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总裁的白月光回国,替身两年的我退婚离开,却被告白是真爱

subtitle
有思想的袋鼠 2021-07-27 12: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纸皮核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我是温云深的未婚妻,但所有人都觉得他会甩了我。

就连我自己也这么以为,因为他有深爱的人,那个人不是我。

所以,当我拿着好不容易从温总书桌上顺来的双人协议去找温云深取消婚约时,我一直以为温云深最起码会对我有那么一丝感动。

毕竟,他最爱的人也终于回国了,选择回到他身边。

可他没有。

他只是蹙眉,从我手里拿过那份合同撕的粉碎,发了好大的火:“姜时,你觉得你拿来这个,我就会和你解除婚约吗?”

他这样折辱我也不能消气,又补上一句:“你是不是没脑子?”

大家肯定以为温云深他是喜欢我然后吃醋了?那么我来告诉你们,你们真的想多了。

在温云深的世界里,我就是一个不讨喜的女炮灰,他这样说,是真的单纯觉得我没脑子。

因为机智如他,清楚哪怕我拿来了这份双人协议,他也还是不能摆脱我。

逮着机会,他就要好好报复我一番,毕竟是我害他没能和心上人终成眷属。

就像他喝醉的那晚,他抱着我吻的痴迷,却在我的耳边喊着别人的名字。

也是在那一次,我清楚的知道,温云深是真的不会喜欢我,并且,他恨我。

所以,他让所有人知道,我不过是他心上人的替身,总有一天,他会彻底地抛弃我。

我平复下去心口的酸楚,勾唇:“是,我是没脑子,就是因为我没脑子,所以当初我才会答应和你在一起。”

温云深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脸上,他的表情有所松动,但看我的表情十分复杂,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我竟然无法看懂他这表情的深意。

但总归,不会是喜欢我。

他拽着我手腕,趁我不备,顺势将我压入怀里,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强势。

他的吻铺天盖地落了下来,我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我和温云深是怎么从客厅跑去床上的。

我被他吻得越来越脸红,伸手就要去打他,被他在半空截住:“姜时,别再和我玩欲擒故纵,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

我的动作慢了下来,如被丢进了深水里的海绵,整个人说不出的困乏。

窗外日薄西山,暮色正一重重压过来。

这样的话他说过太多次了,一如我们第一次的见面,也是这样水火不容。

我将自己早就签好字的解约协议书丢给他:“温云深,现在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我认真的。”

温云深只是沉默着看我,打量着我,嘴角带着嘲讽。

我想,也许我和温云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遇见。

2

我第一次和温云深见面是在那个热浪滚滚的夏天。

海风轻柔,椰林密布。连空气里都充斥着海水的气息,潮湿直直往脸上扑。

我走马观花地仰视着这座城市的高楼大厦,只觉得这陌生的环境与我格格不入。

我被温总带回了温家,灰头土脸的模样引得温云深连连后退好几步。

尤其是从小在北方长大的我,刚到淮城就被蚊虫特别眷顾地咬了满脸的红包。

那模样,定是让他印象深刻,终身难忘。

“云深,这是姜时,以后她就是你的好朋友了。”

现在想想,或许当初温总就有了别的心思,不然他大概会直接让温云深唤我一声妹妹,将我当作他的女儿领养回家。

不过当时的我不懂,温云深也不懂。

但这并不妨碍温云深讨厌我。

我将自己藏在身后的情书递到他面前,还没有开口,温云深已经给我判了死刑:“第一次见面就送情书给男生,你这幅模样真的很让人讨厌。”

我只是微微扬起脸,自己都觉得在逞强:“温云深,真实的你也让人觉得讨厌。”

手中的情书被我揉得泛起褶皱。

我暗恋温云深很久了,哪怕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温云深的爷爷和我爷爷是多年老友,当年还拜了把子。

