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商品期货逼仓行情分析

subtitle
复也说道 2021-07-28 15:07

主旨导读

商品的逼仓一般来说讲的是商品自身的供应数量和投资者手里的资金是有限的,一旦一方持仓量和资金达到某一个阈值,而另一方临近交割月无法筹备到足够的货物或者资金进行交割,不得不平掉部分头寸造成损失。另外,在交易规则中由于有自然人不能进入交割月,资金也会针对这一点逼迫自然人不得不提前平仓,采取一些手段,常见的就是多头将价格打到高位,而空头不得不在期限内平仓,一旦平仓以后又发现价格又下来了,这种恶性逼仓还带控制现货得一般称之为Corners。实际上,随着国内监管和交易制度的完善,真正意义上的逼仓是基本不会出现,而这一次要聊到的逼仓是一种“软逼仓”,是一种温和性的价格修复、供需上实际存在问题,存在产业链实际性存在无法解决的矛盾而出现的大行情,其中并不含刻意对现货进行操控称之为Squeezes。实质上这样的行情不应该称之为逼仓,如果更加准确描述应该称为资本博弈和绞杀中一些相对经典的行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年3000个点的PTA逼仓K线/来源:博易大师

01逼仓事件回顾

传统的恶意逼仓Corners行情往往是完全脱离实际,最后双方都不得好过,比如著名的327国债事件,海南橡胶事件等等,参与的主体最终都落得一个人仰马翻,惨淡收场的结局。这样的故事一是历史久远,没有现实意义;二是这样的事件本就涉及太多违法违规,没有太多值得聊的价值。今天要聊的还是主要是一些行情探讨,一种带有逼仓逻辑的大行情Squeezes,这类行情在上文中实际上已经提到了,一定是涉及了供需出现问题、品种产业链无法解决的矛盾。今天主要探讨多逼空,由于期货交割对商品的数量和时间都有涉及,往往历史上也是这样的事件,“货再多也没有钱多”这是现实意义上的认识。

逼仓Squeezes行情似乎近些年每年都会有,比较有名的就是18年的PTA,20年的PP和今年的玻璃。类似18年PTA著名的逼仓事件,即使今天市场对PTA行情也充满了遐想,但是由于时间过去也近3年了,复也亦不愿花太多精力放在回顾历史上,先就对20年PP逼仓行情简单聊一聊。去年4月份PP2005合约,当时疫情爆发全球都在抢购口罩,而口罩里的部分材料又是PP,再加上当时PP的低库存自然有了充足的故事来讲。不足半个月涨了接近3000点,之后资金撤退留下一地鸡毛,复也实际上认为这一次不是成功的逼仓行情。虽然资本确实赚得钵满盆满,但是市场的流动性不足,资本涉嫌违法的压力也很大,另外就是我们赶不上车,对投资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大多数人还在犹豫一下要不要进场,转过头行情就已经没有了。说到底这一次逼仓美中不足的还是缺乏足够的天时、地利和人和。

20年PP逼仓行情K线/来源:博易大师

02逼仓行情的必要条件

20年的逼仓行情的不足之处实际上缺乏的是市场足够的流动性,当市场的持仓量和成交量达到一定热度后行情逻辑就已经结束,实际上就是缺少足够的配合。事实上由于当时讲出来的故事让市场的判断短期过于一致,以至于上涨的时候没有对手盘,下跌也是转瞬。遇上这种行情只要不是做反方向,哪怕没有参与也没有什么特别好惋惜的。实际上能参与的逼仓行情至少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流动性

市场在出现逼仓行情时,一般需要建立大量的多头头寸,这就需要合约具备足够的流动性市场具备足够的体量,需要合约在趋势发生时能够承受源源不断的资金而不至于发生特别大的行情波动。与此同时,趋势发生的时候不断会有源源不断的故事,让品种和合约的热度提高,增加投机者的关注。逼仓发生时,看似持仓量高,流动性好,但该部分持仓相当一部分实为逼仓者的期货部位,期限内不会以平仓的方式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反而会迫使空方平仓减少市场的流动性,出现“该平仓时不平仓”的情况。因此,在一部分持仓不会提供流动性的条件下,逼仓行情对于市场流动性的要求实际上非常高,一定会有资本愿意出来持续讲故事。

持仓量

逼仓行情往往伴随着比较高的持仓量,这个高持仓要么是针对一个合约,要么直接包含整个品种,而且这个持仓量有些时候很可能显著高于历史同期,还是针对着低库存的品种去的。一切没有货的空头都是纸老虎,要让多头肆无忌惮的加仓,通常是库存量比较有限,显性库存隐性化。到时候再讲一波停产检修的故事,让这个市面上的货更少,随着货更少资本介入更加会推高持仓量进入循环。

