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2小时救出600人,上海救援队驰援重灾区新乡

subtitle
交通新闻视点 2021-07-26 00:23

新民网

连日来,新乡市北中部出现大暴雨、特大暴雨。受强降雨影响,新乡市内卫河、共产主义渠等多条城市行洪排涝河道出现漫堤险情,大量村舍田地被淹,超过128万人受灾。昨天上午,刚刚完成中牟县抢险任务的上海浦东三栖应急救援队队长徐俊,接到一条令人揪心的信息,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李女士向救援队求助,她家住新乡辉县市峪河镇东淹沟村的父母已被洪水围困多日,一同被困的还有数千人之多。多日断水断电,食物饮用水也即将告罄,手机关机联系不上,让李女士心急如焚。在接到求助后,徐俊立即带队赶往现场救援。新民晚报特派记者也跟随救援队员进入被水淹的村子,目击了搜救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说:上海浦东三栖应急救援队队长徐俊进入一户人家,询问住户是否需要离开。萧君玮 摄(下同)

家人还好吗 | 焦急

昨天下午1点,峪河镇村口加油站满是翘首以盼的村民。他们大多是被淹村庄村民的家属,家人已在洪水里被困四天。村民张先生告诉记者,19日深夜河水突然猛涨,这一片区域7个村庄一齐被淹,大约有上万人之多,大多都是老人和孩子。等年轻人赶回来救人时,水最深处已经可以淹到成人年的脖子,无法自行撤离了,被困者只能在二楼避水。多日来,村里唯一的救援工具就是一辆挖掘机,有人冒险涉水进入村庄,用挖斗一车车将村民救出,但效率实在太低,三天也没救出多少人。因为停水停电,村民家中储备的水和食物都消耗殆尽,手机电量都已经见底,即将彻底与外界失联。

图说:村民坐在铲车抓斗内离开自己的家,在这个被水淹没的小村庄中,这些“哪儿都能去”的特种作业车辆成为了大家的摆渡车

记者蹚过一片积水的道路,步行进入救援区域,这是一座抵御洪水的临时堤坝。一边是一片泽国,村庄和泛滥的卫河支流已经融为一体,被泡在水中。而另一边的区域则居住着数十万居民,一旦这条堤坝有恙,灾害还将进一步升级。于是一辆辆满载沙包的卡车往返于堤坝之上,一边堵漏,一边救人,三支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已经赶到,上海浦东三栖应急救援队就是其中之一,队旗依然树立在堤坝之上。

在坝上,救援人员用几个沙包垒出了一个小小的“码头”,在冲锋舟接到被困村民后,就将踩着沙包上岸,虽然简陋之极,但它已经成为了村民赖以脱险的“生命码头”。在码头上,三家救援队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此时已经不分彼此,互相加油鼓劲,共享救援设备,提供必要协助。此时大家已经得到消息,今晚水位可能会继续上涨,为了在险情升级前将所有村民救出,救援队员都拼了,船一到岸放下百姓,不经休整马上返回救人。于此同时,在村庄的另一头,也有多支救援队赶到开始施救,整个被淹区域的救援队伍达到了十多支,大家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争分夺秒尽快救人。

图说:村庄内积水严重,村民寸步难行

为了找到你 | 冲锋

在救援开始后不久,求助的李女士发来消息,父母已经被其他救援队接走平安脱险,于是上海队开始救援其他被困村民。跟随徐俊,记者乘坐冲锋舟进入村庄,眼前的景象令人心碎。村庄和田地已经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许多农舍的一层已经被淹没,而有的只露出屋顶。在进入村子的路上,能看到一头猪在里艰难求生,躲在一块只容得下“一猪身”的高地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救援人员进出,救援人员虽然觉得它有些可怜,但此时根本无暇救助动物,还有几千人正在村里翘首以盼。

图说:冲锋舟往来村庄和堤坝之间,将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运离险境

徐俊告诉记者,这是上海救援队入豫后的“最艰难一战”,不同于之前被淹小区,几个村子面积非常大,被困人员分散,只有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才能进村救人。最麻烦的是,此处的地形非常复杂,水下障碍物很多,稍不留神冲锋舟就会卡住甚至损坏,而且被救人员多是老弱病残,他们的安全是救援人员最关注的事。“如何找到他们,把让他们平安送上岸,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非常困难。”

图说:在新乡市峪河镇东淹沟村内,上海浦东三栖应急救援队队长徐俊趴在冲锋舟船头,寻找村子里可能需要帮助的人

每当冲锋舟的马达声在村庄中响起,农舍二楼的窗口阳台上就会出现被困村民们的身影,他们探出身向冲锋舟挥手。当船靠近后,现场都会有人大声响到:“让老人和孩子先走!”被困在屋子里的,许多都是年迈的老人,还有孩子和残疾人,他们成为最优先救援的群体,救援人员或抱或背送上冲锋舟,再帮他们穿上救生衣,如果救生衣不够,就脱下自己的装备为他们穿好,等一切准备妥当,再小心翼翼地开船,与进村时的风驰电掣相比,出村时的驾驶风格突然变得温柔无比。

图说:冲锋舟往来村庄和堤坝之间,将被困的居民一船船地运离险境

他们都平安 | 泪目

一船接着一船将村民救出,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5个小时,但仍有数千人在等待救援,比他们更着急的就是家属,家人几天的失联让他们备受煎熬。每当冲锋舟靠岸,家属们就急切地上前寻找家人,找到了顿时欣喜若狂,拥抱流泪;没有找到只能失望离去,继续翘首盼望下一艘船到来。

图说:墙上的绘画让人想象以往村庄宁静祥和的模样

在人群中,一位神情焦急的小哥几次想上船担任向导进村,但都因为船上人员过多而未能如愿。小哥名叫王泽军,他告诉记者,他和哥哥一共有5个孩子,还有家里的老人,全被困在村里,几天消息全无,他快被急疯了,看到有人被救就上前询问家人的下落。“我听到洪水来袭的消息就往家跑,还是晚了一步,道路被封村庄被淹,已经进不去了,这几天我都在这里等,终于等来了救援队。”

图说:村庄内淹水严重,最深处可达成年人的脖子处

终于,王泽军得到了上船的许可,在他的指引下,冲锋舟向他家的方向急驶而去。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景象,王泽军很是难过:“这条路就是我每天走的,现在居然要坐船才能进,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在船只靠近他家后,王泽军大声向二楼呼喊,家人们探出身纷纷向他招手。“他们都在,平安无事!”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抱起一岁儿子上船后,他说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上岸后,村民们扶老携幼准备坐车离开堤坝,脸上的喜悦与激动溢于言表。78岁的穆大爷在被救后告诉记者:“是上海队把我救出来的,我要为他们点赞!”虽然家里被淹,但他觉得都是身外物,人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而另一位村民小孙则一直搀扶着一位老奶奶,原本以为是他亲人,但小孙表示,这位96岁的阿婆是他的邻居,他的亲朋好友大多脱险,唯独没看到大娘,他在这里守了几个小时,就是为了接她和亲人团聚。

图说:腿脚不便的老人被疏散出来,徐俊将他背上车

救援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深夜0点,在一片黑暗之中,上海救援队依然打着手电在村里穿梭搜救,挨家挨户排查是否有被困村民。徐俊告诉记者,这场救援持续了整整12小时,一共救出了600多人,在休整几小时后,第二天救援还将继续。“只要还有一名老乡没被救出,救援就不会停止。”截至记者发稿,这场紧急大营救仍在持续。

责编:宋永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