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哈工大陈慧祥:赴美国留学遇到贵人,6年后因贵人在实验室上吊

subtitle
子夜说史S 2021-07-24 22:55

2019年6月12日至13日,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学生和教授有2个疑问,第一个疑问诞生于12日晚上,起因是一则留学生失踪的消息,消息说戴着黑眼镜、穿着红卫衣、黑裤子的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博士陈慧祥,在盖恩斯维尔消失无影,请大家留意一下,于是同陈慧祥交情较深的人开始焦灼,纷纷猜测他是去了哪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个疑问诞生于13日,那天早上8点警察在陈慧祥的实验室里,发现了上吊自杀的他,那天的天气多好,谁又不想走在阳光底下,吃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餐,然后度过空气清新的一天?何况陈慧祥的一篇论文被选入了ISCA 2019,这个顶级国际化计算机体系结构论坛,他明明有一个很好的未来,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事情还要从陈慧祥简单干净的学习生涯开始说起,陈慧祥由于家中不是很富裕,所以自小就明白学习才能出人头地,在作为中学教师父母的熏陶和自我的努力下,陈慧祥慢慢变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不仅以优异成绩在2011年从吉林大学毕业,还进一步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花了2年读完硕士。

这时候他面临着两条路,一个是开始工作,另一个是继续读博士,其实工作之于他的现实情况是更好的选择,但另一方面他的心中对于学术研究又抱有极大的热情,并且一下子就拿到了国外7个大学全额奖学金录取通知书,他十分之心动。

在经过一系列的考虑和打听后,2013年他选择了佛罗里达大学的电子与计算机及工程及导师李涛,李涛是华裔,加上他的实验室科研经费比较充足,陈慧祥在对同样是中国人面孔抱有依赖的同时,觉得这样的选择更能够缓解生活上的压力,所以十分之期待和兴奋地前往了异国,去实现一个注定曲折的梦。

李涛一开始确实表现得还挺温和,也愿意对陈慧祥的种种问题伸出援手,陈慧祥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高山流水觅知音,是千里马获得了伯乐,是遇到了生命中绝无仅有的贵人,不过时间一长,很多事情就剥离了最初那层遮羞布,露出下面的斑驳痕迹来,他发现自己不仅看错了人,还美化了一个伪君子。

生活中种种PUA便不赘述了,压垮他的那件事才是这里要说的重点,前面提到过陈慧祥有一篇论文入选了ISCA 2019,这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想必很多人也挺羡慕他,可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他内心的惶惑不安,因为这篇论文能中他知道其实是李涛拿关系运作的结果,其本身并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

陈慧祥开始整天整天地睡不着觉,心中对于学术不能造假的那份坚持一直在拷问着他,不得已他开始进一步将自己的论文进行完善,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论文根本从头开始就是错的,即便之后弥补也根本不可能,于是他向李涛提出撤销论文,而李涛却向他展露了人性最阴暗的一面,叫陈慧祥大受刺激。

“你要是毁了我的声誉的话,我就弄死你”“你要是想延毕的话,你就给我继续吵”......种种威胁的言论叫陈慧祥进退两难,一方面是论文发表出去的话,到时候学术造假被查,第一个倒霉的肯定是他,不仅学术界对他嗤之以鼻,他渴望的幻想的工作也将遥不可及,李涛因为这件事之后肯定也会对他颇有为难。

另一方面是如果不撤回来,他将一辈子都良心不安,一辈子都对不起6年没回过国,埋头实验室拼命努力的自己,别人对他的恭维他一辈子都不会觉得心安理得,本来就蜷缩的肩膀再也没有办法展开,思来想去,最后陈慧祥被逼到抑郁,这时候他仍然坚持要撤掉,而李涛为了名利坚决不松口。

没办法,走投无路的陈慧祥,在认识李涛后的第6年选择了自杀,自杀之前他将自杀的原因定时发了出去,人们这才知道他曾经受过怎样非人的煎熬,更为他坚决不给学术造假低头的赤子之心而打动,并且钦佩,不过与之相对的是学校和李涛,以及不少学生的的一举一动简直令人心寒,也令不少海外学子无比之愤怒。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根本没有为他的自杀做出任何回应,甚至还给他生前所在的实验室举办了一场娱乐活动,特意在推特上发文说大家都玩得很开心,而李涛在他死后也没有把论文撤销,还将陈慧祥的名字全都遮掉,然后大摇大摆登上了ISCA 2019宣讲,甚至还到湖南大学晃悠了一遭,以至于有不少学生为李涛那虚假的学术前赴后继。

直到今年,在ACM和IEEE联合调查委员会的坚持下,这个恶劣事件才有了最终的结果,李涛确实在论文审核的时候运作了,审稿人大多数都是他的朋友,审稿过程被牢牢掌握在某些人手里,最后他的论文被撤销,15年内不能发表任何学术成果,也不能担任评审和参加会议,不过这份正义太迟,而且威慑力不足,于李涛不痛不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