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新乡一名7岁男童转移途中落水,家属:孩子已确认遇难

subtitle
新京报 2021-07-27 16:56
原标题:河南新乡一名7岁男童转移途中落水,家属:孩子已确认遇难

新京报讯(记者 左琳 实习生 王海嘉)7月23日,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曲韩社区7岁男童王加航搭乘救援艇时落水。27日,王加航的父亲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王加航已确认遇难。

7月23日,受连日强降雨影响,曲韩社区积水严重,居民亟待转移。

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23日下午5点左右,家人搭乘一民间救援力量的皮划艇转移,途中皮划艇侧翻,儿子王加航落水不见踪影。因为他当时在外地,并不清楚事发的具体情况。

王加航的爷爷提到,当时皮划艇上载有10多个人,事发时都落入水中,救援人员很快将多位落水人员救起,但王加航始终处于失联状态。

27日上午,牧野区消防支队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接到报警后,支队立即抽派力量前往救援,因为不知道失联男童的准确位置,只能在他这片水域尽量搜救。

牧野区应急管理局一工作人员称,27日上午10点左右,新乡市公安局牧野分局打电话告知,找到了一具儿童的尸体,需要派一艘皮划艇去打捞,“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孩子。”至于23日是哪个救援队前去救援,该工作人员称:“太多救援队自发来了,我们也不清楚。”

新京报记者随后致电新乡市公安局牧野分局,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

27日上午11点左右,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孩子遗体是在一个厂房附近发现的。此前家人每天都去看情况,但因事发地水太急了,无法进入现场。“今天我老婆厂里有去送物资设备的,我们就让他们去落水的地方再看看,随后在那里找到了孩子,我们就赶快报警打捞。现在已经确认遇难了。”

相关新闻:

洪水围城下的河南新乡:从不担心的卫河失守了,村民自救家园

极目新闻记者 张皓 河南新乡报道

“天像是被捅破了一样,直往下灌水,连续灌了两三天。”7月26日,新乡市新中大道(北)与荣校东路交会处,豫菜馆张老板一脸愁云。

7月26日,尽管新乡的天已经晴了三四天了,共产主义渠决口已经封堵、市区道路积水有所缓解,但因受上游洪水下泄、卫河漫溢等原因,许多社区和村庄仍受洪水围困。几天来,居民们已陆续被转移出来,盼着能够及时回家。

而新乡市下属的卫辉市城区,天晴了,洪水却不退反涨,汛情愈发告急……

“孤岛”

7月24日,极目新闻记者从洪水肆虐后的郑州来到河南新乡,发现主干道新中大道北,已经淹水较深,车辆无法通过。

辗转两个小时后,绕过了市区的许多积水路段,却发现通往卫辉的路,已经严重积水,就连底盘很高的救援越野车,都只好折返。

当天,骄阳当空,新乡市区的汛情却变得愈发严峻。

家住阳光305小区的市民梁先生,听到广播里市政府号召志愿者积极参与筑沙袋坝的消息后,从附近的家里赶到了中原东路和与新中大道交会处,从下午4时许开始传沙袋,一直忙到傍晚天黑。

“当时传沙袋的队伍,至少有大几百人,大家高呼着‘新乡加油!中国加油!’最后筑起了约2米高的沙袋墙。”震撼的自救场景,让梁先生热血沸腾。25日上午,他再次来到路口,关注着汛情变化。

新中大道旁中央伟业小区业主孙炳焕,见证了三道沙袋墙防线的筑起。她清楚地记得,第一道防线是24日下午四五点筑起来的,第二道防线是当晚七八点筑起来的,而她所住小区附近的第三道防线,是接近24日午夜才筑起来的。

天晴雨停,积水不退反涨。令那些邻近积水路段的小区居民,也心生担忧。他们纷纷在小区大门口筑起了防水沙袋墙。有的小区居民已经开始提前撤退,“只出不进”。即使有媒体出示记者证想进小区采访,工作人员也是婉言:“这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

此时的新乡市,洪水已将整个城区划割成了多个“孤岛”。

驰援

冲锋舟、皮划艇、铲车、“龙吸水”泵车、满载救援物资的大货车……这几天的新乡街头,目之所及,都在诠释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天会晴,雨会停,新乡一定行!”7月24日,在新乡市中原东路和新中大道交会处,一只来自河南兰考县的民间救援队伍,大货车车厢上拉起了醒目横幅。

大货车司机名叫肖东辉。他们找人借了一艘6米长的冲锋舟,7月23日深夜10时许赶到新乡。下高速后,因为到处淹水,他们兜兜转转好几个小时也进不了市区,只好在车上眯了两个小时。

