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光荣在党六十五年 忠贞不渝跟党走

subtitle
金戈铁马贺兰雄鹰 2021-07-28 09:44

原创:巩治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省静乐县庙湾古城

我1932年10月15日出生于山西省静乐县庙湾村。家庭成份下中农,家中兄弟姊妹六人,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两个弟弟,我排行老四,学名巩治海。

我的父亲在家以种地为生,我5岁时父亲因病去世,大哥巩东海挑起了家庭重担,带领全家继续以种地为生。

巩治海的母亲1969年去世,享年70岁

治海的大哥巩东海担负着全家的生活重任,积劳成疾,72岁过世

从我的家乡静乐县庙湾村过汾河5公里就是娄烦县,当时娄烦是日占区。日本鬼子经常穿过汾河到我们的村子里来抢东西、打人,干尽了坏事,有一次几个日本兵又来村里抢东西,我的大哥和日本兵据理抗争,被鬼子打得差一点丧命。

看到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我心里充满了仇恨,想亲手赶走小日本,便申请加入了儿童团。儿童团员在村边站岗、放哨,看到日本鬼子要进村,马上跑回村子里通风报信,乡亲们赶快把粮食等物品藏起来,人也隐蔽起来。

有时在村口醒目的位置或山坡上放置一棵树干,来不及跑回去报信时就直接推倒树干,村里人看到后立即采取隐蔽行动。

加儿童团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反动当局又挑起内战,老百姓仍然生活在极端困苦之中。我上学的庙湾学堂老师悄悄对我说:共产党的队伍是咱们穷人的队伍,可好啦!我听后动了心思,与同村的两个小伙伴商量,决定寻找穷人的队伍。我们相约从家中偷偷跑出来,经过几天的奔波,到了忻州郊区,忻州当时还没有解放,是国民党统治区。

当时,我党为方便进步青年参加革命队伍,在崞县、代县和贺龙中学都委派了联络人员,负责接收安排护送有志青年学生参加革命。在忻州,我们碰巧遇到了党在忻州负责动员青年学生参加革命队伍的联络员,在他的指引下,我们三个同伴找到了贺龙中学负责人。他安排我们于1946年6月在崞县晋绥军区军事政治干部学校参军,这时我还差4个月才14岁。

因我年龄小,身体瘦弱,分配我在晋绥军区军教团当卫生员,另两个伙伴分到了部队,以后再无联系。我当卫生员做一些救治伤病员的基础工作,如护理伤员、打针、吃药、喂水、喂饭、换药、包扎伤口等。遇到有战斗任务,我们卫生员也跟着战士们冲锋上前线,他们冲到哪里,我们紧跟到哪里。战场救护,迅速简单包扎处理后把伤员转送到后方,经过学习和锻炼,我各方面的素质得到明显提高,被晋绥军区军教团任命为护士。

水步校战友合影,前排左起宋秀峰、张自强、巩治海;二排左马廉、王树雄

1951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高级步兵学校在甘肃天水建校。我随部队移交到天水高级步兵学校并被任命为学校门诊部司药,负责药品的配备与储存、分发与登记,为前来取药的伤病员抓药配药等。

1962年10月27日,天水步校战友合影,三排巩治海,一排左张志强、张毅武、黎明,二排左白如亮、杨德河

1953年12月,第三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会议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精神,结合卫生工作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方针落实情况,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卫生工作的成绩、经验和教训,要求更加努力地培养卫生工作干部。部队也积极执行中央的精神选拔干部培养深造。1954年,我经个人努力,考试合格后到天津军医大学预备学校学习二年,学习文化和医学基本知识。学校规定,10门功课5分以上满分,3分以上及格,不足3分的不能当军医退回原部队,我的功课门门都在4分以上,属于优良成绩,从天津军医大学顺利毕业。上学期间,经过组织的长期培养和个人的不懈努力,我于1956年4月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治海(二排右二)在天津军医大学预备学校上学期间与授予军衔的同学合影

从天津军医大学毕业后,于同年9月直接进入重庆第七军医大学学习5年,于1961年毕业后回到天水步校门诊部任军医(在我上学期间1955年天水高级步校改为天水步兵学校)。

