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嘿,我在西安做了陈太太。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7-27 18: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孟芸和陈景明第一次见面,吃的是火锅。

热气腾腾的雾气里,少了一些拘束。

陈景明很瘦,据说经常跑步,所以皮肤也成了小麦色。

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说话不急不缓,带着磁性。

一顿饭下来,孟芸的心情是舒适愉悦的。

这种感觉,有点久违了。

那是2019年5月21号,西安城里蔷薇花开,合欢初绽。

而这一年,孟芸35岁,陈景明37岁。

已经是千帆过尽的年纪,不同的是,孟芸未婚,陈景明离异。

02

孟芸是西安人。

父母是老师,她在本地读的大学,有过刻骨铭心的初恋。

从22岁到27岁,谈了整整五年。可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随着身边同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要说完全不着急,那是假话。

所以也有过一段病急乱投医的时光,频繁相亲,相亲的对象五花八门,形形色色。

称得上久经战场,阅人无数。

在这个期间,孟芸经历过妈宝男,渣男,异地恋,还有因为价值观不一致最后没成的。

其中有个是大龄公务员,收入没有孟芸高,却嫌孟芸工作不稳定。

孟芸是在一家教育机构做培训,工作得到老师孩子认可,收入也还可观,但在相亲男的眼里,她的事业一文不值。

见得多了,失望也就多了,但孟芸反而越来越淡然。

用一句鸡汤话来说,低质量的婚姻,不如高质量的独处。她不想将就,当然,也不排斥认识新的人。

只可惜一直差点感觉和缘分。

好在父母一直很开明,从不催促或逼迫她。

在对的人出现之前,孟芸做好了一个人过余生的准备。

03

可是2019年,孟芸在35岁的年纪,遇到了陈景明。

和陈景明的相识有点偶然。

是一个朋友说,给你介绍个老师,我感觉你俩特合适。

孟芸笑着说,那就认识下呗。

他就是陈景明了。

那段时间,孟芸刚好在外地出差,只是加微信聊了聊。

朋友介绍时说了,陈景明有过一次婚姻。

她并不介意,可是担心爸妈会不同意,所以并没有很上心。

出差回来时,陈景明约了见面,孟芸也就去了。

陈景明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在市里一所中学当老师,身上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一种才气。

孟芸由衷地欣赏这样的才气。

她没有刻意矜持,也没有故作清高。

这个年纪,她想展现最真实的自己,自然舒服就好。

两人相谈甚欢,气氛恰到好处。

回家的时候,她在心里给陈景明打了八十分,但不知陈景明对她印象如何。

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在意过一个人的看法了。

04

第二天,陈景明发来信息的时候,孟芸的心里是喜悦的。

而且陈景明从朋友那,要了孟芸公司的地址,匿名寄了一大束花。

突然接到花,孟芸的心里冒着粉红泡泡。

但转瞬也就恢复了淡定。

她经常说自己,姐姐我不需要男人。包、衣服、化妆品,姐姐都买得起。

毕竟35岁,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

周末,陈景明约看电影,可是因为堵车,时间有点紧张。

陈景明在出发前,订了一家高档西餐厅,孟芸让他退了。

她带他去吃小吃,店面很小,味道却十足。这样吃完饭再去看电影,时间也很从容。

不到50块钱,两人吃得肚皮圆圆,开开心心。

相视而笑的默契里,仿佛已经认识很多年。

晚风习习,一身棉布白裙的孟芸温婉地笑着,陈景明眼里是无尽的温柔。

他感慨说,真没想到,你这么接地气。

孟芸笑着回,生活,本来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啊。

陈景明看着她,盛满笑意的眼里全是赞许。

其实她就是想活得自在一点,这个年纪,没必要再为了讨好谁去伪装自己,真实才是最舒服的。

因此也希望伴侣能喜欢她原本的样子。

吃路边摊也好,吃米其林也好。他可以不吃,但不会鄙视和嫌弃她。

05

那天他俩看的电影是《大侦探皮卡丘》,里面的皮卡丘很可爱。

电影结束后,孟芸说了句,好喜欢皮卡丘啊,我回去要买个玩偶。

谁知道刚到家,陈景明就发来一个订单截图,说已经买好了,很快就能收到。

孟芸说了谢谢,心里感觉到暖意。

女人有时候要的并不多,而是我说的,刚好你都听在了心里。

他没有急吼吼地表白,要一个身份。孟芸喜欢这种不紧不慢的相处。

给彼此一点时间。

在这个一见面就上床的年代,慢一点是难得的品质。

不久后的一天,陈景明问孟芸能不能陪他一块去买衣服。

孟芸答应了。

一点点地入侵对方的生活,是爱情开始的标志。

那天孟芸穿了一条裙子,本应该配高跟鞋。

但出门前想了想,还是换了平底鞋。

陈景明个子不算高,她穿平底鞋,和他走在一起,看起来更协调些。

这样的小心思,让孟芸忍不住自顾自地笑了。

可能自己已经开始在意这个男人了吧。

夏夜的风带着淡淡花香,孟芸听到了爱情光临的声音。

06

相互交代情史,大概是成年人恋爱的必修课。

孟芸先开的头。

关于她的家庭,关于她的初恋,关于相亲遇到的各色男人,像是在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