命运总是很神奇,就如现在的我总会感慨我和温云深之间,到底也不知道是正缘还是孽缘。

温总和我养父也是过命朋友,后来温总转行做生意,在商界风生水起,我养父则回到了故乡,成为了一名警察。

据我养父所说,我和温云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他比我要早出生十分钟。

虽然长辈们分隔两地,可是感情却一如既往的好。

所以,我总是从我养父和爷爷口中,听到各种关于温云深的话题。

例如,温云深又拿了全年级第一名,温云深被破例允许参加全国奥数比赛……

我对温云深一直充满了好奇,关注得多了,喜欢便渐渐萌芽了。

高二那年,我养父因公殉职,温总跨越大半个中国,将我从祖国最北方接到了淮城,接进了温家。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他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姜时,很抱歉,以后我会照顾你。”

我不知道我养父的去世和温总有什么关系,但从他望向我和我养母满是愧疚的目光,我直觉我养父的去世,大抵和他有关。

我本来不想离开故乡,自我养父将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丢在公园里的我带回家,我就在这里长大,更何况,我还有我的养母。

可我养父去世后,养母就大病一场,急需用钱。

我家没有多余的钱来供我上大学,于是,在我养父去世一个月后,我被送到了温家,温总说他会一直供养我到我大学毕业。

我当时只是守着自己最后的尊严,我说:“温伯伯,谢谢你,但这些钱我都会还给你的,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温总说,我一定可以和温云深好好相处,因为他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

但真正见到了温云深,我才发现,大人口中的温云深是加了滤镜被美化过的温云深,而真实的温云深毒舌,目中无人,他还讨厌我。

我将那封情书埋进了温家后院的大树下,再去找时已经找不到了,只剩下一堆被刨开的土。

大概,是被温云深养的金毛半夜觅食给叼走了。

来到温家后,我一直谨小慎微,生怕做了什么事情惹温家人不开心,就会被打包送走。

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温家的人因着我养父的关系,都对我很好,除了温云深。

在我蹲在温家的荔枝树下眨巴着眼睛对树上的荔枝流口水时,温云深迈着那双大长腿走了过来,他用脚尖踢踢我:“姜时对吧?你爸去世了你就跑来我家蹭吃蹭喝吗?”

我低垂着脑袋,自知理亏。

我不记得他当时还说了什么,总之一定是很伤人的话,要不然,我也不会动口咬了他。

后来,我俩滚在地上打了一架,温云深被温总关禁闭关了整整一星期。

从此,他越来越讨厌我,见到我恨不得绕开我走。

我与他最初的相识,就是这般,只有相杀,没有相爱。

3

即便如此,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温云深。

不是我自虐,非要在一刻歪脖子树上吊死,实在是温云深也曾对我温柔过。

不止一次。

再说了,像温云深这样天生好皮囊的人,他也不是歪脖子树。

南方白天比较长,因着一年四季天气湿热,这里的人们习惯了晚睡,往往十二点还能看到一盏盏明灯,和来来往往的行人。

为了省下交住宿费的钱,高三我选择了走读。

我平常的行走路线都是沿着大路走,路上有不少的人,可是那晚遇上道路施工,我走了另一条小巷。

小巷年代久远,昏暗的灯光下有小虫飞来飞去,我加快了脚步。

距离走出小巷还有不到两百米的位置,突然冒出来几个男生。

看打扮,很明显的社会不良青年。

“你们要干嘛?”

我将自己的书包藏在了背后,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镇定。

“表哥,你刚从警局出来吗?”

我提高了声音,视线越过他们,看向小巷尽头。

几个人果然本能地转身去看。

我抓准间隙,转头就跑。

“敢骗老子!”

身上的书包带被他们自身后拉住的那一刻,我闷哼一声。

但是,我就是死死抱住自己怀里的书包,不肯撒手。

书包内层里,有我偷偷省下来用来上大学的钱。

“把身上的好东西拿出来,否则我们可……”

我眼前一黑,被打得满脸青紫,正准备放弃时,温云深出现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串鞭炮,在漫天飞舞的炮纸下,他抓过我的手,奔跑在夜风里。

“之前咬我时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现在就怂了?”

“他们有水果刀。”

他摇头:“那你不知道打110报警么?”

我动动唇:“我没有手机。”

温云深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大概从温总口中听到了很多关于我养父家里的情况,所以他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看到他还握着我,忘记松开的手,我笑:“不是还有你么?”

