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诡异间谍案:直到被捕,法国外交官才得知他20年的中国妻子是男人

subtitle
历史关鉴 2021-07-26 18:15

他是一个男人,却变成了同性人眼中的中国女人。并且她拥有很多男性追随者,其中就有人和他领了结婚证,并认为他为自己生下了一个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看似荒诞的剧情,真实发生于历史中。那这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其他男人可以坚信自己是女人长达20年的时间?而他这么做的背后原因又到底是什么呢?

一: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原来这个男人名字叫做时佩璞,出生于1938年12月份。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山东男人,小的时候也很爱吃煎饼,也脱下衬衫去海里赶过海,小的时候也没有人叫过他娘娘腔。

但是时佩普在家里人的影响下,从小对于戏剧文学有着强烈的热情。所以时佩璞上了学之后,经常在老师的带领下加入一些戏剧社团。然后时佩璞上了大学,又认识了很多拥有同样兴趣的朋友们。

时佩璞经朋友介绍,还拜在了姜妙香老先生门下,并成功被带入戏剧文学领域。时佩璞后经老师引荐,又和当时比较著名的戏剧工作者关肃霜先生合作搭档,共同推出了《齐双会》这部作品,并且还在北大礼堂公开演出过。

可能是因为戏剧扮相的原因,时佩璞慢慢地开始沉溺于戏剧扮演的角色中。这里提到一点戏剧扮演,在最开始时没有女性扮演者,都是男生包揽所有的角色。其中一些女子的戏份,也都是由男子反串而来,比如说旦角(女主角)就最为典型。

这时候大家可能会想到《霸王别姬》里的双男主,两个人明明在性别上都是男性,但是后来张国荣所饰演的虞姬就真的认为自己是女性,而忘记了自己与霸王之间的性别之差,陷入了无法描述的爱恋中。

过于痴迷一个人的思想,很有可能会让自己的三观发生偏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时佩璞也开始自我混淆,然后慢慢让其他人也误认为自己的性别有可能就是女性。

1964年,时佩璞的身边迎来了一个优秀男人,名字叫布尔西科。他是法国男人,从事工作是外交家,常驻于中国,身份自然和政治属性有关。

这位法国男人也很喜欢看中国文艺作品,其中戏剧也深深吸引了他。布尔西科在北大礼堂的一次观影中,结识了在台上表演的时佩璞。两人在台下结下了不解之缘,一个十分欣赏,一个友好待之。

两人成为了朋友,但是布尔西科却认为这个有中国文化魅力的女性实在是美丽极了,所以布尔西科最先陷入爱的沼泽无法自拔。他猛烈追求时佩璞。

每当“女神”去演出时,他必将准备一束鲜花在台后等待时佩璞结束工作。在“女神”回家时,布尔西科会开着自己的小轿车送时佩璞安全到家。他们偶尔会一起泛舟湖上,偶尔一起去西餐厅切牛排。

两人的故事像很多男女恋爱发展的逻辑一样,但别忘了他们的性别同样为男。

1969年时,时佩璞与布尔西科确定了恋情关系,并且选择了同居。但他们的同居生活和现代人的同居生活有一定的差距,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中国女人骨子里有一种封建主义思想,比较传统。如果要发生亲密关系,最起码要关灯,而且不能脱掉全部的衣裳。

布尔西科是一个非常尊重自己心中女神的绅士,所以对方所提出的一切要求他全部满足。并且他们很少发生夫妻事实,每当有情动难忍的时刻,基本上都是在时佩璞的引导下完成的。

这样的感情,多少有着柏拉图哲学的影子。而法国人的骨子里本身就充斥着浪漫的情怀,所以他们在爱情面前,尊重对方一切要求。在这样的情况下,时佩璞就一直都没有让布尔西科看出自己并不是女人的身份。很快,他们就结了婚。

二: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

1969年下半年,两人的生活迎来了转折。当时中国情报机构找到了时佩璞,希望通过他的关系,让布尔西科的力量变成辅助中国发展的力量。于是时佩璞就对丈夫进行劝说,最后拉拢了布尔西科,将这个法国男人招揽为中国的谍报人员。

因为这一层关系的约束,所以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定,不曾有过分手的想法。1982年时,时佩璞需要跟随布尔西科回到法国去工作。而时佩璞在丈夫的帮助下,还获得了一个法国政府讲学的教育者身份,并且受到了当地法国人民的欢迎。