其实心里,到底还是细细密密地藏着伤。

谁不想一谈恋爱就永恒呢。

如同离了婚的陈景明,也并不想离婚的。

陈景明家在汉中农村,父母都是农民。

家境清贫,父亲在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事故去世了。

为了供他上学,懂事的姐姐早早辍学嫁人。陈景明成绩不错,在杭州读了本科,又考去上海读了研究生。

上大学后,他一直勤工俭学,再没让家里操过心。

有关婚姻这个话题,陈景明说起来的时候,表情是沉重的。

他和前妻是本科同学,郎才女貌,恋爱时很美好。

毕业后,顺理成章地结了婚。

那个女人心思细腻,温柔如水。擅长厨艺,热爱生活,宜室宜家。

所以为什么要离婚呢?

陈景明眼里的伤感很重,浓得化不开。

他给的理由是性格不合。

他没有讲任何细节,没有喋喋不休地控诉前妻,只是说,性格不合。

所以这背后的故事,到底是什么,孟芸并没有追问。

他不说,她就不问。

并不是她有多么的懂事,而是活到35岁的年纪,孟芸早就懂得,不说前任半句坏话的男人,其实是值得交往的。

如果陈景明在她面前控诉前妻怎么不好,那么有一天,可能他也在别的女人面前,控诉她的不好。

都说分手见人品,离婚更是见人品。

那晚,他们聊至咖啡馆打烊,好像还有好多说不完的话。

07

送孟芸回家后,在楼下的车里,话题仍然是一个接一个。

聊到后来,孟芸有些犯困,打了个哈欠,陈景明顺势揽她入怀。

怀抱温暖又踏实。

夜色暧昧,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

孟芸很贪恋那种感觉,也看出了他的不舍。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留下他,就算最后没在一起,也不后悔。

她确定自己是喜欢他的。

成年男女,一夜情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却没想到,陈景明松开了他的怀抱,他那么温柔地说,乖,早点回去睡觉。

等到孟芸上楼,打开灯,朝楼下看,陈景明才驱车离开。

他走后,孟芸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

是多种情绪交叠在一起,需要释放出来。

首先,她觉得这个男人值得交往。

在这种情况下,能转身走掉的男人,对欲望是有克制的。

其次,陈景明有过婚史,她不确定父母会不会同意。

再次,她不知道陈景明那边,对她的心意,有多少。

是离婚后,和谁在一起都一样的将就。还是纯粹的,找个女人玩玩。

08

陈景明打消了她的顾虑。

她在那个夜晚,收到了他的表白。

他在微信上说,孟芸,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他还说,本来刚才在车里想跟你说这些的,但怕你觉得我在那样的语境里是别有用心,想占你的便宜。

孟芸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她喜欢他,很喜欢他。

所以她回复他,好的。

没有迟疑,也没有故作矜持。

那个夜晚,孟芸睡了一个甜甜的觉。

既然她确定自己的心意,那么父母那,就由她自己来想办法解决吧。

孟芸分了两次,慢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爸妈。

第一次说了这个事,第二次详细地介绍了陈景明。

有时候孟芸觉得自己之所以能不慌不忙,大概是因为她有这个世界上最开明的父母。

他们爱她,只要她快乐就好。

她单身,他们不催。她找离异男,他们也只问他人品好不好,值不值得交往。

妈妈唯独提醒了一句,他和前妻那么多年在一起都没有孩子,最好先做个婚前体检。

是他们的开明,造就了孟芸的从容。

那是2019年6月。

和陈景明相识三个月后,她和他开始了恋爱。

09

必须承认,她很享受和陈景明在一起的感觉。

不是他准备的小惊喜,也不是他送的礼物,而是精神上的相通。

尤其是心理学方面。

孟芸很喜欢心理学,有意识地看了一些这方面的书。而陈景明比她了解得更加深入细致。

每次和他聊这些,孟芸都觉得非常过瘾,很有收获。

因为陈景明,她对心理学的了解,不再只停留在马斯洛和佛洛依德。

她知道了卡尔罗杰斯,海灵格,还去读了颇为难啃的苏霍姆林斯基,陀斯绥耶夫斯基的书。

思想提升的同时,灵魂也更为接近。

而孟芸因为从小受父母的影响,喜欢文史,常用一些历史名人的八卦典故逗陈景明。

有一天,孟芸和陈景明一块吃香瓜。

陈景明偷懒,把香瓜子也一块吃了。

孟芸说,你肠胃不好,这样容易拉肚子的。

陈景明笑着说,没事的。

孟芸忽然想逗逗他,问他,你知道马王堆的辛追是怎么死的吗?

