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洪水围困的日子:我才了解什么是最重要的

subtitle
丑故事 2021-07-27 16: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洪水过去,才后悔曾经的计较

文|木木

外婆出走的那天,上午还是个大晴天。

中午,门前溪边的梿树引来了成群的知了,齐声鸣叫着,声音盖过了溪流的声音。这溪水是山羊坑的源头,流到山脚后注入箬溪。

中午喝粥。洗刷锅碗时,外婆失手打碎了一口粥甑。

在山里,人们习惯了天天喝粥。到了夏天,更是一日三餐一甑粥。粥甑是山下的缸窑烧制的粗陶,青得发黑,家家户户必备——也都不多备,每家大中小各备一口。

粥甑碎在了地上。外婆蹲在那儿,反复拼那堆碎片。三媳妇(我叫三舅妈)叉着手站在旁边,脸色越来越阴沉。肯定拼不回去的,外婆哭了起来。

三舅妈气呼呼地说了一句。

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谁也记不清那天午后三舅妈究竟说了句什么。这句话的后果很严重。

外婆性情温和,待人大方,很少跟人口角。可是这天她突然燃起自尊之火。她直起身来,说:“我去荷女家拿一口,还给你。”

荷女就是我妈,外婆最疼爱的小女儿,嫁在山下的一个村子里,也很穷,当然,一口粥甑是拿得出来的。

外婆出门前换了件衣服。早就想要去小女儿家住两天的。顺着山路往下走三里地,快到下一个村子时,要踩着石墩跨过已经变宽的山羊坑,再走两里的山间小路就到小女儿家了。

外婆出门不久,明晃晃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又大又急的雨点夹带着阵阵惊雷泻下来。顷刻间,屋檐上淌下一根根水柱,在地面砸出了一排小水坑。

三舅妈后悔刚才说了重话。她对舅舅说,你们赶紧去把老娘追回来。

三个舅舅一直追到我家。他们站在门外,箬帽和蓑衣都没脱,全身淌着雨水,问我妈,老娘到了没有?

我妈一脸惊恐,说,没看见老娘。

他们转身就跑进雨幕里。我爸也跟着冲进雨里。

他们顺着山羊坑继续往下寻找。在箬溪河道的一个拐弯处,他们发现了外婆。外婆头发凌乱,脸埋进了沙子里。

舅舅们说,外婆一定是在踩石墩过山羊坑的时候被冲走的。不该让她出门的,后悔没有拦住她。

后悔没什么用。也没什么可计较的了。大家都很悲痛,深爱着我们的外婆永远离开了,因为一场大洪水,也因为一口小粥甑。

02 被洪水围困的日子:我才了解什么是最重要的

文|丑丑

7月20日,河南一片汪洋。我担心河南新乡的好姐妹阿东,打电话给她。

她说窗外依旧电闪雷鸣,暴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新乡此刻的灾情,超过了郑州,几条河道已经满溢,随时溃堤。

部队已经到达。洪水哗哗哗流过高铁站前的广场,救援的冲锋艇摇晃得就像一片刚刚被风吹掉的落叶。

阿东家住11楼,她说自有记忆起,四十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这么疯狂的洪水。

一楼已经不见了,她的11楼,成了10楼。

她的女儿和小姨一家到海南旅游去了。她和先生困守在家,靠冰箱冷冻室的食物坚持着。

“我们小区还好,目前还没有停电停水。但是,望过去,其他小区一片漆黑。”

为了应对随时会出现的停电停水,阿东把家里能盛水的器皿都装满水了,包括洗衣机。

她先生想要出门,看看能做点什么。看看窗外的汪洋,只能摇头叹息,简直寸步难行。

阿东说,此刻,我们只能自救。我们自救,就是不给国家添乱。

冰箱冷冻室的食物不多,两个人得省着吃。比起那些回不了家的人,自己已经很幸运。

阿东告诉我,部队已经到了,准备泄洪。有几个超市开门了,但是脚下洪水滔滔,去不了超市。

她在电话里感叹,灾难来临的时候,生死面前,你会发现,再多的钱财都没了意义。你什么也买不到。

平日里的那些恩怨、得失、输赢、道理,统统都很可笑。

这时候,除了平安,你什么都不想要了。

你什么都不会计较了,只要活着就好。

03 风雨如晦:一蔬一饭,都要珍惜

文|团团

7月24日晚上11点半,嗡一声,先生的手机震了一下。

我从睡梦中睁开眼睛,还有点迷迷糊糊。先生已坐起了身,他说学校发来通知,为防台抗汛,请大家尽快将地库中的车驶离。

此时,距离台风“烟花”正式登陆舟山普陀区还有13小时。

断断续续的雨已下了一整天,我打开窗户,探头出去张望。路灯明晃晃地亮着,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

街上没有行人,也少有来往的车辆,静得只能听见从耳边划过的呼呼风声。

原本空空荡荡马路两边,现在停满了五颜六色的私家车,它们整齐地排列着,从路的这头一直到路的那头,一个空隙也没有。

学校距离家里近30公里,40分钟车程,要不要去挪车?半路会不会下暴雨?我心里都有点没底。

先生当机立断,决定即刻出发挪车,响应学校的防台号召。

凌晨1点,我们开车抵达中国计量大学北门。先生撑着伞步行进去挪车,我在门口的车里等待。

雨又下大了,车里忽明忽暗。

我伸长脖子,透过挡风玻璃,看见头顶上方的树枝正剧烈摇动着。

路灯的暖黄色灯光被割裂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黄色斑点,撒在湿透了的地面上。

雨下得更大了,眼前的暖光被白色水帘替代,雾蒙蒙一片,哗啦啦的雨声在车里不断回荡。

半个多小时过去,先生撑着伞跑回来,上衣裤子都淋湿了。他收了伞转身窜进车里,急促地喘着气。

他说车已经从地库转移到了地面空旷处,确认周围没有大树,高楼和电线杆后,他才放心离开。

目前地库里还有几十辆车,联系不上车主,学校呼吁大家互相转告。

凌晨1点半,开车回家的途中,大雨已转变为暴雨。

德胜高架桥下沙段的地面,出现多处积水,车开过去激起一阵高高的水花。

雨刮器快速地移动着,但雨太大了,眼前的路只能看清五六分。我们的车速很慢,前车尾部的红灯持续闪烁着……

当晚,杭州市长给市民发来提示: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可能是杭州遭遇的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台风……

外面白茫茫一片,窗户被风吹得砰砰作响,暴雨一波接着一波。

小区群里有邻居说,楼上走廊积水,自己家成了“水帘洞”,十分钟就能接一大桶。

我和先生整天宅在家里,不出门,不添乱,自给自足。

现实从来不存在于理想的乌托邦里。风雨如晦,一蔬一饭,都要珍惜。

-End-

亲爱的读者,觉得文章好看,欢迎关注丑故事,看更多精彩的生命成长故事。

本文为丑故事首发,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1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