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于凡诺说:为何朋友圈都在纪念一个叫做李XX的人?

subtitle
于凡诺说 2021-07-25 00:5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于凡诺

很奇怪,这两天,我的朋友圈很多好友,竟然不约而同地都在纪念同一个人,李XX,后两字因打了马赛克看不清。

我很好奇,这是为什么?

我接连问了好几个转发的人,这个李XX究竟是谁?

然而这几个人却并不回答,大概最终拗不过我的坚持,他们才说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着别人转,所以就转了。

好不容易问着一个人,说了一个名字,李立群。

这时候突然感觉某种熟悉的味道,满脑子极力回忆却又实在是想不起关于他的一点什么了。

更奇怪的是,有关这个李老师究竟是谁,做了什么,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以李立群为关键词,网上竟然查不到丝毫有用信息。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

有一位朋友还对我说:李老师是个好人,于凡诺,难道你就不为他说两句吗?

我只好说,很抱歉,我手头没有他的资料,有关他的信息都不是很确定,换句话说,我甚至连他是谁,现在都不是很清楚。

朋友笑了笑,

“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就连大名鼎鼎的李老师也不认识!刚好我这里有点资料,转给你看看。”

李老师是谁?

我想着这个问题,

点开朋友发给我的资料,里边有文件简单介绍了一下。

说是广州市人,自由职业者,曾经在新浪博客写下不少评论文章,在博客兴起的那些年经常被新浪网站评为“十大名博”博主。

寥寥数语,仅此而已。

据说昨日因抢救无效,于上午8时53分与世长辞。

朋友发给我的其他资料,其实就是两篇文章,《我的生死观》和《致命的面子》。

为了不辜负朋友的深情,每篇文章,我都仔细读了两三遍。

文章一

《我的生死观》主要是讲了李老师刚过六十岁不久,有一天晚上,突发脑溢血(即俗话所说的“爆血管”),他的左丘脑出血十几毫升,出血部位又是神经交叉点。

两个月之后,救回了一条命,但是从此身体右侧瘫痪(“半边瘫”),从此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当然于他最难受的是,他从此不能再使用右手写字打字了。

于是他变得焦灼、烦闷、紧张,似乎无时不在某种苦恼之中。

他知道半边瘫,是慢刀割肉般的折磨,会让人刻骨铭心地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事实上,他还知道自己小时非常要好的伙伴阿熊,一个忍了一辈子的人,但是脑溢血之后却自杀了。

为此,一段时间,他白天忧心忡忡,夜晚更难安眠……血压稍微升高,心里便十分紧张;心里一紧张,血压更飙升……

直到有一天,他豁然开朗,领悟到生命的意义在于质发生了飞跃,不在于量多一点少一点!

于是就淡定了下来,没想到血压竟然从此降下来了,而且饭吃好了,晚上也睡好了……

于是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向死而生,

因此向死而生,也就成了他的生死观,他的方法论。

文章二

《致命的面子》,则是从他自己童年的经历开始,他先讲了小时候母亲慈祥、勤劳而又极爱面子,后来他发现村子里的人也都是这样子生活的。

再后来随着年龄增长,他又发现,不仅村子里是这样的,学校的老师、大队支书、公社书记他们竟然也是这样的……

于是得出结论,再穷也要充阔气显排场死要面子,这就是致命的“面子”,是渗透到国人骨血里的心灵病毒,需要改……

我记得朋友圈有一个网友说,他曾经和李老师在一个微信群,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李老师这个人。

直到得知他的去世,

再读他的文章,

突然发现,文章竟然是那么才华横溢,学识渊博,思想深邃且穿越时空……

而且,这是一个只在文革上过两年初中的老人,

他感慨说,真是非常令人不敢相信。

这是一个只上过两年初中的老人,

这句话也立刻让我心生敬意,

我甚至想,

今夜,我都不敢相信,一颗充满灵性的独立的灵魂不久前真的就此消散了?

(END)致力于探讨现象背后的秘密,为防失联,阅读更多请关注于凡诺说(或搜yufannuo关注)

其他推荐:

关于河南暴雨的十三个疑问?

警钟长鸣,河南暴雨中最让人揪心人的那些信息

武汉,最让人难受的那些求助信息

让每位遇难者皆有其名,追悼死亡越野赛逝去的生命

凝视深渊的自媒体人,你敢说还能坚持写多久?

十大醒脑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