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灵魂分享两个肉身,通过心电感应沟通,她们最终选择只活一人

subtitle
拾奇社 2021-07-28 11: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提到人格分裂大家一定不会陌生,相关的影视作品也层出不穷。其实简单的描述起来,人格分裂就好像是一个人的身体里面住着两个或者多个灵魂。那么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呢,正好和人格分裂相反。也就是说一个灵魂被分到了两个身体里面,而带来的后果却是意想不到的。

1963年4月11日,在北美洲一个叫巴巴多斯的小岛上,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姐妹诞生了,姐姐叫詹妮弗(jennier),妹妹叫朱恩(June)。没过多久,由于父母工作的调动,他们便举家搬到了英国的威尔士居住。

但是很快父母便发现了这对双胞胎的不同之处,她们不像普通的孩子喜欢玩耍和吵闹,而是喜欢两个人独自呆在房间里玩弄着洋娃娃,也不爱说话。一开始父母认为她们可能是性格内向话比较少,但是后来她们甚至拒绝和任何人说话,双方用一种只有彼此才能听得懂的语言进行交流。

而在学校里,因为她们是唯一的黑人孩子受到了同学的排挤和嘲笑。这让原本就不愿意和外界交流的她们变得越发孤僻。而学校的老师也曾不止一次地和她们父母反映,这两个小女孩在学校从来不和同学交流,别人喊她们的名字就好像听不见一样。而她们双方也经常用一种奇怪的语言交流,好像外界的世界和她们无关。

而她们的父母对此也表示头痛不已,老师们只有安慰说现在孩子还小,等长大了这种情况或许会好转。然而情况在几年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糟。她们除了不愿和外界交流之外,还出现了一种叫做“双胞胎感应“”的特殊生理现象。

大家要知道人体信息的传递方式主要是化学反应和电位差传导,如果两个人的基因完全相同,那么传导而产生的的电磁波和辐射,会同时影响这两个人。举个例子,当姐姐詹妮弗在画画的时候大脑的思维会转化为辐射波在空间进行传播,而妹妹朱恩就会接收到姐姐的信息,从而也产生画画的欲望甚至画出的图案也是一样的。

不过六十年代对于双胞胎感应的这种现象,普遍都没有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再加上两姐妹在学校经常受到白人孩子的欺负和霸凌,她们的情况非常糟糕。十四岁这年,父母带着两姐妹去看了心理医生,经过仔细的检查,最终心理医生诊断她们为严重的社交恐惧症,而这种症状属于系统感失调的一种,患者的智商和学习能力都正常,只是她们不愿意和外界进行交流和互动。

心理医生建议把她们两个分开,分别就读于不同的学校,迫使她们和其他同学交流。但是事与愿违在姐妹俩入学的两周内,她们各自没有说过一句话,和同学老师也没有任何交流。父母担心长期下去,她们最终会失去语言能力,而且也是考虑到她们无法适应普通学校的环境,父母决定把两姐妹送到特殊教育学校,毕竟那里的老师更懂得如何面对各种复杂的教育问题。

果不其然,在入学后不久她们的班主任,通过细心观察发现,姐妹俩平时交流说的话其实并不是什么特殊独创的语言,而是以英语为基础,又夹杂了大量巴巴多斯的俚语,只不过姐妹俩平时说话的语速很快,又带了浓烈的口音,所以外人根本听不懂。

尽管如此两姐妹的情况似乎并没有多少好转,她们还是不愿意与任何人沟通。仿佛彼此的生命中只剩下了对方。虽然看上去两人形影不离,十分亲密。但有时候她们却在屋里大吵大闹,歇斯底里。心理学家认为这两姐妹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种爱恨交织甚至相爱相杀,相互制约的关系。最严重的是有一次,在家里姐姐詹妮弗想用绳子勒死妹妹朱恩,最后还是被父母发现并及时制止了她的行为。

而妹妹朱恩也在一次旅游中,将姐姐詹妮弗从桥上推了下去,幸好被人救起,不然便会淹死在河里。姐姐詹妮弗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已经成为了彼此的宿敌,我们感到强烈的辐射从身体里释放出来,刺痛着彼此的皮肤。我对自己说,如果没有我的影子,我是会死去还是会获得自由?

