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个夏天,一根羊肉串撑起超40亿估值

subtitle
餐饮O2O 2021-07-26 13: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高大上的资本圈来说,夜色下的烧烤摊又有着怎样的魔力?

这个夏天,“撸串儿”界迎来了一波新客人,他们的身份叫做投资人。

这波投资人客人来访的主要目的很明显:不吃串,而是要携资本进场成为股东。就这个目的而言,目前,投资人的表现主要分两种:已经出手的与尚在观察中的。

首先来看已经出手的:2021年7月12日,老北京烧烤品牌永定门电烤串官宣完成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由梅花创投和泰FUND(泰合鼎川)共同出资。另据投中网获悉,另一家不愿曝光的烧烤连锁店近日也将close掉一轮融资,背后投资人抢得火热。

其次是尚在考察的。VC投资人王子君告诉投中网,这几个月,他连续聊了一圈烧烤赛道的明星玩家,但因各种原因还未出手,“我们还在看,但到现在仍没遇到眼前一亮的门店模型”。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王子君口中“没有太多兴趣”的烧烤店品牌并不包括很久以前,没投资的原因在于“根本跪不进去”。据悉,很久以前最新一轮的估值已经超过40亿人民币。中小VC拿到入场券的机会显然微乎其微。

VC/PE追着投,“跪好久都跪不进去”

当下,关于资本追捧线下连锁餐饮的话题已经见怪不怪。对于每一个爆火的餐饮品类,投资人都能讲出数个何以投资的自洽逻辑。

那么具体到烟火气息相对最浓烈的烧烤赛道呢:对于高大上的资本圈来说,夜色下的烧烤摊又有着怎样的魔力?

两方面来解读,分别为市场端与行业端。

在市场端,投资人都在期待烧烤赛道能像火锅赛道一样长出来一个市值超2000亿的海底捞。投资了很久以前的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张沛元就曾提到,“往远了看,火锅里能出海底捞。我们相信烧烤里也能出一个极致体验的大公司。”

换句话说,烧烤赛道的市场盘子大,增长势头强劲。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式烧烤市场规模约为2200亿元。而且,有投资人对投中网指出,自疫情后,烧烤业态恢复相比最快,门店上座率比其他餐饮类目好很多。

相关数据也直接印证了这一点。根据《中国餐饮大数据2021》,2020年,餐饮业其他品类的体量降幅在20%-30%,但烧烤品类逆势增长,其增速在所有品类中排名第一。

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也直言,“新型烧烤连锁这个赛道足够巨大,一定会成长出独角兽。”

在行业端,伴随近年来场景的迭代,原本为街边小摊的露天烧烤逐渐被规范为室内经营,行业品牌性的机会在加速释放。众海投资许嘉诚就提到,“烧烤赛道资本化的前提之一就是由于出现了能够品牌化的行业升级。”

值得一提的是,在烧烤赛道里,很久以前这个品牌可以说是众多投资人眼中的“特殊存在”,似乎是这个赛道中投资人公认的最佳标的。不止一位投资人对投中网表示,“很久以前虽然做的是烤串生意,但品牌定位相对更为清晰,标准化更高。”所以,不少投资人对其趋之若鹜,“有些机构跪了好久都跪不进去。”

对于一些抢不进去头部企业的VC来说,基于对整个烧烤赛道的看好,自然而然地,他们便去追逐一些更早期的机会。但事实上,现在某些早期烧烤项目也需要争抢。某烧烤连锁品牌投资人如此向投中网描述当时的投资情形,“我们本来还想要更多份额,可惜并未成功。”

估值体系分化,投选手而非赛道

与其他大热的消费赛道不同,整个烧烤赛道在引来资本注目的同时,也呈现着硬币的另一面——不是每个明星烧烤连锁品牌,资本都愿意买单。

在投资人眼中,烧烤行业不比连锁面店的标准化程度,门店模型的稳定性也相对更弱。这意味着,在烧烤赛道,各品牌门店的经营管理容易参差不齐。投资人下注的是赛道中的优秀选手,而非哄抢赛道。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投资人看了一圈都未找到合适的可投标的。

