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史上最搞怪的将军,仅此一例!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7-27 15:00

文/沧海明月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979年,太原城外,杀声震天。

宋太宗赵光义抬眼望处,但见一个血肉模糊的汉子攀上城梯,却被城上的北汉守军一阵乱刺,跌入城下堆积如山的尸身里。

赵光义不禁低声叹息,自三年前他取代宋太祖之子承袭大统,因其得位疑云丛丛,朝野多有争议。

此次他御驾亲征北汉,意在终结自唐末以来的藩镇割据局面,以战功令天下人臣服。

谁料太原城地形险要城高池深,攻城竟如此艰难!

突然一声巨吼,那尸堆里竟然站出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一手攀梯一手执大旗,三步并作两步跳入城楼,城上守军顿作鸟兽散。

那怪物将大旗一扬,劲风裹挟着血雨将大旗展开,旗上的大字赫然入目--“宋”。

城下宋兵如同打了鸡血般,一鼓作气爬上太原城,延续了二十八年的北汉政权宣告终结。

宋太宗颤抖着问左右:“最先登上城楼者,是何人?”

呼延赞!军士们无不兴奋地应答道。

01

呼延赞,大宋初年,一个名声在外的人物。

说起来,他此次率先攻取的太原城,还是他祖上的发迹之地,呼延赞复姓呼延,祖上是鲜卑族,生于番汉杂居的太原。

呼延赞的父亲呼延琮,身形高大孔武有力,是周世宗柴荣麾下的马步都指挥使,相当于现在的团级干部。

呼延赞成年后子承父业,坐下来和别人站着一样高,将一根八十斤的大铁枪耍得如同竹竿一般。

禁军统领赵匡胤取代后周创建大宋后,对呼延赞颇为赏识,任命他为骁雄军使。

公元964年,赵匡胤命大将王全斌率军伐蜀,担任前锋的呼延赞身先士卒,在刀山箭雨中闯出一条血路,身受多处创伤,最终协助王全斌平定了后蜀。

凭此军功,呼延赞被授予副指挥使。

公元976年十月十九日深夜,宋太祖赵匡胤召二弟赵光义入宫饮酒,当夜突然传来赵匡胤驾崩的消息。

更加离奇的是,赵匡胤竟然没有留下遗诏业已成年的儿子赵德昭继承皇位,而是一纸诏书将皇位传给了赵光义。

尽管赵光义登基成为宋太宗后,不失时机地搬出了“金匮之盟”,声称这是其母杜太后的临终遗命,但依然堵不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为此,他不得不以文治武功来掩饰得位不正的尴尬,这才出现了御驾亲征灭取北汉的一幕。

毫无疑问,在攻取太原时表现抢眼的呼延赞,贴切地满足了赵光义建立赫赫武功的意图,因此不仅当面称赞呼延赞的勇猛,还赏赐给他大量金帛,授予殿前都指挥使。

自古以勇武博取声名的将军不在少数,然而呼延赞能声名鹊起,凭借的不是真刀真枪的搏杀,而是搞怪耍宝的行为艺术。

02

公元979年,北汉末帝刘继元开城献降,北汉灭亡。

赵光义很兴奋,副宰相赵昌言献计:“我们已经把北汉拿下,应该趁热打铁攻打辽国,收复幽州故地还不是和铁锅翻烙饼子一样容易?”

众人皆以为然,唯独呼延赞不适时宜地站出来,高声反驳道:“书生之言不足为信,这烙饼难翻!”

这样的愣头青,当然不讨领导欢心。

赵光义随后下令大军从太原一路北伐,起初进展顺利,宋军一路收复了河北易州和涿州。

第二年年初,宋军与辽国在高粱河畔激战,赵光义大腿中箭,乘坐驴车仓皇逃窜,日后还落得“高粱河车神”的诨号。

当然这是后话了。

征辽失利的赵光义回朝后,或许是安抚领导受伤的身心,或许是避免被猜忌,呼延赞的表现极为古怪。

大宋创建之初,为防止官员们上朝时接头接耳,宋太祖开创性地在官员的官帽两侧各加一根长达一尺多长的帽翅,帽翅以竹为主材,虽然轻巧但长度足以令两人不能并排坐立。

到了呼延赞这里,他将两块开刃的镔铁充作帽翅,谁敢靠近我,非让他脸上见点血不可!

除此之外,他还发明了几个看似威猛实则没什么卵用的玩意儿:一根红布头包裹的铁棒子,被冠以“降魔杵”的名头;一柄半人高的大砍刀挂在腰上,就成了“破阵刀”……

再加上他的坐骑是一匹黑白杂夹的花马,额头系条白布条,上面抹的不知是鸡血还是狗血,别人看到这个形同鬼魅的瘟神,纷纷避而远之。

03

对自家人,呼延赞苛刻得近乎变态。

精通骑射的呼延赞,手使枣木槊有横扫千军之勇,日常两条铁鞭常伴左右,有“铁鞭王”之称。

顺便插一句,《水浒传》中,梁山第八条好汉天威星呼延灼,善使双鞭,相传便是呼延赞的嫡系子孙。

呼延赞的儿孙,每天都要被他用这铁鞭抽打一遍,据说这是为锻炼他们的抗击打能力,估计作秀的成分居多。

否则以他的臂力,一人一鞭就能让呼延家族断子绝孙了,还锻炼个锤子?

