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作为曾经的国民级理财产品,余额宝为啥凉了?

subtitle
AI财经社 2021-07-24 22:09

文 | AI财经社 杨谭

编辑 | 宋函

自余额宝诞生之后,整个互联网掀起了一阵理财狂潮,它激发了无数人躺着赚钱的梦想。2013年6月,余额宝正式成立,半年内,规模突破1000亿元,三年内,资金突破1.4万亿元,直逼四大银行存款。

然而,近年来,余额宝收益却一直在下降,7日年化收益率也一度跌破2%,背后持有的多只货币基金中,某些单个基金甚至只有1.9%。

最近,曾经作为其王牌的天弘余额宝发布的二季度财报也显示,其规模再次缩减,已降至7808亿元,降幅达到19.7%。天弘余额宝3年缩减了9000亿元,创五年来新低。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用户表示,他们早已放弃了余额宝。短短几年时间,一个国民级理财产品就衰落了。

曾经横空出世,半年突破1000亿元

作为一家一度亏损的基金公司,天弘基金之所以能走出泥潭,靠的正是在当年与支付宝合作推出余额宝。

2011年6月,天弘基金新任总经理周晓明上任,在此之前,他已经创业失败了两次。他发现,在传统交易时代,基金产品代销与用户之间的距离太远,必须在模式上进行创新,要能够打破屏障,直面客户。

但是,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面对他的,是当时天弘基金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AI财经社了解到,从2004年成立至2013年的9年里,天弘基金除2007年和2009年盈利外,其余7年均为亏损状况。

用行业人士的话说,那时的天弘,一边面临着银行理财产品的追逐,一边面临着被整个基金行业排挤的局面。

周晓明想要重新谋得生存,并立稳脚跟,就必须要做些大动作来改革。2013年,周晓明得以有与马云合作的机会,天弘基金迎来转机,双方一拍即合,决定推出余额宝。

2013年6月,余额宝正式推出。余额宝的模式极其简单,蚂蚁金服在支付宝后台开设余额宝接口,用余额宝的沉淀资金购买唯一一种基金产品——天弘余额宝,再以略高银行存款利率的方式吸收散户资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也没有想到,在当时理财知识还并未普及的情况下,余额宝迅速火了。在当年的11月就突破了1000亿元的规模,也就是说,用了半年时间,就做到接近一个中小银行。两年内,余额宝资产规模就达到7000亿元,不到3年突破1万亿元。

余额宝诞生以后,其投资回报率一度达到6%以上,并长期保持在4%-5%左右,是银行活期存款利息的15倍,甚至高于很多银行的三年期定存收益率,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阵理财热潮。“余额宝在当年之所以收益高,主要是因为当时货币政策收紧的时候,他所投资的产品,比如同业存款等的收益率上升,然后带动了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上升。”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AI财经社分析道。

2014年,余额宝用户迎来爆发式增长,达到1.85亿。并且,在2015年前后,余额宝几乎秒杀市场上其他货币类产品,无论是收益还是规模,均可以算作国民级别。

余额宝背后的基金产品天弘余额宝,也一跃成为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三年时间里,其资产规模迅速突破了一万亿元。此后在周晓明的推动下,中国货币基金产品从此告别了银行销售的时代,走上了一条中国互联网金融理财突飞猛进的发展道路。

最高近2万亿,直逼四大银行存款

余额宝的大获成功,让腾讯的马化腾也很眼红,于是他下令腾讯也要模仿余额宝。当时,腾讯给微信开了一个非常小的流量口子,以微信支付为切口,零钱和零钱通为资金沉淀池,果然,腾讯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做到了1000亿元规模。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余额宝背后的基金也仅天弘基金一家,几乎是100%的集中度,用苏宁金融研究院一位高级研究员对AI财经社说的话:“这是中国乃至世界的首例。”

然而,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2018年,因为天弘基金承载有限,满足不了客户的增长,余额宝开始扩充其他基金公司的产品。

一时间,背后的货币基金公司发展至13家,规模更是一飞冲天。在当年,余额宝系基金总规模达到1.98万亿元,超过绝大多数城商行规模,甚至直逼四大银行存款。这就好比,14亿中国人平均每人在余额宝里存了1500元,余额宝彻底成为了互联网金融的代名词。

余额宝超强的“带货”能力不亚于如今的直播主播,致使基金公司的规模普遍迅速扩大。在当时的新基金中,有6只基金的规模增长超过百亿元。其中,诺安天天宝A接入余额宝前,规模只有0.52亿份,2018年三季度末增长到107.35亿份,规模环比增长超了205倍。

余额宝最顶峰时期,背后接入了13只基金,除天弘基金之外,还有中欧滚钱宝、博时现金收益等新基金。如今,余额宝背后的基金更多,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余额宝包括的单个基金产品已经达28只,包括中欧滚钱宝、博时现金收益、景顺长城、诺安天天宝、广发天天利等。

十年前,普通消费者如果想要购买货币基金产品,路径繁琐是极大的阻碍,而余额宝的推出,极大简化了购买路径,伴随着随用随取的便捷形式,加之曾一度高达6%收益率的诱惑,让习惯用手机支付的年轻人纷纷把自己的工资、零钱都转入了进去。