价差异常

这个价差会出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现货和主力的价差,一个是主力和远月的价差。逼仓行情往往会将价差扩大,正常条件下商品相差一个月基本面差距不会非常大,但是如果价差变化超过一定的阈值,则就可能发生逼仓行情,类似今年的玻璃2月中旬到3月初基差由-150往下打到200+,为后来的行情做足了铺垫。

03逼仓行情的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供需结构矛盾

还是短期内产业链自身无法解决的矛盾,这是行情首先要具备的,这个时候需要有实力资本率先发现这个问题。如果商品的供需本身没有问题,各方资金还在继续各自寻找自己的支撑逻辑相互博弈,这样的阶段价格表现出的是震荡,这是商品一年中大多数时候出现的状态。当实力资本更早发现问题时,做好布局自然有了讲故事的动力,当事故讲得顺畅并且这样的观点集中时,逐渐就会产生趋势。因此,逼仓行情实际上往往是实力资本首先发现了问题,这些资本可以是金融资本也可以是产业资本。

“地利“现货企业参与

逼仓行情往往都需要现货方面配合,没有现货配合的逼仓一定是很快就会失败,散落一地鸡毛。甚至很多逼仓行情都是现货企业在背后主导,大行情和大趋势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由现货主涨、期货跟涨,由期货上涨带动现货上涨往往不足以给予投机者足够的信心,这实际上蕴含了期现结构方面的信息。因此这些实力资本要么本身就是产业资本,或者金融资本能够让产业资本相信他们的故事。

“人和“产业和投机者配合

持续的行情一定需要各方面的配合,需要足够多的故事吸引各类各样的投机者,需要有资本不断来做对手盘,或许是不信邪的空头,或许是实现利润不断套保的现货企业。今年的4-5月逐渐演变的逼仓行情就非常完美,市场具备充足的热度和流动性,如果没有足够的对手盘,行情反而不太可能如此顺畅和完美。因此,最开始发现矛盾的资本一定不是多数人,只是少数的一部分前瞻者。

04逼仓行情的发现

期现结构

市场期现结构往往是逼仓行情中会出现的迹象,18年PTA、去年PP和纯碱出现的行情都是伴随着期现结构的转变。期现结构转变不一定会出现逼仓行情,但逼仓行情伴随着的就是现货贴水到升水,期现结构的变化。前半段价格上涨的驱动力在期货,现货跟涨,过程中伴随着交替和震荡;后半段趋势的驱动力逐渐转变为现货,由现货驱动行情上涨,期货跟涨。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逆转,都代表这一波趋势受阻,另外,深度的contangao结构则往往是金融资本绞杀产业资本的阶段,投资价值相对比较低,也不纳入观测范围。

量价关系

高持仓往往是逼仓行情出现的迹象,特别是反季节的增仓值得关注,另外逼仓行情中通过量价关系寻找出入场时机也是适用的。不过这不同于期现结构,不够熟练的情况下,对于量价关系观测的效率通常会低一些。

硬性逼仓实际上到最后都是会失败的,到后期都是人走茶凉,得不偿失,实际上要参与也是伴随着相当的风险。如果打算分一杯羹实际上也可以考虑套利单入场,走出了对应的行情再平掉空头的头寸,位置差不多,离开的时候也是能用套利单边打边撤。

05总结

1、逼仓行情实际上是一种建立在产业链供需结构性矛盾下的大行情,由于期货市场上时间节点货物有限,往往都是多头绞杀空头的多逼空。

2、逼仓行情需要建立在具备足够的流动性,还需要具备持仓量和价差异常的基础。流动性提供市场的热度和行情的持久度,持仓量和库存结构能做强多头的信心,价差的异常往往是逼仓行情前期会出现的端倪。

3、需要具备的就是供需出现不可调和的矛盾“天时“,现货企业参与拉动现货”地利“和企业和金融资本配合做热做强的”人和“。

4、逼仓行情可以通过期现结构的转变和量价关系去观测,其中期现结构的转变往往伴随着基本面的重大变化,无论是不是逼仓行情都是值得关注的信息。

5、无论是监管还是恐高情绪都可能是行情的风险点,我们需要对市场保持敬畏的初心,行情判断难免有认知和能力的不足,以套利单作为行情的尝试不乏也是一种选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