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小偷躲在房梁上伺机行窃,忽然看见惊恐的一幕!

subtitle
齐鲁科教 2021-07-28 11:55

古时候,一小偷躲在房梁上伺机行窃,忽然看见一个漂亮女子扶着一个病怏怏的男子进屋躺下,跟着外面又进来一男子,扑上床将病人翻过身死死压住,女子则拿出一个竹筒,只见竹筒一抖,好像有什么东西窜进了病人的体内,病人惨叫一声,浑身战栗不停,不一会儿就没动静了。小偷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

小偷主业是个渔夫,偷窃则是他的副业。

这天打鱼时,不小心掉进水里被渔网缠住了身体,眼看就要淹死,忽然几个汉子跳下水,将他救上岸。

渔夫感激不尽,就请几个汉子喝酒,席间问道:“几位恩人这是要去哪里?”

一个汉子指着坐在中间书生模样的人说道:“这是本县刚辞官的县令大人,我们出来散散心。”

“县令大人为何要辞官?”渔夫有点惊讶的问道。

“这事儿让人很憋屈,反正闲来无事,今天我就说给老弟听听。”县令借着酒意说起了他辞官的原因。

原来,前不久,县令遇到了一件棘手的案子。

有天县令路过一个新坟时,见一阵旋风在一个坟茔上旋转不停,徘徊不走。

县令心想:“难道这个坟墓的主人有什么冤屈不成?”

于是便让手下调查这个新坟到底死得的是谁?因何死亡?

公差调查后回来汇报:死者姓周,是个货郎,两个月前因病正常死亡。

这个周货郎,打小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十几岁开始,就走街串巷做起了货郎。

周货郎勤劳能干,又勤俭节约,慢慢有了几十两银子的积蓄。

邻居王大娘看周货郎老实本分,便将自己的外甥女秀儿介绍给他。

秀儿是王大娘姐姐的女儿,姐姐家在南方,一场天火烧光了家产,于是母女俩便来到妹妹家避难。

这姑娘不到二十岁,长得漂亮还贤惠能干,又做得一手好饭菜,周货郎非常满意。

于是,周货郎就娶了秀儿为妻。

婚后,周货郎每天挑着担子四处卖货,秀儿在家里操持家务,两口子平静生活。

上一年冬天,周货郎积劳成疾病倒了,一个月后就不幸去世。

周货郎和秀儿没有孩子,秀儿将他葬在路边坟地里,算起来刚过去俩月。

听完官吏的讲述,县令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之处,可想想坟头的那股旋风,他还是有些不解,于是亲自去周货郎家看看。

来到周家,县令发现房屋刚被人翻修过,秀儿脸上不仅带着妆容,而且还能看见她孝服里面,竟然露出鲜艳的大红衣裳。

县令问秀儿:“你丈夫死于什么病?”

秀儿哭哭啼啼的说:“就是劳累过度致死,也不知道什么病。”

县令再问,她就哭得惊天动地。

县令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对劲儿,让公差回去带仵作来,他要开棺验尸。

众人大吃一惊,知县便说出了自己的两个疑问:

一、周货郎已经死了两个月,房子却是刚刚翻修,谁干的?二、丈夫刚死,妻子就化妆,穿大红衣服,不符合情理。

众人也觉得县令说得有道理,便叫来仵作,拿上工具要去开棺验尸。

此时秀儿大哭道:“你们太缺德了,让我丈夫死了还不得安宁。”

村里的老辈人也都站出来指责县令胡来,认为没有证据就要挖人家的坟墓,太不尊重人了。

秀儿越是阻拦开棺验尸,县令越觉得其中有猫腻,他断然道:“如果尸体查不出问题,我甘愿辞官谢罪!”

这话说出来,大家都不好再阻拦了,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公差们开棺验尸。

可仵作翻来覆去折腾了几个时辰,也没从尸体上查出什么问题来,最后叹息离去。

县令这下傻眼了,可他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守信之人,当即表示:回去立即辞官回家。

回到县衙后,县令向上级打了辞职报告,然后静等批复,闲来无事出来散心,刚好碰巧救了渔夫。

听完县令的讲述,渔夫欲言又止,仔细思考了一下后,对县令说道:

“大人,你不用辞官,因为周货郎并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所害。”

这话一出,县令和几个汉子全都酒醒了,异口同声问道:“此话怎讲?”

渔夫便将自己当梁上君子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就是本文开头发生的一幕。

听完渔夫的话,县令问道:“后来那对男女说了什么吗?”

渔夫道:“女子问这个方法是否别人真的看不出来,男子说蛇钻进人的身体,即使是仵作也检验不出来。”

县令大喜,立马带上渔夫,回去再次开棺验尸,果然在尸体内找到一条死蛇,村民们都被惊呆了。

人证物证俱在,秀儿当即瘫倒在地,随后承认了伙同情人杀死周货郎的罪行。

原来,秀儿在南方是一个大户的小妾,和大户儿子私通被发现,秀儿偷偷逃到北方,大户儿子吃了官司。

官司完毕后,大户儿子找到北方来,又和秀儿厮混在一起,为了能够长相厮守,俩人便设计害死了周货郎。

哪知他们在行凶时被梁上君子渔夫撞见,而渔夫又被知县救了一命,这才让案件真相大白。

随后,县令继续留任,秀儿和大户的儿子被凌迟处死,知县口头警诫渔夫后,放其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