巩治海、段添智夫妇合照

在为基层官兵服务中,我努力钻研业务知识,用所学到的医术为伤病员服务,并积极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取得很好的效果,受到步校领导官兵的赞扬。在负责天水步校举办准备为新成立的防化兵学院输送人才的为期半年的护训队训练班中,我负责护训队训练班的管理和教学工作。为高质量地完成这项任务,我经过深入了解,查阅资料,制定了教学大纲和计划,在培训期间狠抓落实,学习训练达到预期的目标,圆满完成任务,受到上级充分肯定。

巩治海军装照

1962年10月,骑兵第二师奉命组建,师领导、机关和直属队,从兰州军区机关、天水步校等11个单位抽调配备。

我随天水步校的一批干部,调到驻甘肃临夏市的骑兵第二师,师部在蝴蝶楼。蝴蝶楼位于临夏市前河沿路西端,是国民政府军政要人马步青为四姨太营建的一处园林式私人别墅,建筑风格独特,远望犹如展翅的蝴蝶而得名。解放后蝴蝶楼由驻临夏部队接管。

蝴蝶楼分配给卫生科和医疗所,分配名单如上图所示

我调骑二师后任后勤部卫生科副科长兼师部医疗所所长,负责全师医疗卫生、医疗保健、卫生防疫、卫生人员培训等工作,以及师首长、师机关和直属队的医疗保障任务。骑二师所辖4个团分散在临夏市、甘南和青海,我经常带助理员到各团和分散执勤点指导医疗卫生、卫生防疫、传染病防治工作,进行战场救护培训等。

1966年10月1日,八0八三部队卫生员教导分队第二期新训学员结业留影,二排左七起:郭子兴、徐志亮、州卫生局领导、张世昌、白聚祥,巩治海(二排右二)、郑复厚(二排右一)

当时,整个国家和军队都不富裕,医疗保障条件比较差,可以讲是缺医少药,为做好医疗保障工作,除上级配备的药物之外,我克服困难,带人经常进山挖草药,回来组织泡制药丸,弥补药品不足问题。当时我们制作的山楂丸,不仅开胃消食,而且酸甜可口,在当时物资匮乏的年代,山楂丸是上好的零食,因此,在师部机关和部队官兵及家属小孩中非常受欢迎,看病时都想开一些山楂丸,师部大院大一点的孩子都乐意到医疗所帮忙搓山楂药丸,干完可以顺带吃1-2丸解馋。我的儿子巩渝宝有时也跟我帮忙搓药丸,就为能吃上一口又酸又甜的山楂丸。

1964年11月14日,骑二师卫生员教导分队第一期新训学员结业留影,巩治海(二排右五)抱的孩子是我儿子巩渝宝

巩治海、段添智夫妇与儿子巩渝宝、女儿巩天宝合影

1999年春节全家合影,前排右起孙子巩锐、巩治海 段添智夫妇、孙女何欣;二排右起儿媳尉静、儿子巩渝宝、女婿何宏勤、女儿巩天宝。儿子巩渝宝因病已去世多年

1965年7月26日,毛主席提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同年9月21日,中央批转了卫生部党委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报告,部队也积极响应这一号召。

我和部队的十几个卫生医疗人员被分配到临夏北塬公社工作了三个多月,住在农民家里,同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田家地头和休息时间,抽空为农民看病和送医送药。当时农村常见的是一些老人们腰腿痛、风湿性关节炎,因卫生条件差,孩子们蛔虫病之类也较普遍。

当时,我住的农民家里有两个孩子,面黄肌瘦,经常腹部阵发性疼痛,我给他们诊断为蛔虫病,为他们送上驱虫药宝塔糖,几天后两个孩子排出虫体,腹痛减轻,同时指导他们注意个人卫生,饭前洗手等,孩子家长很是高兴。同村另外两户人家的病人,腰腿疼痛,长期不能下地干活,农村的土郎中怎么也治不好,我发现后,就摸索用针灸、樟脑酒涂抹、按摩、拔火罐,口服止疼片、阿司匹林,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疼痛减轻,很快就能下地走路,也能下地参加集体劳动了。听到消息,附近的村民都上门来找我治疗,我每天劳动之余,经常为村民治疗到半夜,许多村民深受感动。我们的任务结束离开时,村民们自发结队将我送出很远的路,仍不愿返回,场面十分感人。

1969年1月25日,骑兵第二师34名团以上干部参加中央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接见结束后在天安门广场留影,巩治海(后排右五)