24日上午10时许,终于进入新乡市区后,肖东辉一行人把冲锋舟运到淹水的小区,转移被困市民。

暑假期间的新乡市新乡学院,成了湖北救援力量的集结地。23日,湖北省防办组织了8支救援队伍、90多人到达新乡,第二批五支队伍40多人24日晚间抵达。他们带来了拖车、大型移动泵车、冲锋舟、橡皮艇,主要负责积水抽排,持续在新乡和卫辉开展作业。

7月23日,新乡市汛情告急。当天上午10时许,武汉蓝天救援队员们,在郑州圆满完成救援任务后,又马不停蹄地转战新乡市。当晚,该救援队援豫第二梯队11人携带高空绳索救援设备、个人救援设备和食品,也从武汉赶来新乡增援。

7月25日,在新乡市东原中学新中大道路口,聚集了有来自江苏、山东等全国各地的众多救援力量。中午时分,天气预报显示34度。尽管在晒得皮肤发烫的太阳下,地面有些灼热,但有些救援队员因为过于辛劳,或席地而坐,或干脆躺在地上,上半身钻到车空里,躲避骄阳的照晒。

一名红色T恤的救援人员,胸前印着“我是共产党员,平时看不出来,关键站出来,危难豁出去”字样。他躺在一辆大车投下的阴影里,手里拿着对讲机。旁边的救援队员表示,因为太累了,感觉连讲话都觉得吃力。

而在他们旁边十多米开外,一批志愿者送来了馒头,并临时支起了燃气灶,现场炖起了大锅菜。

“大家不要急,这锅吃完了,还有下一锅。”骄阳下,炉火旁,炖菜的师傅阿勇和大憨,经常要擦汗。他们一行20多人来自河南中牟县,平时经常做一些公益活动,得知新乡灾情后,就想着要尽一份力。24日下午赶来新乡后四处考察,看到许多救援人员饿着肚子救人,25日上午就准备好了食材,来到了这个路口。

转移

洪水来袭,全国支援,转移群众刻不容缓。

7月23日,武汉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在新乡市牧野区的王村镇转移了被1.3米深洪水围困住的三四百名市民,一直帮忙到了当晚10时许。

24日一大早,救援队员们又来到了牧野区曲韩社区。这里有一二十栋居民楼,由于紧邻卫河,属于洪水重灾区,许多地方已经淹到了二楼,救援队员一直忙到了当晚7点天黑,共安全转移了300多名居民。

“这其中有孕妇,还有瘫痪在床的老人。”武汉蓝天救援队队长张泉说,当时,那个孕妇已经怀胎8月,肚子很大,他们将被子垫在冲锋舟里,让孕妇平躺着,瘫痪的老人则安排其坐轮椅,由几个人合力抬上冲锋舟,才安全转移出去,“小区的洪水很深,并且水流湍急,幸亏我们带的是搭载30匹马力发动机的冲锋舟,否则难以在水上正常行驶。”

7月24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在新乡市牧野区尚村看到,来自浙江海宁的潮乡应急救援队正在转运被困的妇女、儿童和老人等,当天已经转移了280多人。

这只民间救援队,7月22日曾在郑州白沙镇用皮划艇救出了800多人,其中包括被洪水困在幼儿园的师生。23日上午10时,他们转战到达新乡牧野区,救援到下午2时放许,然后前往卫辉救援直到凌晨零点,等回酒店休息时已经是凌晨4时许。

同样是24日晚,武汉重生应急救援队,已经安全转移了七八百名被洪水围困的市民。

7月25日,极目新闻记者随来自河南焦作的温县蓝天救援队,前往新乡市牧野区吕村,搜救出6名被困3天的人员。

在新乡城区探访时,时不时就能看到有来自河北、安徽、浙江等地的救援队前来新乡进行救援。

在记者入住的酒店,一名来自山东的民间救援队员声音嘶哑,他说累得快说不出话来了,一旁的酒店服务员代表新乡市民,感谢着救援人员。

自救

洪灾造成的损失和影响,事实上已经深度影响了当地人的生活。

7月25日,在新乡市新二街一家饺子馆里,记者本想要一点菜单上的菜,但服务员表示,菜市场都淹了,今天没有菜。

而在记者入住的宾馆,服务员抱歉称,负责布草的老板是卫辉的,布草送到卫辉那边洗去了,现在回不来了,所以无法换床单。

新乡市牧野区曲韩社区紧邻卫河,是新乡这次暴雨受灾最为严重的区域。7月26日下午,该社区居民孔庆感叹:“村里80多岁的老人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洪水。”

