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泛海资金危局难解!“泰山会”大佬卢志强,忍痛割爱核心资产自救

subtitle
周远征 2021-07-27 18: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武汉市中央商务区泛海国际SOHO城 海棠摄

作者 | Morse姐

来源 | 摩斯地产(ID:MorseHouse)

泛海系的资产正以不可遏制的节奏“缩表”,对于这种局面,年近古稀的资本大佬卢志强正在咬牙接受。

卢志强69岁,山东威海人,昔日著名的泰山会主要成员,与柳传志等人在泰山会地位崇高。

在地产、金融等领域深耕数十年,眼看苦心经营打下的江山正在步步失守,卢志强已经来不及心痛,因为更糟糕的局面正在来临。

拼命找钱缝补加速裂开的窟窿,拯救“泛海帝国”,是当前卢志强最重要的任务。

生死存亡时刻,盟友们不见了,合作伙伴们也开始倒戈相向以求自保,早就守候一旁的同行们终于露出浅浅的微笑,分食“泛海”大餐的机会来了。

卖“子”求生

2021年上半年,中国版“大摩”继续坠落。

上海金融法院对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投”,曾被称为中国版“大摩”)于2月4日、3月1日、4月23日、5月7日连续进行了4次强制执行,摩斯姐大概算了算,标的合计高达近19亿元。

中民投与它的诸多股东也都陷入了窘境。

这家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由全国59家重量级民营企业投资成立的大型国字头民营企业,起步之日就站在高点。

2014年4月17日成立当天,史玉柱还特地在微博里炫耀了一把。只是这位中民投创始股东,最后跑得比谁都快。

中民投运行仅5年,金融巨轮就掉进了规模扩张的陷阱里。

为了自救,中民投大规模出让各类地产项目,几年过去了,至今还没有拔出危机泥淖。

这样的过程,中民投的创始股东“泛海”正在经历。

曾担任过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山东人卢志强,对于中民投的成立很出力。他以泛海系公司的名义,以10亿元入股中民投,并出任副董事长。谁也不曾想到,几年后,他的泛海系会经历中民投类似的命运。

泛海系实在庞大,这得益于卢志强30余年纵横四海的征伐。通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泛海系抓取到了一系列金融资产,如银行、证券、信托、期货、保险、典当、融资担保、保险经纪等,涵盖了金融资产的所有领域,跃升到食物链的顶端,挤入“中国八大民营金融系族”。巅峰时期,泛海系参控股几十家上市公司,深入地产、能源、金融、科技以及境外投资等多个领域。

梳理这个庞大的体系可能会有疏漏,不如观察其核心。

卢志强的核心企业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泛海”),尽管如今身处漩涡,但名下还拥有着百余家公司,以及上万名员工。这个规模还能持续多久?

当前,中国泛海仍控股着内港两地4家上市公司,参股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联想控股(03396.HK),并且控制着以“民生”命名的大量金融资产。

眼下,早已出手过一轮地产项目的泛海系还没有逃出生天。为了泛海的存活,卢志强不得不咬咬牙对他最心爱、最看重的“孩子”下手了,此时他正处于劣势,急需用钱,而守候已久的买家们相中的正是他这几个“爱子”。

中国泛海旗下4家上市公司,体量最大的当属泛海控股(000046.SZ),聚集了泛海系最核心的资产与资源,也是泛海系最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早在2018年其总资产就超过2100亿元。最近两年,这家公司的资产表正发生急剧变化。

急需现金的泛海已经不再是昔日的资本之王,失去主导权的它只能什么值钱卖什么,听任买家们把手伸进泛海控股。

尤其是最近,泛海控股最赚钱的金融资产——民生证券变化最为激烈。这家成立已经35年的证券公司,截至2020年底总资产近524.2亿元。

7月21日,泛海控股披露,拟向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金控”)转让民生证券20%的股份。武汉金控这个买家不简单,是武汉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金融机构,总资产近1500亿元,近几年来一直积极转型金融控股公司。对于这笔交易,作为同行的武汉金控已经守候多时了。地方国资系是这几年并购市场上的生力军。

卢志强将民生证券卖了个什么价?目前还没有披露。不过,关于民生证券于去年10月、今年1月发生的两笔交易可以作参考。

2020年10月21日泛海控股披露,以42.3亿元总价向22家投资者转让民生证券31.07亿股(约占民生证券总股本27.12%)。Morse姐观察,这22家投资者中最主要的投资人为上海张江(集团)有限公司及张江高科(600895.SH),两家公司的关系如下图:

股权关系图,数据来源:张江高科2020年年报

很清楚,这一次买入民生证券的主要力量来自上海地方国资委,成本约为每股1.36元。是的,又见国资。

2021年1月22日泛海控股披露,以总价23.64亿元向上海沣泉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沣泉峪“)转让民生证券15.45亿股(约占民生证券总股本13.49%),每股卖价约为1.53元。

