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外交部回应中美天津会谈:要求美方“四个停止”

北京日报客户端 2021-07-26 16:05
原标题:外交部回应中美天津会谈:要求美方“四个停止”

7月26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关于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在天津的访问进展,中方如何评价?以及美方在访问前说,希望谢尔曼此行能够确保为两国关系打造“护栏”,阻止关系继续恶化,请问中方对此提议有什么看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立坚表示,谢尔曼常务副国务卿的访问还在进行之中,中方已经发布了有关的消息稿。在双方的会谈中,中方直面两国关系中存在的问题,开诚布公地阐明了中方对发展中美关系的态度和立场,明确反对美方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明确要求美方改弦易辙,纠正错误。同时双方也就各自共同关心的广泛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美方就气候变化、伊朗和朝核等问题寻求中方的合作与支持。事实上,中方在这些问题上一直负责任地发挥着建设性作用。

“需要强调的是,合作需要以互信为基础,以互利为前提,以良好的双边关系氛围为必要条件。”赵立坚指出,美方应当树立正确的合作观,不能一边寻求合作,一边损害中国利益,这是行不通的。

赵立坚表示,会谈中除了阐述对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敦促美方改变极其错误的对华认知和极其危险的对华政策,中方还重点就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湾、涉疆、涉港、南海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向美方再次表达强烈不满,要求美方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损害中国利益,停止踩红线和玩火挑衅,停止打着价值观幌子搞集团对抗。

“我们敦促美方千万不要低估14亿中国人民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和强大能力。”赵立坚说,总体看,这次会谈深入坦率,增进了对彼此立场的了解,对争取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是有益的。

推荐阅读:

沈逸:美副国务卿从实力地位出发来中国?是时候给美国上一课了

【观察者网 沈逸】欢迎来到本期的《逸语道破》,我们讲一下关于美国副国务卿,准确地说是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将对中国进行的访问。根据日程,7月25号、7月26号,她将访问中国。

这个访问非常有意思,路透社写了这么一篇报道,题目叫作《焦点:美副国务卿舍曼将访华——打算向中国展示何为负责任且健康的竞争》。

看这个标题你就会有一种感觉。什么感觉呢?我们站在一个中性的立场上,你不知道什么样的国家叫美国,什么样的国家叫中国,你就知道有两个国家,一个叫美国,一个叫中国。美国出个副国务卿到中国去进行访问,然后打算向中国展示何为负责任且健康的竞争。

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第一感觉就是,中国不知道什么是负责任且健康的竞争,美国人去教它,居高临下的感觉跃然而出。

在21世纪、2021年的今天,中美之间的外交首要的是什么?对等和尊重。

什么叫对等和尊重?不能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盛气凌人,向中国展示何为负责任而且健康的竞争。

这种美式的——不说凡尔赛了,就是傲娇的居高临下,注定已经给这场会面注入了不和谐的因素。

然而从声明当中看,很有意思。中美双方的声明是不一样的。美方的声明大概是这样写的,就是说副国务卿舍曼要到中国去访问,在天津和包括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在内的中方官员进行会谈。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对于这个会面是这样说的,美方希望提出安排美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近期访华,同中方就中美关系交换意见。

“美方提出希望安排”,也就是说你希望来,请我考虑,我考虑了之后,安排你来。

第二,届时中国外交部主管中美关系的副部长谢锋将与舍曼会谈,之后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会见舍曼。

一个叫会谈,谈事情的谈,碰面谈事情;一个叫作会见,不跟你谈,礼仪性地见你一面,教教你有些事情应该怎么做,有些话应该怎么讲。

新闻发言人的那个报道当中,同时指出中方将向美方表明对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以及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坚定态度,要求美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

这估计又是一场深入的、坦诚的、建设性的会谈。为什么?因为在美方国务院的声明当中没有提到谢锋,而且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对记者表示时还说:“美方的高层接触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因此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将与中国高级官员进行实质性和建设性的交流,我们相信这正是我们在这次将与王毅的会谈中取得的成果。”

这就是本次会谈第二个非常不好的负面迹象,同样来自于美方。美方在做巨婴式的傲娇和装傻,想主导这次会谈,想要向中国不仅颐指气使地展示美国人如何去跟你健康和建设性地竞争,还要安排中国外交部的会见,要指示说我想见谁,我想跟谁谈。但这种事情对中国是无效的。

那么在这次会谈之前,就是同时发布这个新闻的时候,星期三,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Price在新闻发布会上对这次会谈做了比较大段的回应,回答了两个问题。

