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逃避?

去年,王勉在《脱口秀大会》上曾唱过一首很炸裂的歌,叫《逃避之歌》。

品品这歌词:

清早的阳光照进我心里,呼吸着雨后的空气,他拿着一个公文包对我说了声谢谢你,因为我把唯一的一辆共享单车让他骑。他看着我说你好熟悉,昨天让单车给我的好像也是你。对!因为我不想上班不想上班,不想去公司改PPT,大哥你别磨叽,你赶紧骑!明天后天都让给你!

很多人看了觉得真实又扎心。生活的确有时候是一地鸡毛,各种琐事杂事扎堆。不想去上班改ppt,不想回家陪女朋友看无脑偶像剧,不想听伴侣唠叨……总之,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世上无难事,只要肯逃避”。

但,真的所有的事靠逃避就能解决吗?

有网友这样分享:

“跟他在一起两年时我就想分手,因为没勇气所以一直拖。六年后我们离婚了,代价是我离异带子。”

“生完孩子后,我就一直在家当全职妈妈。也想重新回到职场,就是各种惧怕找工作惧怕投简历惧怕面试……五年过去了,该面的还是得继续面。”

“和老公在一起时,我是很粘他的。也知道这样不好,要成长,要改变,可就是逃避。结果他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不喜欢待在家,连见他一面都难。”

长大以后你发现,这些逃避不想面对的事情,好像会以别的形式再一次来到你的生活中,逼迫着你不得不面对。就像被绕进一个“机关”,只要不破解,就会一直困着你。为什么会这样?

为何逃避的事情会再一次回来?

接下来,我将从三个角度切入分析这个“机关”。

“机关一”:认知渴望减负

蔡澜先生曾说,“预支快乐,如果逃避可以解决困扰,尽管逃避。”

在先生这里,逃避成了一种解决困扰的方式。有些事的确避它一避,让子弹飞一会儿,过后它们会自动解决。但有些事情则不同。逃避了,困扰却依然在。

从现实层面来讲,发生概率比较高,普及人群比较大的事情上,逃避是不太有用的。比如说亲密关系相处中的冲突和矛盾,这些事情不解决,就会一直存在。而且逃避可能带来的时间和机会损耗,也可能让自己雪上加霜。

从心理层面来讲,与个人核心需求有关的事情,逃避也不太有用。例如人格上的成长,与一个人舒服地相处等。这些事情上的逃避,用马斯洛的话来讲,损害的不仅是我们的生理和安全需求,还有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求。

这些需求一个个潜藏在体内嗷嗷待哺,不断驱动着我们的力比多和攻击性,持续地激励着我们去满足。所以你会发现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该来的都会来。

与此同时,认知心理学研究也发现,我们的意识常常会不受控制地走神。而对这些走神的内容进行分析后发现,它们与个人未完成事件、与自我高度相关的部分(current concern)密切联系。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在意识层面对那些重要的事情选择了逃避,但是大脑的认知资源却在无意识的水平继续加工信息。并且,在对大脑默认网络上的神经机制研究里,也可发现类似证据。

逃,或者不逃,认知加工就在那里,不来不去。而当你终于面对了这个事,认知资源也会获得一场减负。

“机关二”:面具渴望摘下

弗洛姆在《逃避自由》中讲到,“每个人都愿意不付出任何代价、任何痛苦就成长起来,但是现实的成长必然要承受痛苦,所以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逃避成长。”

的确,无论是现实还是心灵的成长,多多少少可能有些痛。面对这些痛苦、焦虑、不舒服,我们的心理会下意识地防御。比如说,使用一些面具。

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的人格总有顶不住的时候。但是如果一直戴面具,可能也会损害我们的一些现实和自我功能。

举个例子。

朋友小柔名如其人,是一个温柔的姑娘。她最近有一个困扰,就是主管要她独立带一个团队,负责一个项目。这就意味着她需使用到团队管理、项目管理等领导力。她非常焦虑,焦虑到晚上失眠,跑来问我该怎么办。

我认真听她说了一遍,才发现她害怕的既不是专业也不是业务,而是领导别人,包括协调很多部门来配合她完整项目。

“领导别人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问。

“我很讨厌控制别人。从小到大,任何与控制有关的事我都深恶痛绝。所以毕业找的工作也是研发岗。但现在得去跟人打交道,而且让别人做这做那……”小柔愁眉苦脸。

原来是需要在关系中使用到权力规则。她一直在逃避,却还是逃不过。而深入了解这份逃避,也和小柔与母亲的打交道有关。

小柔有一位控制性极强的母亲,从小到大,母亲包揽了女儿衣食住行、生活起居上的一切选择,甚至连发型都没有自由选择权。这份蛛丝网般的控制,令小柔自我边界破碎,个人空间挤压,可谓是深恶痛绝。

