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刺巅》第20章 尘埃落地

subtitle
《刺巅》 2021-07-25 11:0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老的出手,已经够让钟立吃惊的了。

一出手,就把赵武南父子打蒙了。

更重要的是,关老早就知道他跟赵武南有见面的一天,留给他一句话,而这句话,放在这个时候,的确起到了他应有的效果。

原来从关老打算管这件事开始,任何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分毫不差。

仅仅是到了第二天,发生了一件爆炸性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常市,据说,也轰动了整个苏省省委。

省委书记谭子健都拍了桌子。

赵小军前往市局自首,承认1011宁庆案是他所为。同一天,市局派人从银炬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带走了宁天。

一石激起千层浪,简直就是惊天大逆转啊。

整个市委市政府乱成了一锅粥。

市委宣传部到处灭火,防止事态扩散。市委组织部忙着给任勇恢复职务。市局局长张功放亲自赶往常市第一看守所迎接任勇的无罪释放。

一场闹剧,给市局刑警队,市检察院,市纪委的脸上毫不留情地扇了一个耳光,留下了五个通红的指印。

按照最初的应急预案,此事按下不上报,不然就是天大的政治笑话了,不过也不知道是谁,打小报告打到了谭子健那里。然后省委第一秘迅速打来电话,要市委迅速做好善后工作,不然就等着处分吧。

这可把市委书记孙阳,市长石孟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好个赵武南,自己惹的祸自己摆平。

当即召开书记办公会,指示成立由赵武南为首的善后小组,妥善处理任勇案。

赵武南玩了一手弃车保帅,推出了自己的儿子赵小军,保住了自己的官位,所有的事情,赵小军全部扛下了。赵小军也不笨,他当然知道,只要老爸还在位子上,那么自己还有一线希望,如果真的把赵武南也拉下水,那么他们父子两个,就没有活路了。

果真是政治上无感情,为了保住官帽子,自己的儿子也可以牺牲,就是可怜了赵小军,刚刚出狱不到半年,又被送了进去。这次,涉及的是买凶杀人案,等一系列大罪,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了。

赵武南能在常市的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然不是吃素的,从他下定决定那一刻起,就想好了后面的路子。善后小组成立当天,赵武南亲自前往省委汇报工作,据说在省委书记谭子健面前哭得像个孩子,一再强调养不教父之过,自己没有管教好儿子,才让他犯了大错,请求省委处罚。什么愧对人民愧对党,反正是让人看了就觉得不忍心。

最后反过来倒是谭书记安慰了赵武南,让他回去安心工作,不要太悲伤了。

果然是官场老狐狸,套路深的很。

整件事开始地轰轰烈烈,结束地却没什么动静,所有的常市报纸保持了缄默,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错。上次,分局长枪杀省政协委员的事,已经是够不光彩了,现在还闹了个大乌龙,谁还敢报道啊,政治责任,谁都负担不起。

由于赵武南高超的手段,整个常市市委市政府只是被内部通报批评,并没有摆到台面上来。整个1011宁庆案到此为止偃旗息鼓。

赵小军和宁天锒铛入狱,至于那个穆宏,也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并且移交司法机关了。

任勇出狱那天,张功放亲自去接。

最后由市委组织部决定,恢复任勇同志公职,党籍,并且由市委出面,对任勇同志表示歉意。

受了这么多委屈,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给个歉意肯定也拿不出手,正好阳湖区政法委书记到点,经市委组织部研究决定,报市委批准,拟任任勇同志为阳湖区区委委员,常委,政法委书记,兼任阳湖区公安分局局长。

级别还是没变,不过却是成了区委常委,成了真正的区委领导,算是小进了一步。

政治上给了补偿,至于经济上嘛,有赵小军送的10万,也算是收获不小。

一切又回归了风平浪静,上班下班,忙忙碌碌,钟立经此一役,学到了不少东西,在他自己看来,比他前面23年学的都要多。人在社会上,知识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人生的阅历却是可遇不可求的,换个角度来说,其实钟立比其他人都要幸运,因为,他经历了常人根本看不到的东西,也让他一只脚,踏进了一片新的天地。

后续的事情钟立已经不关心了,因为只要把心里的那个疙瘩解开,后面怎么折腾都没事,至少,对得起头上的国徽了。

就这么平平淡淡,1994年的元旦就到了。

元旦放三天假。

牛永昌的排班是1号顾一田值班,2号他本人值班,3号才是副所长钟立值班。

为了熟悉派出所的工作,钟立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他很聪明,在最短的时间适应了现在的岗位,让牛永昌这个指导员也是赞叹不已。