那晚之后,温云深对我的态度明显和之前不同了。

我们之间,却还是保持着不冷不热,不远不近的距离。

但我却再次的对他动了心。

准确来说,是我根本没有放弃过。

我大一那年,为了勤工助学岗位的每月四百块,暑期去了偏远山区调研。

温云深也去了,不过和我不同,温云深去鲁山纯粹是为了寻找他的爱情。

我们是在下午到的蒙山,分完各自需要负责的调研山区,大家就分头行动了。

我做过很多勤工助学的岗位,也去过不止一次的偏远地区,可是蒙山地形格外复杂,我拿着问卷调查表从村子里出来,才发现自己迷了路。

夜色越来越深,我的手机也低电量自动关机了。

路边坏掉的路灯忽明忽暗,呲着火花。

周围的夜色沉得可怕。

耳边有风声,我加快了脚步,越跑越快,一个踉跄摔在了泥地里。

问卷调查表掉的哪儿都是,有很多张被泥水浸湿,字迹也模糊了。

松涛阵阵,还有风中吹动的芦苇杆。

陷在泥地里的双腿怎么抬也抬不起来,我只是附身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去捡手机和调查表。

“姜时?”

熟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缓慢地抬起头,视野里是温云深冲我奔来的场景。

从小我就被我的亲生父母抛弃,可我很少哭,但不知道为何,那一刻的我在温云深面前莫名地委屈起来。

温云深没有像往常一样对我冷嘲热讽,他只是问我:“自己能起来吗?”

我摇摇头:“脚崴了。”

闻言,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脚上。

白皙的肌肤上一片红肿,还沾染了一身的泥。

我听到他低声叹口气:“姜时,你真的很有将人气的跳脚的本事。”

当时我还不懂,后来的我才知道,他的意思是我太笨,就是他常常说的,脑子不好。

他微微附身,一只手轻轻拉过我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是非常绅士手地落在距离我腰身很近的位置,将我拦腰抱起来。

正要转身离开,被我戳了下:“我的手机,还有问卷调查表。”

“真麻烦。”

他嘴上虽然说着麻烦,却还是将我抱去了一侧的枯草堆上放下,耐心的帮我将一张张调查问卷表捡了回来。

“这些丢了,可以再买,但人丢了,可能一辈子就找不回来了。”

他没有嫌弃我一身的泥,而是在一片夜色下冲我奔来,不知为何,我觉得他说这句话时看我的目光带着不自然。

满天星斗,阵阵虫鸣。

脸上热浪袭来,我咬唇:“温云深,你也没有那么讨厌我的,是不是?”

温云深没有说话,我权当他这态度是默认的意思。

嘴角微弯,我就这样一路被他抱回了住的村子。

他将我放在床上,又去找村民借了热水进来,温热的手指不经意拂过我的脚,我看着他认真的帮我洗去脚上的泥土,帮我敷药,心间小鹿乱撞。

“温云深,我……”

“云深,找到人了吗?”

我的那些心里话还没出口,梁浅梦就从屋外跑进来了,额上还带着汗珠,温云深忙移开了自己的手,转身站起来,声音带着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慌张:“浅梦?人……找到了。”

我张了张口,呼吸一滞。

原来这就是梁浅梦。

她漂亮,有气质,连跑起来都带着优雅,就像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山洪。

我还是第一次见温云深露出这样的表情,明明他在所有人面前都是骄傲的,嚣张的。

我清楚的感觉到了他对她的不同,大概这就是所谓女生的直觉。

“你好,我是梁浅梦。”

“你好,我是姜时。”

我伸出手,才发现自己的指尖还有残留的泥巴,正要收回手,梁浅梦已经友好地握着了我的手。

她在对我笑,我想起了阳光下绽放的向日葵。

“我知道你。”她说。

转头,又看了一眼正在回看着他的温云深:“云深经常和我提起你,你和他一起长大。”

4

其实,我一直知道温云深心里住着一位白月光。

第一次发现还是帮温云深整理房间时,无意中看到桌面上的一张纸,白纸上用小篆体写着:“云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

