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诺曼底登陆后盟军就能高歌猛进?早着呢,先过了树篱这一关吧

subtitle
历史皇太后 2021-07-26 09:40

诺曼底登陆,这个词估计大家都不陌生了,这是盟军在1944年6月6日发动的一场登陆战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欧洲西线战场的反击开端。通常来说,人们认为诺曼底登陆后盟军就连战连胜,德军就如同被打断了腿的野狗一样,只能慌不择路地狼狈逃窜。然而,历史的真相总是超过人们的常识,登陆后的盟军先德军一步踏入了地狱,而这个地狱的名字叫做“树篱”。

一、沮丧的盟军

1944年6月6日晚,美国第26步兵团的C连就在诺曼底海岸附近的科勒维尔小镇边缘休息,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战斗后,C连的士兵们已经是筋疲力尽,但是胜利的喜悦却又让他们欣喜不已,成功在诺曼底登陆后,似乎最终胜利已经在对他们招手了。

士兵们喝着可乐,嚼着巧克力,幻想着自己马上就要进入巴黎,如同解放者一样受到法国美女们的热情欢迎,捎带脚还能品味法国的美酒和大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这些做白日梦的美军士兵还不知道,在他们惬意地享受食物和吹牛扯淡的时候,德军已经摸到了他们身边。电光火石之间,德军士兵扣动了扳机,措手不及的美军士兵中弹身亡,剩下的人乱作一团,被篝火照亮的他们简直是活靶子,而隐藏在暗中的德军却可以对他们挨个“点名”。美军士兵们对四周盲目射击,仿佛黑暗中到处都是德国人,而他们已经被敌人包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德国人悄然退去了,美军士兵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损失较为轻微,只有七人阵亡,另有数人受伤。可等到第二天早上,C连的士兵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仅仅找到了一名德国士兵的尸体,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这意味着,德军只用了个位数的人就把他们搅和了一个晚上,而他们就像白痴一样盲目地开火。一瞬间,沮丧和挫败感席卷了C连的每一个人,他们哀叹着自己的失败。

事实上,当天晚上来偷袭的德军仅仅只有两人而已,他们借助树篱和夜幕的掩护,对C连展开袭扰,就结果来看是成绩斐然。在6月6日晚上,盟军各部队均遭到德军袭击,各部队奋力反击后也都只取得了微弱的战果。遭遇袭击的部队在探明情况后,不约而同地认为,德军是借助了树篱作为掩护,才能够成功地对他们发动攻击。

而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盟军各部队沮丧地发现,他们眼前连绵不绝的树篱,已经成了他们最大的敌人。

二、树篱?树篱!

诺曼底大区自中世纪开始就是法国的农业大区,农民们在诺曼底开辟土地,建造了自己的庄园。为了应对诺曼底地区地形过于平坦,没有天然地形分割土地这一情况,诺曼底的法国人就种植了树篱来形成人工隔离带。

这些树篱就和交错的护栏一样,护栏的内部是连绵不绝的土丘,土丘的高度多在2米到3米之间,厚度大约也是2到3米,同时树篱上还长有藤蔓、灌木丛和葡萄架。

法国人培养的树篱不仅割裂了土地,而且这些树篱在经过千百年的培育和繁衍之后,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坚固。事实上,这也是法国农民们希望看到的事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有效地分割土地,形成一道近乎“天然”的围墙。

否则的话,你的邻居老王可能从树篱上扒开一个窟窿就进入了你的农场,这种事谁也不会放心的。因此,最初法国农民在培育树篱时,要的就是这种坚固性。

法国农民们固然是很满意于树篱的坚固和耐用,可盟军士兵们可不会夸赞树篱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被树篱坑惨了。这些树篱的土垄和上面的植物已经让树篱变得坚固异常,就算使用火箭筒和炸药也难以将其摧垮。

树篱两边还有很深的排水沟,卡车和吉普车的车轮一旦陷进去,一时半会儿都难以脱身。更要命的是,这些树篱割裂出来的道路太过狭窄,坦克走在上面基本就把道路占去了一大半,如果坦克被德军击毁,那么道路基本也就被坦克的残骸彻底堵死。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诺曼底大区的特殊性,它完全是一片为防守方准备的战场,任何防守方只要能够利用好树篱,那么就可以用很少的兵力来阻挠敌方的进攻