本来顾一田准备2号约钟立去钓鱼。

这个顾一田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钓鱼,其实水平并不好,但是就是喜欢,也算是个高雅的爱好了。

钟立在湾外镇大小也算个小领导了,但是由于他性子淡,并不愿意主动与别人接触,所以,对他来说,假期恐怕只能窝在宿舍里看书了。但是,这次钟立并没有空,因为在30号晚上,钟立就接到了杜丁丁的电话,让钟立在1号上午去常市汽车站接她跟陈眉雪。

一是美女开口,不敢不从,第二,就是对这两个美女,钟立也确实有好感,多少也算是患难之交吧。

陈眉雪和杜丁丁是京南大学的学生,都是大三,陈眉雪是常市鼓楼区人,学的计算机专业,在当时,是个少之又少的冷门专业。而杜丁丁是兴易市人,学的是财会专业。两个不在同一个系的美女,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竟然成了闺蜜,也真是奇事一件。

到了1号造成,钟立匆匆起床,大假期的,连个懒觉都不能睡,嘴上虽然抱怨,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钟立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因为两人是早上八点半到常市汽车站,而湾外镇开车到常市汽车站需要一个多小时,钟立看了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匆匆洗漱一下就上了路。

开着崭新的路虎,飞驰在那些曾经匆匆一瞥的马路上,钟立才发现,原来常市的风景竟然这么漂亮。也许以前太忙了,忙着找工作找房子,从来没有停下来看一看,也许稍微驻足一下,才能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虽然,车子并不是他的,但是并不能妨碍他的好心情。

很快,就到了常市汽车站。

常市汽车站始建于80年代,随着社会的发展,更多的班线的开通,老的汽车站显然已经不能满足需要了。所以,常市汽车站算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什么人都有,什么事情都有。

常市汽车站钟立也算来过几次,知道这里的脏乱差,所以在离汽车站很远的地方,就把车停了,徒步向汽车站走去。开玩笑,要是把路虎刮坏了,他可赔不起。

穿过一片片糟杂的人群和喧嚣之后,钟立终于到了出站口,时间是刚刚好,就等两个丫头出来了。

这一等,就是等了10分钟。按理来说,等10分钟也算正常,汽车嘛,总有开快开慢的时候,有些延误也很正常,但是不正常的是,钟立从出站口看到里面黑压压围了一群人,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同样在出站口等车的人都想进去看热闹,无奈保安就是不让。

“流氓,你要干什么?”

一声犀利的女声传了过来,钟立一惊,他听得出来,这是杜丁丁的声音,不好,两人又麻烦。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往里面冲,被两个保安拦了下来。

钟立刚刚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来,自己是警察啊,于是掏出警官证,在两个保安面前晃了一下,变冲了进去。

拨开人群,果不其然,只见4个年纪不大,流里流气的青年围住了陈眉雪和杜丁丁,不让她们离开,嘴里还不干不净地说着:“只要陪我们兄弟吃顿饭,这事就过去了,既往不咎。”

四人都是清一色寸头,说话的家伙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左边耳朵只有一半,还另一半哪去了,就不得而知了。

也是,站在人群中,陈眉雪和杜丁丁确实很突兀,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两人确实漂亮,就像沙漠里的两朵鲜花,光彩照人。

杜丁丁还好,还是那么强装镇定,陈眉雪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啊,害怕地躲在了杜丁丁背后不敢说话。

而看热闹的人多,却没人敢上去制止,即便是两个美女。

偏偏半只耳朵就看上陈眉雪了,嘴里说着话,手还往陈眉雪脸上凑。

说时迟那时快,钟立拨开人群,一个箭步上去,一拳就打掉了半只耳朵的手,接着就拦到了两个丫头的前面。

钟立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突然就站在了两人的面前,杜丁丁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终于没了底气,眼泪婆娑起来。陈眉雪更是直接抱住了钟立的手臂。

“钟哥哥,你终于来了。”

钟立没有说话,只是反手拍拍陈眉雪的脑袋,示意他不用害怕。

半只耳朵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愣了一下,才看到面前站了个英俊的小伙子,他怒火中烧,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弹簧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