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负债400亿的贵州贫困县,斥资2亿的“第一水司楼”,谁来买单?

subtitle
苏神 2021-07-28 11:4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在杜牧的感叹里,古代气势恢宏、耗费巨大财力、物力的阿房宫随着秦始皇的驾崩而停滞。虽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但自秦以来直至现代,如此的“烂尾”工程层出不穷。

小城“独山县”

独山县,是有着“春初来贵州,春半即回首”的贵州南端的一个小县城,隶属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是贵州南部的重要城镇,也是贵州省甚至大西南进入桂、粤出海口的重要区域。自然风光优美,旅游资源丰富,其中独具民族特色的旅游产品最为吸引人。

独山县占地面积约为2442.2平方公里,2020年打响脱贫攻坚战,退出贫困县系列。主要民族有布依族、苗族、水族、壮族等,可以说极具民族特色。而本文谈论的“水司楼”就与水族这一民族有关,即按照水族依山傍水的民主生活习惯和建筑风格修建的,是水族人民的文化符号和智慧特征。

但在2016年独山县依旧是一个每年财政收入不足十亿的贫困县。2010至2011年,贵州苏、浙等地引进多名优秀干部,大刀阔斧的改革,发展独山县经济,响应国家脱贫攻坚的号召。

斥资修建巨型工程“水司楼”

当潘志立来到独山县,怀着多年发展经济的经验,打算在独山县大展身手,他自己也说“让当地的发展少走弯路”,将贵州现在的发展之路喻作当初改革开放之时沿海地区所走之路。甚至,凭借着他的“能力与眼光”,潘志立收获了一批“粉丝”,纷纷跟随,这也是独山县包括水司楼在内的众多工程得以开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新中国刚建立时的大跃进运动已经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全民大炼钢铁”这些事件离我们远去,但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的扰乱国民经济秩序的问题从未远去。

潘志立罔顾独山县每年财政不足十亿元的实际,以政府信誉为担保、成立众多融资平台、高息吸引投资人,疯狂借钱,盲目举债高达四百亿,其中有两亿用来修建“天下第一水司楼”。

这座水司楼环山抱水,是一座木质框架榫卯结构的民族建筑,雕刻精细,气势浩荡,可以称得上“水族布达拉宫”。占地面积59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达6000平方米,共24层,进深240米,水司楼在整个景区内突兀而起。

而这座楼也是由擅长民族特色、巨型建筑的设计师李宏进设计出来的,在此之前,他还设计过张家界土司城的“九重天世袭堂”、湖北恩施土司城和土家风雨楼等,基本均以最高、最大、最长而获得世界吉尼斯的记录。于是李宏进亦打算在独山县大干一场,继续建成能获得吉尼斯记录的水司楼。

这座楼当然也不负所望,成为了“世界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然而人不能头脑发热,李宏进盲目追求巨型仿古建筑,在追求世界纪录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远,这种无脑和碰巧有一个敢胆大举债的带头人在一起,就像阿房宫一样,依旧是“百姓苦”,巨大的负债落到了独山县人民的头上,也落到了国家的身上。

“水司楼”何去何从

据了解,这座水司楼被打造为酒店,目前已改名为和净心谷景区同名的“净心谷大酒店”,后期的运营开发维护等将外包给其他公司。但关于酒店改造工程相关问题,如何时完工、后期规划等,景区负责人目前并未给出明确表示。

有网友对改造为酒店事宜表示质疑,作为景区时客流量不多,如此大的酒店,旅游业需要多好才可以住满。这座酒店的经营成本和人力成本恐怕入不敷出。还有网友建议将其改造为影视基地,也是个不错的建议,但如此巨大的建筑只用来拍摄影视,作用发挥得似乎是有些空洞。

对于水司楼的该如何的问题,就像是鸡肋一样,用之无味、弃之可惜。首先其内部并未装修,只是修建就花费2亿,若继续竣工,重新装修就不仅仅是举债400亿的问题了,且后续维护问题又是一大难点。北京举办奥运会修建鸟巢、水立方,之后的维修养护几千万,北京依靠自身人流量及科技发展可以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然而这个负债小县又如何能负担得起维修费用。

再者若是弃之不用,占地如此巨大,根本就是一座废楼浪费土地资源。其实单就这一建筑来说,水司楼民族特色显著,水族图腾等文化标志在其上得以体现,且高大宏伟,临近有一种威严感,带有中国文化色彩的仿古建筑在开始之时也吸引了不少国内外游客前来观瞻。继续将其作为景区来发展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就像前边所谈,之后的各种花费只会有增无减,对于如此的一个县城来说无异于愚公移山,不知需要多少年的努力。

冰山一角

其实独山县的水司楼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独山钟楼以及其它斥资400亿修建的建筑基本烂尾。400亿是什么概念,中国载人航天项目从1992年立项至2011年,二十年间载人航天工程花费总共约350亿。这一个贫困县的闭眼投资,超出了中国十几年的载人航天花费!令人触目惊心。

除过独山县,四川巴中在独山县余波未了之时,又预计占地数千亩、投资数十亿的资金,又是不顾一切的举债,如此的形象工程像是遍地开花,比如中丹的安徒生童话乐园项目以及盘兴物流产业园项目,也都处于停工状态。

其实全国这样的工程不止两处,圈地建厂、兴建大量形象工程,为冲业绩劳民伤财,归根到底是不从实际出发,不考虑所管区域的民生民情,拍脑袋做决定。这也让我们思考我们的官员考核机制是否出现问题,为何官员宁愿顶着负债的风险也要大搞面子工程。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人去楼空,不仅仅是建筑的荒凉,更为人民带来深深地痛苦,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目前独山县已脱贫,希望独山县可以继续发展,早日解决这一烫手山芋,变为自身经济发展的推动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