59岁的孔庆银家,是两层高的私房。7月22日下了两天雨后,当时家里还没有淹水。因为卫河漫溢,他响应号召到堤上用沙袋加固卫河大堤去了。未料上游来水太大,洪水还是出现漫溢,他家一楼都被淹没了,最深时约有1.3米。

“家里的三辆轿车、两个工厂都被淹了,30只奶羊也淹死了。”孔庆银有些后悔:“哪晓得会决堤呢,早知道应该把羊牵到楼顶的。”

老孔家的损失,还不算最严重的。有村民称,村里还有许多的家具厂、养殖设备厂和面粉厂,有的老板投资了几百上千万元,厂里也都被淹了。

7月25日,新乡城区的被困人员转移完之后,一些被淹的社区和村庄,已经自发开始了抽排自救。

当天,新乡市牧野区和平路街定国村村民郭杰,正在连夜抽排村里的洪水。

“村里最深的地方,淹了有一米多深。”郭杰说,大雨是从7月19日就开始下的,当天村里只是地势较低的局部区域淹水,但不深,也不影响人车通行。不料后面又接连下了两天,因为村里的排水没有接通新乡市政排水系统,平时的生活污水,都是排入几个大池塘。一旦雨下得大又急,旁边地势较高的公路积水都流进了村里,村里排水不及时,很快就淹到了一米多深。该村一共有13个组四五千名村民,直到25日凌晨1时许,才全部撤离完。

定国村多个村民小组的出入口都铺满了水带,数十台水泵正在连夜抽排。“社会救援力量有限,我们不能等靠要,必须自己行动起来,自救家园。”郭杰说,没有水泵,他就去其他没有被淹的村里借了一个。他有三个孩子,大儿子10岁,二女儿7岁,最小的儿子4岁,孩子们都盼着早日回家。

这种自救,还体现在一些微小细节:当地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为车轮垫上了砖块。

新乡市,地处河南省北部,南临黄河,与郑州、开封隔河相望;北依太行,与鹤壁、安阳毗邻;西连焦作并与山西接壤;东接油城濮阳,与山东相连。

多名新乡当地市民表示,以前只担心“地上河”黄河决堤,多少年来,并不怎么担心卫河的洪水。可今年,由于上游泄洪,加之共产主义渠决口,洪水进入卫河,卫河最终失守。

7月26日上午近9时,经过105个小时的艰苦奋战,共产主义渠百米长的决口被成功堵住后,新乡市区的不少路段的积水已经消退,交通恢复了畅通。

卫辉卫辉

新乡市区的积水在消退,然而卫辉市的洪水却在上涨。

7月26日,卫辉市内积水深处有的已达两米,比干大道7月23日还能“走人”,如今却已变成一片“汪洋”。

即便位于市区高地的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26日上午开始断水断电,千余名住院病患亟待转移。救援艇优先转运重症患者、孕妇和儿童,一些大型挖掘机载着年轻人进行转移。26日下午一点多,医院大门口水深已齐救援人员肩膀处。

7月26日下午,从新乡医学院一附院到新乡市区的金穗大道上,是远远看不到头的救援队伍,正将重症患者从卫辉市转移到新乡市区的医院。

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力量也正聚集到新乡医学院一附院,全力参与救援。

而此前一天,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了援助卫辉重要提示:新乡“7.20”洪灾发生后,卫辉市内涝严重,各援新救援力量纷纷奔向卫辉,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赠物资也源源不断送往卫辉,但因车辆较多,交通出现拥挤,已严重影响救援。根据当前救援工作需要,恳请广大市民和爱心人士非必要、非公务不要驾车前往卫辉市,请各援新救援队伍和车辆不要再自行前往卫辉市,到新乡市后请与我市有关方面对接联系,由市里统一安排调度,捐赠物资会统一运送到卫辉市。

此外,卫辉还有一个“大孤岛”——狮豹头乡,该乡位于卫辉市西北部的太行山区,有42个行政村,常住人口约6000人,主要河流为沧河,有塔岗、狮豹头两座水库。

7月21日,暴雨引发的洪水冲断卫土路,乡里通往村庄的多条村道也被冲断,全乡停水、停电、断网。目前车辆和冲锋舟地面救援力量无法抵达,急盼空投紧缺物资。

卫辉告急!这个“豫北水城”,有四条河流环绕:1962年变为防洪除涝河道的共产主义渠、卫河、东孟姜女河、西孟姜女河。

新乡当地媒体曾报道,近年来,卫辉市通过水连通、水循环、水景观建设,初步形成“城水相依水润城、绿水交融绿满城”的独特景观。

然而,一场暴雨,让卫辉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痛。

责任编辑:张忠权_NB17813
771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