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孩子离开她悲痛欲绝,7年后,偶然遇见一小男孩,难道是……

subtitle
小牛和大鼠 2021-07-24 16:11

宋杰的生活很有规律。她家住城郊,她生下一个胖儿子满月后,丈夫上班,她一人在家。上午洗衣服,打扫卫生,照料孩子,到了下午,这孩子要睡两三个小时觉。每隔三两天,她都要用孩子睡觉的时间骑自行车到菜市场去买菜,然后回来做晚饭。这个规律被在这附近居住的妇女隋玉艳了解得一清二楚。

生活应该有规律,但人的活动规律如果被犯罪分子所掌握,也极易留下祸患。

宋杰生下孩子的时候,亲戚、朋友不少人来看望,有的给送钱款、物品,有的给送鸡蛋。隋玉艳作为跟她平素相处很好的邻居,也送来了十斤鸡蛋。隋玉艳知道,自己虽然多次习惯性流产,在生育无望的时候也居然怀孕了。现在给宋杰送鸡蛋,等自己生孩子时她也会还过来,甚至不止是十斤鸡蛋。

宋杰的孩子是个男孩儿,胖乎乎的逗人喜爱。隋玉艳也想,自己将来很快就会成为妈妈,如果也能生下这么一个男孩儿该有多好。

可是没过多久,不知什么原因,她又意外流产了,这使她悲痛欲绝,十分伤心。人在过于悲痛、情绪过于低落、万念俱灰的时候,容易头脑发昏,会作出一般人所想不到的事情来。隋玉艳想到了什么呢,她跟丈夫谭成说:“如果能把宋杰的孩子偷过来就好了。”谭成说:“听说有拐卖儿童、拐骗儿童或者是盗窃婴儿的,但怎么才能把人家的孩子偷过来变成自己的,这个事我可办不到。另外,宋杰跟咱是邻居,人家的孩子丢了,很快就会找过来,偷她家的孩子根本不可能。”隋玉艳听后哑口无言,但她盗窃宋杰孩子的想法并没彻底消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天,隋玉艳跟丈夫谭成说:“宋杰常常要用下午孩子睡觉的时间,把孩子一人留在屋里睡觉,她骑自行车到西边菜市场买菜,咱可以用这个时间把孩子偷过来。”说着,便告诉谭成怎样具体去偷。谭成不置可否,隋玉艳就不断鼓动,并为丈夫去偷孩子做了必要的准备。

有一天下午,当时天气虽然晴好,但风很大,宋杰还是锁上房门,骑自行车到市场买菜去了。这时,隋玉艳就把自家的一只大鹅用绳子捆好,用一个小被包上,准备好了一桶汽油和打火机,让丈夫谭成快点去偷孩子。谭成还真的去了。

按事先的准备和策划,谭成来到宋杰家房后,先砸坏后窗的一块玻璃,打开窗户进入屋内,用自己带去的这个小被里包的那只大鹅换下躺在炕上的小男孩,把这个孩子包好,然后往屋里撒上汽油就跳出窗外,把打着打火机扔进屋内,宋杰家立刻陷入火海,谭成把孩子抱回家。

宋杰买菜回来,看见自家的房屋浓烟笼罩,火光烛天,一群乡亲们正在往火场上泼水、救火。宋杰立刻傻了眼,冲破人们的阻拦,跑进火海里去找孩子。她被拽回来,人们告诉她:火这么大,即使找到了也早就被火烧死了,但她还是不死心,就在大火已经被扑灭的时候,挣脱了人们的阻拦,终于在放着孩子的地方看见一个被烧焦的肉饼。宋杰的泪水使她视力模糊,她根本没想到,孩子还能被人替换。她没细心辨认这一块被烧焦的肉饼到底是不是孩子的尸体。人们见她哭得死去活来,怕发生意外,便把她拽离现场。

宋杰悲痛之日,是隋玉艳跟丈夫谭成高兴之时。他们偷孩子成功,而且现场也伪造得很巧妙。他们把这孩子送到亲戚家临时寄养,随后没过几天就搬离了这个村,到别的地方居住去了。

时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去了,宋杰没有一天不思念她的孩子。她一直在考虑,家里孩子在睡觉,谁也没用火,房子怎么就能突然起了大火呢?别人告诉她,肯定是你家的电线年久老化,引起短路导致的。她想起自己当年盖完房子,为了少花一点钱,买的电线、开关、插台,全是低档的、价低质差的,她为此后悔莫及,并埋怨丈夫贪小失大。

隋玉艳跟丈夫谭成虽然搬离了这个村子,但谭成的哥哥没搬家,仍然住在这个村子里。事情过去了七年,谭成哥哥的儿子结婚,隋玉艳跟谭成领着他们偷的孩子也来贺喜。他们认为,这孩子已经长大,跟七年前的模样完全不同,而且宋杰七年没看见这孩子肯定不会认识。

有人结婚,小孩子们就像过年一样高兴,成群结队地在院子里玩耍。宋杰看到在这群孩子中有一个跟她丢的孩子年纪相仿,她越端详越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虽然已经被火烧死,但她怀疑,能不能是在人们救火的时候,有人把这孩子抱走。她走到这孩子跟前,虽然孩子不理她,但她越看越像自己的孩子。后来她听说这孩子是隋玉艳跟谭成的,而这两个人是在她发生火灾后就搬离了这个村子,她觉得,这个孩子一定是自己的。

怎么确认这孩子是自己的呢?她突然想到,现在的科学技术很发达,据说,能够通过亲子鉴定判断孩子的父母。对亲子鉴定略知一二的宋杰突然想了一个办法,她一边吃着口香糖,一边来到这个小男孩身旁,故意把嘴里嚼得黏糊糊的糖吐到这孩子头上,然后以给这孩子往下拿糖块为由,用指甲剪剪下这孩子头上一缕头发,随后,用它进行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使宋杰两眼泪如泉涌,因为她七年前“被火烧死”的孩子还活着,正是这个小男孩。

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为了防止打草惊蛇,防止隋玉艳跟丈夫谭成把这个孩子藏匿或者转移,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宋杰没有忘记,遇到复杂问题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她请了律师,由律师给写了一份起诉状,将隋玉艳及其丈夫谭成告上法庭,以“生身父母确认纠纷”为案由,开始打官司。

宋杰由于有亲子鉴定结论在手,证据确凿,不仅要回了孩子,还控告隋玉艳和谭成的犯罪行为。偷孩子的隋玉艳和谭成既白白为人伺候了七年孩子,又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双双进了监狱。

【本文选自《法官手记》,作者张世琦,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