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卫河鹤壁段决堤:30多米的缺口 他们拿自家卡车去填河

subtitle
封面新闻 2021-07-24 20:32

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杜江茜 刘虎 见习记者 杨霁月 梁家旗 河南鹤壁摄影报道

活了35年,李永祥从没想过做什么英雄,更没想过,有一天会亲自将自己全新的大卡车开进洪水里。为此,这两天,这位河南鹤壁屯子镇码头村的村民时常觉得心里酸酸的,这种情绪,在看见马路上往返的同款卡车时,在自己将还崭新的行驶证交到公司时,在忙碌于转移物资时,随时涌上心头,让这位北方的汉子红了眼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河南鹤壁屯子镇码头村 用自己的卡车去填河堵决口的村民

—— 他将卡车开进河里,是为了守住大雨中的家园。

7月22日晚,卫河鹤壁段决堤,洪水将口子越冲越大,一度长近30米,新镇镇彭村、侯村等地受灾较为严重。这个深夜,浚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为I级,在堤坝缺口处,一辆辆载满石块的大卡车被挖掘机推入决口中,“当时一共投了7辆车到河里。”

7月24日,鹤壁屯子镇,大雨过后迎来大暑,炙热阳光下,空气中满是潮湿的腥味,这里正在为晚上上游的泄洪严阵以待。同一公司内,包括李永祥在内的5位投车入河的驾驶员,忙碌于当地物资的转运中, “不后悔,当然不后悔。”

—— 他们相信,失去的卡车会重新拥有,一如洪水之后,村庄回归。

大雨之夜7辆卡车堵堤坝缺口

“在这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这几乎是所有屯子镇村民的感叹。这是个典型的北方村庄,平原广阔,房屋有序,上游的卫河、淇河和共产主义渠在此汇合,流向下游。7月22日晚,连续暴雨下,卫河决堤,同时,在卫河以西不远处,渠已漫堤,夹在两条河流之间的多个村庄情况危急。

在此之前,包括蒋达公司在内的浚县县内运输企业就接到通知,至少要保留10辆大卡车为抗险救灾做准备。22日晚,大雨倾盆,卫河边,三十多辆大卡车装着石块、石材、石料开到了决口处,装满石头的编织袋一袋袋投入,如水滴入海,毫无作用。

缺口越来越大,水流越来越湍急,村庄告急。在现场,浚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相关领导告诉运输公司,必要的时候要做出牺牲,“意思是抗洪抢险为先,做出的牺牲,政府会按价赔偿,保住浚县人民的安全是重最重要的。”

23日凌晨,大雨中,洪水边,堤坝决口处,卡车开始被投入。

“当时真没想那么多。”李永祥的同事郭小攀是第二个开车靠近决口的,两边都是湍急洪水,车灯照明下只能依稀看清楚眼前路,快到决口处,他跳下车,再由推土机将卡车推下去。一辆大卡车,装满石头,重量在50吨左右,一头栽进洪水中,沉重的闷响,现场除了指挥的声音,无人说话。

“驾驶员的心情,包括我们公司两名调度人员的心情都是比较沉重的。”当天亮后,蒋达问调度员,公司投进去了几台车时,正在驾驶的调度员马上踩刹车将车停到路边,开始哭,“一共投了7辆车,我们公司就有5辆。”

这是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运输公司,投进洪水中的5辆卡车,都是使用不到4个月的新车。

跳车瞬间 洪水在前车轮在后

“我们是主动愿意将卡车推入决口的。”李永祥的车,是一辆刚刚使用3个月的新车,他和公司按照比例购买,为此,这个小家庭东拼西凑,贷款加上借钱,付了20多万元。

这是一个普通农家的6口之家,作为唯一的经济来源,李永祥很拼,日常平均每天的运输时间在10个小时以上,月收入能达到3万。对于这些,这个胖乎乎的北方汉子很知足,这辆车里,有他两个孩子的未来、两位老人的颐养天年,还有他对未来最美好的期待。

7月23日凌晨,李永祥开着自己的车一点点靠近决口。他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水汽和震耳的水声,这个有着几十年驾龄的老师傅感觉整个背都湿了,洪水越来越大,卫河缺口越来越大,用推土机将车推入河中已经太慢了,驾驶员们,开始将车开入河中。

“将两边的车门打开,在跳车的瞬间,用沙袋压住油门。”

“快跳!跳!”

……长约6.8米,宽约2.5米的卡车轰然入水,地面上的庞然大物,在30米长的决口处,看似玩具一般。李永祥从地上爬起来,全身是土,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后怕了。”两边是洪水,他从一米多高的驾驶室跳下,角度稍微不对就会被卷入全速向前的车轮中。

卡车一辆一辆接连入水,所有人来不及有更多感叹,驾驶员李同云在落地时,小腿狠狠砸在石块上,他来不及觉得痛,整个人只有一个感受,“车,这就没了?”

这个深夜,一共有7辆卡车投入决口,并没有堵住决口,但在一定程度上为救援力量的到来争取时间。24日下午,卫河决堤缺口仍然水流湍急,但水位已稍有下降。第83集团军某工化旅、中国安能等救援队伍正集中力量围堵决口。这两天,更多车辆运送渣土前往封堵,更多救援力量向此处汇合,奋力围堵决口。

不后悔 “每辆车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

30多公里外,卫河决口处在被围堵,而屯子镇办公室内,蒋达拿着这5本崭新的驾驶证,长叹一口气,“车都没了,这个也已经没用了。”浚县的政府部门通知他们,把证件留存好,到时候一并上交,然后按市值做出相应赔偿。

“每辆卡车后面就是一个家庭。”这家企业投入洪水中的5辆卡车,驾驶员中最大的44岁,最小的35岁,家里都有6口人,而持有车辆时间最长的,也不过半年,对于他们而言,这辆卡车是全家最大的生计。

36岁的郭小攀,人还在现场,就接到了家里媳妇的电话,“不是不让你去抗洪,但你咋把车开进了水里,我们以后咋办?”

李永祥的父亲在得知儿子将卡车填洪水后,老人家没吃下去饭,在家里躺着,一遍遍念叨着“车没了车没了。”

来自同一公司的这五位驾驶员,闷闷忙碌在抗洪一线,他们没有了自己的车,就在别人不用车时坐上驾驶室,转运粮食、物资,守着堤坝和家乡,“我们家的人不是不愿意,只是担心以后。”郭小攀念叨着。

“我们不会让他们失业,这段时间他们的工资是肯定会保证到的。”无意识翻着手中的驾驶证,蒋达很想把这些证件留下,保存在公司,作为一个纪念和见证,“但好像也不用见证,他们做出的牺牲,所有人都会记得。”

7月24日,鹤壁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通知,在下午13时启用白寺坡蓄滞洪区,滞洪区内群众已经全部组织撤离。

“再来一次,你们还愿意把卡车开进去堵决口吗?”记者问道。

“愿意。”5个人,异口同声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48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