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连续2年无“清华、北大”?邓州教育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subtitle
邓州头条 2021-07-25 17: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邓州高中分布图

邓州教育,成了“中国足球”?

一年一度的高考前后,不单是考生、家长和老师们在紧绷着神经,全社会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尤其是放榜时刻,街头巷尾议论的都是诸如“谁家孩子考了多少分”、“今年的一本线是多少”等问题,当然,普通百姓最关注的还是今年清华北大考上了几个……

根据此前的消息,邓州几所高中一本进线人数都有大幅的提升,尤其是一高,一本进线1552人(不含体音美),比去年增长273人,增幅居豫西南各高中之首。但从清北数量上看,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学校介绍说1名同学有望被北大录取(理科最高分688分),存在连续两年无清北的可能。再与周边西峡、淅川甚至内乡等县对比,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引发群众的广泛吐槽,一时间邓州教育就变成了“中国足球”,作为邓州教育旗舰的一高就成了扶不起的“中国男足”,“领导不行、老师不行、管理不行……”,各种咬牙切齿、口诛笔伐随之而来。

邓州教育问题的根源还是“僧多粥少”

无意替谁开脱,教育系统本身的问题肯定是有,这个不否认、也否认不了。但在笔者看来,教育只是社会系统的一方面,单独摘开看无法直达“症结”,笔者认为目前教育问题的本质,还是邓州庞大人口基数与按县头分配的有限社会资源之间的矛盾。

邓州有180万的庞大人口基数,中心城区辐射到的人口在200万以上,和一些地级市基本相当甚至更多。比如豫北鹤壁,辖2县、3区人口仅162万;豫西三门峡,辖2县、2区、代管2个县级市人口仅227万。但在行政和各种社会资源配置上,往往以行政区域为单位。如:以前地级市至少配置一个三级医院,县级则没有(为服务九重、厚坡等地,邓州市人民医院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设有淅川合作医疗报销窗口)。

再如:目前一个地级市高铁站的标准规格是三台七线,县级规格基本上都是二台四线。尽管邓州东站是省界、局界双料界站,尽管服务的是邓州新野两地二三百万人口,也只能局限在二台四线的规模上,线路还未开通多长时间已经出现开通一列始发、就停几趟过路车的尴尬局面,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回到教育问题,邓州目前高中学位数量还不到应届初中毕业生数量的一半,意味着一半以上的初中毕业生无法迈进高中门槛,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自高而低挤压着邓州教育生态。以县级规格投入的有限教育资源摊铺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上显得有些捉襟见肘,顾了软件、顾不了硬件,顾了高中顾不了小学,顾了一高、顾不了六高……。近几年豫西南地区高中教育突出的西峡、淅川人口都不多,一个40多万,一个60多万,很容易解决本地较少的生源需求,还有充裕的学位,频频跨境到邓州吸纳优秀生源,好生源出好成绩,好成绩创出好牌子,好牌子吸引好教师和好学生,形成良性循环。西峡一高、淅川一高等频频砸重金在邓州发布招生广告,开展招生活动。邓州每年流向周边县及南阳市的优秀生源不在少数。2020年空军招飞定选工作中邓州本地高中入选的学子有8名,而在西峡一中入选的邓州籍学子就有2名,可见一斑。南阳更不必说,地级规格的教育投入不但学校数量多,且教育质量更高,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邓州籍学子被南阳一中“挖”走,在顺利考取大学后,却因学籍问题在两所高中的口水仗中选择了轻生,酿成悲剧,值得深思。

“人多资源少”挤压行政区域内社会生态

如果把特定行政区域内的社会系统比喻成窗口,那么邓州就可以看成是一个25人排队的窗口,西峡、淅川就是5人排队的窗口。至于南阳,那是一个虽有30人排队却有着五六个窗口的地方。哪种窗口相对易发生插队现象?哪种窗口易出现开后门现象?哪种窗口排队的人易发生站不稳现象?哪种窗口易扭曲人性、引发矛盾?结果显而易见!

快速城镇化的当下,教育问题是社会“内卷”的主要催化剂之一。不能输在“起跑线”:学区房、培训班、高考移民、陪读……,这些现状压榨着普通民众的精力和有限财力,而在人多教育资源少的区域这种情况更甚。我们知道河南的高考难,但在邓州中考不亚于高考,能上一个好点的高中跟上211/985差不多。这种竞争压力直接由初中传导到小学、幼儿园,有人这样调侃过:1岁识数、2岁算数、3岁背古诗,幼儿园要学会小学一二年级的知识,小学要掌握初中的知识,初中要向高中知识面延伸,高中阶段恨不得要将所有知识全部搞定,最好毕业后就能造原子弹!人人要拿神童的标准要求孩子,孩子苦,家长累,明明知道是“揠苗助长”,但还是不得不随大流。民众焦虑积累后,会不自觉的把舆论的矛头对准学校、教育工作者,出现开头的那种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三年三所高中!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路上,请保持耐心

本质上来说,行政区划的合理与否,影响教育、医疗等基础社会资源分配的公平与否,但行政区划的调整非一朝一夕之功。好在有关方面已经拿捏住了邓州教育现状根源,2019年前后启动的三年三所公办高中计划,将大大缓解高中学位紧缺局面。湍北高中已于2019年建成投入使用,湍南高中今秋开始招生,城东高中项目已于今年进入实质阶段,三所公办高中直接增加3000余个学位,加上几所私立高中,整体增加6000个左右的学位。近几年来北京路学校、花洲实验学校、古城实验学校、解放学校、思源学校等的相继建成,也缓解了九年义务教育段学位的紧张局面。 与硬件的投入相比,师资力量的投入同样重要。邓州斥巨资为一高引起985/211名牌大学毕业生,建设教师公寓。其他中小学校教师的引进也在同步进行之中,笔者认为这方面的投入还要加强,量与质并重,多利用省直管县头衔在政策方面的微弱优势作作文章,争取更多编制、争取更多财政扶持。

▲湍南高中

▲湍北高中

更重要的是国家层面上对教育工作作出了重大部署:整治校外辅导、不把学生教育推给家长、树立正确考试观、降低考试难度(禁止中考超纲超难题目出现,今年中考的普遍高分很说明问题)。邓州中小学延时服务今秋开始施行,更多的教育活动将在学校展开,避免在家长和孩子在各种各样的校外辅导中内卷,避免“揠苗助长”毁掉孩子们未来的更多可塑性。

家长能做些什么

教育生态的改良需要过程,并非短期之功,作为家长们要保持耐心,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路上。毫无疑问,清华、北大是中国最好的学校,但清北不代表一切,我们要看到进步,要理性看待教育上存在的一些问题,不能吹毛求疵。有经济实力进行高考移民的家庭,也应鼓励,这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本地教育资源压力。(来源:穰原之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