1969年1月,我随骑二师34名团以上干部入京,参加中央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参加接待的军队干部们分批分次的进入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我们部队的干部是安排在下午进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接见的人员每人手里拿着一本毛主席语录,毛主席出来后站在主席台前,频频向大家招手,我们激动的手举毛主席语录大声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讲了几句话后离去,时间很短暂,我们激动的心情难以平息,我们都为有幸亲眼见到毛主席而感到无尚的光荣和自豪。会见结束后我们到天安门广场合影留念。

1969年1月25日,骑兵第二师34名团以上干部参加中央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时,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接见结束后在天安门广场留影,巩治海(后排右五)

70年代在驻贺兰山塔塔沟陆军第二十师医院检查工作时合影,二排左余广仁、陈文震、杨怀义、胡怀年、巩治海、李本泉、任国元、郑复厚、史月德、姚守讣;三排左一樊克礼,右一姚啟荣,一排左一王振堂

1969年“珍宝岛事件”后,中苏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前苏联在我国北部陈兵百万。骑兵第二师奉命改编为陆军第二十师,移防宁夏,驻守贺兰山。我被任命为陆军第二十师后勤部卫生科科长,负责全师卫生防病、医疗保健、药品器材保障、医学教育训练、卫生战备、卫生监督等工作。

医院1975年冬至1976年春,新训卫生员结业留影,二排左薛向友、陈连桦、景玄龙、杨怀义、胡怀年、郑复厚、巩治海、许志文、杜希元、史月德、樊天佑、李全成、马玉林、马祝勤

1978年11月12日,二十师医院新训卫生员毕业合影,一排左刘忠孝、雷光明、李全成、王振堂、罗通耀、任国元、杨怀义、巩治海、王连炳、任殿勋、郑复厚、景玄龙、牛养贤、杨永成、卢彰武;二排左徐夲玲、任国军、姚啟荣、程海英、张征、高可贞、边凌、宋雪梅、朱卫兵、乔伟、梁秀云、陈淑琴、宋海元、XXX、赵宝印、周长金、李德恩

我师人员编制大,驻地环境条件差,部队战备训练、施工、营房、生产等各项任务重,后勤保障和医疗卫生工作必须跟上去。除办好师医院(曾三迁原址在大武口、石炭井、塔塔沟先后设置医院)和各团卫生队,还指导医务人员大力开展预防各种多发病常见病的救治,预防食物中毒,预防传染病,预防冬季一氧化碳中毒知识宣传。还指导基层连队开展创伤止血、伤口包扎、骨折固定、伤员搬运野战救护四项训练技术,指导基层卫生人员随部队任务开展巡诊,方便部队指战员防病治病的需求,当好部队指战员的卫生健康守护神。工作中我坚持科学指导,抓好卫生服务保障,推进卫生改革,加强科学管理,还有坑道医疗器械设备配套、医疗救治,保障多次重大军事演习、重大会议的医疗保障等,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

1976年,我有幸参加了原子弹爆炸试验。我同西安60医院的几十人组成一个医疗组执行任务,负责爆炸区域卫生、医疗救护和数据统计工作。当原子弹爆炸开始时,我和战友们隐蔽在地下防空洞中观看电子屏幕,看到的是一道闪光,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随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火球继续向上翻滚,形成一朵腾空的磨菇云。在防空洞中能听到爆炸的声响和感觉到爆炸引起的震感。

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几分钟后,科研人员进入爆炸现场取样

原子弹爆炸成功后,我和医疗组的成员穿着防化服,戴着防毒面具,手持核辐射探测仪,到试验场地各个观测点查看试验动物伤情,收集统计数据,做善后工作。

这里地处新疆戈壁滩,荒无人烟,条件非常艰苦,伙食由新疆军区供给,生活用水每天运输车从30公里外的地方拉来。滩上奇热无比,一天工作下来,衣服上汗渍斑斑,衣服粘在身上,内衣可以拧出水来,每天的生活用水定量供应,洗澡和洗衣服是不可能的事。但看到原子弹爆炸成功,当那一朵蘑菇云在罗布泊冉冉升起,我的心中涌起一种浓浓的民族自豪感,也为自己能参与这项工作而感到光荣和骄傲。

