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连续18个一字跌停!

subtitle
中国基金报 2021-07-27 21:28

中国基金报记者 王建蔷

7月27日,易见股份开盘就被钉在2.74元的跌停价位上,直至收盘。

至此,该股已经连续的第18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股价从8元之上,一路下跌至如今的不到3元。作为云南省的明星股,易见股份高峰时公司市值达300亿,到今天,易见股份市值跌至31亿。这家曾被市场奉为“区块链第一股”的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

易见股份连续18个一字跌停

今早,*ST易见再次一字跌停,股价跌4.86%报2.74元/股。截至收盘,停板上仍然有超过40万手卖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T易见在4月30日停牌,停牌前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跌幅10%。7月7号复牌后,易见股份就被实施了st,股票也一直跌停到现在,已经连续15个跌停。

加上停牌前的三个跌停,今天已经是该股连续第18个一字跌停, 比曾经的跌停王仁东控股14个跌停还多出了四个。以4月27日收盘价8.13计算,期间其股价跌幅达到66.3%。股价缩水超六成之下,公司总市值由91亿元缩水至7月27日的3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易见股份前身系禾嘉股份,于1997年6月26日在上交所上市。2015年8月禾嘉股份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用于供应链管理及其相关的商业保理业务,2016年该公司将持有中汽成都配件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予以出售。

2017年开始,禾嘉股份主营业务全部为供应链管理及商业保理,后更名为易见股份。企业因为“A股区块链第一股”的称号,在市场名声大噪。财报显示,易见股份公司目前主营包括供应链管理、商业保理以及区块链业务。

据了解,易见股份利用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等技术自主研发的“可信数据池-4.0”产品,是较早的供应链管理以及供应链金融底层贸易资产系统, “数耘”系统等利用区块链等技术,为产业平台数字化的早期产品。

5.25万股东跌入深渊

云南国资在列

据Wind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易见股份股东人数有5.25万户。随着易见股份股价连续跌停,这些持股股东目前也跌入深渊。

值得一提的是,易见股份的股东包括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国资股东。

回溯国资股东入股的起源,2015年,禾嘉股份实施定增募资48.48亿元,其中九天控股(即九天工贸)认购20亿元,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认购20亿元,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认购超1.8亿;同时,公司将主营业务从汽车零部件转向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

彼时的资本市场喜欢炒作“借壳”这样的大戏。易见股份从3.23元低点,涨到2015年6月高点30.33元。3年十倍的涨幅,也让易见股份曾经是云南的明星。

2020年2月,九天控股决定将18%的股权转让给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滇中集团决定转让8%的股权给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工投集团”)。

2020年8月,易见股份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云南工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易见股份成为一家地方国企。

按照7月27日收盘价2.74元计算,云南国资背景的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目前持有的2.4亿股市值约为6.576亿,云南工投君阳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2.02亿股市值约为5,52亿、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1.05亿股市值约为2.88亿。后二者为一致行动人,均属于云南工投。

易见股份现在每天都有超40万手大单封死跌停板,市场预期还将继续跌停,三个国资背景股东的市值还将继续下滑。

一年巨亏115亿元

股价连续一字跌停背后,是公司业绩的迟到和爆雷。2021年4月28日午间,*ST易见发布《关于预计无法按期披露定期报告的风险提示性公告》,公司多项会计科目函证回函比例较低,部分回函比例未达函证总金额20%,导致年度报告的审计工作进度未达预期,可能存在无法在2021年4月30日前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2021年一季度报告的风险。

4月30日,*ST易见被云南证监局责令改正。随后,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ST易见公司股票于5月6日起停牌。

一周后,5月14日晚间,*ST易见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5月18日,上交所就易见股份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2021年一季度报告的违规行为,对公司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作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决定。

作为沪市唯一一家年报“难产”的上市公司,7月6日易见股份2020年年报正式出炉。

公司2020年度实现营收97.17亿元,同比下降36.68%;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15.24亿元,而在2019年,易见股份的净利润数据还是盈利8.83亿元。时隔一年,净利润同比下降1400.78%。截至7月6日,易见股份的市值为66.56亿元,也就是说,易见股份亏掉近两个公司的市值。

公告显示,公司业绩亏损的“大头”主要是报告期内各项业务的计提大额减值损失。

经过公司及公司子公司对2020年末存在发生减值迹象的资产进行全面清查和资产减值测试后, 2020年度公司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准备合计116.25亿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2.73亿元,两项共计118.99亿元。其中金额最大的是逾期的房地产保理业务,计提金额达53.37亿元。

对于上述年报,审计机构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同时,*ST易见2020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34.77亿元。

因此,易见股份也于7月7日当天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即*ST),证券简称变更为*ST易见,涨跌幅由10%变更为5%。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一季度,公司继续亏损6786.81万元,同比下降172.02%。

此外,*ST易见的坏消息也不止于此。公司在7月9日发布公告称,公安机关已于7月8日受理了公司部分高管因涉嫌违法犯罪的报案。

前控股股东占用资金42亿元

随着年报披露的,还包括公司在核查过程中,收到了前控股股东云南九天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天控股)来函确认,截至2021年6月20日,其通过公司的4家客户,即云南富源县宏丰铁路货运有限公司(简称宏丰铁路)、曲靖市沾益区三鑫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三鑫煤业)、宣威市众泰能源有限公司(简称众泰能源)及曲靖市图鑫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图鑫商贸),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构成资金占用42.53亿元。九天控股承诺在2023年6月30日以前,分笔偿还占用资金及对应资金占用费,并以资产抵押、个人无限连带责任保证等方式提供担保,为九天控股还款承诺提供担保。

公告中提到,九天控股构成的42.53亿元资金占用(未含资产资金利息),其中2020年末资金占用金额为41.56亿元,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新增占用0.97亿元。

针对上述问题,上交所火速下发监管函,要求易见股份应当督促九天控股尽快偿还占用资金,并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资金足额、及时清偿。

此前通过一系列操作,九天控股持股比例从31.44%减至10.56%,通过上述减持操作累计套现金额接近40亿元。

董监高已集体辞职

易见股份业绩亏损背后,不仅有巨额损失追偿、大额减值、资金占用等问题,还存在公司高管集体辞职的情况。

易见股份的爆雷巨亏,在云南工投集团接手之后发生。而在巨亏曝出前夕,股份巨亏发生了频繁的高管变动。

自2021年以来,易见股份相继发布10条关于公司高管辞职的公告。2021年1月6日,董事长阚友钢辞职;2021年3月15日,副董事长冷天晴辞职;2021年3月24日,董事、总裁吴江辞职;2021年4月28日,监事吴育辞职。

2021年4月28日,财务总监肖琨文辞职,2天之后,易见股份2020年报难产;2021年5月19日,独立董事高巍、刘譞哲辞职;2021年6月4日,上任未满一年的董秘薛鹏辞职;2021年6月12日,监事吕玲辞职;2019年6月19日,独立董事王建新辞职。

易见股份的董监高近乎于全部辞职,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总裁,还是独立董事、董事会秘书或是监事。

编辑:舰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