他的这个回应很有意思。第一个,再三强调这次到那边去谈的对象是王毅,而且想说通过这种跟王毅的个人的会谈将达到如何如何的目的,保持这种竞争的可持续,达到某些目标,实现美国的价值。

这有一点让我觉得不太好的预感,在安克雷奇导致中方“杨老虎”发威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方临时改议程,不尊重双方根据事先商谈谈定的议程,乱改、加戏,给自己额外地加戏份,为了彰显能够居高临下地跟你去谈。

现在这边已经有点这种意思,明明中方跟你说的是,你来跟我们分管中美关系的副部长谢锋去谈,谈完以后王毅外长会见你,王毅外长不是来跟你谈的。

美国人说,不,我不要你认为,我要我以为。这种态度已经跃然纸上。

第二,他讲舍曼到中国去的行程时,用了一个很奇怪的双重否定句式,叫做not unlikely。

他先说,舍曼是结束了对日本、对韩国、对蒙古的访问之后去的天津,而且是travel there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美方是从实力地位出发到天津去的。然后说,not unlikely。

意思就是布林肯在安克雷奇和杨洁篪、王毅等会见的时候,是从他们对印泰访问返程的路上去见的。这次访问了日本和韩国之后,他说not unlikely,没啥区别。

当然我们知道,在安克雷奇,因为布林肯、沙利文对杨洁篪说美方要从实力地位出发(from position of strength)和中国进行对话,被杨洁篪直接说你美国没有资格这样跟我说。

现在美国变本加厉,说我们是从实力地位出发到你家来旅行的,到你这来的。搞笑吧?

当然我觉得这也让人很感慨,就是今天的美国,居然已经不能坦坦荡荡跑到中国来了。它到中国来之前,先要到蒙古、韩国、日本这些国家去蘸一蘸水,壮一壮胆——我已经去过三个国家了,这三个国家是跟我在一起的,我现在过来跟你谈,我有对你的实力地位,因为我这边有四个,你这边只有一个,你怕不怕?

这种架势已经出来了。这是什么?这是帮派小子、街头流氓混混,去给自己壮胆的瘪三的做法,拿来搞外交;还是用你自以为很有格调的价值观外交,要教中国怎么样负责任地竞争。简直就是滑稽!

他还这样说,i think broadly speaking,广义上来讲,the deputy intends for this engagement to show and to demonstrate to the PRC what responsible and healthy competition can look like.

看这个英文,这股傲慢的、自以为是的气息,其实非常劣质和没有水准的这种傲慢,真的是扑面而来,真的是受不了。

王熙凤在《红楼梦》里面出场的时候,贾府的老奶奶贾母对她有一个评价,叫泼皮破落户。美国现在越来越像一个泼皮,颜值没有凤姐那么高,但善于耍赖,脸皮很厚,自以为得计,但水平真的是越来越差。

那么这次会谈能不能拿出一些干货?有没有发现很有意思,在他回答完前面这段东西之后,

记者毫不客气地快速跟进,问:你有指标吗?

什么指标?上次你跟中国人接触之后,到现在为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任何迹象表明愿意跟你玩这个吗?或者倒过去讲,你有任何指标可以去衡量吗?你敢给我一个指标说,我要在这几个点上取得突破吗?

那他就出了一句话,说中美之间的竞争上面要装个护栏,避免滑向最糟糕的冲突。他用的词叫guard rails,to ensure and see it that competition doesn't spill over into something more dangerous including, at worse, conflict。

这次舍曼来,没有带着任何干货,她不敢提这些东西。为什么不敢提?发言人Price后面自己回顾了中美迄今为止和这届政府的接触,包括双方领导人在拜年时的电话,包括在安克雷奇双方的接触和交往,包括布林肯在一些场合和杨洁篪、王毅的一些接触,他没有什么东西。

他说来说去是什么?说来说去就是我们需要一个建设性的对话,It's also important。

后面加了一句话,很有意思,出了一个口误。

什么口误呢?谁听谁说话。

后面实际上是to hear from,谁从谁那听。按道理上来讲应该是美国要听中国的,中国要听美国的。

他这里很有意思,说It is also important for us too,马上改口成It is important for the PRC to hear from us(中国要先听我们的)and for us to hear from China。

到底谁更想听谁说?其实美国更想听中国说,但是不能讲。

这个可能的口误,凸显出了美国现在微妙而尴尬的心态。这种心态,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

