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万万没想到,东京奥运会的湿热高温天气惊人,吓坏户外运动员

subtitle
推她 2021-07-25 12:04

当东京奥运会网球赛7月24日星期六开幕时,炎热和潮湿迅速成为话题。气温飙升至34度,热指数使体表感觉超过38摄氏度。“令人窒息”的湿度水平超过8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眼睛几乎被晒瞎

法网决赛选手阿纳斯塔西娅·帕夫柳琴科娃在一次暂停时抓住了一根移动空调气管,并对场边容器里没有冰块感到沮丧。

帕夫柳琴科娃说,你就是感觉不爽,所以她一点也不享受胜利。

在第二盘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帕夫柳琴科娃在换装时把冰袋塞进裙子里时,怀疑开始蔓延到她的脑海中。然后她在摆弄座位旁边吹冷空气的管子时遇到了麻烦。

“要找到合适的位置并不容易,因为它就在板凳上,必须有人扶住它,这样空气才会吹到你身上。”俄罗斯姑娘说。

这时,场边容器里的冰在融化。

“每次我不得不拿冰袋或冰毛巾时,一点也不冷,组织者预料到了高温,但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应对这种天气。”

帕夫柳琴科娃赛后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缓过劲儿来,虽然感觉好多了,但头痛得厉害。

德国球员莫娜·巴特尔更惨,她在输给伊加·斯威特克的比赛中遭遇了10次双误,因为刺眼的太阳让她在投球后几乎看不到球。

有一次,巴特尔发球时完全看不见球,“我被太阳弄瞎了眼睛,我再也看不见球了。”

排名第一第二的男人被热惨

7月24日,塞尔维亚网球运动员德约科维奇,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单首轮比赛中轻取对手雨果·德利安。

比赛看似赢得轻松,可德约科维奇却叫苦不迭,因为球场实在是太湿热了,如果有个水池,可以直接蒸桑拿了。

对于选手们来说,这是一个比分数线显示的更为艰苦的下午,球员们不得不面对飙升的气温和令人窒息的湿度。

周六整个东京地区的气温高达34度,在毫无遮盖的网球场的中午时分,当阳光亲热地包裹着进行剧烈运动的网球运动员,那种滋味,已经不单单是“酸爽”可以形容的了。

德约科维奇在赛后谈到天气时说,真的太艰难了,他赶上了迄今为止最热的一天。

气温只是一方面,潮湿更残酷,比赛现场实在是太热了,空气又非常潮湿,硬地球场愉快地吸收热量,热量聚集在那里,也没有多少风。

德约科维奇最近凭借在温布尔登的胜利夺得了自己的第20个大满贯冠军,他的目标是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实现“金满贯”的人,在同一年赢得所有四个大满贯和奥运金牌。

身在其中方知苦,这些世界顶级运动员不是没有向组织方反映过这一问题。

上周六,世界排名第二的丹尼尔·梅德韦杰夫,就曾建议将网球比赛安排在晚些时候进行,以便球员们在凉爽的环境中比赛。

德约科维奇说他100%同意丹尼尔·梅德韦杰夫的提议,他自己也问过了,老实说,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安排下午三点开始比赛。

然后组织方给了他一个说法,“网球比赛实行宵禁,比赛必须在午夜前结束。”

让小德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刚刚结束了最后一场比赛,而且还不到下午5点,距离所谓的午夜,还有7个小时的比赛时间。

实际上,由于时差,如果将时间错后,还有利于美国和欧洲观众的收看,真是不知道东京奥委会是怎么考虑的。

网球男单排名第一的德约科维奇也很无奈。

移动空调成为必备

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运动员们都必须面对另一个挑战——高温和潮湿。

尤其对于所有户外项目运动员而言,他们都在与“飙升的温度”和“令人窒息的”湿度作斗争,承受比赛以外的压力。

日本运动员也很艰难,7月24日,在女单首轮比赛中,日本选手野菜绪难以忍受高温湿热,在比赛间隙,由助理用移动空调协助降温。

这款便携式移动空调成为了网球运动员的“神器”。

7月24日,在东京举行的男子单打比赛中,俄罗斯网球运动员丹尼尔·梅德韦杰夫,在休息时,一边用毛巾敷冰块降温,一边自己举着长长的移动空调管,享受这一刻的舒爽。

“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糟糕的(高温)比赛”,这位25岁的俄罗斯人在男子单打首轮以6-4和7-6击败哈萨克斯坦选手亚历山大·布布利克后说。

“但你必须参加比赛,那可是奥运会,你要争取奖牌,你不是来为炎热抱怨的。”

两人在比赛后还专门坐在一起就天气吐槽,布布利克说开玩笑说自己是因为快热晕了,才让对手险胜。

丹尼尔·梅德韦杰说得了吧老铁,如果不是因为这鬼天气,我早就把你削趴下了。

玩笑归玩笑,两人共同得到结论,“热得令人难以置信,但你得挺过去。”

他说,这种情况就像在墨西哥一样,比赛应该在下午六点开始,因为那时气温就不那么高了。

被晒晕的俄罗斯姑姑

东京奥运会炎热天气的影响,已经蔓延至一些不是那么激烈的运动项目中。

7月23日周五,俄罗斯射箭运动员斯维特拉娜·贡博耶娃,在奥运会射箭资格赛中突然晕倒。

当时教练和工作人员挤在树下躲避高温,贡博埃娃在复查最终成绩时晕倒,工作人员和队友赶紧过来帮助她,他们用冰袋敷在她的头上让她保持凉爽。

经过医生的诊断,这位23岁的姑娘中暑了,她需要回去睡觉。

来自寒冷地区的俄罗斯人,这只是刚刚开始,东京的“三伏天”是很恐怖的。

就在如此酷热的环境下,理查德·卡拉帕斯在234公里男子自行车公路赛中,为厄瓜多尔赢得了东京奥运会的首枚金牌。厄瓜多尔是一个南美洲小国,此次他的夺冠多少也有点令人意外。

他战胜了一串来自欧洲的高手,估计这些欧洲运动员,面对如此湿热的天气,也是心中有苦叫不出吧。

估计有不少奥运选手,在祈祷东京的天气能友善一些,阳光很好,天空很蓝,可温度不要再升高了。

这不,有一位名叫艾利什·麦考根的英国中长跑女子运动员,早在来到东京之前,就已经开始为湿热的比赛环境做准备,她放了一段自己在跑步机上训练的视频。

“比乳酪烤面包里面还热……”,后面加了个热泪盈眶的表情符号……

“上个月我在这个房间里花了很多时间来模拟东京的环境,一点都不好玩。但非常感谢精准补水的专业团队,确保我在每次训练中,不会像西梅干一样干瘪!”

哎,看着这位身高1米76的姑娘,甩着大长腿跑步的样子,还挺养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