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什么中国的大学,不搞单人宿舍?

subtitle
正解局 2021-07-27 13: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解局原创

今天文章的封面图,是中国大学许多宿舍的典型样子:四人间,上铺下桌。

在知乎上,就有个热门问题“为什么国内大学不推行单人宿舍”,这个问题获得1.8万个关注,2100多万次浏览。

问这个问题也不奇怪。

根据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就达到39.8平方米,农村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更是高达48.9平方米。

按照住惯了的房子,4人住一起,那么,至少也要120平。

可实际上,大学能提供的房子,远远没有那么大。

还有人举例说自己在国外留学时,也是单人宿舍。

那么,中国大学为什么不能提供单人间宿舍呢?

其实,如果关注高校发展的人会发现,现在大学的住宿条件已经改善了许多。

1950年代后,受到苏联集体宿舍观念影响,大多数高校建的都是“筒子楼”。

整个楼层只有一间公用的厕所兼水房,高峰时经常出现几十个人“抢厕所”的难忘景象。

每间宿舍平均不到十平方,却住了6—8个人,睡的是上下铺,不大的空间摆几张公用书桌,就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

这种环境里,显然没有任何隐私可谈,睡觉时,一人打呼,全体失眠,甚至连学习时,还得轮着使用为数不多的书桌。

炎热的夏天里,宿舍别说空调,连台电扇都没有。

这种规划的初衷,是为了确保高校能有一个主要的区域能将师生汇聚在校园内,既方便管理,也最大限度保证大学生基本的住宿条件。

随着时代发展,“筒子楼”式的集体宿舍逐渐暴露出采光不足、厕所及水房等设施老化及不够用的问题。

但客观上说,这种“筒子楼”在当时确实解决了教学区域和生活区域集中化管理的需求,也保证了高校集中化管理的原则。

随着九十年代的大学扩招,中国高校伴随着新一轮的教育投资,纷纷开始建设全新的学生公寓,现在的大学宿舍基本都是配有卫生间和洗漱设施的四人间公寓。

大学生宿舍不仅再没有过去无数人“抢厕所”的窘境,有些条件优越的宿舍甚至还安装了空调,

每个学生不再是上下铺,改为了上铺是床、下铺是写字台的新型结构,有效保证了学生的独立学习空间。

这说的还是本科生的住宿条件,等进入到研究生后,为了保证学习环境,大部分大学都已是两人间的公寓。

可以说,中国的大学生宿舍已经从曾经的多人混居变成了有独立卫生设施的四人间,住宿条件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善。

目前,中国大学的住宿费大多为1000-1500元/年,哪怕和10年前相比,涨幅也微乎其微。

有三个维度对比。

国家统计局曾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189元。

‍‍‍‍‍而10年前,这个数字是19109元,到2020年涨了将近七成。

另一个可供对比的维度,是城市里租房的价格。

10年间,中国的房价上涨最为明显,许多城市的房价已经从数千元每平涨到数万元每平,房租也一直水涨船高。

比如,2011年在上海市区内普通两居室平均租金为2800元/月,三居室平均租金为3800元/月。

十年后,即便是位于上海外环的松江两居室,平均租金也已涨到了超过6000元/月,一年就7万多元的租金。

再拿国外高校单人宿舍来比较下看看。

首先要知道,欧美等发达国家采取的精英教育,除了少部分能拿全额奖学金的学生,大部分学生读大学都需要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

我们就光看下住宿费吧。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Evoat Cira Centre South单人间每月1119美元起;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Pointeon Rio单人间每月868美元起;南佛罗里达大学的单人间每月475美元起。

英国大学的住宿费是按周计算,每周能高达一两百英镑。

英国部分大学每周租金

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是1000-2000元。

注意,是每周。

这些钱如果换成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普通大学生能住得起。

而且这些费用只是住宿费,还没算上昂贵的学费。

也难怪,很多欧美大学生毕业了很多年,仍然在还大学时候的贷款。

对比下来,中国的大学每年1000多元的住宿费,还享受国家水电补贴,无论是与欧美国家,还是国内城市实际的房租价格相比,实在是良心价。

便宜惊人的住宿费,其实是国家巨额的投入。

2020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5.3万亿,其中高等教育经费投入为13999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535亿元,高等教育经费投入占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26.41%。

