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冰峰汽水冲击IPO,西安不仅有秦腔,还有那起瓶盖儿的脆音

subtitle
财经无忌 2021-07-27 21:57

文 | 鹿鸣

如果说北冰洋是京城的可乐,那么冰峰就是西安的百事。

长安古城中的冰峰汽水,记录了西安城的古与今。

在冰箱和空调还很矜贵的年代,床底下总有几个滴溜圆大西瓜和一箱冰峰。清晨第一件事,就是先拿几瓶冰峰放到凉水盆里。自来水凉得扎心,玻璃瓶刚一入水就隐去身形,橘黄色的汽水像是封存在透明冰块里一样,特别梦幻。

小孩子在外面疯玩回来,就蹲着去捞凉水盆里的冰峰。撬掉瓶盖猛灌一口,无数橙味气泡海浪般冲进口腔……

它是浸润几代西安人感情的民族品牌。

而今,继北京老牌饮料北冰洋拟通过并购重组装入A股之后,冰峰汽水也正式披露招股书,计划登陆深市主板。

实际上,冰峰早已筹划上市。2018年,冰峰全国经销商年会上,西安冰峰总经理陈卫平曾表示,IPO已正式拉开帷幕。不过,从拉开帷幕到启动上市辅导的进程将近四年。

可见,老牌饮料似乎并不受资本市场青睐。

然而,随着老品牌如片仔癀、北冰洋等乘着“国潮”风回暖,冰峰能否靠“情怀”再度回到大众视野中呢?

而想要如愿夺得“国产汽水第一股”桂冠,冰峰汽水还有几道难题待解呢?

收入超八成来自陕西

据冰峰饮料官网介绍,冰峰扎根西安,源于一场“意外”。

1948年,一位姓李的老板在天津汽水厂买了一套汽水生产设备。他本是要到新疆建厂生产,没想到行至西安,天降大雪,道路被封,机器运不走,于是当机立断,决定就地建厂,起名 “ 西北汽水厂 ”。

1953年,汽水厂并入西安食品厂。刚开始生产的汽水没有品牌,就叫“汽水”。有一年西安下了一场罕见大雪,生产汽水时,打水的井辘轱被冻得像冰峰一样,于是汽水得名“冰峰”。

经过企改,如今的西安冰峰饮料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由糖酒集团和久悦酒业共同出资。糖酒集团占99%股权,久悦酒业占 1%股权。

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冰峰饮料营收为3.02亿元;净利润为8144.80万元;净利润率则达到26.98%,而“亚洲首富”农夫山泉2019年净利润率为20.6%。

这显示,虽然营收规模不高,但冰峰饮料有着较强盈利能力。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可口可乐、健力宝等品牌到来,一些老汽水品牌受到冲击。

曾任冰峰食品饮料公司书记、常务副厂长的陈卫平曾向媒体表示,在可口可乐等品牌冲击下,冰峰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的市场份额最低时一度只有 30% -40%。”

当时,不少国产汽水选择与外资合作,冰峰却坚持自身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陈卫平介绍,冰峰多年来成熟和完善的渠道和物流体系也是其得以坚持的重要原因。

冰峰拥有100多家一级分销,400多家二级分销以及1万至2万家终端经销。

这是竞争对手所无法比拟的。

据冰峰统计,在西安鼓楼等重点商圈,每卖出5箱甚至10箱冰峰,才能卖出1箱可口可乐。

得益于成熟和完善的渠道、物流体系以及西安消费者的“偏爱”,老汽水冰峰如今仍然是西安汽水市场的主要品牌。

从冰峰饮料披露的招股书数据来看,冰峰饮料在陕西市场的营收占到了总营收八成以上。2018-2020年,冰峰饮料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86亿元、3.02亿元和3.32亿元,陕西市场占比分别为 87.44%、81.73%和 80.23%。

然而,与陕西市场相比,冰峰汽水在全国覆盖面非常有限。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2020年,冰峰饮料在西北、华中、华北等地收入占比均未超过3%。

因此,如何打开西安之外的市场,成为冰峰饮料亟需解决的问题。

强敌环伺,硬气闯关

“凉皮、肉夹馍,再来一瓶冰峰饮料”——作为“三秦套餐”之一,冰峰是陕西人的一种情怀。当它意欲登陆资本市场,则可能成为一种掣肘。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冰峰饮料收入过度依赖陕西地区,其3亿元的年营收规模属于典型的区域品牌,没有资本的加持或优秀团队的操盘很难走出区域市场,这或是冰峰饮料冲刺IPO的主要原因。

对此,冰峰饮料在招股书中也提到:

“公司存在一定的销售区域集中的风险,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未来向外拓展业务的发展。如果公司不能有效开发陕西省外新市场,拓展更广阔的产品市场区域,将对公司未来成长产生一定影响”。