其实姐妹俩的父母,为了让她们恢复正常也做出过很多的努力,比如购买过很多社交方面的书籍和课程,但都收效甚微。十六岁那年父母送给了她们两个精致的笔记本,希望她们能够投入到小说的创作当中,也可以说是一种解脱吧。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们对此非常的着迷,似乎相比说话,文字更能让她们找到情绪宣泄的出口。只不过姐妹俩写作的题材基本都是以惊悚、悬疑和恐怖为主。姐妹俩认为她们的小说如果出版一定会引起广泛关注,只可惜出版社却没有审核通过她们的稿件。这件事对姐妹俩的打击很大。

屋漏偏逢连夜雨,也是在十六岁这一年暑假,姐妹俩遇到了自己的初恋,一对来自美国的双胞胎男孩,她们一起开party,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姐妹俩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温暖,还有与人互动交流的快乐。然而假期是短暂的,两个男孩离开了他们回到了美国。

小说出版的挫折再加上失恋的打击,让姐妹俩开始仇视社会。她们变得自暴自弃开始酗酒抽烟,经常在半夜出去偷窃,毁坏公物,1981年10月姐妹俩放火烧了小镇上的一家商店,导致一名消防员受重伤。

很快姐妹俩就被警察抓捕归案,法庭上法官认为她们患有精神分裂症,随后两姐妹被送往英国安全级别最高的布罗德摩精神病院进行治疗。她们也成为了这家精神病院里最年轻的病人,虽然经过测试表明她们的智商正常,甚至高于平均水平,但是她们毫无社交能力,更奇特的是如果把两个人分开在不同的房间里,她们会轮流吃饭,就是说姐姐吃饭的时候,妹妹就不吃饭,妹妹吃饭的时候,姐姐就不吃饭。

而且虽然在不同的房间里,但是她们会在相同的时间做同样的动作和同样的事情,这真的令医院的医护人员感到匪夷所思。似乎他们彼此真的可以通过心灵感应沟通一样。很快姐妹俩的事迹也引起泰晤士报记者玛乔丽.华莱士女士的注意,玛乔丽对这对双胞胎非常感兴趣,便申请对姐妹俩进行采访,在玛乔丽不懈努力下,两姐妹慢慢的敞开了自己封锁多年的心扉,与玛乔丽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密友。

与此同时医院也开始通过药物对两姐妹进行治疗,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两姐妹终于可以开口说话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和沟通。就在大家认为她们很快便会痊愈的出院的时候,情况发生了变化。

因为恢复得很好,她们被转移到了管理更为宽松的卡斯维尔医院,但是在达到新医院后姐姐詹妮弗便对妹妹朱恩说,我很快便会死去,你自由了,我希望你能够幸福的活下去。果然在1993年3月9日不到三十岁的詹妮弗突然猝死,没有发现任何他杀、自杀或者是服毒的痕迹。也就是说詹妮弗准确地预测了自己的死亡,而死亡的原因至今是一个谜。

在后面的调查中,记者玛乔丽说出了她猜测的真相,姐妹俩曾经对她说过彼此在童年时期就定下了一份生死契约,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两人中必须牺牲一人,而活下的另一个人必须走向现实世界。

在詹妮弗死去的那天晚上,妹妹朱恩躺在姐姐的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几天后妹妹果然和约定中的一样,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开始与外界交流,各项指标也正常了。很快医院便诊断她完全康复,随后被父母接回了家。

姐姐詹妮弗被埋葬在威尔士的一座公墓里,墓碑上刻着妹妹朱恩写的一首诗:“We once were two We two made one We no more two Through life be one Rest in peace .【我们曾经是两个,我们又变成一个,我们不再是两个,合而为一,安息吧】

其实呢我认为这对沉默的双胞胎的确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首先她们彼此拥有很强烈的双胞胎感应现象,这种现象在同卵双胞胎身上较为容易发生。

而造成她们社交障碍的原因,应该是外界环境的影响,这和她们童年在学校遭受校园霸凌和种族歧视的经历有关,让她们彼此和外界社会的距离越来越远,而青春期到来后,姐妹俩在写作与失恋的双重挫折下,在原本就容易叛逆的年龄,姐妹俩迅速滑向了黑暗的深渊。

而记者玛乔丽的出现,就好像黑暗中的曙光,让她们看到了光明和希望,但同样也加快了她们彼此分开回归正常生活的速度,但是她们沉默了三十年,彼此互为依靠互为牢笼,要想分离就只有毁灭。而姐姐詹妮弗便是牺牲的那一个,至于为什么选择姐姐,可能是巧合,可能是意外,也可能只有妹妹朱恩知道。

今天的故事到此结束,我的频道每周会更新天下奇闻、未解之谜、悬案解析,希望大家动动手指关注我,感谢你的支持,咱们下期再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