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嫉妒如果能伤到你:可能是背后的创伤在作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活中,你会不会有这种感觉?

当你看见你的领导夸奖其他同事时,就会感到很失落,好像自动就代入了一种相互比较的剧情,还没怎么样呢,就脑补出了一场宫斗大戏。

仿佛夸奖他就是在说我不够好,我的地位变得岌岌可危。

那种不太受控制的嫉妒情绪就悄然产生了。

对咨询师理想化的幻灭:来源于内心被抛弃的创伤

昨天,我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我的心理咨询师在朋友圈分享了她的一位17岁的来访者的觉察领悟,并表扬说如此年轻就能有如此深刻的觉悟,已经为她未来的咨询师生涯储备了资源。

看到这条朋友圈的时候,我瞬间五味杂陈。

在这个丰富的情绪包当中——

  • 有失落:因为过去我的咨询师有表扬过我是她所有个案中觉察最深刻,进步最快的一个。

  • 有嫉妒:这个来访者才17岁就如此优秀,而我30岁了,并且我自己也有一个未来成为咨询师的职业理想,我在竞争中落败了。

  • 有丧失的抑郁感:我不再是咨询师最受宠的来访者,失去“第一”的位置。

  • 有幻灭感:突然发现,过去在咨询师这里个人体验的三年,我都把她投射为“理想的母亲”,而这个理想化正在走向破灭。她可能只是一个跟我真实的母亲一样的人,更爱另一个孩子,而不是我。

而我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她不是我理想中的母亲,并且也根本不是我的母亲。

我需要收回我的投射,才能在这场理想的坍塌中活下来。

其实和咨询师关系的变化,从理想化到逐渐破灭的过程,也同时对应着一个深负很多创伤的来访者在咨询中自然成长的过程,也对应着一个孩子和母亲分离的自然过程:

从理想化到“去理想化”的过程。

我知道看到这里,也许会引发一些争议,比如咨询师应不应该表扬来访者,又或者应不应该对来访者开放朋友圈等等的问题。

可事实上,咨询师当然可以避免掉不表扬任何一个来访者,也可以对所有来访者关闭朋友圈,而来访者也可以为了保护自己的情绪,而屏蔽咨询师的朋友圈。

可是朋友圈屏蔽得了,来访者就能屏蔽掉他现实生活中各种不可控的,不合心意的真实社交圈嘛?

或者说,你可以屏蔽朋友圈,甚至可以换个咨询师,可是这永远不会解决你内在真实的问题:你为什么看不得这样的场景出现?

并且如果你总是用逃避,或者放弃关系的方式面对这个问题,那么你还很可能会一次又一次的遇到同样的问题,而最终你的社交圈会窄到连你自己都无法呼吸。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我就是那个过去为了屏蔽掉所有的刺激,而将自己彻底封闭,又经过心理咨询从全封闭走到半封闭,而现在正在尝试逐步走向敞开,逐步地从幻想世界走入现实世界中的人。

我希望成为妈妈最爱的那个孩子

这一条简单的朋友圈,掀起了我精神世界的海啸。

它对应我的身体反应是:从右后脑勺一直到右测的喉咙,都像被刀割开了一般的疼痛。

割裂,代表着分离的疼痛。

这份割裂的伤口等待着我的看见和疗愈。

在理智(意识)层面,我们都能分辨出现实和幻想的区别,咨询师是咨询师,她不是我的妈妈,而在情感层面(潜意识)层面,我是多么渴望被当做最宠爱的孩子,而这份情感的需求是如此的真实而强烈,它无法被理智驯服。

所以这份割裂感也象征着理智与情感的冲突,象征着内在小孩和内在成人的冲突。

同时它激活的是一整个家族的重男轻女的创伤。

它唤起了我根植于内心深处和妈妈和哥哥相处时的感受:妈妈更爱哥哥,而不是我。

而这份创伤更早来源于:妈妈是家里的大女儿,当年姥姥因为要养大舅,也就是她们家的长子,就把妈妈放到亲戚家寄养的创伤,也就是妈妈被抛弃的创伤。

关于喉咙被割破的故事:被抛弃的创伤

在潜意识世界探索和妈妈的关系的过程中,我的脑海中浮现了这样两个相关联的画面:

第一个:

六岁的妈妈,梳着两个麻花辫,站在姥姥和大舅居住的房屋的院子里,透过窗户,看到了姥姥在餐桌喂大舅吃饭的画面。在这个画面里,她是一个被抛弃的“外人”,只能远远地站在房子外面眼睁睁看着,却无力改变这个现实。

那一刻,妈妈的感受是,仿佛喉咙被割开了,并把这份剧烈的疼痛感压抑进了身体,然后离开了这个并没有她存在位置的家。

第二个:

我在妈妈现在居住的家里,和哥哥的地位是不一样的,自己只是一只在地下被茧紧紧裹着的虫子,而哥哥是桌子上的始终被妈妈温柔关注着的襁褓中的宝贝。

这两个平行的画面都指向同一种感受:被抛弃被忽视的劣等感。

那是妈妈在她的原生家庭中的感觉,也是我在我的原生家庭中所体验到的感受。

在养育我和哥哥的过程中,妈妈也不自觉把这份创伤传递给了我,虽然从小到大,我不曾真的被妈妈抛弃过,但是我的精神上却一直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不如哥哥的感觉。

所以每当在一段我所重视的关系中,出现了一个竞争者,就会引发我被抛弃的恐惧和焦虑。

因为在那个最原始的故事里,当另一个“更好”的孩子出现,我就要被抛弃了。

这也是为什么生活中很多看似简单的“嫉妒”情绪总是那么难以消化的原因,如果它的背后藏着这样一个让人恐慌的答案:

一个很优秀的人出现就意味着你要被抛弃。那么它就不再是嫉妒那么简单,真正让你恐慌的从来不是这世界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存在,或者来到你的身边,真正让你恐慌的是,在对比的落败中,你会失去“妈妈”的爱。

对妈妈爱的渴望,是根植于每一个在小时候没有获得过充分的妈妈的爱的滋养的小孩内心最深的空洞。

无论他长大了看起来多么成熟,学会了多少种情感隔离或者防御痛苦的方法,如果你不曾好好地看到这份空洞,不曾好好看到这个空洞中的小孩渴望爱的眼睛,你会在无数件可能触发你这份创伤的小事中不断重复受伤的感受。

疗愈痛苦的方式有千千万,可以是勇敢看见它,和痛苦的感受待在一起,痛快哭一场,又或是像我这样把痛苦书写出来,因为写出来的过程就是看见,容纳它存在并且抱持的过程。

所有的痛苦都等待着被发现和看见。当一份压抑的情绪能够被看见,一份创伤可以拿出来被探讨的时候,它就不再是创伤,而是一个可以解开你过去很多痛苦情结的机会。

回到产生这份创伤的原点,拥抱那个感受到创伤的孩子。

正如哭着写完这篇文章的我,头部和喉咙的痛疼感也已经缓解大半,甚至感觉到自己内在涌动出一种想要冲破所有悲伤,向上伸展的动力。

虽然我的咨询师不会是永远护佑着我的理想妈妈,但是其实我已经在她那里学会了如何看见和抱持自己的情绪。

在无数痛苦创伤堆砌中活下来的我,就算是“孤儿”,也是一个战斗力很强的“孤儿”。

在痛苦中找到力量,是每一个人的本能。

理想化的破灭正是一份促成分离和自我发展的动力,当你依赖的幻想破灭,而你要活下去,就需要磨练自己的意志,学习生存的技能,锻炼独立的能力。

每个人的内在都有痛苦的内在小孩,和能支持你穿越黑暗走到现在的内在成人,他们之间总是在世事的变幻中不断转换身份。

当你发现你又变得无助的时候,请先静下来,觉察自己的情绪,勇敢地让痛苦在你的身上流淌一会,勇敢地看看这个正在痛苦的人是谁,然后和她待在一起,也可以幻想着和她对话,她的感受是什么,她希望得到什么,你能为她做什么。

在情绪流淌足够之后,内在成人会自然的浮现,出来重新掌控你的精神状态,扭转失控的局面。

面对创伤:一场穿越时空的旅行

我们的人生轨道,就像是一台随时可能因为某个刺激点的触发就会引发穿越的时空穿梭机。

我们走过这么多年的人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件,空间上来看,它们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感觉,却可能还停留在过去那很多的未完成事件里面。

当某件事触发了你情感状态的穿越,比如这件事中的我,因为看到一条朋友圈,激活了童年的同胞竞争,被抛弃的创伤,而突然穿越回了小时候,为小时候的痛苦而哭,为小时候不曾获得过的唯一的关注而哀悼。

未疏通的创伤会让我们在那个时空打个结,常常是一受刺激就回到这,但我们同样也有能力再穿越回当下这个时空。

穿越回当下的关键词是,充分的看见,理解,和哀悼。

童年那些大大小小的爱恨交织的幻梦,它们不断升起,不断破灭,不论黑暗与否,我们都坚强地活下来了,也请记住这份无论如何都没有消失的生的能量,前进的能量。它会是让你穿越每一份突如其来伤痛的武器,回到其实已经不需要妈妈那么多的呵护和爱也能好好活着的穿越回当下的钥匙。

作者:李悦然,热爱心理学,用文字记录探索心理世界的体验。

如何帮助青春期的孩子建立安全感?

2021-07-23

童年“亲密过量”,成人后逃离关系

2021-07-22

如果我不是你的孩子,你还会爱我吗?

2021-07-21

为什么他对我不好,我却离不开他 ?

2021-07-20

人到中年,还有爱情么

2021-07-18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