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食享会创始人回应倒闭传闻:巨头封杀前进道路,从社区团购转便利店

subtitle
AI财经社 2021-07-27 20:15

文|AI财经社 马微冰

编辑|孙静

在挣扎一段时间之后,社区团购老玩家食享会,依旧迎来了自己的至暗时刻。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社区团购平台——食享会武汉总部已经人去楼空,部分供应商仍被拖欠货款。AI财经社获悉,食享会联合创始人温志平、刘晨均已离职,高级合伙人杜非也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正式辞任。创始人戴山辉也于6月30日退出食享会所属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之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食享会官网、小程序均已无法打开。暂停的业务,搬离的办公室,所有指向似乎只有一个——食享会倒闭。

对于网传的各种信息,7月27日中午,AI财经社向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求证,对方回复称,“公司没有倒闭,依旧是存续状态,对于网传的供应商货款以及员工欠薪问题,并没有收到任何诉讼,遗留款项后续将会给到。”

戴山辉曾是本来生活副总裁,2017年创立社区团购平台食享会。在他看来,社区团购模式是好的,这个赛道体量巨大,拥有上亿的消费者、一年几千亿的销售额,在整个行业发展进程当中, 食享会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参与者而已。

2020年初,食享会宣布,所运营城市全部实现盈利,但是随着美团、拼多多等巨头进场,戴山辉发现,投入和亏损的数额变得巨大。“巨头封杀了我们前进的道路,我们就把它关掉了。”在发现有部分城市的业务出现亏损后,食享会先关停了一些城市布点,同时尝试新的业务。

从2020年年末开始,戴山辉就开始策划转型事宜。虽拥有多年生鲜电商经验,但在此次社区团购业务失利后,戴山辉尝试的新项目不只有与生鲜相关的,还有其他领域,比如成立于2020年末的社区零食便利店项目——爱零食,由戴山辉与唐光亮共同创立,后者在湖南有十余年线下开店经验。

有媒体报道,食享会最近正在融一笔钱,2000万-3000万美元左右,新老机构都有参与,融资主要用于爱零食。对此,戴山辉回应目前已有确定的融资,并未透露其它信息。

“没有什么垮台不垮台,每个公司都有许多项目,业务不好就转型,仅此而已。”戴山辉自称,在业务转型前,已经与公司员工沟通过,其中有些人选择留下,有些人选择离开。面对过去的挫折,戴山辉说,“创业者不可能只关注一个点,过去的事情已经定性,现在我们已经转型新业务,这很清晰了。”

社区团购已成为食享会和戴山辉的过去时。但对于另外一部分人,还不是。

错失救命稻草?

食享会员工宁峰怎么都想不通,公司会在5个月时间内面临倒闭。“去年年底,公司还一直有在融资的消息传出来,我们也没有感觉到异常,就等着新的资金入账。”

即使当时有关部门约谈了社区团购乱战中的几大巨头,并叫停低价倾销等乱象,宁峰与同事也没有感觉到危机到来的气氛。“那些政策都是针对巨头,我们这些小创业公司,如果不会和巨头竞争,谁会低价销售?都是要控制运营成本的,要不然光烧钱,就把自己烧死了。”宁峰和同事们甚至聊到,政策对于食享会是一个利好,让中小型企业有机会拿到新一轮融资。

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的想法亦是如此。AI财经社在2020年12月底与戴山辉有过一次对话,当时,戴山辉信心十足,并提到自己已为社区团购业务谈好新一轮融资。

但据一名接近食享会的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去年年底,在橙心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巨头的强势进入后,食享会在行业竞争中出现资金缺口。为了筹集新资金,戴山辉多方联系,还曾沟通过阿里巴巴风投方面相关人士,寻求卖身收购。“食享会创始团队中有很多早期跟着老戴一起创业的,但这次内部对于新融资的方案没有达成一致。”上述人士表示。

