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早期像天堂,后期很残忍,二战日本如何对待负伤不能走路的士兵?

subtitle
WarOH协虎 2021-07-28 15:46

在中国,讲究情义,讲究落叶归根。所以我们经常在抗日剧中能看到,抗日队伍中战友之间相互扶持,即使是有不幸受伤或战死的战友,都不会遗弃他。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带回战友的遗体,或者会就地掩埋以作纪念,留在祖国土地上落叶归根。

在美国,战场上小分队如果有士兵受伤,即使会成为队伍的累赘,可能会使整个小分队陷入危险中,但是队员也不会放弃他。在电影《阿甘正传》里,也给我们呈现了美军对于士兵的人道关怀。

可是日本,却是截然不同的。在“明治维新”后,日本确定了“开疆扩土”的政策,强化了军国主义思想和武士道精神,每个士兵在嗜血的天皇和恐怖的军队摧残下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甚至在对待自己军队的士兵时,也显得十分自私和残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战争前期是天堂

日本发起战争那时,国内的工业发展和现代化程度相对较高了,在亚洲里可算是数一数二的国家。其战争装备齐全,枪支弹药、医疗服务都算是比较先进的。

在这一时期,日军重视战场上的医疗救护工作,所以基本上每个日本士兵都配有一个急救包,可自行处理一些轻微伤口。一个中队、大队都会配备3、4名医疗卫生员跟随军队提供医疗服务,确保伤员能够快速地恢复到最佳的作战状态。

由于在前期的战场,并不缺乏精兵,所以对待伤员,是十分具有人性关怀的。轻微的伤员会由医疗卫生员处理,协助恢复健康,严重的伤员会被送到后方医疗条件较好的医院进行救治和康复治疗。

著名的《东史郎日记》,这本由日本老兵通过整理自己参与侵华战争时所写的日记而出版的一本书,里面就有记录了二战前期战场上的伤员享受到天堂般的待遇。那时东史郎因在山东战场感染到疟疾而被送往大连的日军疗养院进行医治,在这个疗养院里,他享受着护士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享受着随时可以吃到的橘子罐头还有来自日本的清酒,有时还能自由地去看电影或者找花姑娘。

这比起险恶的战场,可谓是人间天堂。甚至有些士兵会通过自残的方式来享受医疗院里的优待。有时政府还会发放疗养金来安抚受伤的士兵,借此鼓舞士气,也可以作为宣传,吸引更多年轻人士参兵,投身“开疆扩土”的侵略大业。

日本是个是资源有限的岛国,又会大手大脚消费资源的国家。前期的物资丰富,但是中后期日本节节败退,训练不到位的新兵也被抓紧安排到了前线,伤亡人数增加,医疗资源紧跟不上,这时日军对负伤的士兵态度已然转变。

二、战争后期是地狱

对于轻伤的日军士兵,还会简单包扎,又立刻安排回到战场,因为此时兵源不足,能多一个人算多一个,多半个算半个。但是对于负伤到不能行走,或者重病一时半会难以恢复的伤员,这时日军对待他们可以说是极不人道的了。

为了节约资源和人力,日军把负伤无法立刻回到战场的战友当作“累赘”,残忍地用各种违背道义的方法去解决这些伤员。

一开始还会由同队的战友对着这些伤员开枪,直接快速地了结他们的生命,美名曰他们是为军国主义,为大日本天皇献出生命。后来为了节省弹药的资源,开始直接上刺刀,为防伤员反抗,旁边还会站着一个持枪的战友,逼迫着伤员被活活刺死。平日里我们打针,抽血,一两次扎错了位置,我们都会觉得疼痛不想再“受刑”。而那时,日军对待自己的同胞,却能如此痛下毒手。

如果能直接在战场上被队友“牺牲”,有时候还算是比较荣幸的。有些伤员回到后方接受所谓的治疗时,却是抓去当作实验活体了。因为这类一时半会难以回到战场的人,对日军来说只是会消耗资源的废物,没有作为士兵的价值,只能拿来做人体实验。

实验之后,或死或伤。到毫无利用价值的时候,再用空气针去解决掉。空气针,就是对着血管注入空气,让空气进入心脏,产生泡沫,随后泡沫堵塞肺动脉。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不费多少资源,就让一个生命痛苦地结束了。日军还会用防止泄露军事机密作为冠冕堂皇的理由,让这一切似乎“合情合理”。

有些战场资源极为短缺的,士兵上顿不接下顿时,他们还会把伤员当成了军粮。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在二战日军战场上,不再是小说了,“吃人”是真实的。在1943年的新几内亚战役中,日军被包围住,补给中断,让军队处于极度饥饿中。为了活命,他们先是吃了敌军的被俘人员,然后将目光停留在自己军队的伤员身上,吃掉他们。

三、失去人性注定失败

在瓜岛战役中,一名幸存的日军俘虏回忆到,当时身负重伤,药品短缺让他没办法迅速恢复,当他休息时,听到了其他战友正商量着怎么把他吃掉。最后他为了活命竭尽全力地逃出这地狱一般的地方,成为了美军的俘虏,才得以保住生命。

人性在二战的日军里已经是疯魔甚至泯灭的了。在日军的后勤系统里,还有一套“撤退计划”的方案。即使是战败撤退时,日军也丝毫不对生命抱有尊重热爱的态度。

由于伤员的转移会严重拖延部队的撤退工作,也会不断消耗资源,耗费人力,所以日军都执行着“撤退计划”。在路上直接把伤员用非人道的方式解决掉,丢下累赘,确保其他人快速安全回国。甚至对于妇女,老少,也通通成为了刀下亡魂,似乎这些人并不是他们的同胞一样。

发起战争的日军像可以吞噬一切的野兽,而野兽没有人性,他们同样会将武器对准损害到自身利益的同胞,活在了人间的地狱。

或许可以说,日军一开始的顺利开战,是因为优待自己的士兵,让他们心甘情愿为国家拼命奋战。而后期日军没有道义地对待军民,失去了人性,失去了人心,也失去了凝聚力,谁愿意死在自己同胞无情的刀刃下呢?

而这一切,也正因为二战日军受到武士道的熏陶,奉行武士教条,轻视生命。向天皇、向军国主义献身,是人生的追求,是生命的价值。所以许多负伤的士兵或是自己解决生命,或是被迫由同胞代为解决,都是所谓为了向日本天皇致敬。

这些被轻易抛弃的士兵,在被结束生命的最后一刻,内心真的会高呼“天皇万岁”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文/小羊
参考资料:《二战期间日军暴行原因之群体心理解析》,郑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