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陈梅,这次换我守口如瓶。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7-28 10: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昨天的故事看了吗,错过的可点这里:闺蜜结婚,暴露了我的秘密,5年了,越想越后怕。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第一次见到爸爸老黎的时候,黎月12岁。

很安静的夏末。小区院子里的银杏树,连成金灿灿的一片。

老黎站在楼下等她。个子不太高,但有一双极大的手。

陈梅把黎月推过去说,去,那是你爸。

陈梅是黎月的妈妈,以前从不许她提起爸爸。

黎月没想到,妈妈竟然这么突然地带她和爸爸见了面。

陈梅把一只巨大的行李箱和一只手提袋放在老黎手里。

那是黎月的全部。

陈梅说,如果可以,我不会把小月给你的。希望你对她好一点。

老黎拉起黎月的手说,你放心吧。

陈梅不舍地摸了摸黎月的头,转身走了。黎月这才知道着急,一边哭,一边要追过去。

她喊,妈,你去哪儿啊?怎么就把我扔这儿了。

可老黎的手,不止大,还极有力。他不松不紧地攥着,黎月挣脱不了。

她转过身用力踢了老黎小腿一脚,说,你谁啊?放手啊。

老黎慢悠悠地说,小月,你才认识你妈吗?她要走,谁也拦不住的。

02

黎月当然了解陈梅。

陈梅是个极孤僻的人。以前在一家外企做平面设计,除了和客户沟通,几乎不和任何人来往。

还好能力出众,老板都不敢得罪她。

黎月是上了小学,才渐渐发现自己家与别人家不太一样的。

没有亲戚,没有朋友。

家里只有陈梅和她,加上一个隔天来打扫的小时工。

就连过年,也是他们两个人。

小时候,黎月一直渴望见到爸爸。可陈梅对此守口如瓶。

后来,再大一点,她又想起问爸爸的事。

陈梅还是不说。她说,我不想告诉你,是不想给你希望。

对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抱有希望,只能折磨自己,浪费人生。

从此,黎月决定不再浪费人生,灭绝了见到爸爸的希望。

可她怎么会想到,陈梅在某一天,竟突发奇想,把她送回到被“灭绝”的爸爸面前。

原来他们分隔得并不太远,一个住在老城区,一个住在开发区。

只是,见到爸爸的黎月,没有一丝梦想成真的惊喜,只有满心的厌烦。

因为从小陪着她长大的妈妈,不要她了。

03

有时想想,陈梅做得挺绝的。在黎月上初中前,悄悄办好了一切。

调了户口,转了监护人,然后开学前,把她送到了生父手里。

黎月悄悄跑回过以前的家,可发现陈梅连房子都卖了。

老黎告诉他说,妈妈病了,要去治病。

黎月说,那不更应该带着我,让我照顾她吗?

老黎摸着她的头,说,那就等她病好了回来,你自己问问她。

黎月发现,老黎好像和陈梅正好相反,总是给她一点点希望。

老黎算是城市里的手艺人,做手工吉它。线上线下开了店。平时不忙的时候,会在店里弹弹琴,唱唱歌。

声音沙沙的,有点像汪峰。

黎月放学回来,会先去店里写作业。

有一次,听到他唱一首老歌,叫《你的眼神》。

“我不禁抬起头看着你,而你并不露痕迹。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

黎月听着听着,伏在桌子上就哭了。

因为那首歌,让她想起了陈梅。

她不明白,从小到大照顾自己的妈妈,怎么会走的这样狠心干脆,义无反顾。

她像一只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玩偶,再不被妈妈想起了。

04

黎月再看见陈梅已经是高三毕业。

那时候,黎月跟着老黎学了一手好吉他。毕业晚会上,表演了弹唱。

她就唱了那首《你的眼神》。

下台的时候,一恍神,似乎看见陈梅从学校的礼堂走出去。

她连忙扔下吉他追出去。

果不其然,她看见陈梅正匆匆忙忙往校门口走。

她大喊着追过去。

陈梅转头看了她一眼,走得更快了。

那一眼,让黎月吓了一跳。几年不见,陈梅瘦多了,眼窝深深地陷着,像掬着一汪淡黑的墨。

她几步冲出校门,拦了辆出租就走了。等黎月追过去,早已看不见踪影。

黎月简直要疯了。

她立马回了吉他店,对老黎大喊,我看到我妈了!她为什么看见我就跑!