那时的我情感还比较迟钝,没有想过它背后隐含的深意。

直到,我在大学名单里看到了梁浅梦的名字才恍然大悟。

后来,学校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流传着关于温云深追音乐系系花梁浅梦的各种版本。

有人说他们郎才女貌,有人说他们天作之合。

他们是典型言情小说里写的那种双向爱情,是强强联合的男女主角。

之后,我将自己的喜欢彻底埋葬,就像之前懵懵懂懂写给温云深的那封情书。

但很奇怪,一直到暑假去鲁山调研,梁浅梦还是没有和温云深在一起。

我躺在村民家的木板床上,望着窗外半轮羊角月,做了一个决定。

我喜欢温云深,所以,我想让他如愿以偿。

于是,我开始了帮助温云深追求梁浅梦之旅。

用尽一切办法,为了他和她的爱情添砖加瓦。

学校里知道这些的人都笑我傻,明明喜欢温云深却还要帮他追女孩,她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想,我确实傻的过分。

在山区的第二天晚上,我将温云深和梁浅梦分别约到了萤火湖。

我顶着满身的包在草丛里跑来跑去,吸引萤火虫,就是为了让温云深告白成功。

可是那晚梁浅梦被老师叫去谈话失约了。

我追赶萤火虫追得筋疲力尽,一个踉跄,朝大地母亲扑了过去,好巧不巧的,正好扑在了孤身一人赏虫的温云深身上。

“姜时,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真没有。”

我从地上爬起来,吐掉嘴里的枯草:“温云深,我一定会帮你追到梁浅梦的,你相信我。”

温云深只是好整以暇地瞅着我,双手抱臂:“姜时,我真搞不懂你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

我仰起脸,吸吸鼻子:“也就和你们一样,有一两千个脑细胞构成的吧。”

那段时间,温云深对我十分友好,我俩的关系也跟着近了不少。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主动请缨帮他追梁浅梦的原因,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好兄弟”,他的“恋爱军师”。

虽然很扎心,但我还是接受了。

关系近了,能聊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了。

那天晚上,我和他一起蹲在田野中等梁浅梦来赴篝火约,我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问他:“温云深,你为什么喜欢梁浅梦啊?”

我只是单纯的很好奇。

我大概也能猜到温云深会说什么。

因为她漂亮,温柔,善良……左右也不过会是这些吧。

温云深只是望着我俩前面用来取暖的篝火:“大概因为……”

他歪着头想的很认真:“她救过我。”

得嘞,我心里一凉。

果然,他们两个拿的是妥妥的言情小说男女主角的剧本。

那之后,我越来越努力的神助攻他和梁浅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他俩的CP粉。

可我没想到,半路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那个人就是温云深的父亲,温总。

温总不同意温云深和梁浅梦在一起。

不仅不同意,他还对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他说,他希望我和温云深在一起。

我当场怔在原地。

我想要拒绝,因为我知道温云深心有所属,但温总将这几年对我的“资助之恩”摆了出来。

我只是沉默。

然后,就发生了温云深对我恨之入骨的事情。

大学毕业那年的毕业酒会,温云深趁着醉酒对梁浅梦准备进行第n次表白。

所有同学都在席间起哄,嚷嚷着祝他俩早生贵子。

现在想想,或许我是真的脑子不好,因为我竟然为了促成他们在一起,和温云深提起了电视剧里生米煮成熟饭的狗血桥段。

聚会到了后半段,所有的人都醉倒了一片。

我觉得这一次温云深一定能成功,于是功成身退后便躲在角落里借酒消愁。

我是被众同学的议论声给吵醒的。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温云深则背对着我正在穿衬衣。