此次,泛海控股与武汉金控就民生证券的交易价格虽然没有披露,但从常规来讲,每股单价不应与上述两笔交易偏离得太远。Morse姐据此测算了一把,武汉金控若果真吃下了民生证券20%的股份,付出的成本约在31亿元至35亿元附近。

短短半年余时间,泛海控股对民生证券的持股由71.64%滑落至31.03%,如果与武汉金控的交割完成,泛海控股将失去对这家券商的控制权。另外,在与武汉金控交易前,泛海控股还向4家单位合计卖出了民生证券3.56%的股份,目前尚未交割。

自从泛海将民生证券抛向交易市场后,买家们为争抢这团肥肉甚至还打了起来。

一家来自洛阳的公司甚至在没有正式签约的情况下全额支付了1.53亿元,抢得民生证券1亿股。如今,洛阳公司起诉要求退款。由于案情细节还没有公开,摩斯姐就不妄议孰是孰非了。

7月27日新披露的变化可能打乱泛海借民生证券继续找钱的计划。相关债权人正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对民生证券35亿股(占比10.1156%)予以冻结。

在泛海众多金融资产中,民生证券当然是它的心头肉。除此之外,IDG(全称美国国际数据集团,在中国已有近30年投资经历,投资过百度、腾讯、携程等)也是卢志强的心肝宝贝。毕竟,这家国际著名风险投资机构得来实在不容易。

4年前,由于IDG创始人去世,其家族成员最终决定出售这家著名机构的所有资产。闻此消息,来自全球的竞买人蜂拥而至,最终卢志强、熊晓鸽带领的中国财团杀出重围,卢志强以中国泛海为收购平台,获得了IDG最主要的资产。

如今,泛海却失守IDG。

今年6月初,全球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机构黑石集团以13亿美元拿下中国泛海持有的IDG所有股权。

“为何出现在彼此的生活又离开,只留下在心里深深浅浅的表白。”(梁博 《出现又离开》)泛海,何以对自己的“爱子“一次一次动刀割肉?实有迫在眉睫的苦衷。

火烧连营

7月20日!宜搬家,忌动土。

泛海控股宣布与武汉金控的交易的前一天,来自控股股东的坏消息如黑云压顶般袭来:中国泛海持有的泛海控股约1.18亿股(占比2.26%)将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京市第二中院”)拍卖。这笔将被拍卖的股份来自一个月以前的流拍。

6月14日至15日,北京市第二中院对中国泛海持有的2.94亿股泛海控股股份进行拍卖,结果有1.18亿股流拍。

Morse姐统计了一下,含上述1.18亿股在内,目前,中国泛海将被拍卖的股份约4.49亿股,占泛海控股总股份的8.63%。

当前,中国泛海持有泛海控股65.09%的股份,因债权人追索权利,目前已有三分之一处于被冻结状态。

债权人还盯上了中国泛海最重要的参股公司——民生银行(600016.SZ;1988.HK)。北京第二中院将于8月13日至14日拍卖中国泛海持有的民生银行约3.89亿股。

当然,中国泛海在民生银行的家底还比较厚实,与其关联方共持有民生银行合计约30.4亿股股份(含A股与H股,占比6.94%)。也正因此,卢志强至今还担任着民生银行的副董事长。

民生银行与中民投在创立上有些相似之处,也是由一群民营企业发起成立,是中国第一家主要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全国性商业银行。仅仅从当前强大的董事会名单就可以想象它有多么强大的股东背景。

东方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宏伟、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中国富强金融集团董事会主席解植春(他的弟弟是中植系掌门人解植锟)、中国证券市场改革著名研究学者刘纪鹏、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史玉柱、重庆信托董事长翁振杰等这些在中国资本市场留下太多故事的著名人物都在民生银行这份董事名单里,当然还有如今正为泛海发愁的卢志强。

Morse姐观察,民生银行自2000年上市以来,21年间就没有过亏损记录,哪怕早期最差的年份净利润也在4亿元以上。自进入2009年以后,这家银行的年净利就跨入百亿元阵营,2017年净利更是迈入500亿元阵营。最近3年,民生银行业绩虽略有波动,但总体盈利仍在300亿元以上。

据Wind记载,民生银行除2006年度没有分红外,上市21年来几乎年年分红,且是现金,其中2016年度分红约102亿元,2018年度分红151亿元,2019年度分红更是高达约162亿元。