或者概括为色厉而内荏,口头上调门喊得很高,肚子里面很虚。

今天的美国和中国,在中美关系当中,在现在的经济关系当中,谁更需要谁?战略合作当中,谁更需要谁?国内政治当中,谁更需要中美关系为自己加分?当然是美国,不是中国。

但是你摆出了一副应该有的样子吗?没有。

美国现在摆出的这幅样子,叫什么?软饭硬吃。

你明明是有求于我,搞得还要鼻孔朝天,非常了不起的样子,没有诚意,没有勇气,把希望寄托在像和尚念经那样,多念几遍,就可以把事情搞定的份上。

这事儿行不行呢?不好意思,从历史来看其实是不行的。

现在中美见面,是不是一个有利的背景呢?实话实说,这个背景也不有利。

因为在这个见面之前,美方刚刚对中国做了很多事情,就是有一系列的敲打措施,在安全问题上,在南海,在台海,行动的频率和次数以及挑衅性都在显著地增加。

在经贸领域,在新疆问题上,在文化领域,包括高科技领域的华为孟晚舟这件事情,不但没有解决特朗普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反而还在意识形态上加码。

这是非常糟糕的。为什么?因为展现出这届美国政府没有合作的诚意。

当然历史是很公平的。历史其实已经开始不喜欢美国,认为这样的一个美国不符合历史前行的方向,对美国表示出各种嫌弃。

但历史在美国没有办法继续维持优势的时候,继续给美国机会。

这个机会是什么?它给美国配了一个非常爱好和平,非常建设性,愿意站在全人类立场上,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立场上,和美国真心诚意去构建一种共存的新型关系的中国。

中国愿意跟美国相向而行,愿意跟美国合作,但有前提。这个前提是什么?是美国要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当中国愿意跟美国和平共处的时候,美国是否愿意跟中国和平共处?

第二,美国是不是愿意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这个核心利益是什么?一是领土的完整、主权的统一,二是中国的发展,中国老百姓的发展。

中国老百姓想过上幸福美好生活,这个幸福美好生活需要经济发展。经济指标上去之后,中国的GDP非但要超过美国,还要大幅度超过,美国愿不愿意接受?

美国现在表现的情况是,它愿意接受一个怎样的中国呢?就是不能在任何程度上,以任何方式对美国的霸权形成任何的影响。

这就有点像克里——美国的环境特使最近做的一个表态。一方面他跟你讲,保护环境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他告诉你说,美国老百姓没有必要因为保护环境而少吃肉,放弃自己的高质量生活。

那环保的成本归谁呢?中国来承担。这种如意算盘,中国是不接受的。

最后简单说一下舍曼。这次来的舍曼也是个很有趣的人。

她是从社会工作者的领域开始出发,进入到美国政界的。她很资深,今年已经70岁了,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就开始在克里斯托夫国务卿手下做助理国务卿,负责法律事务。然后她又在奥尔布赖特国务卿下干过。

接着她还做过一个很有趣的职务,是房利美基金会在1996年成立时的CEO和总裁。没听错, 就是那个后来引发金融危机的房利美公司出资成立的基金会。

房利美公司对这个基金会是以股票的方式进行资助的。当时在1996年4月的时候,这个股票投进去的总价值大概是3亿5000万美元。

然后在成立仪式上,舍曼说过这样一段话:You can have access to affordable housing and you might be able to get started on the path to home ownership. And we can at least give you some Information that might help you to get on your ways. (你能够获得可以承受得起的房子,开始进入到拥有自己房子的道路上,我们可以最低限度地给你一些信息,帮你在这个道路上行进得更加顺畅一点。)

这么样的一个人,在房利美后来触发次贷危机这么大风波后,她仍然被任命为希拉里这个国务卿的次卿(Under Secretary),负责政治事务。

舍曼在次贷危机后第三年,被任命为次卿,但实际上她一直参与重大外交事务。例如,在2000年,以国务院朝鲜问题协调员的身份,在华盛顿迎接来访的赵明录。根据公开信息,她在房利美基金会当主席,是1996年4月到1997年7月的事,当年8月马上就成了奥尔布莱特的顾问

然后她做了几件事情,包括非常棘手的和伊朗的核谈判,她是首席的谈判代表;她在朝核问题上也有斡旋。

到了2021年,她被任命为常务副国务卿,那么很显然,她算是民主党这边元老级的、资深的外交事务官员。

那么这次她70岁到这来,从某种意义上,可能美国觉得在安克雷奇过来和我们谈的两个小年轻,被我们的杨洁篪国委和王毅外长组成的无敌双人组合非常资深地给K了一顿,现在他也派一个资深的过来找回一点场子。

这次我们姑且把它作为一场建设性的会谈,但是中美之间的这个外交关系,第一,像基辛格说的,再也回不到过去;第二,像我们这边的人讲,就是也没有必要回到过去。

责任编辑:李天宇_NB17996
21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