所以,这份对控制的厌恶也泛化到其它的地方。比如说,放弃对环境的一些基本控制,压抑自己的团队领导力,管理能力等。对她来说,让别人听自己的,就像在侵入对方的个人边界。所以,她对人很“温柔”,不强势。

“既然这么厌恶,为何不回绝了主管?”我感到好奇。

小柔沉默了下,最后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想试试看吧。”

正所谓“你憎恶的黑暗,有你看不见的深情”。虽然小柔建立起了“温柔”的面具来应对曾经的创伤,但是她却也为此付出了压抑领导力,在更大的平台整合资源解决问题的能力为代价。

而冥冥之中,逃避的事情又回来找自己,也许,是她的内心深处一直等待着蓄积力量,去穿越那份曾经的亲密关系创伤,放下那个常年戴着的面具,获得一份更加强大的自我功能,让真实的自我透一透气。

“机关三”:心灵渴望完型

逃避的事情会回来找你,有时和心灵在追求完型有关。

换句话说,如果内在有一些不协调、冲突、分裂的部分存在,我们是有这个驱动力去寻求解决来达到身心整合的。

举个例子。王勉在《逃避之歌》里还提到一个有意思的逃避,就是不想结婚。

“上周我见了女朋友的爸妈,第一次见面我不能搞砸,我带他们去了最好的川菜馆,因为听说他们不能吃辣。我不想结婚不想结婚!我不想这么快就安定下来!服务员加盘菜,辣子鸡不要子子鸡!”

笑归笑,身边的确有一些这样恐婚的朋友。他们害怕建立长期的亲密关系,害怕走入婚姻。所以,逃避相亲,逃避见家长,逃避安定。

还有一种更隐晦一点的恐婚,那就是让自己一直单身。你也许会发现一些长得不错,性格开朗,工作也好,无论谁单就轮不上他单的人单了。这也是一种对亲密关系的逃避。

再往深走一步,这种逃避可能和自我的恐惧有关。因为婚姻意味着两个自我的深度碰撞,意味着两个人之间可能会有的融合,当然也可能面临婚姻失败带来的自我破碎的危险。

所以,你也许会一直在逃避的边缘兜兜转转,用工作忙、圈子窄、没有合适的人为借口,拒绝走入亲密关系。但与此同时,你的潜意识深处也许还徘徊着一个“幽灵”,推着你去遇上另一个自我,发起一场有质量的恋爱,来进行一场人格的深度探索。

在这场探索里,你经历了诸多的分离和酸楚,尝尽了忽视和嫉妒,感受了很多的依恋和孤独,却也慢慢穿越了那层痛苦,获得了很多的东西。

你获得了对欲望的更多接纳,对亲密能力的更多获取,男子气和女子气特质的更加平衡,建立了很多新的自我结构,也获得了更加完整统合的身心。

每次看《射雕英雄传》的时候,我都很佩服黄药师。因为他很无聊地在桃花岛上布置了一堆机关,让很多人鬼打墙一样地走不出去。

但是,我现在想想,被困在“机关”里也没什么不好。只要能够找到其中的线索,就能够四两拨千斤,找到一条云开月出的通路来。

所以,如果我们面对一些艰难的事情时想要逃避,那就在“机关”里自己跟自己玩也没事,这当然是你的选择。但同时,如果要获得更大的空间和人生舞台的话,我们也需要拥有破局的能力。

比如,在事情上做一些理性区分。去看看逃避是否能够解决困扰,权衡利弊之后,如果还是需要面对,那不妨一开始就把脖子一伸去试它一试。去改变自己能够改变的,同时接受自己不能改变的。

比如,对自己的面具保持一些觉察。去接纳自己人格扛不住时所选择的防御,这是对自我的一种保护。但当你内心更强大时,不妨试试去分析自己的面具,允许更多的潜意识进入意识,去看看真实的自己到底能够走多远的路。

再比如,对自我的成长多一些耐心。从小树苗成长成参天大树,这个过程也许需要经历很多的如晦风雨,但是你从中获得的勇气、力量、自尊却也是真实可靠的,且独属于你任何人都拿不走的。

所以,逃避的事情都会回来找你?

那就让它们来吧!因为冥冥之中,你也在一直等待它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