前不久,民生银行披露了最新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共派发现金红利超过93亿元。

以中国泛海及其关联公司对民生银行长期而稳定的持股,这些年,卢志强从民生银行分得了多少钱,Morse姐就不在这里一一计算了。

民生银行对于泛海而言可不仅仅是现金红牛的意义,借由股东地位,中国泛海与民生银行之间经常发生关联交易,其中多以民生银行向中国泛海提供贷款的形式呈现。

此类交易最近的一次发生于2020年5月26日,民生银行决定向中国泛海提供授信224亿元,期限一年。

借由民生银行,中国泛海在股东之间交流资源、互通往来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正因为民生银行如此强大的生钱能力以及不可忽视的市场地位,这家银行自成立以来至今没有实际控制人,各股东之间长期保持着持股稳定、均衡的局面,谁也不想让任何一个股东一家独大,单独影响董事会的决策。

基于上述原因,对于泛海而言,民生银行的股份自然十分珍贵。不过近年来,中国泛海也开始拿民生银行的股权质押借钱了,2020年7月8日民生银行公告,中国泛海及其3家关联方已经将所有持股的99.61%,用于质押融资,两个月后,这个质押比例迅速拉高至99.88%。留下的0.12%,还有点什么念想呢?

关于民生银行的质押盘到底如何了结?一年以来尚没有披露更多动态。

在连续出售心爱的资产后,为何泛海还没有从资金危局中脱身回到安全地带?Morse姐梳理泛海系当前一系列诉讼与交易发现,引爆危机的导火索主要为两处:对武汉地产的投资以及民生信托遭遇的“假黄金大案”。

怒火家园

“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我经商办企业已经30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这是卢志强于今年3月面对泛海旗下个别金融机构产品出现兑付危机时,向投资们发出的一封致歉函,语气沉痛。

虽然卢志强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没有展开表述,但这些困难无论如何也绕不开武汉地产投资大坑、民生信托踩雷“假黄金大案”。

在针对泛海系各公司的所有诉讼中,涉诉金额最高、出现频次最多的当属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公司”)。

在泛海对地产业务启动去库存战略时,武汉公司是泛海最后一个重金投入的地产公司,也是泛海控股境内房地产业务控制平台。成立于2002年的武汉公司,经过几次大规模增资,如今的注册资本已经超过387亿元。

泛海国际SOHO城 位于武汉中央商务区 海棠摄

最近一次大规模增资发生于2017年年底,泛海控股以自有资金投资50亿元增资武汉公司。对这家房地产运营平台,泛海可以说是重金打造。向前追溯,2016年,泛海控股以87.4亿元自有资金增资武汉公司。Morse姐观察,武汉公司历史上发生规模最大的增资是在2015年,在A股股灾暴发前夕,泛海控股先后调动共计146.57亿元增资武汉公司。

除了自己投入,武汉公司还从各种融资渠道吸纳了大量资金。仅仅从当前正在发生的诉讼,就可以想象当时的金融机构对武汉公司的追捧热度:

2017年8月,光大信托为武汉公司提供20亿元融资,期限4年。当前,光大信托因15.5亿元未收回的本金及利息向法院提起诉讼。因这起诉讼,武汉市江汉区王家墩地区原空军汉口机场内面积超过6万平方米的土地及在建工程正面临可能被折价拍卖的命运。

2017年1月,一家名为“中英益利”的资管公司发起债权投资计划,为武汉公司共募集35亿元。当前,武汉公司对中英益利的投资人尚有13亿元本金及利息没有偿还。因这起诉讼,武汉市江汉区王家墩地区原空军汉口机场15号土地将面临可能被折价拍卖的命运。

随便翻阅泛海控股近几年来的年报,因这些融资,武汉公司与泛海控股就债务担保产生了大量关联交易,对关联担保事项的罗列要占据好几个页面。

在资金资源的集中“催肥下”,巅峰时期武汉公司的总资产高达1583亿元,妥妥一个房地产巨无霸!

巨量的资金以“囤地”与开发的形式沉淀下来。在资金问题出现之前,武汉公司名下囤有27宗地,这且不包括那些正在开发和已经开发的项目。

此时,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已经在全国主要几个经济活跃地区铺展开来,从供给端到消费端全面梳理,资金流向房地产行业的通道被捏紧,同时炒房被坚决抑制。不能面对新现实并依赖过往发展惯性的许多地产公司遭了殃,其中也包括泛海。

其实,泛海早在几年前就启动了去库存化,可能资产过重,弯还是没有转过来。

虽然武汉公司直至2020年年报才出现亏损(亏损额高达18.9亿元),但形势不妙的苗头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了。为了避免可能的灾难,早在2019年初,武汉公司开始出售资产。实力雄厚的融创,此时喜滋滋地张开了大嘴。

2019年1月20日,武汉公司与融创签署协议,向后者转让泛海建设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公司”)100%股权。这笔交易有一个前置条件,上海公司旗下的浙江公司、御中公司需剥离出来,上海公司旗下的东风公司拥有的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两个地块也需剥离出来。经过调整后,上述提到的被剥离资产留在泛海体系内。