隆冬腊月,呼延赞让儿孙站成一排,脱得一丝不挂,往他们身上泼凉水,美名其曰强身健体。

更惊悚的是,孙子刚满月,就被呼延赞用棉被裹住向城墙下扔,围观者都指责他残忍变态。

这老小子满不在乎:“我呼延家的男人都摔不死,要是摔死了都不配生在呼延家!”

令人捉摸不透的是,有时他又表现出舐犊情深的一面。

家里有孩子生病,遍求名医都无法医治,有好事者戏耍他说:“这病,只有吃了亲人的肉才能痊愈!”

呼延赞是个粗人,信以为真卷起裤子就朝大腿上挖下来一块肉,炖熟后给孩子吃了,后来果真痊愈了。

但如果就此以为这货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就大错特错了,呼延赞虽然胸无点墨却喜欢作诗。

同僚寇准曾想让他下不来台,当众问他:“”听说呼延将军酷爱作诗,今天当着大伙的面,能否口占一绝?”

呼延赞也不推辞,当即赋诗一首:

“三十年前小健儿,今日相公教吟诗。江南风景从君咏,塞北风尘我自知。”

这诗虽然称不上上乘,但主题突出对仗工整,有人一度怀疑究竟是不是他的原创。

不过呼延赞作诗稀烂的名声算是流传下来了,到了宋神宗时期,民间有文人嘲笑对方的徒有其表,就拿呼延赞作对比:““风貌还同富相公,文章却似呼延赞”。

意思是别看这货长得仪表堂堂,和宋仁宗年间的宰相富弼一样,但文笔太烂,和呼延赞的文章一样狗屁不通。

04

公元986年,赵光义命大将潘美、曹彬、杨业、田重、、崔彦进率五路大军征辽,史称“雍熙北伐”。

由于五路大军各自为战,最终被辽军各自击溃,老将杨业被俘后绝食身亡,宋军自此无力进取,赵光义也畏辽如虎,不准再议征辽之事。

但呼延赞这时却唱起了反调,他多次主动请缨征辽,都被赵光义搪塞过去,意犹未尽的他又绘制地图,献上用兵策略,赵光义仍然置之不理。

后来他实在忍不了了,带着四个儿子呼延必兴、呼延必改、呼延必求、呼延必显跑到宫里给赵光义秀了一场武艺:

“就咱们爷们这水准,皇上你放心,征辽这事交给我们就行!”

赵光义虽然军事素养不如赵匡胤,但也不是昏聩之主,此前他让呼延赞到河北带兵,部下都不听他指挥,给他调到山西任地方官,又弄得民怨沸腾。

这会儿他心里当时跟明镜似的:“打仗就是赌国运,不是你这嘿嘿哈哈的耍猴,就冲你之前那德行,我能放心将军队交给你?”

于是,表面上他又是赏赐又是赞扬,但就是不给实权。

眼见请战无果,呼延赞只好使出必杀技:当众用小刀在胸口上刺出鲜血,用鲜血向皇帝写血书上表,不料却引得一众太监奚落:

“呼延大将军一片忠心,何不将心挖出来?”

赵光义对此也心里窝着火:“呼延赞整日身穿奇装异服,举止怪异,我老早就想干掉他了,念他天性如此,这才饶他一命。”

05

这番话没准儿被呼延赞听到,自此收敛了不少。

朝堂上做不了主,呼延赞只得使劲折腾自己人,当时时尚圈盛行刺青,呼延赞就在身上刺满“赤心杀契丹”,左耳后面刺满“出门忘家为国”,右耳后面刺满“临阵忘死为主”。

自己刺完,还不忘将四个儿子身上也刺满,估计孙子们太小,实在刺不下这么多字,他又要求家中的女眷们的脸上全都刺满字,不从者一律砍头。

这玩意儿哪个女人能忍受?看到女人们一个个磕头求情,呼延赞这才心软,改在她们左胳膊上刺字“赤心杀契丹”。

直到公元999年,呼延赞终于等到了机会。

辽兵屡犯边境,大战一触即发,呼延赞自告奋勇请求充当先锋,但主政的宋真宗打发他为生母监造墓地,呼延赞深感报国无门,不久便郁郁而终了。

呼延赞后半生虽然憋屈,但倒也算得上善终,但其身后事在民间传说《呼家将》中却颇为惨烈:

呼延赞的儿子呼延必显因国丈庞文残害百姓,出手怒打庞文父子,遭到庞文陷害后被满门抄斩。

呼延必显的两个儿子呼延守用、呼延守信侥幸逃出,两人又各自娶妻生子繁衍生息,其中呼延守信的儿子呼延庆联合几个兄弟杀掉庞文,报了血海深仇。

呼延庆历史上确有其人,不过他武功平庸,唯一的亮点是精通女真语,曾作为宋徽宗派出谈判代表出使女真相约夹击辽国。

最后落得一地鸡毛,这表现和“呼家将”完全不沾边。

能承袭呼延赞衣钵的,是他的嫡系子孙呼延通。

呼延通隶属韩世忠麾下,力大无穷作战勇猛,和金将单挑时,双方势均力敌,兵器都打掉了,呼延通用双手掐住金将的脖子,将其掐晕后生擒。

遗憾的是,呼延通延续了祖上的武功,也继承了他怪异的性格,最后竟落得投河自杀的下场,这个故事我们下期再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