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娄底市原常务副市长周纯良接受审查调查!娄底史上共3任常务副市长出事!

subtitle
刘哥两性生活 2021-07-27 03:43

湖南省科学技术厅副厅长周纯良接受审查调查

三湘风纪

湖南省科学技术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周纯良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湖南省科学技术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周纯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周纯良简历

周纯良,男,汉族,1964年8月出生,湖南永州人,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8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94年11月至1996年1月,任冷水滩市地税局局长;1996年1月至2002年9月,历任永州市地税局直属分局局长,永州市地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衡阳市地税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衡阳市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

2002年9月至2005年12月,历任湖南省地税局信息中心主任、征收管理处处长;2005年12月至2008年5月,任长沙市地税局党组书记、局长;2008年5月至2011年9月,任湖南省地税局党组成员、总经济师;2011年9月至2012年12月,任娄底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副市长;2012年12月至2015年8月,任娄底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2015年8月至2016年11月,任娄底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2016年11月至今任湖南省科学技术厅党组成员、副厅长。

湖南娄底原副市长易佑德的官场沉浮

图为易佑德(左)在检察干警讯问笔录上签字。黄爱玲提供

2007年5月15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易佑德有期徒刑6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担任湖南省娄底市常务副市长期间,易佑德在许多人心目中一直为官清廉,是个不怕得罪人的“铁面副市长”。这样一个口碑甚好的官员,为何却走上了犯罪道路呢?

徐炯权/文

从体育老师到“铁面副市长”

易佑德,1951年10月生于湖南邵阳,那时,他家没房没地,父母靠一条破渔船到河里捕捞鱼虾卖点钱,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懂事的易佑德,10岁时便跟着父母去挑河砂赚钱。在此期间,由于缺医少药,他父母生的孩子中,有6个相继病逝了。

上学后,艰苦的环境促使易佑德发奋读书,从小学到高中,他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1970年,易佑德高中毕业时,被选调到邵阳市第二中学担任体育教师、校团委副书记,两个月后任团委书记。易佑德正式踏入了仕途。

经过30年拼搏,1999年8月,易佑德升任中共娄底市委常委、娄底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分管财政、审计等工作。实权在握的他,处处小心翼翼,保持着共产党员的清廉本色。

“别的部门找他批点钱很难,他把国家的钱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宝贵。”当地一位官员说,在财政支出管理上,易佑德严格执行地方权力机关批准的预算,尽量做到少批或不批预算外支出。有一次,一名协助易佑德工作的副秘书长去湖南省委党校学习,打报告向他申请1万元费用。易佑德虽然与其私交甚好,但因考虑到预算问题,还是婉拒了对方的请求。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从而使易佑德得罪了许多人。后来,一些同事给他取了个“铁面副市长”的绰号。

“父母可以得罪,亲朋戚友可以得罪。他们的过高要求,当然不能满足。但

人大代表、老百姓不能得罪。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办理好人大代表的建议,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娄底市一位人大代表至今仍不忘易佑德当初的这一豪言壮语。

易佑德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不但把公家的钱管得很紧,自己生活上也是十分俭朴。他不喝酒、不抽烟,不在外洗头、洗脚,也不唱歌跳舞,被同事戏称为“四不市长”。易佑德的业余爱好只是偶尔打打篮球或游游泳,其他时间都用于工作和学习。

“易佑德在廉洁自律方面是过得硬的!”娄底某单位一位负责人说,他们请易佑德吃饭是非常难的,易佑德也从未到他分管的单位报销过发票。岁末年初,各个部门开表彰会或举办庆典,都会发误餐费、纪念品,易佑德总是予以拒绝。

8200万元公积金落入“虎口”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易佑德这个“铁面副市长”却“大意失荆州”,栽在了自己分管的8200万元住房公积金上面。

2002年7月,娄底市政府成立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和新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由分管全市财政工作的常务副市长易佑德任管委会主任,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秘书长申某某和市政府副秘书长袁辉显任副主任。2003年4月,易佑德主持召开管委会全体会议,通过了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使用9600万元住房公积金资金购买国债的计划。会议形成决议,住房公积金只能到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不能到二级市场交易与炒作。计划随后呈报市政府批准。

2003年五六月份,恒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娄底市服务部经理王某某及职员奉某某,获悉“管理中心”购买国债的计划后,多次找到“管理中心”时任主任黄建军,要求将住房公积金投到该公司委托理财。黄建军与市政府副秘书长袁辉显商议后,要求恒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信证券”)写一份合作报告。因为“委托理财”已经超出了当初管委会决议“住房公积金只能到一级市场购买国债、不能到二级市场交易与炒作”的范围。黄建军告诉奉某某,要办好这件事,必先做通易副市长的工作才行。