据其称,内部有顾虑,担心寻求收购相当于释放出信号,自己在与社区团购“老三团”(注:同程生活、兴盛优选、十荟团)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单从经营数据维度看,食享会不如十荟团,而后者是阿里巴巴投资。天眼查APP显示,食享会在2019年曾引入腾讯投资。

食享会陷入危机之时,被资本簇拥的十荟团与兴盛优选仍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位。2020年上半年,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领域累计发生十余次融资,金额达百亿人民币。兴盛优选、十荟团等平台都完成了至少两轮融资,兴盛优选更是投后估值达120亿美元。

事后看,食享会的卖身计划最终告吹。缺失资本方的救命稻草后,食享会只能面对现实,此前处于待命状态的北京办公室,也被通知撤掉。“我们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今年开始突然说没钱了,就成了现在这样。”宁峰回忆道。

“春节前,北京办公室被通知要退租。如果继续工作,就去武汉总部,选择离职的则有N+1补偿。”据宁峰透露,在武汉疫情得到控制以后,已经有部分采购人员前往武汉总部支援,常驻北京的人并不多,约有二三十人,“一切都很突然。”

供应商:前脚“踩雷”同程生活,后脚又遇食享会危机

部分同行对此早有预感。一名十荟团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去年公司来了不少从食享会跳槽过来的人,当时就猜测这家企业可能出了状况。

嗅到危机气味的还有部分供应商。来自江苏盐城的肉禽类供应商沈林,此前已在同程生活破产事件中经历了一次被拖欠货款,所以对此类信息格外敏感。他是从2020年6月开始就和食享会合作,由于自己所经营的品类较为冷门,不属于大销量品类,因此在选择社区团购平台时,也会更加看重利润点。

相比起其他平台,主打精品的食享会之前没有大规模参与低价倾销策略,但在今年3月份,沈林发现自己所对接的采购开始压价,对方还透露公司资金可能出现了问题。咨询律师后,沈林立即先停止了供货,并开始申请退还一万元保证金。

“从两个月前我就一直和他们创始人开始打电话,但是一直没有打通。原本想着社区团购比菜市场能多挣一点,但是现在自己什么也没套住。”目前的处境让沈林有点郁闷。

不过他自认为还算属于比较幸运的,最差的结果也就是损失一万元保证金。他认识的其他供应商朋友,有人仅保证金就交了五万元,还有被拖欠货款,目前还没有得到一个明确说法。

据沈林透露,身边很多曾经给社区团购供货的厂商,现在开始退场。“现在没有多少人玩平台,单量也不高,利润分成的规则还复杂。不说别的,各家平台保证金一交就有好几万,如果不是特别大的品类,真不值得去尝试了。”

作为国内最早的社区团购玩家之一,食享会早期发展迅猛。基于创始团队的生鲜电商基因,公司在2017年底创立后,一年之内就接连完成3轮融资,累计金额达3亿元,业务覆盖全国45个城市。

对于这家公司的快速衰落,一位生鲜供应链渠道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道,“老戴太过于自信了,认为自己能凭借自有品牌的精品策略,稳扎稳打,但是社区团购的起家基础就是宝妈与中年人,他们在乎的就是价格上几毛一块的区别,这样的模式注定是拼不过大平台的。”

上述生鲜供应链人士还发现,目前在几大省会城市,许多大团长也不再一直给平台“跑单”,还拓展了快递代收等业务。其中部分团长利用之前的微信群人脉,自己与当地供应商组成小平台,既没有资金风险,也不用担心退单后的较大损耗。“团购现在的声量越来越小,不如直接供货线下商超,最近好几个朋友推荐我去看社区会员店的渠道。”

当谈到当前社区团购行业的现状时,一位消费领域投资人对AI财经社直言,“社区团购这个模式,我们很早就看过,当时就把这个赛道排除了,商业模式根本不成立,盈利能力太低。”

“社区团购补贴只是拉新用户的运营手段,自身不能盈利,最后还是会一地鸡毛。”在去年的对话中,戴山辉对AI财经社直言。时隔7个月,食享会在巨头的挤压之下走向转型。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宁峰、沈林均为化名 )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