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最伟大的倒数第一!奥运游泳比赛因他设置救生员

subtitle
以史为鉴 2021-07-26 13:49

要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除了准备和世界顶级的对手进行激烈比赛的运动员,还有大量的裁判员、志愿者、后勤管理人员的辛劳付出。

但是在奥运会上,有一项工作被公认为最轻松的工作,网络上的段子手们还准备了不少的段子来调侃,这项工作就是奥运游泳比赛中场外设置的救生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俗的看来,这些救生员们不仅不需要下水,而且还拥有整个游泳比赛最好的视野,最可气的是他们什么都不做还有工资拿!

游泳场馆里设置救生员,一般都是为了游泳者不小心腿抽筋、头撞墙、体力不支等意外情况进行施救,但是能参加奥运游泳比赛的,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的游泳健将?这些人会需要救生员来抢救吗?

emmm,所以段子手们的调侃看上去挺有道理的嘛……

但是,在奥运游泳比赛的历史上,的确出现过运动员体力不支,差点发生危险的事情,这也是奥组委开始在游泳比赛赛场设立救生员的原因。

在1948年伦敦奥运会赛场上,因为这是二战后举行的第一届奥运会,也是奥运会中断了12年后举行的首届运动会,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新起点。

因为伦敦是空战战场,大半城市都被炸成了废墟,许多国家也刚刚解放百废俱兴,许多运动员都是匆匆训练几个月就踏上了赛场。

在伦敦奥运会女子游泳比赛时,就曾发生过运动员格雷塔-安德森在400米自由泳预赛上因为胃痉挛导致沉入泳池差点出事,还好旁边的运动员及时发现,救起了她。

而最近的一次意外事件,则发生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

早在1961年,国际奥委会认为一些体育大国、强国垄断了各个体育项目,从而建立了一个旨在援助亚洲与非洲新独立国家参与奥林匹克运动的“奥林匹克团结基金”。

奥林匹克团结基金针对各国家奥委会缺乏足够经费供选手参加国际比赛以取得参加奥运会资格,或已取得参赛资格因财政困难而无培训费用者,特别开发“国家奥委会准备参加奥运会”计划,由奥林匹克团结基金提供必要经费以办理训练营,并提供赴参赛地旅费及训练费等。

在2000年的时候,非洲小国赤道几内亚得到了这一基金的帮助,可以允许他们国家选拔运动员不经过奥运选拔就可以参与奥运会。当时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意在借此向全世界撒播奥林匹克运动的种子。

于是,通过基金拿到了直通奥运会的门票的非洲小国赤道几内亚就开始准备运动员了。

2000年4月,全国人口仅仅一百万左右的赤道几内亚在广播里发布了一条"奥运会参赛选手招募"的新闻,但是许多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奥运会,大家都在忙着生计,压根没几个人报名。

一个名叫埃里克·穆桑巴尼的工程专业大学生是仅有的几个听到广播还来报名的,于是毫无疑问,通过!

就这样,埃里克·穆桑巴尼就成为了赤道几内亚国家历史上第一个游泳运动员。

但是埃里克·穆桑巴尼此时甚至还不怎么会游泳,甚至整个赤道几内亚也没有一个标准的游泳池,埃里克·穆桑巴尼找了一家酒店,在仅仅十几平方的酒店游泳池里练习游泳。

但是因为酒店还有客人,只允许他每周在有限的3个时间内练习。

于是,在无法去酒店游泳池的时候,埃里克·穆桑巴尼就去海边跟渔民在海里学习游泳,去河里游泳……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悉尼奥运会前,埃里克·穆桑巴尼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完成报名的50米自由泳,虽然他还没有学会换气。

在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埃里克·穆桑巴尼还作为旗手代表赤道几内亚全部4名运动员入场。

一切都看上去很美好。

但是,初次参加奥运会的赤道几内亚人在比赛前才发现,埃里克·穆桑巴尼报名的项目不是他一直以为的50米自由泳,而是100米自由泳!

赛程足足长了一倍,而且埃里克·穆桑巴尼也从来没有游完过一百米。

穿着超市里购买的蓝白泳裤的埃里克·穆桑巴尼,和来自尼日尔的卡里姆·贝尔和塔吉克斯坦的奥里波瓦一起站在赛道上,这也是埃里克第一次站在一条完整的泳池赛道上。

但是意外再一次发生了。

来自尼日尔的卡里姆·贝尔和塔吉克斯坦的奥里波瓦因为还没开始就抢挑,直接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偌大一个游泳池就只有埃里克·穆桑巴尼一个人在比赛了。

比赛重新进行,埃里克·穆桑巴尼跳进了泳池,他的泳姿让观众席上的众人目瞪口呆,毕竟只是自学了几个月游泳,他的动作还带着“狗刨”的痕迹。

在前五十米,埃里克·穆桑巴尼游得还算可以,但是到了后一个五十米,埃里克已经是在拼命了。

他的身体摆动变得越来越不协调,手臂也是胡乱挥舞,旁观者可以明显看到他的腿也在下沉,要漂浮在水面并把头露出来对他来说已经很难了,更要命的是埃里克·穆桑巴尼没有学会游泳换气……

观众们看着险些溺水,依然在奋勇努力的埃里克·穆桑巴尼,都被他感动了,"加油!加油!"观众席上不管来自哪里,不管是哪个国籍的观众们都一起挥舞着手臂,为他呐喊助威。

离终点还有十米,埃里克·穆桑巴尼尼几乎游不动了,在全场的呐喊助威声中,埃里克·穆桑巴尼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游完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100米,也是赤道几内亚历史上第一个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

他的成绩是1分52秒72,可以说是奥运男子100米自由泳历史上的最慢记录,远远达不到奥组委规定的1分10秒的复赛线,可以说他的奥运之旅就到此结束了。

而也正是为了预防这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奥委会开始在之后的游泳比赛设立了救生员制度。

“我真的不懂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因为我什么也没赢。但我很高兴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我的国家。我在游泳池里时非常累,但奥运精神就意味着我必须完成比赛。我的肌肉很疼,我非常害怕,因为以前我从未进过那么大的游泳池。我对自己说‘你必须坚持’。”

赛后埃里克·穆桑巴尼这么说。

但是他的另一个奥运之旅才刚刚开始,埃里克·穆桑巴尼的这种精神让他获得了全球一致的赞扬,人们善意的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鳗鱼”,而且这个“鳗鱼”一度比“飞鱼”索普还要火。

甚至国际奥委会也将埃里克·穆桑巴尼的这场比赛评价为“奥运史上最伟大倒数第一”。

这场比赛之后,埃里克·穆桑巴尼回到赤道几内亚,现在已经四十多岁的他是当地一家石油公司的工程师,还是四个孩子的父亲。

但是除此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赤道几内亚国家游泳队教练。现在的赤道几内亚也已经拥有了两个50米标准泳池。

一个人,一个项目改变了一个国家,这可能就是奥林匹克赛事的魅力所在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王诗盼_NBJS1594
8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