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凛冬已至!一天崩跌13000亿,互联网巨头怎么了?一纸新规再重创,工信部也出手,行情反转还要多久?

subtitle
券商中国 2021-07-27 22:0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经的核心资产,为什么不香了?

教育培训、互联网板块成了“难兄难弟”。7月26日,万亿级外卖巨头——美团(03690.HK)一度暴跌超15%,创上市以来单日最大跌幅,市值单日蒸发超2300亿港元。其暴跌的背后,与一则新规密切相关,当日下午,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市场担忧的是,在《意见》出台后,美团能否控制住外卖成本,亏损会否更加严重。

其实,当日大跌的不仅仅是美团一家,港股互联网巨头们几乎无一幸免。京东健康跌超17%,快手、哔哩哔哩跌近12%,腾讯、京东跌幅超7%,阿里巴巴、百度大跌超6%。据数据显示,香港恒生科技指数的30只成份股的总市值单日蒸发超13000亿港元。

而这也或许离不开监管动向。7月26日,工信部表示,将进一步梳理互联网行业社会关注度高、影响面广、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决定开展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

外卖小哥笑了,美团“难过”

一纸新规,又“砸崩”一只万亿级互联网巨头。

7月26日开盘,美团低开低走,资金抛售不断,午后更有加速的态势,尾盘一度暴跌超15%,创下上市以来单日最大跌幅,截至港股收盘,美团跌幅仍达13.76%,最新总市值为14440亿港元,单日蒸发高达2304.5亿港元。

美团再度暴跌的背后,与一则新规密切相关。7月26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公布信息称,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意见》的第一、二条明确要求,网络餐饮平台建立与工作任务、劳动强度相匹配的收入分配机制,确保外卖送餐员正常劳动所得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通过"算法取中"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另外,在保障劳动安全方面,《意见》要求,完善平台订单分派机制,优化配送路线,合理确定订单饱和度,降低劳动强度。加强交通安全教育培训,引导督促外卖送餐员严格遵守交通法规。

针对《意见》,美团当日晚间回应称,已经收到并认真学习《意见》,将坚决贯彻和落实指导意见,继续积极改进,在劳动保障、配送安全、骑手福利、骑手体验提升等多方面切实维护劳动者权益,提高劳动保障水平,提升行业就业质量。

有分析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在《意见》出台后,餐饮外卖小哥的收入与劳动安全都将得到保障,但对于外卖平台而言,无疑是一则限制新规,将一定程度降低算法效率,降低单位人员的送餐效率,而且在收入分配机制下,美团给外卖小哥的配送提成大概率只增不减,因此每单外卖的送餐成本也将上升,在每单外卖利润本就微薄的情况下,外卖平台稍有不慎或将再度陷入亏损的境地。

据美团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末,美团平台拥有950万外卖骑手,日活大约是120万。

2020年,美团外卖骑手的总成本为486.9亿元,以全年外卖订单量(101.5亿单)计算,平均每单外卖需要支付给骑手4.79元。再通过美团披露的外卖佣金收入,可以计算出每单外卖为美团贡献的收入为5.77元,意味着,每单外卖的毛利约为0.98元。

由此可见,美团外卖业务是一项非常薄利的生意,算上支付结算、客服、折旧/摊销、服务器/宽带与流量成本后,2020年美团外卖业务经营利润为28.33亿元,平均每单利润0.028元,稍微成本控制不慎,便会陷入亏损。

950万外卖骑手的社保

在算法之外,还有一个普遍为社会舆论所关注的问题是,外卖骑手的社保。

在美团的用工方式中,在美团上送货的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众包为散工兼职模式,并无社保争议问题。

其中,专送骑手是专门送美团外卖订单的骑手,全时服务美团订单,目前用工关系上是与第三方外包公司签以劳务为主流的合同,因此社保缴纳比例非常低。

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及其团队曾在去年11月,在北京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外卖骑手60%以上没有缴纳社保,而有社保的骑手多为兼职,是原单位交的社保,或是骑手自行缴纳。

对此,《意见》明确表示,将督促餐饮外卖平台及第三方合作单位为建立劳动关系的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支持其他外卖送餐员参加社会保险,按照国家规定参加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鼓励探索提供多样化商业保险保障方案,提高多层次保障水平。