长期跟踪线下餐饮业态的许嘉诚今年也看过几家连锁烧烤品牌,直至现在也没出手。在他看来,烧烤业态从街边走向室内只是品牌连锁化的第一步,做到真正差异化这一关键环尤其困难。

本质上,从口味上看,一把孜然一把辣椒面糊上的烤串就极难标新立异。而且,与火锅相比,虽然烤串供应链有一定的技术革新,但起码穿串这一环节并没有完全脱离人力。“一方面,使用全自动穿串机的效率的确会提高,可从消费者角度,与人工相比口感确实不一样;另一方面,自动穿串机也会有一定比例的损耗,难工业化、标准化仍是这个行业面临的一大难题。”

另外,许嘉诚提到,从消费人群来看,同样是传统品类进入商场等新渠道,但烤串相比面店而言其实没有大规模吸引到新人群。“烧烤企业需要在品牌定位、产品创新、氛围打造等方面做出鲜明的不同。”

在王子君未出手的种种原因中,线下烧烤品牌差异化难做这点也被放在了核心位置。“只能说这个行业迎来了拐点,但目前还没有更优秀的品牌出来。包括现在已经拿到钱的烧烤企业差异化怎么做,我要打个问号。”

由于资本对于各个项目的态度不同,在估值方面,烧烤赛道目前正处分化阶段。比如,很久以前就有底气报出超40亿的估值,但整体烧烤赛道的估值水平相对并不离谱。

许嘉诚说,对于烧烤赛道,他接下来仍会继续关注。“这些企业,要么能够吸引新人群,要么模式可以有大的创新。”

“资本壁垒相对没那么高”

“羊肉串”看上去是一门传统生意,但一直以来,烧烤赛道的企业对于资本的态度都相对较为开放。

比如木屋烧烤,2014年就拿到了天图投资的1亿人民币A轮融资;很久以前的第一轮融资是在2018年,投资机构为由绝味食品、饿了么联合发起的绝了基金;柳叶刀烧烤在2019年宣布完成天使轮融资,由1898基金领投,北大明德基金、伏牛堂餐饮(霸蛮)、天图资本合伙人李康林等一线基金合伙人跟投。

即便是成立时间更长的永定门电烤串,也于近期引入了梅花创投与泰FUND。王子君告诉投中网,包括始于1991年的丰茂烤串如今对资本也不排斥。

但其实,相比其他线下连锁品牌,资本在烧烤赛道所占的权重并不是决定性的。虽然这个行业的门槛不高,支个摊子就能做,可在前期,“资本的壁垒相对没那么高”。

主要原因在于,受制于标准化进程,烧烤门店的点位扩张速度无法高质量加快。拿丰茂烤串来看,成立了30年,丰茂烤串的门店数量目前仍不足百家。据悉,丰茂烤串计划在2025年全国开设150家门店。

而有着13年历史的很久以前在全国直营门店也只有70余家,其喊出的每年新开门店速度以15家来计。可以看出,对比动辄要开上千上万家的连锁面店,连锁烧烤企业的门店扩张数量着实不值一提。

实际上,很久以前吃过门店快速复制的亏,其创始人宋吉曾直言,速度有时就是空中楼阁。在开始的几年里,为了规模化扩大,很久以前采取的是品牌加盟模式,但很快,公司就进入了低谷。用宋吉的话说,“死还死不了,还能挣点钱,但就在盈亏平衡点维持着。”

“只想着自己,就导致我们只是要做标准化,工厂穿好串送过来,那就都标准了,但是没去想它会变得不好吃,这就损害了顾客利益。”宋吉曾反思道。因此,在选择资本时,宋吉最为看重的是,“对很久以前自己想法保持完全的尊重,不打乱我们的节奏。”

此外,烧烤经营还有更强的区域化属性。永定门电烤串CEO王煜就曾表示,烧烤品牌在某一区域内能形成连锁化的可能性更大。

总之,快这件事,在烧烤连锁品牌的发展中似乎并非上上策,以外部资本来快速抢占点位,用时间换空间的打法目前也并不是该赛道的竞争核心。某种程度上,这个赛道正如王子君所说,“就算资本进来也没法加快速度,因为行业能力还不到位。”

作者丨马慕杰 来源丨投中网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