妹的宿舍整理衣物,除了一件刚洗过的工装,妹妹竟然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没有化妆品,只有两双帆布鞋,一床薄被子,还有一个日记本,本子里画着各种好看的衣服,粉的,红的,哪个女孩不爱美呢?李荃一页一页的翻看,泪水汹涌而出,他狠狠的给了自己几个耳光,心里像针扎一样痛苦。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李荃跪在妹妹的坟前,把妹妹画在日记本上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一一摆在妹妹的坟前,哽咽的说“妹妹,你在天堂还好吗?哥给你买了你喜欢的衣服,好看吗?你要是在天有灵,就给哥哥托个梦,哥哥想你了,呜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