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千亿P2P平台创始人栽了!股价腰斩、官司缠身,158.37亿元未兑付

subtitle
林疏科技 2021-07-27 22:40

十年一场富贵黄粱梦。

从工厂的普通工人到资本市场的“草根股神”,周世平一手创办了4500亿规模的网贷平台红岭创投,被称为“南方网贷教父”,更手握一家上市公司——深南股份。可无论曾经有多辉煌,如今都已是过眼云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股价腰斩、官司缠身,这位靠着股市发家的资本大佬,大抵也想到自己会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于4月底辞去深南股份董事长、法人等相关职务。尽管深南股份表示,此次案件为实控人个人案件,与公司无关,但投资者并不买账。

2005年,36岁的周世平正经历人生最艰难的一个夜晚。因炒股亏损负债几百万;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他;跟着他一起炒股的股民,将他告上法庭还胜诉了。

妻离子散、众叛亲离、负债累累,这一晚周世平睡在赣州火车站,耳旁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身边充斥着脚臭味与汗臭味。山穷水尽的周世平决定南下寻找翻身的机会,然而,身上的钱只够买到赣州。

此刻,他深觉股市能让人一夜暴富,也能让人债台高筑。它让人贪婪,更让人疯狂。

1989年,高中毕业的周世平进入南通一家工厂打工。12小时的工时,工资却仅有40多块钱。由于收入微薄,周世平上班之余,还送起了水产。生活倒也能过得去。好景不长,由于操作机器时的失误,周世平手指受伤落下残疾。

上世纪90年代,深圳、上海的证券交易所先后成立,资本交易的闸门打开了。彼时的周世平还在备战高考。24岁之际,高考落榜的周世平辗转到无锡做生意。看到朋友低买高卖、日赚斗金,周世平心中的那团火瞬时燃起来了

拿着8000块钱,周世平毅然杀入股市。最开始,跟着朋友买,还小赚了一笔。可好景不长,1993年股市大跌。到了来年,周世平的账户余额就剩了300多块钱。处于低谷的周世平却看到了报纸上的股票消息,彼时诸多公司股价跌至1块钱,觉得上涨行情即将到来的周世平,决定再拼一把。

拿出全部积蓄,周世平用4万块钱抄底。此后,股市果然开始反弹,且一发不可收拾,周世平也赚得盆满钵满。到1996年年底,周世平账户里的股票加现金就有60多万

赚了钱的周世平,赌性愈发深重,这次,他前前后后从亲朋处,再加上自己的钱,投了300万。本以为能大赚一笔,却迎面撞上亚洲金融风暴。到1997年年底,这个数字又变成了30万。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05年,亏了几百万的周世平,向昔日炒股的朋友借了钱,买到了南下深圳的火车票。2005年年中,上证指数跌破千点,开始触底反弹。嗅觉敏锐的周世平再次筹措资金,进入股市。

一年多时间,周世平不仅还清了所有债务,还在深圳买了4套房。除了炒股以外,周世平还迷上了一种新型理财方式——网贷。彼时,周世平在国内第一个P2P平台拍拍贷上投了2万块钱,却遇到坏账。这让周世平萌生了自己做P2P平台的想法。

2008年,即将迈入四十不惑的周世平,担任财务的新婚妻子,外加4位技术人员,其中还有两位是兼职的,开始了一场豪赌。2009年3月,红岭创投正式上线。彼时,中国互联网金融萌芽初生,国内P2P网贷公司不超10家。这一年,红岭创投的交易量不足900万

直到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互联网金融的闸门瞬时被打开。而网贷行业就像是风口下的飞禽,扶摇直上九万里。这一年,红岭创投交易额达22亿,超前四年的总和

作为早期P2P代表平台之一,红岭创投可谓是睡在了风口上。再加上周世平的营销手段,红岭创投起飞了。红岭创投采用的是全额垫付模式,这意味着一旦出现坏账,平台将全额垫付本金+利息。仅这一条便吸引了无数的投资者。但对整个行业而言,周世平无疑坏了规矩。

类似刚性垫付的“垫付”模式,使得投资者的钱流向收益更高的平台,从而使整个行业陷入“价格战”。也正是因此,一大批平台因难以盈利而破产倒闭。但对于周世平而言,红岭稳踩时代风口,在一众互联网金融平台中,逆风而行。

尽管不少人称周世平为南方网贷教父,是互联网金融的举大旗者。但周世平所追崇的还是资本腾挪术,他对资本市场的热情从未衰减。创办红岭创投之后,周世平斥资1亿成为奥康国际四大股东,此后又成为中关村十大股东。

至于红岭创投,自2010年起便试图募资,甚至在论坛上刊登“股权融资”的消息。周世平一直心心念念,将红岭创投打包上市,曾宣布收购三元达,拟借壳上市。结局却是,2015年,周世平以自己的资金买入三元达股票,斥资3.96亿元,此后成为其实控人。

周世平带领三元达一直尝试向金融业务转型。2018年2月,三元达更名深南股份。此后,深南股份收购亿钱贷51%股权,试水网贷行业。红岭创投则收购亿钱贷其余股份。自此,周世平成为亿钱贷实控人。2019年,深南股份收购广州铭诚计算机科技,正式转型为大数据信息服务。

从表面来看,红岭创投欣欣向荣,大额标的不断。深南股份凭借国产软件概念,股价经常性“走妖”。但实际上,随着监管的逼近,红岭创投转型无力,网贷业务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深南股份业绩不佳,一直处于微利、亏损的循环中,股价虽经常走妖却会迅速回落。

真相往往是残酷的。2015年底,周世平自爆平台坏账达5亿。2016年,平台不良资产达25亿。到2017年7月,不良资产达50亿,追不回来的坏账就有8亿。2019年4月,周世平在红岭论坛上宣布,旗下两家P2P平台,红岭创投、投资宝紧急停止兑付,开始良退。

2020年年初,因亿钱贷业务违规担保、违反信披办法,深南股份收到监管层发函警告。2020年11月底,亿钱贷宣布良退。

然而,P2P这个圈子进入容易,想要清盘退出绝非易事。果然,红岭创投“三年清退计划”泡汤,陷入低额兑付的循环往复

据红岭创投最新公告,目前,平台总成交金额达4528.2亿元,累计兑付24.48亿元,待兑付金额为158.37亿元。

现如今,周世平已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至于红岭创投的一地鸡毛,一待时间,二待监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