事实上,相对于传统的线下渠道,冰峰也有突围的野心。

2018年-2020年,其电商渠道销售占比从1.43%提升到6.09%,销售额三年翻了五倍。罗永浩、薇娅等知名主播都曾为冰峰站台,直播通过小红书、抖音、朋友圈、公众号等线上渠道同步投放。

但目前看来,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正如其招股书中提到的:

“公司依赖经营积累,向省外市场开发的人财物资源相对不足,导致市场拓展能力受限,这次募集资金后能否达到预期的宣传效果,或许将决定这个老品牌能否焕发新生机。”

如今,冰峰饮料的竞争对手将不只是碳酸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百事可乐,还有北冰洋、健力宝等老牌汽水以及元气森林这类无糖碳酸饮料领域的新晋网红。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老牌汽水北冰洋也同样瞄准资本市场。日前北冰洋拟借助大豪科技登陆资本市场,实现曲线上市。根据重组方案,大豪科技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北京一轻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北冰洋饮料品牌将借助大豪科技完成上市。

此外,北冰洋也不安居华北,为了拿下西南市场,北冰洋也在重庆开始建厂。

而健力宝推出的玻璃瓶装汽水也已在西安销售,并在西安当地建有工厂,售价为2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健力宝推出玻璃瓶装低价汽水的同时,冰峰饮料则在涨价。

据公开报道,2021年西安多家餐馆冰峰饮料200ml玻璃瓶装的橙味汽水零售价由此前的2元涨到3元。

于是,冰峰汽水被贴上“价贵、量少”标签。

有不少消费者吐槽其汽水喝一瓶不够,两瓶又多。

而仅从价格看,健力宝的玻璃瓶装汽水比冰峰便宜1块钱,似乎和西安当地消费水平更为贴近。

与此同时,碳酸饮品已被贴上“不健康”标签。当消费者健康意识觉醒后,冰峰汽水或因归属碳酸饮料,未来发展难测。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碳酸饮料市场规模为849.6亿元,2014-2019年CAGR仅约2%,行业发展逼近天花板。

综上所述,冰峰汽水虽然有着“西安鳌头”之称,但是这个老牌汽水想要走出“西安”门,仍旧有许多难关要迈。

光有情怀远远不够

西北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卢山冰曾这样评价冰峰:

“这是西安几代人的情结,作为西安本地品牌,这种品牌影响力不是催生的,更不是强加的,而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生命力也将更长久。”

在现代食品工业极度发达的背景下,似乎没有什么口味能复制——包括被神化很久的 “ 可口可乐 ”配方。

这些带气的糖水,到最后卖的是记忆,也是文化。

因此,当“三秦套餐”成为一个文化IP,当所有“情怀”都被明码标价,那些记忆中一罐罐带气的橙味儿糖水,价值究竟还剩几何?

据其招股书显示:

2020年公司主营业成本1.76亿,其中易拉罐体成本4036.64万、易拉罐盖成本1146.86万,分别占营业成本的22.95%、6.52%,合计占成本的29.47%。另外,白砂糖成本3019.04万、占比17.16%,而最重要的浓缩汁成本占比仅为7.21%。

从制造商的成本端来看,其中最贵的是用来装液体饮料的易拉罐。

2020年冰峰汽水实际产量1.67亿瓶,平均每瓶总成本约1块钱,其中易拉罐成本约为3毛1到3毛2左右,而浓缩汁成本只有7分钱左右。

这一成本比例搭配“三秦套餐”的情怀销售,在餐馆可卖到5元一瓶。网购12瓶装一瓶价格为2.5元,而同样容量的橘子味芬达只要1.7元。

当然,光有情怀是远远不够的。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

近几年碳酸饮料行业规模已呈现持续下滑趋势,2017年收入下滑5.1%,2018年收入下滑13.1%,直至2019年才开始中增长。

2019年碳酸饮料市场持续推陈出新,产量持续上升,甚至超过了2014年产量水平。

由此可见,碳酸饮料一改此前颓势需要的是创新。

目前,冰峰主打四款产品:玻璃瓶橙味汽水、灌装橙味汽水、玻璃瓶酸梅汤、罐装酸梅汤。

但从主营收入产品构成看,橙味汽水依然是冰峰最主要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冰峰玻璃瓶橙味汽水和罐装橙味汽水销售金额占总营收比重超过80%。玻璃瓶酸梅汤和其他产品如茶饮料虽然增长幅度较大,但其尚处于市场开拓阶段,销售规模占比不到10%。

尽管冰峰也曾遭受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的冲击,但得到了老西安人的“庇护”,于是活得很逍遥。

如果不考虑扩张,仅靠打“情怀牌”就此扎根西安,冰峰显然可以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但在大浪淘沙的市场经济催促下,在软饮界你追我赶的局促赛道里,冰峰又何尝不是被推着走向波谲云诡的商业市场?

“天上金风玉露,人间蜜桔冰峰。”

让人梦回长安的,不仅是城墙公园下的秦腔,还有那“当啷”一声起瓶盖儿的脆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