但是没想到,他们两人回到法国之后,一直都被法国情报中心机构秘密监督着。后来情报局又派出了两个卧底潜伏在时佩璞夫妇身边。直到1983年6月30日,两人最终以被收集到情报138份,被法国安全局逮捕归案,两人都被落实成间谍罪。

这一关押就长达6年的时间。但也就是在这时,法国安全局公布了时佩璞隐瞒下来的真实性别问题。因为布尔西科看到士兵们抓住了自己心爱的妻子。

所以他歇斯底里的怒吼,要求对方赶紧放开时佩璞。他控诉法国政府不可以关押一个柔弱的无辜女性。布尔西科再三强调,说时佩璞是一个无辜的好人。

这时候法国安全局才宣布了时佩璞的性别,被时佩璞巧妙隐瞒了20年的秘密终于浮上水面,摆在了布尔西科的眼前。布尔西科这才知道躺在自己身边的枕边人,原来是男儿身。

布尔西科当时感觉三观都崩塌了,他羞愤难当。这时候法国社会舆论也给了布尔西科强大的压力,不论是报纸还是民间说法,布尔西科俨然都已经成为了法国人民心中最大的笑话。

如此一来,布尔西科无法经受住社会舆论压力,情绪一度崩溃,他公开表示将与时佩璞断绝所有关系,此后都将不再见。

1987年,时佩璞当时终于被保释,而法国总统密特朗也给了他重新回归生活的机会。而时佩璞在重见天日时也并没有回到祖国家乡,而是决定要继续留在法国巴黎。因为法国巴黎的空气中,还有一个叫做布尔西科的男人生活过的气味。

时佩璞想要找到一个机会,和布尔西科冰释前嫌。他甚至想要和她再见一面,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对方寄过去一封信。但是布尔西科那边再也没有传来好消息。

直到1994年。时佩璞和布尔西科的故事从法国走到了世界各地。很多文艺工作者慢慢将他们的故事编撰成多种艺术版本的作品,比如说电影版本的《蝴蝶君》,舞台剧形式的《蝴蝶夫人》等等。

直到2009年6月份,时佩璞在法国巴黎因病去世。直到去世之前,时佩璞都希望照顾在自己身边的人,能够将他一生所爱的布尔西科带到自己身边。

但是他的这个愿望却一直都没有实现,而记者也闻讯赶来,询问时佩璞那时最大的心愿到底是什么?他好像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一直在嘴里念叨着:我这一生最爱的人,名字叫做布尔西科。

那一年,时佩璞70岁,他走完了人生所有的道路。也许在他人生的终点会略带遗憾。当布尔西科年老之后,他会如何回忆这段过往,人们已经不得而知了。

但是在众多的影视剧作品当中,很多文艺工作者将布尔西科的形象,都刻画成了一个绝情的人物。编剧们都重点描绘了时佩璞的深情形象。

可由于这种题材涉及到了两性问题,在时代还不算太开放的上个世纪年代末,这都属于社会敏感话题,无法被人们拿在台面上细细讨论,所以也就给了很多观众无尽的遗憾。

不过话又说回来,时佩璞的确是一个善于隐藏的高手。他在戏剧表演中,也许真的如《霸王别姬》里的“虞姬”那样,在自己性别的问题上摸不清方向。他因戏成痴,忘了“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最后活成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模样。

而且,早在1970年前后,当时布尔西科需要回法国出差。在短暂的离别中,布尔西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在电话的那头,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说自己已经怀孕。这加深了丈夫对她的依恋之情。同时也更加坚信时佩璞就是一个女性,不然怎么会有怀孕的说法呢?

等到布尔西科回到中国,儿子已经出生,并且会说话,他们给孩子取名叫做时度。一个温馨而又幸福的家庭组织结构,变得更加完善。这巩固了布尔西科对时佩璞的尊敬。

但谁又曾想到,时佩璞本身就没有怀孕的能力,儿子时度度的到来,只是他花了大价钱从西北买来的弃婴而已。至于时佩璞为什么要隐瞒布尔西科自己的性别问题,而且还坚持和对方结婚,他们是如何结婚的?

很有可能是时佩璞背后的强大力量在推波助澜,但是这强大力量到底是谁?人们没办法得出答案。只能说时佩璞的身份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伪装者,他很有可能是中国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

因此,他身上的责任和担当比人们想象的要更重,否则他没必要花费20年的心血去营造一个假想的形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