我本能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一颗脑袋。

关于那天的记忆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众人看向我的眼神。

梁浅梦就站在众同学的外围冷眼旁观。

第二天,温总就下了命令,逼温云深娶我,如果他不娶我,他就不能顺利接手温氏。

我不知道温总和温云深还说了什么,也不清楚温总对梁浅梦用了什么手段。

梁浅梦在一周后离开了国内,去了国外读研。

温总棒打鸳鸯的事情很快被传开,很多人都在背地里吐槽,说我还真是傻人有傻福。

也有人嘲讽,说我当初帮助温云深追梁浅梦不过是为了做戏。

温云深也反抗过,但无论他怎么反抗,刚毕业的他根本无法和他的父亲抗衡,也无法和整个温氏抗衡。

他终于妥协,最初的时候我甚至傻傻以为自己可以感动他。

但直到他醉酒后将我抵在洗手间的淋浴水笼头下强吻我,却叫着梁浅梦的名字,我才知道他恨我,他答应和我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报复我。

5

梁浅梦回国的那天,是我和温云深订婚两年的纪念日。

你们没有听错,是订婚两周年,不是结婚。

温云深虽然答应和我订婚,他却从来不提和我结婚的事情,温总不止一次在饭桌上提醒他,都被他几句话怼了回去。

这两年里,我们就像普通的那些夫妻一样生活,可我们始终不是夫妻。

我为他做饭,等他下班,陪他一起看电影,改方案。

他从最开始的排斥,到后来默许我在他身边。

我们也会接吻,不过我清楚,这并不代表他接受了我,他只是换一种方式来惩罚我,报复我。

因为温云深清楚,我喜欢他,我的软肋就是他。

但不可否认,这两年,我们也有很多温情的时刻。

我清楚的记得去年生日那天,温云深给我准备了生日蛋糕,他亲手做的。

那天的他,也意外地对我很温柔。

我趁他不备,将奶油抹在他脸上,我们在沙发上打闹,温云深说:“姜时,生日快乐。”

那一刻他的眼中是有我的,只有我一个。

梁浅梦回来的那天,淮城下了很大的暴雨。

从傍晚的时候就开始打雷,温云深去公司时没有带伞,于是我换了身衣服去他的公司给他送伞。

在他公司楼下,隔着雨幕,我看到梁浅梦抱住了他,他手里撑着一把黑雨伞。

我看不到温云深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开心的。

而我,不过是他世界里一个多余的配角罢了,就像我手里的这把伞一样。

现在,梁浅梦回来了,我终有一天,会从他的世界黯然退场。

但我没想到,梁浅梦会主动约我。

地点就在温云深最喜欢的一家法国餐厅。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文艺风格的衣服,看到我出现,她冲我招招手,微笑着叫服务生来点菜。

“云深最喜欢这家的牛排还有红酒,以前我们经常来这里。”

她说这话时,目光格外柔和,仿佛是沉浸在了回忆里。

“姜时。”

她叫我的名字:“当初,你是真心想要帮助我和云深在一起的吧。”

我只是看着她,问:“所以,你想说什么?”

梁浅梦双腿叠放,优雅地摇摇手中的红酒杯:“这两年你将他照顾的很好,之前我和他总是在错过,后来我又被他父亲逼着暂时离开,可姜时你知道的,我和他终会在一起的。”

她说得没错。

这两年,我为了温云深做了不少傻事,因为我始终没办法不去爱他,但无论我做的再多,只要梁浅梦一回来,我就永远只是温云深世界里的一个路人甲。

“可是,梁小姐,当初你真的是被逼迫着离开的吗?”

我深呼吸,目光落在她脸上,她听了,果然脸色变了变。

众人都以为,当初梁浅梦离开,是被温总威胁,我也一样。

但是温总告诉我,梁浅梦只不过是选择了对自己更有利的未来而已,而那个未来里,没有温云深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答应和温云深在一起。

因为,她不爱他,至少,她没有温云深爱她那般爱他。

我站起身:“我承认,他喜欢的人一直是你,我也曾经希望他和你在一起,但是梁小姐,你真的爱他吗?”

我想,言尽于此,她一定能够明白我话中深意。

如果她是真心爱温云深,我可以成全,但若她不爱,也别去轻易伤害一个曾经为了她可以不管不顾的男人。

“这不是温总的未婚妻和温总的初恋么,这世界还真是小,如今我们三个竟然都凑到了一起,可真是妙。”

眼前的女人,我印象深刻。

她是温云深的大学同班同学,一直单恋温云深。

她还在温云深明确拒绝她的告白后,扬言要温云深付出代价。

如今看她这架势,是摆明了要针对我和梁浅梦。

身后传来剧烈的声响,有玻璃杯摔落在地上。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能本能地去护着我的肚子。

“温云深,我真是好奇,这两个女人,你会选哪一个?”