说着,嚎啕大哭起来。

她说,爸,我大了,有什么事都能承受,你们总不能一直瞒着我。

老黎没办法了,叹了口气说,你妈心理上出了点问题,有些抑郁。她怕……

黎月打断他说,不可能!我妈一直很正常的,从来没有抑郁过。

老黎说,你那时候小,看不懂她背后的压力。其实她留了封信在我这儿,怕万一有一天你知道了,让我给你。

05

那封信一直放在老黎的卧室里。

五六年了,纸都有点陈旧了。

信上说,小月,不要再来找我。我不让你在身边,是因为你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人。

心理医师说,情绪是会传染的。所以,我不想把我内心的阴郁传给你。你爸性格平和温暖,更适合你成长。

对不起,原谅我不能陪着你长大。我想,等我学会发自内心的微笑,一定会回来。

黎月看完信,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老黎给她讲了他和妈妈陈梅年轻时的事。

妈妈的爸爸,也就是黎月的外公,在妈妈9岁那年出轨,抛下她们母女。外婆受到很大打击,慢慢地,就有点不太正常。全靠妈妈照顾。

妈妈18岁那年,高三补课。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门开着,外婆不在家里。

她找了一夜,最后在河边找到了。零下20多度的冬夜,外婆只穿了秋衣裤。找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跑出去,妈妈只恨自己没把门反锁起来。

后来,妈妈把房子卖了,供自己读完了大学。

工作之后,遇见了老黎。

06

陈梅和老黎算是自由恋爱。本来是个柳暗花明,苦尽甘来的故事。可谁也没想到拐进了另一条岔路。

陈梅意外有了孩子。老黎想他们年龄也不小了,想结婚生下来。

可老黎的妈妈看不上陈梅。一是嫌弃她不是本地人,二是嫌弃她未婚先孕。

陈梅第一次上门,未来婆婆就说,现在女孩子作风可真开放,没有廉耻心。

甚至,当着老黎的面说,如果要娶陈梅,她就去死。

陈梅本来就好强好面子,再加上心理一直藏着隐疾,心中的焦虑一瞬燃了起来。

她想到以后要面对这样的婆婆,未来就失去了所有的安全感。

她和老黎分了手,告诉他把孩子打了。

可事实上,她没有。

当时黎月已经四个多月,在陈梅的肚子里,一动一动的。陈梅舍不得。

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的长大,陈梅越来越害怕自己做不好一个合格的母亲。

因为她的妈妈,在她成长里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她好怕有一天,越来越崩坏的自己,也会成女儿心中的乌云。

当黎月每天回来,和自己说别人家过节,亲友等一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生活时,陈梅就知道,自己再不能这样封闭着女儿了。

老黎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件事。

那时他气陈梅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他们的爱情,放弃了他们的孩子。

在家里的安排下,老黎结过婚,四年后,因为女方出轨离了。从此心里有了伤,之后对婚姻提不起兴趣。

他就这样等来了女儿黎月。

老黎对黎月说,你妈离开你,是因为她爱你,你能明白吗?

黎月哭着摇头。我说,我不明白啊。我要我妈,你要是见到她,就把她劝回来。

07

希望归希望,现实归现实。

黎月再也没有见过妈妈。

她也不再刻意去找妈妈了。

只是人生重大的日子里,她还是会悄悄在人群里,搜索熟悉的身影。

比如,大学毕业典礼上。

比如,婚礼上。

可是,陈梅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是黎月女儿满月的时候,收到了一张卡片。

那已是2017年了。是陈梅的笔迹。她说,我很好,也祝你好。

黎月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泪流满面。

其实,自从有了女儿之后,黎月才更理解了妈妈。那种想把所有美好都传给她,把所有缺点都掩藏起来的心。

当女儿第一次张着小手,独自走路的时候,黎月恍然明白,所谓成长,就是儿女脱离父母的过程。

只是,她与妈妈,脱离得太快,太远,太绝对了。

08

老黎一直没有再婚。

甚至连女朋友也没有。

年轻的时候,为了黎月。年纪上来了,更加没了兴趣。

有时,黎月会和他聊起陈梅。她说,你觉得妈妈会在哪儿呢?她一个人要怎么生活呢?

老黎总是安慰她,你不用担心她。她可比你厉害。

黎月说,可是再厉害,也会老呀。

老黎就不说话了。

他想说,你不用担心的。只是有些话,他永远不会说。

因为,他心里一直藏着个秘密,不能告诉黎月。

那是关于陈梅的。

他知道她在哪儿。

09

就在市郊的一处精神疗养院里,陈梅已经住了许多年。

每个周末,老黎都会去看望陈梅。

这几年,她越发严重了,有了精神分裂的倾向。

老黎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女儿。他答应了陈梅,先替她守口如瓶。

他宁肯让黎月相信,骄傲的妈妈仍孤独的生活着,也不想她看到,如此落魄的陈梅。

陈梅状态时好时坏好,清醒的时候,还蛮正常的。如果老黎在,她会和他聊聊往事。

她总是记得过去,特别清楚。

有一天,她突然问老黎,我是不是害了女儿?我是不是不该离开她?

然后整个人就发狂了。

老黎是哭着走的。他喃喃地说,你不是啊,是你太理智,太伟大了。

是啊,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就是远离吧。

给予所爱自由,免除所爱伤害。一个人背走所有的误解与伤痛。

天下大概只有父母能做得到。

放开手,留下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