很不幸,盟军现在就是这个进攻方,百万盟军在登陆后推进了不到十几公里之后,各部队就纷纷陷在了树篱中动弹不得。士兵们惊恐地发现,自己占据兵力优势的部队被树篱给分割开了,而德军的步兵分队和反坦克小组就藏匿于树篱之后,随时都可能突然对他们发动攻击。

三、寸步难行

如同美军第26步兵团C连的遭遇一样,盟军大多数部队都陷入到了这种“棋盘厮杀”之中,意思是树篱将战场分割为了棋盘。盟军士兵和德军士兵就是棋盘上的棋子,双方几乎是潜入了近距离的厮杀之中,树篱背后藏匿的机枪手和冲锋枪手随时都会杀死大片美军

而盟军占据数量优势的装甲部队在树篱中也是泥牛入海,因为你不知道树篱上会不会藏着德军的反坦克小组,“铁拳”或是“坦克杀手”发射的火箭弹是美军的噩梦,原本威风凛凛的坦克瞬间就会被消灭。

这就是德军的防守策略,利用树篱地形作为掩护,尽可能地迟滞盟军方面的攻势,尤其是在诺曼底大区正面展开进攻的美军部队,更是德军的重点关照目标。德军的机枪和迫击炮依托树篱作为掩护展开部署,或藏匿于树篱下的坑洞,或藏匿于树篱后的农舍之中,一旦盟军士兵进入了机枪和迫击炮的视界之中,死亡就会呼啸而至。

大批的盟军士兵倒在弹雨和弹片之中,受伤的士兵们只能躺在地上哭喊和哀嚎,没有倒下的士兵则只能拖着受伤的战友离开。

这种战术让盟军筋疲力尽,他们尝试过许多办法来摧毁树篱,早期他们想过使用坦克来对付树篱,可结果却不理想。标准的谢尔曼坦克配备的是75毫米坦克,这种口径的坦克炮很难对树篱造成直接破坏。

如果想尝试撞开树篱的话,多半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树篱太过坚固,那些植物也让树篱的韧性十足,坦克根本就不可能轻易将其撞开。而且坦克的发动机声也会成为美军的催命符,德军反坦克小组会顺着发动机声找过来,到时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树篱、树篱、树篱,该死的树篱,树篱成为了盟军士兵最为痛恨的存在,树篱几乎无穷无尽,花费力气突破了一道树篱之后,眼前却是更多的树篱,士兵们的心态都几乎快被树篱折磨的崩溃了。

何况,德军还在道路上铺设了大量的地雷,从普通的反步兵地雷到阴损的S跳雷,再到能炸飞坦克的反坦克地雷,各式各样的地雷几乎是应有尽有,盟军士兵只能一面怒骂德军,一面奋力在树篱中杀出一条生路。

结语

这就是当年盟军在诺曼底大区的遭遇,尽管进攻方通常会占据主动权,但这一次却相反,德军作为防守方牢牢掌握住了战场主动权。讽刺的是,在英国实际上是有类似诺曼底地区的树篱地形的,可当时盟军高层普遍对树篱不放在心上,只认为登陆才是作战的难点,向法国内陆推进则会十分轻微。

一些过于乐观盟军将领甚至认为,树篱会帮助盟军减轻防守时的压力,所以盟军从战前就没有把树篱放在心上,尽管他们曾经有机会针对树篱地形做出应对方案。

但现在盟军必须为自己的粗心大意付出代价,百万盟军现在被少量的德军卡在了诺曼底大区,任凭盟军如何发起进攻,德军就是能用自己手头少量的部队抵挡住盟军的攻势。

随着时间的流逝,德军的增援部队开始赶到,盟军的进攻难度也越发巨大起来。前线的盟军士兵们士气日渐低落,将诺曼底大区的树篱称之为“树篱地狱”,而盟军的高级将领也是愤怒无比,就连一向温文尔雅的奥马尔·布雷德利也对树篱怒骂不已——“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为混蛋的土地!”。

参考文献:《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死亡陷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