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奇观!人均薪酬160万,这家公司的内斗堪比电影

subtitle
丽尔摩斯 2021-07-27 10: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大侦探

来源:丽尔摩斯

中国人均薪酬最高的公司是哪家?

你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年轻人们挤破头想进去的各家互联网大厂,但是相比新潮能源这家不太知名的上市公司,互联网大厂的人均薪酬就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根据2020年报,新潮能源在职员工数为238人,应付员工薪酬为38103.91万元,人均薪酬为160.10万元,而高管的人均薪酬为39.57万,竟然只有平均工资的1/4。

来源/同花顺

仅看数字,这一点确实很让人费解。经常看到一些公司高管的动辄过亿的天价薪酬,拉高公司人均薪酬的报道;但是新潮能源却在反着来,董事长刘珂的薪酬也不过100万,也低于平均薪酬。

不久前,腾讯公布2020年腾讯人均薪酬60万,曾引发热议,这已经是当下非常有竞争力的薪酬了。腾讯是一家世界级的巨头公司,而作为一家严重亏损的的公司,新潮能源人均薪酬竟然是腾讯的2.5倍+,这也是奇观了。

除了天价薪酬之外,这家公司近期爆发了很多狗血剧,股东罢免现任管理层,而新任和现任管理层只差没有大打出手。

真不愧是一家有故事的公司。

1

一场闹剧

“这是我的地儿,出去出去!”

“你们懂不懂法?”

“刘珂都跑到美国去了,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新潮能源)在美国有公司,他就不能去工作吗?”

这是昨天在山东新潮能源总部发生的一幕,原本是一场媒体见面会,数十家媒体在场,但是却再次演变成了股东及推选的新管理层与现任管理层之间的激烈冲突。双方自顾自地陈述,高声质疑对方“欺骗”、“不懂法”,气氛剑拔弩张,现场一片混乱。

而在前一天的7月21日,公司发生了更加激烈的冲突,最终不得不报警处理。

这场冲突的直接起因,是7月8日新潮能源9家股东在上海凯宾斯基酒店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这次大会通过了罢免新潮能源董事长刘珂、范啸川等多位高管、并选举了多位新董事职务的决议。但上市公司并未发布相关公告,针对此事,上交所和山东证监局接连下发监管函关注此事。

7月21日,新潮能源新任董事、监事及高管进驻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1号金地中心的所在地,要求被罢免的董事、监事及被免职的高管等履行股东大会决议,向新任管理层移交公章、证照等文件。

但双方对这件事的描述,各执一词。

公司现任管理层给出的说法是,7月21日,有数十名人员通过破坏公司门禁安保设置、聚众喧哗的方式,强行霸占公司经营场地,并试图驱离公司员工,威胁和控制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企图抢夺公司的财物以及公司相关经营材料,严重破坏公司正常经营秩序,行为性质恶劣。对此,公司已报警并向公司主管机构报告。目前,公司印章、证照以及重要资料由公司妥善保管,状态良好,并未遗失。

而新任管理层的说法是,“老管理层不但拒绝移交相应文件及章证照、信息披露Ukey等公司财产,反而进行了藏匿,还有所谓的‘公司员工’召集了二十余名不明社会人员,意图进入公司办公场地阻碍正常交接”。新任管理层也表示,已经向警方报警,并将持续追究上述人员侵占、藏匿公司财产等方面的责任。

而这场冲突的实质,则指向7月8号那场临时股东大会的合法性。现任管理层认为其不合法,所以拒绝移交。

据专业人士介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一条,《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九条之规定,9家股东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是否有效的核心在于,其是否符合“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十以上股份”、“持股期限连续90日以上”的规定。

新潮能源在公告中指出,公司收到的临时议案上加盖的金志昌盛印章真实性存疑,且金志昌盛的决策权利受限、其所持股票存在争议纠纷与司法限制,故其提交临时议案的行为合法性与有效性无法得到支撑与确认,存在重大法律瑕疵。新潮能源董事会还指出,宁夏顺亿同时是12位自然人股东的授权委托代表,部分自然人股东不满足连续持股90日以上的法定要求,剩余股东持股则未能达到10%的持股比例要求。

但新任管理层提供的持股证明文件显示,截至9家股东向新潮能源董事会递交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文件当日,股东合计持股占比超过10%,持股期限均远超过90天,且涉及的股东账户均为普通沪市账户,不存在股东通过融资融券信用账户买入股份的情况。

湖南江荣律师事务许玲律师曾向媒体表示:“上海证券交易所为该次股东大会开通了网络投票系统,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向该次股东大会召集人提供了股东名册,证明监管机构认可该次股东大会的合法性,并且在努力保障股东依法行使股东权利。”

此前,2021年4月26日,宁夏顺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9名股东联合向新潮能源董事会提请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要求在会上审议对时任董事长刘珂等人的罢免事项。董事会以“提案不具备合法性且缺乏事实依据,无法构成有效议案”为由拒绝后,5月9名股东又向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同样遭到了回绝。

此后,双方还有一系列交涉均无果,这才有了7月8日的临时股东大会。

2

三大疑点

除了临时股东大会合法性的争议,新潮能源争执双方,还表述了以下疑问:

