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探险手札》第二章 林中惊尸(9)

subtitle
《探险手札》 2021-07-25 11: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你小子,太不仗义了,亏你丫长得一副正派脸,怎么干起反派的事儿!”

医生抹了抹脸上的汗,一脸愧色,道:“是我不对,我道歉。”看他一脸的诚恳,我也就不好继续喷他了,缓了口气,我觉得有些不妙,因为我们和小尤分开了,她虽然胆子大,人也机灵,但这毕竟是原始丛林,她一个小姑娘独自迷失其中,也不知该有多害怕。

想到这儿,我立刻将手圈在嘴边,呼喊小尤的名字。

由于刚才逃跑的方向是一致的,因此我估计就算是跑散了,人应该也就在附近,不会离的太远。

果不其然,我喊了没两声,便听见小尤的回话:“我在这儿!”听声音,是从东北边儿传来的。我和医生立刻朝着那个方位而去,穿过一片灌木丛,走了十来米开外,便见一个人影儿猛地扑出来,一把将我给抱住了。

我一愣,整个人都懵了,因为这人不是别人,赫然是小尤。

虽说我都26了,但总共就交过一个女朋友,而且还是异地!

这会儿一个认识时间不长的美女,猛地把我给抱住,简直将我给整懵了,我心想:难道是我的男性魅力爆棚,小尤忍不住对我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没我不行?如果她真的喜欢上我,我到底要不要答应她?她长得还是很漂亮的,性格也活泼可爱,跟她在一起,应该会很开心吧?在一起之后要不要跟她结婚?生一个还是生两个?要女儿还是要儿子?我是不是该凑首付买婚房了?

正当我脑洞大开,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快要一去不复返时,抱住我的小尤将我给松开了,一脸害怕的神情,道:“太好了,我还以为和你们走散了,太可怕了。”

我立刻一拍胸脯,道:“就是蛇而已,下次再遇到,来一条我砍一条!”反正吹牛又不花钱,我昧着良心向小尤打包票。

小尤闻言,立刻摇头,焦急道:“不是蛇!我刚才只顾着跑,也没看路,然后就……”她话说一半,也不说完,而是转身指着自己来时的方向,道:“就看见那些,吓死人了。”

那些?

我顺着望去,那边有很多杂木,视野伸展不开:“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旁边的医生见小尤神情紧张,也不多问,抬脚便往那个方向走,小尤这才反应过来,立刻道:“是坟,好多坟!”

坟?

我忍不住道:“你看错了吧?这荒山野岭的,都没有住人,哪里会有坟?”说话间,我跟上医生的脚步,两人穿过那片杂木丛,眼前果然出现了数座连在一起的荒坟。

几个修的硕大的坟包连在一起,前方磊起来的石碑有些已经倒了,有些长满了青苔,坟堆上全是荒草。

这里林木茂密,不见阳光,光线阴暗晦涩,在这样的地方,发现坟堆,确实够吓人的。

好在三个人凑在一处,胆子也大些,小尤到也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她说道:“你们看这些坟,看起来好久都没有打理过了,这附近以前应该住着人,大约迁移走了吧。”

医生打量着周围,说道:“有可能,修公路的时候,有些地段会有拆迁,看来咱们离公路应该不远了。”说完,他抬起手表看了看,紧接着又抬头看天,似乎在观察什么东西。

“你在干什么?”小尤问了一句。

他道:“定位,咱们刚才跑乱了,现在方向不明,通过阳光和角度判断太阳方位,再根据手表的十二格,可以判断出方向。”

我忍不住道:“医生你牛啊,你是移动的指南针啊。”

他笑了笑,道:“我经常参加户外活动,这些知识本来就冷门,你们不知道很正常,OK,定好了。”说话间,他指了指坟堆的右侧,道:“走那个方位吧,这地方以前有人上坟,有路可寻。”

路是人走出来的,我们被困在这原始丛林里,如今看见一片坟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件好事,至少意味着,我们目前的位置并不是太偏僻,好歹曾是有人烟的地方。

我们顺着坟堆前隐约可见的小路前进,然而走了没多久,我们就知道自己错了。

因为这片坟地其实很大,我们刚才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一些无人认领的老坟区,所以才显得十分荒败,而当我们一路往前走时,零零星星所看见的坟堆,便没有了之前的荒败感,有些坟堆杂草被清理的很干净,有些坟堆前,还残留着鞭炮纸灰一类的痕迹。

很显然,这片坟地其实还是经常有人来,这说明附近应该有人烟。

我们这会儿手里根本没有可通讯的东西,再加上又累又饿,医生身上又还带着伤,因此在这种时候发现人烟,三人别提多兴奋了。

小尤立刻找了个高地,举目四望,试图找到屋宇,我刚想说谁会把房子修在坟地边上,便听她惊喜的叫道:“啊啊啊,有房子,那儿有房子,还在冒烟呢!肯定是有人在做饭,我们快过去,能赶上饭点儿!”一边儿说,她一边儿狠狠的咽了咽口水,那满脸期待和激动的模样,看的我一阵好笑。

从出事到现在,已经两天了,我们三人压根儿就没有正经吃过什么东西,此刻她这么一说,我也顿时觉得腹内饥饿,三人二话不说,就朝着房屋所在的位置而去。

那房屋就建在坟地的边缘处,由于这里林木茂密,所以隔远了根本看不见,我们跟着小尤,一直到了近处,才看清它的全貌。

那是一间现在已经比较罕见的木屋,只有山区里很穷的人家才会住的房子,木屋颜色发黑,看起来似乎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屋子前面还有个小院子,可以看见里面关着的鸡鸭。

小尤咽了咽口水,道:“你说,会不会杀鸡给咱们吃啊?听说山里人特淳朴好客,哎,你们钱包都还在吧?对方要是杀鸡宰鸭款待咱们,咱们可不能吃白食。”

我摸出钱包看了看,道:“在到是在,不过里面的纸币都坏了。”说话间,我问医生:“你的纸币还能用吗?”

医生看了我一眼,说道:“能用,但是要AA制。”

“……”您这么抠门,您的病人知道吗?

小尤眨了眨眼,鼓着腮帮开始卖萌:“医生,我这么漂亮可爱的萌妹子,你也要跟我AA吗?”节操呢?美女你的节操呢?

医生笑了笑,目光没有看小尤,而是看向不远处的木屋……里的鸡,道:“我不喜欢女人。”

真的,我见过抠门的,但没见过为了省钱,连自己性向都可以改的!

本着厚颜无耻的传统美德,于是我道:“医生,我这么英俊帅气的美男子,你也要跟我AA吗?”

他顿时一噎,半晌,说道:“我也不喜欢男人。”顿了顿,他又加了句:“我不喜欢人。”总之就是一句话,不管男女美丑,一定要AA。

这哥们儿抠成这样,平时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这么抠索索的,他居然还玩户外?那不是有钱人才玩的东西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