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太太活活冻死在儿子家门口,全村却没一个可怜她的,只说她活该

subtitle
达叔鱼洞实验 2021-07-26 16:12

在一偏远山村,有一户人家,这家里只有母子两人,徐亚楠和儿子王硕。丈夫王涟水是一名消防官兵,没想到的是在儿子三岁时,传来噩耗,一地方发生了火灾,王涟水为救一对被困火中的母女,母女救了出来,没想到的是他却葬身火海,还没来得及跟母女见上一面,早早告别了人世。政府给了抚恤金八十万,徐亚楠母子有了这笔钱生活上本来可以没有忧虑,没想到的是这笔钱被婆婆、大哥、二姐三家瓜分了,母子两人根本没见着分毫。徐亚楠性格善良敦厚,对此并未说什么。

而令徐亚楠没想到的是,就在丈夫去世后一个月,婆婆把母子两人从新房里赶了出来,住进了破旧的老房子,而她和哥哥嫂嫂一家住了进去,而徐亚楠父母因为女婿过世,曾来看过女儿一面,看到女儿和外甥生活环境,顿时勃然大怒,找徐亚楠婆婆理论,没想到徐亚楠白眼说道:有房子住就不错了,孤儿寡母还想住楼房嘛!

当即徐亚楠父母就说要把女儿带回家。婆婆听后,却说道:你甭妄想了,她既然嫁到我们徐家,活是徐家的人,死是徐家的鬼。

既然这么说,有你这么对自己儿媳的。还有,涟水那笔抚恤金,亚楠一分没拿到,你做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徐亚楠父亲怒气冲冲说道。

那笔抚恤金是我儿子的,我是他母亲,想给谁就给谁,还轮不到你来管。徐亚楠婆婆一听到提起儿子抚恤金,顿时有些气恼。因为村民经常在背后说她无情什么的。

徐亚楠父亲刚要上去理论什么,不过被女儿拉了回来。

徐亚楠在家里白天带着儿子去山上种地,虽然赚不了什么钱,可母子两人生活倒也过得去。而王硕自小便很懂事,不打不闹。本来徐亚楠想让婆婆带着孩子的,可是有一次,徐亚楠去婆婆家接王硕,看到婆婆正在打王硕,边打边喊:再让你抢哥哥零食,你这有娘生没爹教的混蛋。徐亚楠连忙上前拦了下来。问道:婆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动手打孩子。

婆婆说道:我给虎子买了点零食,他却偷着吃了。你说还有没有点教养。徐亚楠转头一看,大哥家的儿子王虎面前放着一大堆零食。徐亚楠说着抱起正在哭的王硕,没说一句话,走了。从那件事后,徐亚楠再未让婆婆帮忙看过王硕。

而过了两年,王涟水哥哥王平夫妇在城里买了楼房,把婆婆从乡下接去城里住了。而过了一年,村里有些人看到徐亚楠辛苦带着儿子,不免生起一阵怜悯之心,劝她改嫁。你看你婆婆一家对你们母子不管不问,你又何必苦苦坚持呢。而徐亚楠面对此事只是笑了笑,说道:这辈子能嫁给涟水是我的福气,不过自己过得怎么样,都不会再改嫁。

村民听后,纷纷摇头,直道这女人太傻了。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种天真想法。一辈子的辛苦劳碌命。

而自此过了两三年,婆婆一家突然返回村里,竟然把徐亚楠母子赶出了家门。徐亚楠只得搬进村头一破庙里,而这次徐亚楠也彻底寒了心,在婆婆一家卖了房要回城里时,徐亚楠喊住了她。

有什么事?婆婆冷色问道。

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婆婆,有些事我不说我们都明白。涟水也是你儿子,小硕也是你孙子,你可曾一碗水端平过。我已经受够了,以后你过你得,我和小硕过我们的,互不干涉。徐亚楠说道。

随便你。婆婆冷漠说道,转身走了。

从那以后,婆婆一家跟徐亚楠母子几乎没联系。还是徐亚楠父母出钱,在村里给女儿盖了座新房,告别了那个四壁透风的破庙。

而这天傍晚,徐亚楠母子正在院子里收洗好的衣服。不料门口响起一沙哑的声音:嫂子,我是路过的,两天没吃饭了,能给口吃的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亚楠朝门口看去,是一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子,蓬头垢面的,身上衣服不知被什么东西刮开了好几道口子,露出片片白。

徐亚楠起身来到门口,说道:大哥,你进来吧~。锅里还有一碗粥,我给你热热去。那人说道:谢谢了。

过了会,徐亚楠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还有一碟自家腌制的小咸菜。放到那男人面前。男子闻着稀饭的香味,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不一会,那碗稀饭下肚。男子脸上才有了光泽。徐亚楠收起碗筷,放回厨房。

这时男子站起来,打量起屋内摆设,在看到墙上挂的相片框时,他停住了视角,望着徐亚楠全家福愣愣出神。这时徐亚楠走了进来。

那个,问一下,照片中的这个男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那男子指着王涟水问道。

是我丈夫,不过过世了。为了救人过世的。徐亚楠望着王涟水那张阳光般的脸说道。

你丈夫叫什么名字?那男子问道。

王涟水~,一个消防官兵,见不得别人受罪的傻男人。徐亚楠沙哑着嗓子说道。那男子听到此,身子一震,随后他把视角移开,问道:不是听说政府给了不少抚恤金嘛,你们母子怎么……。