王某某随后以“恒信证券”的名义制作了《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国债投资项目书》,明确以委托理财的方式,使“管理中心”获得不低于6.5%的投资收益。其间,奉某某得知广东省惠阳湘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某与易佑德夫妇是好朋友,便通过袁某的侄女婿邹某打电话,请袁某帮忙做易佑德的工作。袁某提出收取2%中介费的要求得到允许后,即给易佑德的妻子张金玉打电话,请其帮忙做工作。

2003年7月24日,袁某在娄底宾馆与易佑德及其妻张金玉见面后告诉邹某某,与“恒信证券”的合作已没有问题。7月28日,易佑德将黄建军叫到办公室,要求将“恒信证券”作为重点合作对象予以考虑。

2003年8月初,黄建军等人向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委会提交了《关于住房公积金用于委托国债投资管理的请示》。该请示明确委托“恒信证券”进行国债投资管理,回报率不低于6.5%的两套方案:“弥补亏损,资金规模4200万元”和“弥补亏损,资金规模8200万元”。

2003年8月12日,黄建军将该请示和附件材料呈报。袁辉显签批:拟同意按4200万元的规模委托“恒信证券”投资管理一年。如成功,一年后可继续委托并扩大规模。申某某批示:“只同意搞4200万元,其余同意袁秘书长的意见”。易佑德则签批同意两人意见。

2003年8月15日,黄建军与“恒信证券”签订了合同。随后,“管理中心”将4200万元汇入“恒信证券”为该中心设立的“658”资金账户。“恒信证券”随后购买了2003年第七期国债(利率2.66%),并于同年9月1日向“管理中心”出具了一年期《受托资产证明书》,同日即将该笔国债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上海分公司登记质押,继而在该公司自行设立的“631”(户名:刘湘坤)个人资金账户上进行国债回购操作,融资套现4196.85万元。

次日,在上海某公司的操纵下,“恒信证券”通过多次转账,将其中3900万元转到德隆国际战略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其控股的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单位所控制的相关账户上,用于两公司以及关联公司支付国债回购到期款、委托理财回报等。

“恒信证券”以6.9%的回报条件,从娄底市获得4200万元住房公积金委托国债管理合同后,其负责人又多次找到黄建军,要求做第二笔业务。见黄建军没有同意,他们再次要求袁某做易佑德的工作。

2003年9月22日,易佑德要黄建军写一份将4000万元委托“恒信证券”进行国债投资管理的请示,报其审批。当天下午,黄建军将报告交给易佑德,易佑德将袁辉显、申某某叫到办公室说:要求再投放4000万元到“恒信证券”,并当面在报告上签批:“经与××、××同志商量,同意购买4000万元”。

就这样,黄建军再度与“恒信证券”签订了4000万元住房公积金委托理财合同和补充协议书。收到第二笔巨款,“恒信证券”在购买了2003年第八期国债(利率3.02%)后,即将该国债登记质押,融资套现3917.06万元。之后,这笔钱也同样转到“德隆国际”以及其控股的“新疆德隆”等单位所控制的相关账户上。

然而不久,这两笔公积金便遭遇不测。2004年6月,随着“德隆国际”及其关联公司由于非法融资操作的股票崩盘,“恒信证券”出现重大结算风险,其用于国债回购的质押券全部被强制转移。此时,娄底市7829.2万元住房公积金实际上已经“尸骨”全无。

购买国债还是“委托理财”?

2004年5月,娄底市委、市政府对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进行审计时,发现8200万元资金存在重大损失风险,审计结果是:这笔巨款属于“高息理财”,失去了住房公积金的公益性基金性质,而且圈走8200万元的“恒信证券”的负债率高达1010%。

事关重大,娄底市委、市政府随即将此案交给司法机关侦查。侦查结果为:“恒信证券”负责人从中提取“业务费”和“中介费”226万元,用于个人占有和送给袁某、黄建军等人。调查同时发现,时任娄底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的易佑德,违反住房公积金管理及证券投资相关法律、法规,违背娄底市关于住房公积金资金只能购买一级市场国债的决定和管委会职责、议事规则,违法、违规批准将住房公积金进行非法委托理财,没有向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汇报,亦没有告知相关监督部门,涉嫌滥用职权。但此时,易佑德已于2004年1月调任湖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事发不久,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黄建军被判刑,另一涉案人娄底市政府原副秘书长袁某某被另案处理。2006年5月,易佑德被长沙市公安局逮捕。同年12月21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易佑德滥用职权造成8200万元住房公积金损失一案进行审理。公诉机关指控,娄底市8200万元住房公积金除以先期收益名义收取的370余万元外,其他本金7829.2万元及国债法定利息640余万元全部损失。