“云深!”

她们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我的后背一身冷汗。

一阵剧痛袭来,我紧紧咬着牙。

“云深,姜时她流血了。”

我疼得起不来身,温云深冲到我身边,我从来没有见到他对我露出这样的表情。

无助,又心疼,还有愧疚。

他将我抱在怀里:“姜时,对不起,她救过我,我不知道……”

我的目光很空洞,我推开了他想要扶我的手。

“原来,你选择的人还是梁浅梦啊,温云深,姜时也真是可怜,你们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也没什么的,我早该猜到的,在我和梁浅梦之间,他永远只会选择梁浅梦。

所以,当我和梁浅梦同时遇到危险,毫发无伤的那个人,也一定会是梁浅梦。

我对温云深的爱随着那个被流掉的孩子一起消失的荡然无存。

在我昏过去前,我听到温云深说:“姜时,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我想说,不会有了,永远也不会有了。

6

我醒来时,姜简就坐在病床前。

“你醒了?”

他沉着一张脸帮我垫好靠枕,一忍再忍,最后还是没忍住:“姜时,之前我有没有提醒过你?我提醒了你多少次,可你就是不听,现在……你说说你又是何苦呢?”

我只是盯着自己掌心早已干涸的血迹,问他:“温云深呢?”

“他在外面呢,还算他有点儿良心,在这里守了你一夜,刚才出去给你买早餐了。”

“帮我把他叫进来吧。”

温云深很快就进来了,手里还提着热汤。

他身上的衣服有很多道折痕,在衬衣衣摆的位置,有很多血,已经干掉了。

他走到床边,我才看清他的脸上有很多瘀伤,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姜简那家伙干的。

他附身,缓缓的,带着试探的将我抱进怀里,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破碎感:“姜时,对不起。”

他的怀抱很温暖,可我忽然没有了任何心动的感觉,大概是真正的心如死灰了吧。

良久,我打破了室内的平静:“温云深,我们解除婚约吧。”

“我从来没有这么煎熬过,昨天你在手术室里的那十几个小时,我听到医生说你情况危急……我才发现,就算我不肯承认,一直欺骗自己用恶劣的态度对你……”

他的嗓音低沉:“阿时,我一直都是爱你的,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想要忍不住逗你,欺负你,可是后来我知道我爸想让我娶你,我就开始远离你,我不想被他摆布,所以这几年我才会对你这样……”

总裁的白月光回国,替身两年的我退婚离开,却被告白是真爱

他的额头抵在我的肩膀上,房间里是浓重的消毒水味,这一刻我清楚他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那梁浅梦呢?”

“高三那年,我差点被椰子树落下的枯枝砸到,是她救了我,我对她产生了别样的感情,我以为那就是喜欢……

可我爸逼着我娶你,我就产生了叛逆心理,我们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以为都是你和他设计好的,所以这两年,我才会故意说那些话来报复你,但这样对你的时候,我比你还要难受……”

我感觉到,他抱着我的手臂在颤抖,他的吻落在我的额头,双手落在我的小腹:“阿时,我以后会好好补偿你的,你能原谅我这一次么?”

我低笑:“温云深,这个孩子已经没了,你的补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世事难料,原来他对梁浅梦最初的好感是源于这样。

我轻轻推开他:“温云深,如果我说,当时救你的人,不是她,是我呢?”

“你说……什么?”