抚恤金?婆婆生养他不容易,做儿媳的怎么能去想那个。徐亚楠低头说道。

那男子听后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在门口停下,说道:好人有好报,天理不会倒转的。随后朝门外走去了。

而这时,不知为何搬回老家的婆婆一家正好碰到他。婆婆刚听村民说自家儿媳施舍路人吃的,露出不屑,说道:活该过一辈子穷日子,自己都顾不了自己了,还给别人吃的。而村民也私下说这女人就是太傻了,守一辈子寡不说,家里穷还去施舍别人。

然而没想到的是,次日清晨,村里发生了一件让人炸过的事。天还没亮,在村口一声车辆的鸣笛打破了村子的宁静。随后三辆豪车停在了徐亚楠家门口,随后先从车内走下一西装革履的男人,直接走进徐亚楠家中。徐亚楠把儿子挡在身后,问道:不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妹子,怎么,才隔了一晚,你就不认识我了!是我,昨天在你这喝粥的那个落魄男人。那男人露出阳光般的笑容说道。

你说你是昨天那男人?徐亚楠不确定问道。那男人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徐亚楠家门口围了很多来看热闹的村民。徐亚楠问道:只是一碗粥,不用特地来。

对,一碗粥确实不值什么钱,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有一颗金子般的善良心。你跟你老公一样。男人说道。

我老公?徐亚楠疑惑问道。

对,你应该知道你老公是为了救一对火海中的母女才葬身的,那对母女一个是我妻子,一个是我女儿。而我在山中打猎,迷了路,饿了两天,全村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是你施舍了一碗粥。这份恩情,怎么我也得报答,不然良心难安。男人说道。

谁料这时,徐亚楠还未开口说话,徐亚楠婆婆和大儿子一家从人群中挤了进来,说道:这位兄弟,她是我儿媳,我是王涟水的母亲,这是王涟水的哥哥,你要报答,报答我们就行。我会照顾儿媳的。

那男人看了一眼徐亚楠婆婆,皱了下眉头,不带感情说道:大娘,你儿子那八十万抚恤金都让你们瓜分了,她们母子一分没得到,你还想要什么。你不觉得脸红吗,想过你那过世的儿子吗!这些年,你们对她们母子的照顾如果让涟水知道了,你们心安嘛!

而听到这,徐亚楠婆婆一家都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也窃窃私语起来。

大哥,你不用报答什么,涟水那么做是他的使命,一碗粥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有不顺时,彼此帮忙是应该的。徐亚楠说道。

你说得对,我这样做确实有点自私,不过好人如果没了好报,谁还会愿意去帮助他人,做乐善好施的事。再说,你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儿子想想,他马上到上学的年龄了,这是你和涟水的孩子,你不想他长大成人吗?我女儿马上也要上学了,我已经办好他们两个的入学手续了,在那孩子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不是。我想涟水也会同意的。男子说道。

徐亚楠听后,看着儿子,犹豫起来。这些年,自己倒无所谓,可真苦了自己儿子。她点了点头,对那男子说道:谢谢~。

那天,徐亚楠收拾了一下房子,抱着儿子坐上了车,离开了村子。男子把她们母子安排到一刚装好的楼房中,徐亚楠母子就在城里临时住了下来。后来那男子为徐亚楠找了一份工作,在酒店做清洁工,一天工作四小时,一个月能发到五六千工资,而上学什么的钱都是那男子出的,逢年过节,男子开车接他们一起到自己的别墅来过年。

后来徐亚楠才知道那男子是一家公司的董事,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家里只有一个女儿。

而一晃眼过了二十载,徐亚楠在一别墅跟一美妇聊着天,而过了一会,一辆车停在门口,从车里走下一对年轻男女,男子仪表堂堂,女子长相甜美。走进院子,两人来到徐亚楠两人身边,男子开口道:娘,伯母~。女子也甜甜叫道:妈,阿姨。

这年轻男子正是徐亚楠儿子王硕,而女子则是把她们母子带进城的男子的女儿,两人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现在正在男子的公司学习工作。两人从小学就开始在一起,一直出国留学。感情一直很好,两家大人也不反对两人在一起,只等和两人的喜酒。

而在一农村,一老太太正坐在一家门口破口大骂,而一男人“哐当”一声把大门紧关,不理会老太太喊骂声。

有村民路过,看到老太太,说道:哎,报应啊,当年对小儿媳那样,80万抚恤金,一分没给小儿媳,不想大儿子染上赌博,一夜间输了个精光,大儿媳带着儿子跑了,只剩下一个醉鬼一蹶不振的大儿子和哭泣不已的老太太。所以说做人别太绝,留条后路给自己。现在人家亚楠在城里住着,儿子也出息了。如果老太太不把事情做绝,凭亚楠那孩子,怎么不来照顾她。现在想去求助也没脸开着口吧~。

一个冬天,飘着大雪,一老太太在自家儿子门口活活冻死了。而喝的伶仃大醉的儿子躺在床上浑然不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