疑点一,2.2亿投资款是否流入董事长刘珂的口袋。

根据2020年12月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新22民终459号《民事判决书》,新潮能源于2016年12月22日向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支付6亿元增资款后,合盛源公司随即将其中3亿元资金再投资至陕西三沅重工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三沅公司于2017年2月13日、14日分三笔向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汇入借款3亿元,后华翔公司又向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汇入借款2.2亿元,而刘珂系中金创新的控股股东及法定代表人。

哈密中院终审判决认定,上述行为系抽逃出资。

新任管理层认为,董事长刘珂涉嫌将新潮能源巨额资金,通过层层嵌套投资和借款方式最终转至其实际控制的中金创新,至今未归还,导致新潮能源被列为被执行人,被要求在新潮能源对合盛源公司抽逃出资的范围内向合盛源公司的债权人承担清偿责任,并使新潮能源银行账户遭受司法冻结的双重损失。

疑点二 ,刘珂疑似卷入公司25亿元违规担保案件。

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广州农商行曾于2017年6月28日、2017年8月3日分两笔向华翔公司累计提供贷款25亿元,并由新潮能源等主体提供了“暗保”。新任管理层认为,此事曝光前后刘珂及公司原董事会的一系列举动让人顿感疑点重重。

华翔公司与刘珂关系密切,也出现在前述2.2亿投资款案中。这次25亿元安保,事涉3家上市公司。2020年11月3日,广州农商行于向包括新潮能源在内事涉该案的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1月23日就该案件已正式立案。事涉本案的另外两家上市公司于2020年11月即依法予以公告,而新潮能源直至2021年3月4日,经媒体广泛报道后才予以公告,较其他上市公司而言,信息披露晚了4个月之久。新任管理层质疑,在公告前,新潮能源主要子公司股权均已被广州农商行悉数冻结,新潮能源原董事会却一直对此“装聋作哑”。

疑点三,“德隆系”是否会卷土重来。

现任管理层认为,7月22日到场接管公司的多名人员,为严重扰乱市场的“德隆系”骨干。公司已将到场人员和现场违法情况进行视频记录,并呈交主管部门。“德隆系”曾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玩家,十多年前已经土崩瓦解,但是至今谈起“德隆系”,依然很敏感。

但不管新任管理层背后有没有“德隆系”的影子,如果前面两个疑点被坐实,那么就是典型的掏空上市公司的做法。目前,作为事件关键人物的新潮能源董事长刘珂、财务总监韩笑均在美国,而股价只有1.5元的新潮能源已经徘徊在退市边缘。

3

谁的公司

新潮能源的这场闹剧,本质是公司的控制权之争。但作为一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这类纷争早已埋下伏笔。

新潮能源原本是烟台一家乡镇企业,1996年公司经过股份制改造后上市,主营业务涵盖纺织、电缆等。后来转型房地产,发展也未见起色,直到2013年金志昌顺接盘了原控股股东的股份,成为新的实控人。此后,新潮能源引入了多位财务投资者参与定增,导致金志昌顺逐渐失去了新潮能源实控人的地位。

新潮能源成为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之后,股东推选的以刘珂为首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走上前台。有意思的是,当年推选刘珂任职的股东中,有三家现在已经走到了其对立面,参与了7月8日的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刘珂。

要求罢免刘珂的股东们认为,以刘珂为代表的本届上市公司董事会管理及经营能力不足,面对油价下跌等突发事件无法合理应对,公司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内部人控制问题突出。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未尽到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导致公司净利润、市值及股价均出现大幅下跌,损害了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利益。

这几年新潮能源市值持续缩水,已经从2018股价最高的4元,跌到了今天收盘的1.55元,市值跌去了约60%。根据新潮能源年报,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44亿元,同比减少31.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负26.56亿元,同比减少346.50%;扣非净利润负26.41亿元,同比减少344.11%。

随着公司发展,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越来越多,职业经理人团队受股东委托主导公司日常经营,对公司发展的影响举足轻重。上市公司股东与职业经理人的冲突并不少见,但影响力最大的案例,要数几年前的万科股权大战。

在很多情节上,新潮能源和万科股权大战有相似之处。万科职业经理人团队遭到了股东“宝能系”的攻击,并且“宝能系”也准备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议罢免包括王石、郁亮等在内的万科管理层,但“宝能系”的这个提案也遭到了万科董事会的拒绝。

然而,最大的不同在于,万科职业经理人团队在多年经营管理中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万科这些年地产龙头的位置很稳固,业绩有目共睹;相反,股东“宝能系”在收购万科股权的资金上,则有违规使用保险资金等的嫌疑。

最终,万科管理层获得了胜利,而“宝能系”最终退出了万科。

“万科股权大战”留下的教训是,不管是股东还是管理层,都必须按照公司治理的规则行事,谁不尊重规则,谁就会出局。

而这一次,新潮能源到底会成为谁的公司,到底是现任管理层会赢,还是股东会赢,双方还在持续博弈中,结局并不明朗。

但毫无疑问,胜利将站在遵守规则的那一方。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