那时的我,总是喜欢悄悄跟在温云深的身后,去踩他的影子。

因为有人说,只要这样,你就可以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天是很平常的一天,艳阳高照。

温云深戴着耳机走在回家的路上,当我抬头看到摇摇欲坠掉下来的枯枝时,本能的反应就是冲过去将他扑倒。

所幸,我反应及时,我们两个都没有被砸到,但是摔倒时,我和他都磕到了地上的石块。

温云深昏迷了,而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将他送进了病房,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到再去他的病房,我就看到了梁浅梦坐在他的床边给他削苹果的甜蜜画面……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我和他的视线在半空撞到了一起:“你应该记得我的后背有几道伤疤,就是那次留下的,如果你肯留意一下,或者问我一句,你就不会是现在这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了。”

“只不过,你的眼里在意的永远都是梁浅梦,也对,你们本来就是大家公认的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我将那枚根本算不得是承诺的订婚戒指从手上取下来,放在他掌心。

“温云深,我知道这不该怪你,你不过是选择了梁浅梦,但我之前就说过,我是真的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我不爱你了。”

温云深苦笑:“所以,这就是你没有告诉我你有了孩子的原因?”

“梁浅梦回国的那晚,是我们订婚两年的纪念日,我去公司给你送伞的时候本来要告诉你的,然后我看到了你和梁浅梦抱在了一起。”

他怔在原地,看上去像是受到了致命打击。

很久之后,我听到他对我说:“对不起。”

我很想说出一句没关系,但就连我自己也知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温云深,你走吧,我们两清了。”

“阿时,我……不会同意和你取消婚约的。”

我说:“何必呢。”

就像摔碎的镜子无法复原,感情也是,碎了就没了。

曾经我努力的走了九十九步,只等他朝我迈出那一步,可现在,我对他的感情什么也不剩了。

他这份迟来的坦诚告白并没有让我觉得欢喜,我只是觉得很累。

“姜时都说了让你走,你听不见?”

姜简从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身怒气,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像是下一秒就会打在他身上。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只要我不签字,姜时就还是我的未婚妻。”

姜简被他这话给气笑了:“温云深,姜时那么傻的爱了你那么久,你不懂得珍惜她,如今你又害她没了孩子,现在却说想和她在一起,想要重新开始,你觉得你配么?”

温云深的目光带着痛楚,可我只是垂头盯着自己指尖上早已干涸的血迹。

“对不起。”

他今天对我说了太多的对不起,我能够感觉到他是真的觉得后悔了。

但有些事情,不是说一句抱歉就可以重新再来的。

温云深走了,我长舒一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次真的决定了?”

我认真点头:“决定了,就像你之前说过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破镜不能重圆。”

姜简看着我好半天,最终只是揉了揉我的脑袋:“你变的不一样了。”

7

那份我签过字的解除婚约协议书,温云深迟迟没有签字。

他每天准时来我住的病房里报到,送早餐,削苹果,熬热汤。

曾经那两年,我为他做过的那些傻事,他又全数还了回来,用在了我身上。

自从接手温氏企业后,他每天都工作很忙,和他在一起的这两年我等他等到睡着是常事,可现在他为了我,每天都要开车几个小时来看我。

等到我休息,他再开车离开,熬通宵继续处理公事。

我过生日的那天是我住院的第二周,淮城下了很大的雨。

他赶到医院已经是半夜,手里拎着我最喜欢的抹茶蛋糕,他为我唱生日歌,陪我吹蜡烛。

我只是越来越沉默。

他甚至为了我能原谅他,精心设计了一个儿童体育馆,以我的名字命名。

这些都是温总告诉我的,在我将这些年受他资助的那些年翻倍还给他之后,他只是摇着头叹气:“真的不能原谅他么?”

“温总,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和温云深我们两个似乎一直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温总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我执意选择你和他在一起么?”

我笑着摇摇头。

“因为我知道,你爱他,甚至比我们做父母的还要爱他,我不否认有愧疚的成分,我和你养父亲如兄弟,可当年他为了救我丢了命,他对你视如己出,我便想着或许这样,我就可以在心理上得到一丝安慰,可到最后,我没想到你们会这样收场。”

温总拍拍我的肩膀:“他很早就喜欢你了,他曾经偷偷躲在老家后院里冒着雨扒了几个小时的土,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你给他的情书,只不过,因为我,他对你的喜欢一直不自知,或者说,是他因为和我关系不好,选择本能去排斥你,不愿承认。”

“姜时,这些钱,我不能要。”

他觉得对我有愧,可是我也有自己的原则在。

临走时,温总叫住我,将一本泛黄的日记递给了我。

“我知道你已经做了决定,但身为他的父亲,我还是想要请你……再给他一个机会。”

最终,我还是接过了那本日记。

“真搞笑,居然有人第一次见我就想给我塞情书。她是不是傻?”