然而在法庭审理中,易佑德否认自己有罪。易佑德辩解说,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两次请示报告的内容都是购买国债,并未提及委托理财一事。“他是同意购买国债,不是同意委托理财。”易佑德的妻子张金玉认为,所谓的“委托理财”,与丈夫无关。

然而,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当初向市政府写的关于将公积金进行国债投资的请示报告上,明确指出了两个法律风险:一是根据证监机构有关文件精神,“委托人承担投资的投资损失”及关于“受托人不得向委托人承诺收益或者分担损失”的规定,“回报率不低于6.5%”显然不符合要求。二是按照相关规定,只能用住房公积金购买国债。

公诉机关出示的2003年8月11日娄底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那份“关于住房公积金用于委托国债投资管理的请示报告”上,市政府副秘书长、管委会委员袁某某批写:“公司国债投资管理一年,如果合作成功,一年后可继续委托并适当扩大规模”。而管委会副主任申某某批的则是“同意只搞4200万元”。这是同意住房公积金“国债托管”还是“委托理财”?而最后,易佑德批示“同意两位意见”。易佑德到底是同意住房公积金购买国债还是同意委托理财呢?

法庭上,控辩双方围绕8200万元住房公积金损失,是属于“购买国债还是属于委托理财”这一焦点,争论不休。由于案情比较复杂,开庭当日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法院宣布择日再审。

对于易佑德因涉嫌滥用职权,造成国家和人民财产巨大损失而走上法院审判庭一事,许多人看法不一。有人认为易滥用职权,是明知故犯,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也有人说易平时廉洁自律,不是个贪财的人。“有关部门在搜查他的柜子时,只看到一本记录,写着谁送了礼,何时又全部退了。”一知情人回忆。时至今日,检察机关也没有查出他的个人经济问题。

该知情人说,易佑德在审批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用于国债投资的两笔巨款时,疏忽了一些细节。如果他在报告上批字时,表述更加充实、详细一些,并在后来的监督上更加重视的话,将会避免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这位知情人认为,在这件事情上,管委会、公积金管理中心以及相关监督部门,也都有失察之过。

但无论结果怎样,作为对住房公积金具有审批权和监管权的常务副市长,造成8200万元住房公积金资金流失,易佑德终归是逃脱不了法律责任的。

2007年5月15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易佑德有期徒刑6年。

畸形情缘催生贪腐断送前程 岳阳市委前书记刘和生被查

岳阳原市委书记刘和生

在离开市委大院近四个月,4月21日,湖南省纪监委披露,前岳阳市委书记刘和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獬法主笔|张仲民

这印证了坊间关于刘和生去职就是出事儿的猜测,从较长时间段看,人们知道刘和生从娄底到郴州、再到岳阳的一段畸形情缘;从近时间段猜测,则源于其离职时的“仪式”。

2019年12月28日上午,在岳阳市委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上,主席台上坐着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和新任市委书记王一鸥、市长李爱武。刘和生没有出现在主席台上发表告别演说,上级领导和接任者也没有一句客套话对刘和生的工作予以置评。

曾经光鲜的履历

1962年1月出生的刘和生是衡阳祁东县人,1978年考入湖南农学院衡阳分院,1981年8月毕业参加工作,1984年11月入党。其后,他参加自学考试取得了法律专业文凭。在当年,这个起点不低。

自1988年1月刘和生成为共青团湖南省委副主任科员起,其仕途也驶入了“快车道”,继而成为湖南省委组织部主任科员、副处级组织员。

从团省委机关调入省委组织部,是刘和生从政生涯的关键一步。由于勤奋写作,他30出头就成为研究室副主任。

1996年底,刘和生针对机关形式主义严重,特别是文风不端正的问题,撰写了一篇题为《坚决反对文牍主义》的政论文,发在《党建研究》上,在全国引起不小的反响。须知,当时省部级干部的文章,也很难上《党建研究》。据说当时有人建议他署领导的名字发表,他断然拒绝了。

2000年10月,38岁的刘和生,任株洲市攸县县委书记。2006年,刘和生异地交流至娄底,担任该市纪委书记。

新官上任,刘和生的“三板斧”就砍在了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上。攸县县委书记的工作经历,使得他治理各地普遍存在的“强装强卸、强揽工程、强行阻工”有的放矢,他以坚定的信心和铁的手腕对“三强”问题开展专项行动,极大地优化了城乡经济发展环境,不仅给娄底干部群众留下深刻印象,也在全省引人瞩目。

