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瞎编:“法外狂徒”张三在学科类辅导班取消上是如何玩脱了的

subtitle
微笑说教 2021-07-27 22:29

以下内容纯属瞎编,若有雷同纯属意外。

“法外狂徒”张三的孩子上学后,(老罗:你回来,别到处乱跑!)因为张三经常被“老罗”(老罗:他是全职,不是临时工。)叫去当临时工,所以就疏于对孩子的管教(老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孩子的学习成绩非常糟糕。

看着孩子一降再降的成绩,张三内心焦虑万分,于是向老罗请教,老罗说这事儿我也没办法,我是教刑法的,不是教数理化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张三终于下定决心要像其他家长一样给孩子报上各种辅导班。

而当张三带着孩子去辅导班看到了无数人去上课的场景后,他有些不淡定了善于思考问题的他(老罗:你是认真的?)禁不住开始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我孩子成绩不好,我们来上辅导班就算了,你们也都来上辅导班,那我孩子还怎么超过你们啊?

按照张三的想法,只有自己孩子能上或者部分孩子能上才会体现其上辅导班的价值,如果大家都上了,那钱岂不是就白花了?

冥思苦想之后,张三决定做点什么。

有一天在正在上网的张三突然看到在网络上有很多人抨击辅导班,瞬间他就抓住了那一丝灵感(老罗:对于私权而言只要法律没有禁止的就是我们的权利。)他灵光一现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

于是张三就给自己找了无数个“马甲”,然后狂轰滥炸地去批判辅导班,去告诉更多的人上辅导班是没有用的、辅导班是万恶之源、是教育焦虑的制造者等等。

他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让更多的人相信上辅导班是没有用的,甚至是有害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学会了“教育内卷”“剧场效应”等名词,并且做到了对其充分利用。

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不会再上辅导班,而这样一来自己孩子上辅导班取得了成绩进步的可能性也就增加了(老罗:如果人没有管束自由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但是令张三没有想到的是李四、王五、赵六(老罗:人多了,队伍就不好带了。)等等一干人马也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关于辅导班的问题在网络上呈现出了一边倒的批判之势。

但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最终的结果却是非但没有把别人给吓退、劝退,反而发现所有的辅导班都因“顺应民意”而被禁止了老罗: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这一下张三是真的慌了。

因为他又突然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辅导班被禁止了之后那些有钱人家可以给自己的孩子请家教、请一对一,而偏偏张三自己又不是一个有钱人。

于是张三意识到自己玩脱了,这简直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老罗:利益必须考虑伦理道德的约束。)。

那怎么办呢?

作为又没钱又没资源的张三实在是没了办法,想来想去,于是决定“殊死一搏”,或者说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还是操起了老本行,继续在网络上发声。

于是他又弄了一批“马甲”,然后开始大谈特谈取消辅导班之后的各种弊端,各种不公平,各种不合理……(老罗:人要接受自己的有限性。

但此时的张三内心其实是非常矛盾的。

因为他既担心自己孩子以后没有机会去补课,又担心万一又恢复、允许补课之后,其他孩子也可以补……

于是他只好又去找老罗请教这个问题,老罗说:不如你考虑一下从“家庭教育”想想办法?

张三拍案而起,怒斥老罗说:你你你!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么忙?我哪有时间去教孩子,我不需要挣钱的吗?我不需要养家的吗?我每天累死累活地回到家还得去教孩子?我哪有时间去搞家庭教育?

越说越激动的张三愤怒地表示:如果孩子的老师能好好教,我还用得着送他去花钱补课吗?

老罗:-.-

张三:-.-||

老罗:= =

张三:对了,你说如果孩子以后上个职业学校还能不能学法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