这笔巨额投入中,有的能看见,有的则看不见。

比如,每个大学生都有的“伙食补贴”。

这些补贴很多人说没看见,那是因为全“吃”到肚子里。

不管是中央部委所属高校还是地方性高校,只要是全日制普通本、专科学生,都有专门的“粮油副食品价格补贴”,发放人数是按照各高校在校生数为基准核定。

比如,北京市规定,市属普通大专院校的发放标准为每生每月60元,市属师范院校为每生每月100元,市属农业院校为每生每月116元。

其他城市里给大学生的“伙食补贴”数额不一,但是相差不大。

很明显,面对物价上涨,这样的补贴远远不够,国家和地方政府每年还会根据物价水平,另外再单独给高校一笔专门的“伙食补助”。

因为有了伙食补贴,几乎所有高校的菜价都远低于市场价。

在云南中医药大学,食堂里的青笋炒肉片2.5元、青花炒肉2.5元、炒杏鲍菇2元……十元钱基本能让学生吃饱。

国内的高校也大多将肉菜价格控制在3—5元,为的就是让学生吃饱吃好。

针对家境困难的学生,高校也会有专门的补贴措施,确保每个贫困生都能吃饱饭。

比如,中国农业大学里的贫困生占学生总数的30%,远高于其他高校,学校在摸底调查后,对每位贫困生提供每月150元―300元的补助。

没钱交学费上不起大学的事情,现在也不可能出现。

早在1999年,国家就开辟了专门的“绿色通道”,相继推出了国家助学贷款、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等多种无息贷款的方式,就是为了确保每个大学生只要考上大学就能顺利就读。

2015年,国家又将贷款最长期限从14年延长至20年,还本宽限期从2年延长至3年整,学生在读期间贷款利息由财政全额补贴。

不仅如此,国家和各地政府每年还会按在校生人数给予高校大量的资金投入,除了部分科研经费,大部分都投入到实验室、图书馆以及学生活动中心等建设项目。

说到底,每一位中国大学生都是国家用“真金白银”换来的。

高等教育是一个国家发展的根本,也是一个民族兴旺的希望。

但哪怕是有巨额投入,我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也并不高。

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人口中拥有大学(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836万人。

对比14亿的人口基数来看,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为15%,有超过八成以上的中国人没能进入大学,远低于许多发达国家。

就这么点大学生数量,许多二、三线城市的大学毕业生还广泛集中在一线城市。

因为有些媒体对大学生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租房困难等情况的过分渲染,给人造成“大学生已经烂大街”的错觉。

有人也许会说,既然大学的数量这么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又那么少,索性多建几所大学或者多招收点大学生不就可以了么?

可实际情况哪有那么容易。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正说明人才培养的不易。

建设一所代表国家最高教育水平的大学,远不是多盖几座房子那么简单。

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办学特色和教研任务,承担着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的需要,必须稳定地输送合格的人才进入社会。

建设一所大学配套的师资、科研设施、教学规划体系都需要长期论证和筹备,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高等教育的建设除了有相应的财力支持,更需要有配套的基础性教育作保障。

2020年,全国义务阶段教育在校生1.56亿人,专任教师1029.49万人,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2%。

义务阶段教育总投入为24295亿元,在全国教育总投资里占比45.21%。

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国家首先确保的是义务阶段教育,保障的是大多数人能受到基础性教育的权利。

稳定义务阶段的教育,逐步普及高中教育,再将高等教育逐渐转变为大众教育,这是由我国的国情和教育的特殊性质所决定的。

所以,中国当前亟需解决的是让更多人接受教育的问题,而不是宿舍多人间还是单人间的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