“可是我居然不讨厌,看到她蹲在荔枝树下的模样,我竟然对她生出了别样的情绪,怎么可能,世界上根本不会存在一见钟情。”

我一页页翻过那些话,那些鲜活的记忆再次出现在脑海。

“真好奇她的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明明喜欢我,却要帮我追人,难道那个傻子不知道,我和梁浅梦之间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

我将那本日记以快递的形式还给了温总。

说不动容,肯定是假的,但现在的我很理智,我知道我和温云深,我们回不去了。

我离开了医院,身体恢复后,我回到了姜家。

姜简就等在姜家大门口,他走上前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终于决定回来了,姜家小姐?”

“哥,谢谢你无论我做什么选择,都一直坚定不移地支持我。”

我的亲生父母是在我大二开学的那年找到的我。

从他们口中,我知道当初我刚出生是被人偷偷抱走的,我不是被人抛弃的。

他们找了我好久,但是当年网络还没有那么发达,所以他们一直都没找到我。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我。

他们找到我之后就想要将我接回姜家,然后送我出国学习我最爱的设计。

可是因为温云深,我放弃了。

我继续留在他身边,做他的神助攻,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他能够和他的女主角成功在一起。

而现在,我想重拾自己的梦想了,今后的人生,我想为自己的快乐而活。

温云深用了各种方式来找我,但姜家的人脉很多,我删掉了关于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利用自己大学期间接各种商业稿子赚的钱开了第一家个人设计店。

当然,姜简那家伙也劝过我很多次让我和他一起接管自家的生意,被我拒绝了。

就算我以后会改变想法,但至少现在,我希望可以做自己最热爱的事业。

虽然偶尔,温云深还是会出现在我的梦里,但我知道,那不过是人类脑细胞里曾经留下的本能习惯。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我的名字,包括曾经一直等着看温云深甩了我的那些人。

他们惊讶我的背景,同时也诧异我的个人实力。

我并不觉得奇怪。

因为曾经的那个我,就像是一个卑微的丑小鸭,眼里只有温云深,为他做了很多傻事。

所以,现在在众人面前这个光鲜亮丽的设计师,会让他们觉得大跌眼镜,难以接受。

但那些都不重要了,就好比曾经我不在意他们的眼光,现在的我,也不在意。

我再次遇见温云深是在一个投资现场。

在我哥重遇真爱后,他就将公司的事情全权交给我处理,于是我不得不在兼顾自己个人设计品牌的同时,替他守好自家企业。

当我对着投资商侃侃而谈后,我察觉到了有一道目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不经意抬头的瞬间,我和温云深四目相对。

工作结束后,我正低头找车钥匙,温云深出现在了我面前。

“阿时,好久不见。”

我看向他,笑容坦荡:“温先生,好久不见。”

“我一直在找你。”

他说话时,语调带着委屈,带着想念。

淮城的海风还是如往常一样,凉爽,舒服。

“温先生,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所以你可以释怀,不用觉得愧疚,也不必再找我。”

温云深抓过我的手腕:“我找你,不是因为愧疚,是因为我爱上了你,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爱上你了。”

温云深用了很大的力气,迟迟不愿意松开手:“阿时,就当我请求你,给我个机会,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我只是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姜小姐,关于投资的事情,我还想进一步和你谈谈。”

刚才的投资商冲我打招呼,打断了我和温云深。

“温先生,抱歉,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我转身,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重逢他的这一刻,我清楚自己是真的将他放下了。

我与他之间兜兜转转了那么久,我们的故事,终于彻底结束了。

故事里男女主久别重逢恰逢其会是很美,大家爱称其为整个故事的高光时刻。

但于我而言,决定全新活出自我,勇敢追梦的那一刻,才是我人生中真正的高光时刻。(原标题:《女炮灰的高光时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