业内人士表示,与传统银行相比,余额宝一直有着易于操作且流动性高的优势,从而吸引了无数理财用户。

“余额宝里的钱可直接用于消费、支付和转账,而且不收取手续费。”一位余额宝用户告诉AI财经社说,“按以前7天期利率4%算,10000元放在余额宝一年的利息能达到近400元,与一年银行定存只有300多元相比,我还是愿意都把钱转到余额宝。”

“而且,余额宝的开通条件也非常简单。只要年满18岁,就可以通过支付宝设置的实名认证使用余额宝。”他补充道。

3年极速衰退,收益率创出新低

然而,余额宝的神话并没有维持太久。最近的三年里,余额宝规模一再缩减,已降至1.4万亿元。天弘余额宝更是缩减超半,仅剩7800亿元,创五年来新低。

根据天弘余额宝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截至今年6月30日,天弘余额宝总规模为7808.09亿元。而早在今年4月,这个数字还是9724.15亿元,下降幅度达到了19.7%。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一季度,天弘余额宝规模就已经下降过一次,达2184.01亿元,幅度达到18%。

也就是说,半年里,天弘余额宝规模下降超过4000亿元。和2018年高峰时期的1.689万亿相比,目前的规模已经缩水了一多半,约为53%。

关于规模缩减的原因,天弘基金相关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自2018年以来,支付宝和天弘方面选择采取分流等方式降低了天弘余额宝的规模。也就是说,支付宝不再只考虑天弘货币基金一家,还会选择更多家。为此,AI财经社致电蚂蚁集团,对方表示,具体情况请以支付宝及余额宝相关公告为准。

究其原因,多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余额宝规模下降,一是为了合规的考量,二是因为收益的下降。

“如今,余额宝不再只绑定一款货币基金的产品,而是多个货币基金的整合,是为了合规进行的改变。”冰鉴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AI财经社分析。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AI财经社表示,余额宝规模的下降,与蚂蚁集团的主动压降有关。因为超大规模的货币基金,一旦出现异常事件,可能引发流动性风险,从而对市场产生影响。据《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第七条规定,货币市场基金应当保持足够比例的流动性资产以应对潜在的赎回要求。

此前,余额宝推出的“限购”策略,也是为了防范这一风险。2018年2月,天弘基金调整了余额宝服务规则,用户在规定时间内只能申购一定的数量,以保持其长期稳健运行。

最重要的是,余额宝收益率也不断下降,去年疫情期间,其7日年化收益率跌破2%,某只基金最低时仅有1.4%。

尽管今年有所好转,但形势也不容乐观。今年初,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还能维持2.3%,而后逐渐回落。今年6月30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为2.093%,5月份的时候一度跌到过2.05%。

关于余额宝收益率下降的原因,业内人士表示,一方面来自于市场影响,比如利率、费率、规模等,当银行的存款利率下调,货币基金所持有的短期债券利率低迷,就会导致余额宝预期收益率下降。另一方面还来自于余额宝的自身风险,大家不再愿意把钱放进余额宝。

“我早就放弃余额宝了,还不如把钱存银行,还没有风险。”一位用户这样说。

谁来代替余额宝?

货币基金整体失宠似乎已经成为今年的趋势。AI财经社了解到,除天弘余额宝外,此前排在第二名的易方达易理财货币A的规模在第二季度也降至2326.5亿元,下滑近17亿元。

此外,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也是一路走低。据Wind同期数据显示,去年四月,667只传统货基中仅有13只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超过了3%,低于2%的基金数量达到335只,也有像国泰金鹰等这样的产品惊现0.4%的收益率。

AI财经社查阅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日前,492只货币基金中,只有3只7日年化收益率超过3%,分别是太平日日金,嘉合和鑫元安鑫宝。收益在2%以下的有200只,低于1%的也有很多。

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货币收益率不断降低,规模也开始缩减,许多用户开始选择银行的现金类理财产品。

于百程表示,在今年4月,金融管理部门约谈蚂蚁集团,其中有一条是要管控重要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主动压降余额宝余额。未来,像余额宝这样现象级的产品很难再有。

那么,未来谁会代替余额宝呢?

今年以来,在货币类和固收类产品规模下降的同时,公募权益类产品表现抢眼,吸引了更多资金。所谓“权益类产品”,一般指的是公司股票或投资公司股票的基金类产品。

数据显示,二季度中,全部实现盈利的144家基金公司,其中权益产品较多的头部公司纷纷跻身盈利榜前列。如易方达、华夏和汇添富排名前三,分别盈利656.80亿元、599.69亿元和505.84亿元。此外,盈利超过百亿元的公司共有25家,合计盈利超过6400亿元,占全行业盈利的74.52%,头部化趋势明显。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千亿元级别管理规模的基金公司达到37家,合计规模占到全行业的近八成。总规模也不断创新高,继4月的22.51万亿元之后,二季度总规模突破了23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连天弘余额宝这样的货币基金,在二季度中,也因非货币资产带来较为明显的盈利,致使二季度盈利额增至138.74亿元。而就在一季度,贡献较大的还是货币资产为主,盈利为53.78亿元。

天弘基金相关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天弘未来也会考虑更多产品创新,向非货类方向做更多尝试。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目前,房地产面临较大程度上的调控,从发展来看,长期资金的选择方向,权益类的产品的确是一个好的选择。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