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道在屎溺:“英国陶渊明”教人用猫肉做鱼饵,吃鱼从不清洗内脏

subtitle
无斋公子曰 2021-07-24 14: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艾萨克·沃尔顿,十七世纪英国著名作家。这位活到90岁高龄的睿智老人,堪称英国的“五朝元老”,先后历经了纷扰不定的伊丽莎白、詹姆斯一世、查理一世、共和时期、查理二世等王朝。

在沃尔顿生活的那个年代,欧洲时局风云变幻,各地贵族混战不休,他亲眼目睹国王被谋杀,他的朋友也被流放到蛮荒之地,而沃尔顿本人的个人经历更是不幸——七次丧子之痛,一次丧妻之悲——足以让任何人崩溃。

然而,见惯了死离死别,经历了人间至痛的艾萨克·沃尔顿,不仅没有一蹶不振,反而看透了滚滚红尘,生出一颗豁达之心,从此隐居乡间,专注烟波之上,沉情垂钓之乐。

1653年,隐居多年的沃尔顿已知天命,他把自己多年垂钓的心得写成了一本书,这就是被誉为“垂钓圣经”的《钓客清话》。

这本文字古朴简洁、清新典雅的《钓客清话》,绝不仅仅是一本关于垂钓的书,更是一阙充满阳光和露水的田园牧歌。“一生不沽名而成大名,爱钓鱼而钓得盛誉”的艾萨克·沃尔顿,也因这本书的风行一时,而被誉为“英国陶渊明”。

《钓客清话》有些类似《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沃尔顿表面上是在写垂钓,但他真正想写的,并不是垂钓的技术指南,而是垂钓的哲思禅悟。沃尔顿放下的每一个饵、钓起的每一条鱼,无不体现出他做人的理想、生活的理想——简单、 忍耐、厚道、知足。

有人评价说,“沃尔顿之为人,应属伊丽莎白时代,他的行文,有那伟大时代之语言的古雅、清新和天然的乐感。”

汉唐阳光再版的这册《钓客清话(插图版)》,延请知名学者缪哲老师担任译者,其精妙风雅的译笔,与沃尔顿古雅清新的语言风韵相得益彰,兼之书中生动凝练的插图,极具审美趣味。

沃尔顿从不关心政治,谁做国王、谁被杀头,又与他何干呢?这位老人一心牵挂的事情只有钓鱼:怎么选钩、怎么选线、什么样的天气适合钓什么样的鱼、哪条河里有哪些种类的鱼、钓不同的鱼分别用什么饵钓、怎么做真饵和假饵……总之,关于垂钓的一切技术细节,你都能在这本书里找到。

而且,沃尔顿深谙“道在屎溺”的道理,他从不避讳那些令人不快的准备工作,也没有把钓鱼的过程描绘得清新出尘,而是用真实的笔触,告诉我们最真实的钓鱼活动。

例如,他教我们怎样用猫肉养蛆做成饵料:

“若想终年养绿蛆,以作钓鱼的饵,可取死猫一只,不去毛,待绿蛆成虫、开始蠕动后,即用松而湿的土把它埋上,但须在霜降之前;想钓鱼,可随时去挖。这些蛆,可用到三月,过此以往,则变成了飞虫。”

他还告诉我们,要想吃到最新鲜的鱼,就不能用水清洗:

“现钓现烤之外,还要切记,内脏去后,万不可洗,去过内脏的鱼,水里放久了,血便冲掉了,香味为之减。带血快烤的雪鲦,风味殊胜。略可比拟的,是树上新采的樱桃。”

当然,沃尔顿吃鱼的法子并非总是如此粗犷,更多时候,他也会精心烹制一道美味的鱼料理,例如,他教我们烹制美味的狗鱼:

“从鳃部剖开狗鱼,将内脏取出来,取百里香、荷兰薄荷和少许冬薄荷,与肝一起剁碎,再掺进腌牡蛎和两三只鳀鱼,再加甜黄油一磅许,拌进切碎的香草,用盐淹透。搅匀后,加一两片豆蔻,装进鱼肚后缝合,以便纳进所有黄油。不要去鳞,用烤叉串起处理好的鱼,放在文火上烤制,边烤边涂红葡萄酒、鳀鱼和黄油拌成的调料。火候一足,烤的香喷喷、满腔调料的鱼就到了你的盘子里。”

各种各样的鱼在沃尔顿笔下,都如人一样有自己独特的性情,例如,鳟鱼像餐风饮露的仙人,进食雅洁,漱湍流、枕砾石;鲑鱼像滥施铅丹的女人们,粉黛以冶容,贴得黑一块紫一块;鳝是仙厨的雅味,宴席上的海仑,珍馐中的女王;鲤是河中的女王,雍容、婉雅、敏慧……

这些或端庄或霸道的鱼类,在沃尔顿的笔下活灵活现,那烤得滋滋作响的香气,更是让人想马上团一块鱼饵,坐到湖边钓上一下午,然后约三五好友,一同烤鱼饮酒,谈天说地,真是人生一大快事,难怪世上有那么多男子热衷于垂钓而不可自拔呢,其中乐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当然啦,若只是如此,那这本《钓客清话》还不足以被誉为“钓鱼圣经”。沃尔顿在这本书里真正想表达的,并不仅仅是钓鱼和吃鱼,而是对待人生的态度。

无论是在他那个时代,还是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个时代,人们总是抬着头仰望那些权贵,渴望拥有财富和声望,很少有人能低下头,以欣喜的心情,在水流、游鱼和微风的陪伴下,静静欢享这个宁静的午后,

正如沃尔顿在书中所说的那样:宁做个有礼、有节、有度的穷钓手,也不做浑浑噩噩的醉君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