通过梳理美团的历史财报数据,粗略估计,美团专送骑手为美团贡献了大约60%的订单量,粗略等于950万外卖骑手中约有500万有社保缴纳义务的。

根据各地社保政策,社保的五险一金中公积金等并非强制缴纳,单位缴纳养老19%、医疗6%、失业0.6%,以此计算,美团需要为每位骑手承担的社保成本约为骑手收入的25.6%。

对于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而言,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成本开支。

因此,市场担忧的是,在《意见》出台后,美团能否控制住外卖成本,亏损的情况会否更加严重。

“公募一哥”很受伤

7月26日的暴跌之下,内地资金对美团的抛售尤为坚决。据当日盘后数据显示,南下资金净卖出63.34亿港元。港股通(沪)方面,腾讯遭净卖出15.16亿港元,美团遭净卖出12.49亿港元;港股通(深)方面,美团遭净卖出12.28亿港元,腾讯遭净卖出11.76亿港元。

其实,在《意见》出台之前,受反垄断监管政策的影响,美团股价一直跌跌不休,自今年2月18日以来,累计跌幅已超过48%,接近腰斩,总市值更是蒸发高达13753亿港元。

自美团上市以来,便一直都受到内地公募基金的青睐,在2021年一季度,美团频频登上港股通净买入的榜首。其中“公募一哥”张坤掌管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都重仓配置了美团,今年一季度,美团在易方达蓝筹精选的占比一度达到9.65%,接近单只股票10%的比例上限。

但随着政策环境的变化,以及美团股价的持续大跌,张坤在今年二季度减少了对美团的持仓数量。据二季报显示,美团仍是易方达蓝筹精选的第大重仓股,持股数量为2800万股,对应总市值约为66亿港元,相比一季度末,减少了570.4万股。

另外,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也重仓配置了美团,截止二季度末,持仓数量达350万股,对应总市值约为8.25亿港元,系该基金的第八大重仓股,相比一季度末,减少了47.15万股。

其实,不难发现,7月26日的A股、港股大跌,张坤的重仓股几乎“全军覆没”,香港交易所当日跌幅超4%,五粮液、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分别大跌7.99%、5%、7.77%,重仓股全部大跌之下,易方达蓝筹精选当日净值大幅回撤6.29%。

互联网巨头,无一幸免

其实,7月26日大跌的不仅仅是美团一家,港股的互联网巨头们几乎无一幸免。

拥有外卖平台饿了么的阿里巴巴,午后股价一度反弹,尾盘也再度下挫超6%,据数据显示,饿了么平台拥有300万左右的外卖骑手。

另外,其他互联网科技股也集体重挫,京东健康跌超17%,网易跌幅超13%,快手、哔哩哔哩、阿里健康跌近12%,快手更是跌破了发行价;腾讯、京东跌幅超7%,百度大跌超6%。据Wind数据显示,7月26日,香港恒生科技指数的30只成份股的总市值蒸发高达13231亿港元。

消息面上,7月26日,工信部表示,将在前期App专项整治的基础上,进一步梳理互联网行业社会关注度高、影响面广、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决定开展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此次专项整治行动聚焦扰乱市场秩序、侵害用户权益、威胁数据安全、违反资源和资质管理规定等四方面8类问题,涉及22个具体场景。

在扰乱市场秩序方面,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其他网址链接的正常访问、实施歧视性屏蔽措施等场景;

在侵害用户权益方面,重点整治应用软件启动弹窗欺骗误导用户、强制提供个性化服务等问题,包括弹窗整屏为跳转链接、定向推送时提供虚假关闭按钮等场景;

在威胁数据安全方面,重点整治企业在数据收集、传输、存储及对外提供等环节,未按要求采取必要的管理和技术措施等问题,包括数据传输时未对敏感信息加密、向第三方提供数据前未征得用户同意等场景。

另外,“短视频第一股”快手也闹出了大乌龙,7月26日上午,某自媒体发布消息称,摩根士丹利将快手的目标价从300港元下调至50港元,评级由“超配”下调为“抛售”,直接导致快手当日大跌近12%。

对此,快手发布公开声明表示,经与摩根士丹利方面核实,确认上述所谓研报报道内容“完全失实”,并已与大量受此错误消息干扰的投资者们进行了沟通与澄清。对于上述涉嫌编造研报、恶意传播假消息的行为,快手方面表示,将启动相应的法律程序。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