转任娄底市常务副市长后,刘和生的政治抱负有了全新的施展舞台。务实、思路清晰,是他抓经济工作给娄底人民留下的印象。

权色诱惑下的权力

也正是从那时起,他对自己的要求开始放松,与工作无关的饭局酒局也开始多了起来。

当地干部透露,刘和生在酒桌上常借着酒兴开玩笑说,领导干部也是人啊,暗示有关人员可以帮助在情色方面表达“意思”。

2015年6月开始,刘和生任岳阳市委副书记,提名为岳阳市人民政府市长候选人;继而历任该市人民政府市长、党组书记;随后顺势任岳阳市委书记;并于2018年4月任岳阳市委书记兼任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至此,刘和生在岳阳“修成正果”,大权独揽。

刘和生官运盛极而衰,与该市中医院基本医疗住院大楼项目有关。该项目总投资约8亿元,2017年9月28日上午,时任岳阳市人民政府市长的刘和生,在现场宣布开工。

这个8亿元的工程在岳阳算是个大项目,照例受到各路人马的密切关注,也引发该医院内部的权力角逐。

2019年4月3日大楼封顶后不久,关于该工程腐败问题的举报信就满天飞,监委随即介入调查。

2019年7月25日,该医院财务科长柳某溺水身亡。尸体打捞上来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匆匆火化,引发坊间对死亡原因的强烈质疑。

2019年9月2日,岳阳市人民政府任命任浩波为该医院院长,原院长向明波同时被免,但不见对其新的任命。

2020年3月6日,岳阳市检察院披露,该医院原党委书记司马雄翼和副院长钟利明,分别因受贿且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由该市君山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该医院被举报的同时,当地也盛传刘和生深度介入岳阳市中医院工程项目。原因是一个叫曾某清的娄底涟源籍老板,因牵涉到岳阳市中医院腐败窝案,被专案组控制了。

一段畸形的“情缘”

很多人知道,曾某清与刘和生关系十分密切。这可能要追溯到2010年6月刘和生担任娄底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时期。建筑老板认识市领导本来不算稀罕,离奇的是随着刘和生升迁,曾某清如影随形。

2013年5月,刘和生从娄底调任郴州市委副书记不久,曾某清就跟随着去了郴州,搞了几个小项目。

刘和生转任岳阳市长后,曾某清又跟到了岳阳。在该市中医院向市政府请求立项建设新大楼后,刘和生表态支持,并将曾某清介绍给了时任中医院院长的向明波。

在刘和生出席的一些岳阳饭局上,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曾某清的身影。中医院新大楼立项后,曾某清开始幕后操控工程招投标和物资采购等业务,丝毫不考虑影响。

刘和生作为一个娄底的过客,却跟一个娄底小老板打得如此火热,这源于五年前曾某清的第二任妻子与刘和生投缘。

该女士从冷水江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娄底广播电视台工作,她认识了比自己大近二十岁的有妇之夫曾某清,付出了公开在宾馆大堂挨了正室一耳光的代价后,终于让曾某清离婚,自己成功上位。

2010年8月,刘和生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她。她性格开朗,喜欢并善于讲荤段子,在饭局上十分活跃,从此跟刘和生日益熟络。很快,她就从娄底电视台调入娄底市政府接待办工作。

从此,刘和生常名正言顺地带她出席各种饭局。社会上关于刘和生和她关系的各种议论渐渐多了起来。刘和生为此在好几个场合解释说,她调到娄底市政府办时,自己正在美国学习,她是政府秘书长调进来的,秘书长原来是广电局长,并称自己是为秘书长背了黑锅。

刘和生所说的在美国学习,是指2003年12月至2004年6月在美国巴尔的摩大学学习经济管理和行政管理,因此,从时间轴上看,这个锅并不是想甩就可以甩的。因为娄底圈内人几乎都已清楚,刘和生对她丈夫曾某清的关照,已经明显超出了正常的政商关系。

自去年底曾某清在岳阳出事后,刘和生整个人都变了个样。知情人士介绍说,如果不是疫情爆发,刘和生最多能够在家里过完春节。

2019年12月中旬,在湖南省的一个重要会议上,有高层领导不点名地说,我们有些领导干部,工作调动到哪里,工程队就带到哪里。当时大家不知道所指何人,几天之后,就传来刘和生从市委书记位置上去职的消息。

一个曾经勤奋有为的官员,就这样因为政商关系、男女关系不清不白,在权力炙手可热的市委书记任上,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