为此,融创需支付交易总价近15亿元。由于采取了承债式收购,最终孙宏斌为这笔买卖实际掏了近12.55亿元,于2019年3月火速完成资产资金交割。

这不过是个开始,没有资金浇灌的武汉公司已经无法支撑其庞大的规模,不得不任由多年囤积的土地一片片散失。

2021年初,武汉公司又卖了一大块地,将位于武汉中央商务区命名为“0008198”地块转让给武汉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武汉瑞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Morse姐对其穿透后发现,这家公司背后的股东为绿城房地产集团(以下简称“绿城”)。绿城就不多说了,与它的创始人宋卫平早已为市场知晓,资深实力派嘛。

只是如今的绿城已经不再是宋卫平时期的模样,经过房地产几轮牛熊转化浮沉,它背后的股东结构已经非常多元化,央企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交集团”)是绿城当前单一持股最大的股东。此外,九龙仓及其母公司会德丰、浙江新湖集团也是绿城的主要股东,宋卫平家族当然还享有权益,但与上述几家相比,持股量并不多。只不过,宋卫平依然很活跃,“文人”气息不减当年。

绿城接盘泛海位于武汉的上述地块付出的成本约为30.66亿元。有意思的是,尽管这宗交易过户顺利,但泛海控股一位持股仅301股的自然人股东杨金柱发难了。

他以泛海控股决议这场土地交易的股东大会(于2021年1月21日召开)所通过的议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和《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的相关规定,损害了其本人的合法权益,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股东大会通过的对上述土地出售的议案无效。

2021年6月24日,武汉公司与融创签署协议,将转让名下持有的浙江公司全部股权。与上一次交易类似,这一次也有前提条件——浙江公司需剥离持有的民生信托部分股权,以及位于杭州泛海国际中心1号楼的千余平方米商业和22个车位。被剥离的这些指定资产在交易完成后仍保留在泛海体系内。

为完成上述交易,融创需支付22亿元成本。在承债式收购方式下,融创支付的实际现金约为15.3亿元。

融创的实力不容小觑,通过收购让泛海缓解了压力。然而,泛海本身的问题依然重重。祸不单行,正在拼命卖地换钱的武汉公司体内还埋着一个雷——民生信托。

武汉公司对民生信托合计持有近93.4%的股权,曾几何时,民生信托被誉为泛海控股三大核心金融资产之一(另两个为民生证券和亚太财险),然而一场奇遇逆转了民生信托的运途。

2020年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突然宣布取消湖北最大黄金加工厂——武汉金凰的会员资格。这场80吨假黄金大案才为公众所知。在此之前,与这家公司打过交道的金融机构已陆续得知真相。

民生信托在2020年5月16日对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例行开箱检查时被对方实控人贾志宏强烈要求叫停检测,6天后出来的结果如雷爆一般直接把民生信托活埋——黄金是假的,是铜合金。其实,第一家发现武汉金凰伪造黄金的金融机构是东莞信托。

借由这批假黄金,武汉金凰向金融机构先后融得160亿元,其中民生信托踩雷最深,高达41亿元本金。

武汉金凰在A股已有劣迹,于2008年A股IPO被否,后来又转战美国纳斯达克。实控人贾志宏曾违规操纵22个证券帐户于2016年6月交易*ST昌鱼(600275.SH)。对于这一行为,摩斯姐曾于事件发生时点重点关注,并于2017年新年期间现场挖掘出一些合作操纵者藏身武汉金凰办公室内的事实。2020年8月3日,证监会对贾志宏上述违法违规行为予以行政处罚。

民生信托的踩雷使泛海控股2020年不得不计提信用减值损失近25.2亿元,吃掉了上市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一大半。

民生信托显然还没有缓过劲来。这家信托公司刚刚披露的财务信息显示,2021年上半年,民生信托以亏损示人。Morse姐对比发现,这是这家公司自进入泛海体系内从未有过的现象。2007年以来,就再没有放过一家新的信托公司牌照。留存的68家内地信托公司,除了极个别,过去那些年日子过得相当愉悦。

这位年近古稀的大佬是否已经带领泛海闯出生天?从泛海控股及关联公司民生银行不断传来的股份冻结与拍卖信息来判断,泛海还在逃生的路上。

谁会想到,曾经在境内外地产与金融界杀伐四方的前“泰山会”大佬卢志强,今天也会面对心爱的资产被竞争对手们分食的命运?

喜欢《水浒传》人物的卢志强,而今是否会在深夜里听一曲:“生死之交一碗酒哇,水里火里不回头哇。“(《好汉歌》电视剧水浒传)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