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疫情来自德尔塔毒株,传播链已外扩至9地,建议打疫苗第三针

subtitle
和讯网 2021-07-27 20:30

早期感染的机舱保洁人员的社会活动或家庭接触,以及对工作场所的污染, 导致了疫情进一步传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南京新冠疫情叠加第6号台风“烟花”,“做核酸顶个大雨,浇透,晦气极了”。一位南京居民说。

截至2021年7月26日24时,南京市共报告112例感染者,其中确诊病例106例,无症状感染者6例。

自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出现疫情后,每天都有新增确诊病例。早期感染的机舱保洁人员的社会活动或家庭接触,以及对工作场所的污染,导致了进一步传播。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在7月27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说,近期报告的病例主要是高风险人群的筛查以及隔离点采样检测发现的,也有极个别的是通过禄口机场筛查发现的。

图说:南京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数据来源:南京市卫健委

目前病例都是禄口机场的关联人员,以及他们的接触者。禄口机场所在的江宁区,病例最多,已有99例。

一位国家疾控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引发南京疫情是德尔塔(Delta)毒株。

和其他新冠病毒毒株相比,德尔塔毒株对身体的适应力增强,传播速度也快,病毒的载量比较高,治疗时间比较长,比较容易发展成为重症。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7日,此次禄口机场疫情传播链已外扩至九地,大连、沈阳、马鞍山、芜湖、中山、珠海、绵阳、泸州、宿迁皆出现病例。

机场附近防范严格

此波疫情的旋涡禄口机场,定位是“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重要枢纽”,航线通达国内78个城市及国际35个城市,平均每天接纳约7万名旅客。

然而,7月20日上午,这个繁忙的机场显出异样。

当日禄口机场的防疫专班向南京市江宁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报告,在禄口机场工作人员定期核酸检测的样品中,出现阳性的检测结果,涉及的主要是参与机场航班的保障人员。

南京市立刻对机场相关人员进行集中隔离,并重新采样检测。7月20日下午6点,已有9份阳性结果。他们全部在禄口机场从事保洁工作。

多日来公布的流调信息显示,新发现的病例最初多在江宁区一带,溧水区也有少量,到7月24日开始,建邺区、高淳区等开始出现新增病例。截至7月26日,南京市112例感染者中,江宁区99例、溧水区6例,高淳区2例,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栖霞区各1例。

南京鼓楼医院的一名医生向《财经》记者透露,鼓楼医院没有因病人“黄码”而停止接诊。鼓楼医院本部院区目前只看急诊和发热门诊,其他前来就诊的患者则需要去江北国际医院门诊部就诊,所有的专家也都去江北接诊。

这是由于,曾有一位无症状感染者在7月20日8时左右,陪女儿在鼓楼医院门诊部就诊。此后,该医院就进行了严密的防范。目前,该医院的接诊状态是,以往需要病人有7天内的核酸结果,现在则必须有48小时内的核酸阴性结果,才能按照普通病人接诊。

禄口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接线人员告诉《财经》记者,禄口机场有很多从事客舱服务的人员,大部分就住在机场附近,来来往往。

图说:南京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数据来源:南京市卫健委

一位家住江宁区的居民在7月16日返回南京,降落在禄口机场。在她的印象里,那段时间禄口机场大面积飞机延误,逗留时间2小时以下都不现实。

“这次疫情暴发还是蛮突然的。”上述江宁区居民说,当地要求去过禄口机场的、有行程途经的人,自行上报,之后,当地防疫办就打电话给她,要求她居家隔离。她的居家隔离是从7月24日才开始的。

上述江宁区居民在7月21日参与了南京全民核酸检测,又分别在25日、26日各做过一次核酸检测。不过,截至7月27日上午9点半,她的三次核酸检测都没有出结果。

高风险区居民核酸检测多次

当地居民的心情随着疫情起伏不定。

南京当地的居家隔离策略是,从离开禄口机场那天开始计算,14天后结束。

上述江宁区居民的居家隔离感受是,防疫人手急缺,因为江宁区真的很大,上门的人手显得非常不足。

“出去做核酸检测时,我们全部都戴口罩,但是人太多了,其实根本没有办法保持安全距离。”上述江宁区居民虽然在隔离中,但如果想出门的话,其实也没有人管理,“我全都靠自觉,南京这次疫情管理稍显混乱”。

7月27日,南京市委市政府新媒体平台“南京发布”称,为了进一步严格疫情防控工作,要减少聚餐,鼓励采用到店自取、外卖订餐的方式。

7月27日上午11点10分左右,南京市的外卖仍没有停止配送。江宁区的一家“吉祥馄饨·烧麦”店员说,可以点餐,只要外卖骑手接单就可以送到,上午已经有好几单送出去了。栖霞区一家“曼玲粥店”也是同样的回复,可以点单。

高风险地区的管控相对更严格。

禄口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接线人员告诉《财经》记者,目前酒店所在地是高风险区,已经不能预订,全部停业。“我们现在所有的店里的人都在酒店里面隔离”,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不能出门。

专家建议打新冠疫苗第三针

上述酒店接线人员称,已经做过五次核酸检测。此前也已经接种过科兴公司的新冠疫苗。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的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2日,南京机场共组织员工集中接种疫苗29次,累计接种5036人,疫苗接种率达90.3%。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告诉《财经》记者,即便是100%的疫苗接种率,它还是会存在这种突破性的感染,也就是说,感染还是会发生的。

至于其中原因,张洪涛的推测是,机场工作人员属于高风险人群,可能在今年年初的早些时候就接种了新冠疫苗,一些人到现在可能已超半年,体内中和抗体水平逐渐降低,保护力不够,容易被感染。

也就是说,接种率的数字很高,也不能完全证明已形成免疫屏障,二者不是完全关联的。

“打疫苗就像是我们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的过程。如果小学都没毕业,你不可能大学毕业,疫苗接种得一步一步来,前期得把疫苗接种上。”张洪涛说,接种率提高起来,然后才是后面的免疫屏障。

张洪涛说,“即便我们形成了免疫屏障,也不意味着‘0感染’,而是不会有导致整个社会停止运转的大规模感染发生。”

至于接下来的当地防控,张洪涛的思路是疫苗可以考虑再打一针加强针,尤其是那些接种比较早、又在机场等高危地区工作的人员。

财经杂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