巩治海姊妹合影。左起小弟、巩治海、段添智、大嫂、大姐合影

左起小弟,巩治海、大姐、大嫂亲切交谈

巩治海回到山西老家出生地老宅参观

巩治海坐在老宅的炕头,回忆儿时的情景

巩治海参观完老宅返回途中

2008年8月,巩治海回到山西娄烦家乡,回到阔别50年的家乡,感慨万分。巩治海站在路边看对面汾河,当兵离开家的地方已荡然无存变成汾河中心

排巩治海(左二)、段添智(右二),女儿巩天宝(二排右一),2008年8月回到山西娄烦家乡,巩治海与两个弟弟(左右)、大嫂(左三)大姐(右三),及孩子们全家合影。现其大弟、大嫂、大姐已去世,家中姊妹六人现只有巩治海及其小弟(前排右一)

军队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切行动听指挥,1980年2月,我被任命为甘肃武威陆军第十医院副院长兼医务处主任。接到命令,我便前去报到上任,后来,又将家从贺兰山下的大武口搬到了武威,我的妻子段添智调到十医院军人服务社工作,女儿转到武威上学。可以说在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中,几乎就没有在一个地方安定过几年,对家人、对家庭,几乎就没有尽上责任,但正因为是有了我们的奉献,亿万个家庭才能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我从陆军第二十师调动前,组织谈话是叫我去第十医院先任副院长,随后接院长的班。但是,后来因种种原由,我任副院长一直到1982年底离职休养。在这里两年多时间里,我一如既往,尽职尽责,在院长、政委领导下,与院领导班子一起,齐心协力抓医院的全面建设,圆满完成我分管的各项工作,医院上下有口皆碑,我也无怨无悔。

治海2019年10月获“建国70周年”纪念章,与老伴段添智合影

回顾我的一生,是党把我从一个不懂事的农村孩子培养成为一名部队干部,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党的事业做出一点贡献,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我为我自己的选择感到自豪。

2021年7月前夕巩治海获“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2021年7月前夕巩治海(右二)参加银川市军休所活动,获“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在我努力工作的同时,也得到了党组织的充分肯定。1950年,我被西北军政委员会授予“人民功臣”荣誉称号,荣获西北纪念章、华北纪念章和全国解放纪念章。2019年10月获“建国70周年”纪念章,202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之际,又获“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我衷心感谢党组织,衷心祝福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

申玉田六十大寿之际,骑二师战友及家属们欢聚一堂:一排左郑复厚、周保佑、张风礼、鲁珍、张天成;二排左郑冰波、刘仲华、巩治海、贾慧芳、申玉田、张二海、许志文、武春生;三排左朱桂兰、张秀珍、段添智、常道静、赵爱梅、高凤梅、韦老师、王辉、杨风海、胡同安、邓荣烈、曹步秀、李慧英、张建华、陈兰芳

左郑复厚、刘仲华、申玉田、郑冰波、巩治海

原骑二师部分老领导合影:一排左白聚祥、趙国成、申玉田、毋成学、庞文祥、赵八维、高廷祖、刘新业、邓志芳;二排左蔡俊德、巩治海、朱义南、杜玉海、高唤、董滋全、武春生、梁振武、周楠

参加军休所活动,师医院战友合影:连桦、周保佑、巩治海、徐兰英、曹建伟

2019年10月欢迎牛养贤副所长及家人来银战友相聚,左起前排周保佑、宋宁兰、牛养贤、巩治海、段添智、郑复厚、黄文玉;二排陈月发、郭喜荣、王辉、曹靖、徐秀珍、张建华、徐兰英、牛继岚;三排许小芹、李谦、刘志胜、樊士仲、巩天宝、代延利、牛小红

我离休后,于1986年安置到宁夏银川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安享幸福晚年生活,感谢党的领导,感谢政府的关怀,让我老有所依,老有所靠。

2019年春节全家合影,左起孙女何欣、儿媳尉静、孙子巩锐、巩治海、段添智、女儿巩天宝、女婿何宏勤

本刊独家原创 抄袭剽窃必究

作者巩治海 山西静乐县人,1946年6月入伍,历任晋绥军区军教团卫生员、护士,天水高级步校门诊部司药,天津军医大学预科学校学员,重庆第七军医大学学员,天水步校门诊军医,骑兵第二师后勤部卫生科副科长兼医疗所所长,二十师后勤部卫生科科长,武威陆军第十医院副院长兼医务处主任等职。1982年12月离休。现为银川市军队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军休干部。

(本文中所引用的部队老照片,由老战友郑复厚进行核对,再次感谢!

原文编辑:曹益民

本文编辑:徐建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