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江西各县教育系统的心声:看到南昌和临川的招生人员,就想揍一顿

subtitle
卫少娱乐 2021-07-25 19:27

2020年高考放榜,江西南昌市某民办高中的杨诗雨同学考了671分,荣膺江西省高考文科魁元。杨诗雨同学在南昌市参加高考,升学宴却在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举办,这是怎么回事呢?

杨诗雨同学是吉安市泰和县人,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是泰和县新华书店职工。杨诗雨同学是土生土长的泰和人,她在泰和县读初中。杨诗雨同学中考成绩非常出色,结果被南昌市某民办高中,用“十足的诚意”挖到南昌读高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泰和县是江西文化强县,历史上人才辈出。泰和学子在历史上的历届高考,有过辉煌的成绩。近年来,泰和县的高考成绩,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究其原因,不是泰和县高中教育质量下降,而是泰和县高中教育的墙脚,被南昌和临川的民办高中挖得千疮百孔。

笔者手上有一份绝对可靠的资料,足以证明泰和县中考尖子生的流失情况。2018年中考,泰和县前10名,被挖走了9个,只剩下第8名在泰和读高中。中考前20名,被挖走17个。中考前50名,被挖走40个。中考前100名,被挖走77个。中考前500名,被挖走216个。

我们家乡有句俗话:“秧好一半禾”。好的生源,是高考出成绩的关键因素。泰和县被挖走的中考尖子生,都是考清华北大等985名校的好苗子。尖子生被挖走了,泰和县高中教育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高考成绩不理想,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无独有偶,泰和县的遭遇,也是永丰县的遭遇。永丰县中考尖子生被挖的情况,跟泰和县如出一辙。永丰中学和永丰二中去年招录的中考前100名,大部分被挖走了。永丰县教育系统想尽各种办法,却留不住本县的中考尖子生。中考尖子生被挖走了,永丰县的高考成绩自然不是很理想。

吉水县的公办高中、新干县的公办高中,也在为留不住本县中考尖子生的问题而头疼。有一次,我和几个文朋诗友讨论文学。聊着聊着,就聊到县城公办高中被挖墙脚的问题。

新干县教育系统的一位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我现在看到南昌和临川的招生人员,就想揍他们一顿。”

当时有位永丰县教育系统的朋友在场,他接过话茬,说道:“我也是感同身受,我看到南昌和临川的招生人员,就想拿屎扫帚把他们叉出去。”

在我们永丰县形容一个人极度不受欢迎,人们就会说“拿扫茅坑的屎扫帚把他叉出去”。永丰县教育系统的朋友,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他有多讨厌南昌和临川的招生人员。

赣州市宁都县跟我们永丰县交界,宁都县的中考尖子生,也被南昌和临川的民办高中挖走了好多。宁都教育系统的朋友,也像新干县、永丰县教育系统的朋友一样,对南昌和临川的招生人员,有一肚子意见。

江西各县市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面对南昌和抚州高中挖墙脚的行为,也曾经去江西省教育厅反映问题。省教育厅面对这种情况,出台了禁止公办高中跨区招生的政策。这个政策缓解了南昌公办高中挖各县市公办高中墙脚的问题,却没有禁止民办高中跨区招生。

民办高中依然到处招揽中考尖子生,各县市公办高中面对财大气粗的民办高中,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江西各县的教育系统,对于南昌和临川满江西挖中考尖子生的做法,虽然是颇有微词,但是没有丝毫办法。

民办高中挥舞着支票,挖到了很多中考尖子生。这些尖子生也不负众望,考出了好成绩,成为民办高中招生的活广告。民办高中花重金买中考尖子生,然后收取普通中考生高昂的学费。这样的操作模式,最终买单的还是赣鄱子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