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梯利:康德引发的问题

subtitle
思想与社会 2021-07-27 10: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康德的哲学使人想起一些问题。首先的—也许不是最困难的—任务就是理解康德在哲学中的“哥白尼式革命”的本质—我争辩说是人为自然立法,而不是相反。当时的文献表明,那些起初试图把握其意义的努力很不成功。哈曼(Hamann)称康德为普鲁士的休谟,而加尔维则把他的学说与贝克莱式的唯心主义等同起来;有些人察觉到了其中用来破坏宗教的历史基础并证明自然主义的微妙手法,还有些人则怀疑他的理论是对正在衰落的信仰哲学的新的支持。为了让人们更清晰地认识其主题,康德写下了《未来形而上学导论》(1783年),舒尔茨(Johannes Schultz)出版了他的《解说》(1784年),莱因霍尔德则出版了他的《康德哲学书信集》(1786年~1787年),胡夫兰德(Hufeland)和舒茨(Schütz)创办了《耶拿文学评论通报》,作为批判运动的宣传工具。耶拿成了这一新学派的根据地,通过在那里教学的希勒、莱因霍尔德、费希特、谢林和黑格尔的努力,哲学在德国成为最受尊重的学科之一。

康德的后继者所面临的其他一些任务包括:认识论的发展,它的原则的统一,以及对于来自二元对立的问题的解决,比如有理性的世界与现象界、自由与机械论、形式与物质、知识与信仰、实践理性与理论理性;还有去除物自体概念所带来的不一致的问题。另外一项需要从事的工作是在康德奠定的批判基础之上构建宇宙体系;这成为著名的后继者和伟大的革新者的主要工作,比如费希特、谢林和黑格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