陈景明奇怪地说,不知道,怎么死的啊?

孟芸一本正经地说,后人在她肚子里发现了香瓜子,她吃香瓜子拉肚子诱发了死亡。

陈景明哈哈大笑起来,说,真是没法和你这种知识分子聊天。

越了解,他们越发现彼此灵魂相通。

这个年纪的恋爱,比起轰轰烈烈和山盟海誓,更看重的可不就是是心意相通。

10

可孟芸没想到会有波折。

是有次和朋友约着一起吃饭,陈景明去上卫生间时,朋友心直口快地说,哎呀,你现在找男朋友不看颜值啦?

没想到说这话时,刚好陈景明回来了。

孟芸看到陈景明脸上的尴尬,尽管他很快就掩饰过去。

她觉得他不会在意,因为她觉得以他们的阅历,早就不会肤浅地只看颜值。

可渐渐地,她觉察到他的那点自卑,他的那点不安全感。

再有一次,是和陈景明的朋友吃饭。

他的其他两个兄弟,一个已经离婚,一个正在闹离婚。

他们都说,早知道结婚是这样,结什么婚啊。

他们还对陈景明说,你和小芸恋爱可以,可别再跳进围城里了。

那天回去的路上,陈景明的情绪是有些低落的。

可能是因为兄弟们的婚姻都不幸福,也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所以分别时,他说,我们可以暂且只谈恋爱吗?

是的,他知道孟芸到了这个年纪,恋爱肯定是以结婚为前提。他怕自己这样,会耽误她。

另一方面,前妻是独生女,他害怕同样是独生女的孟芸,也会有着和前妻一样的共性,他害怕重蹈覆辙。

要说孟芸心里没有失望,那肯定是假话。

但她能够理解陈景明心里的那点害怕。

大多数人不都这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她希望他们都能不受外界的评判,不受社会的压力,不受年龄的影响,真心觉得合适和喜欢才在一起,而不是选择凑合或将就。

所以她笑着说,放心,我不着急。

他们约定了以恋人的身份相处,一起慢慢调节,给彼此时间。

11

孟芸不太确定,陈景明是什么时候真正的放下了顾虑。

她只记得9月的一天,她休假在家,于是煮了清粥做了小菜,没提前打招呼就去了陈景明的学校。

陈景明看到她,脸上的惊喜一下子跑了出来。他问她,你怎么来啦?

孟芸开玩笑地说,来宣示主权啊。

陈景明被她逗笑了。

他也很有意思,拉着她,去见了领导和同事,大方地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

校园里遇见学生,他将她的手牵得很紧,像是要向这些小毛孩,炫耀自己的幸福。

是那天,他问她,能不能去她家,拜见她的父母。

为了消除孟芸妈妈的担心,他还提前去做了婚检,证明没有任何问题。

他和前妻因为性格不合,害怕走不到最后,所以才一直没有要孩子。

那样的时刻,孟芸知道这个男人,应该是放下过往了。

父母对陈景明还挺满意的。

那种扑面而来的书生气,是长辈们都很喜欢的类型。

10月,陈景明带她回了汉中老家。

那个农村小院,收拾得干干净净。门口的小池塘里,鸭子嘎嘎叫着。

黄白相间的猫咪追着孟芸喵喵叫,大黄狗欢腾地摇着尾巴,像是欢迎家里的新成员。

田地里,绿油油的蔬菜正在茂密生长。风吹过来,波浪滚滚。

孟芸闭着眼睛,感受风的抚摸。

一颗心就这么安定下来。

12

没想到回来时,孟芸发现自己怀孕了。

陈景明知道后高兴极了,抱着孟芸转了好几圈,又小心翼翼放下。

他说,我顿时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今天上课都不用扩音器。

他们开始筹备婚礼。

只是谁也没想到,2020年年初,赶上疫情,婚礼只能推迟。

而他们的女儿,经历了疫情的考验,在2020年8月出生了。

年底的时候,陈景明给孟芸补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孟芸说,不用这样大张旗鼓地搞了吧?咱俩都是大龄青年。

但陈景明说,必须搞啊,我不能让你受委屈。

他确实没让她委屈,从养娃到处理婆媳关系,都做得很好。

有时候孟芸也会想,为什么没能早点遇见他陈景明,他们浪费了这么多年。

实际上,有些遇见,是刚刚好。

千帆过尽的年纪,他们更懂得珍惜眼前的风景,和眼前的人。

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也是想告诉所有单身的男孩和女孩,不要年龄大了,就急着去结婚。

结婚是为了幸福,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

缘分没有来的时候,可以读书,运动,让自己成为一个健康有趣的人。而一旦遇到你觉得对的人,就勇敢点,狠狠地抓住幸福。

幸福从来不是天上掉馅饼,幸福更喜欢那些心里装满爱,相信爱的人。

也许幸福会迟到,但最后的最后,一定不会缺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