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澳洲教授:没有证据表明,在与中国的争端中美国支持澳大利亚

subtitle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7-24 11:39

香港《南华早报》23日刊登了悉尼科技大学中澳关系研究所所长詹姆斯·劳伦斯教授的一篇评论文章。文章指出,随着中国与澳大利亚贸易摩擦持续,澳大利亚政府的部长们越来越热衷于重复一种说法:美国在“支持我们”,澳大利亚的智库专家和媒体评论员也进一步将它放大。然而,并没有证据能表明这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文章称,美国官员和外交官很清楚澳大利亚政客强烈希望得到某种保证,为此他们非常乐意帮忙,但同时也鼓励堪培拉不要放弃对北京日益强硬的立场。

美国驻堪培拉大使职务在过去 58 个月中有 36 个月缺席。今年 3 月,美国大办迈克·戈德曼对澳大利亚方面欢呼:“我只想说,继续做你们正在做的事情,但要有信心,美国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看到了让澳大利亚成功的利益。”

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甚至借用了一个板球赛事的比喻说法,坚称澳大利亚不会“独自留在球场上”。

然而文章指出,在拜登政府执政近200天以来,仍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对澳大利亚的支持超出了口头上喊一喊“口号”的范畴。澳大利亚州政府、商界和公众应该知道谁在为此付出代价。

资料图

文章指出,作为澳大利亚的盟友,美国当然有能力提供重要的实际支持——如果它有意这样做的话。

作者还出主意称,美国可以从阐明自己将如何兑现拜登的“亚洲沙皇”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3月份作出的一项承诺开始。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协调员坎贝尔曾经对澳媒表示,在中国停止对澳“经济胁迫”之前,美国不会让中国在美中双边关系上得到改善。然而,两个月后,布林肯收回了这句话,称那只会“阻碍”双方关系的改善。

作者还提出,其次,美国可以停止阻挠世贸组织(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美国这一长达十年的做法,最终使WTO的争端解决能力在2020年失效,在此过程中,美国也打击了澳大利亚利用全球贸易规则向中国发起贸易诉讼的能力。今年5月,美国拒绝了澳大利亚和其他大约80个国家提出的一项建议,该建议本可以让世贸组织重新焕发活力,因为在世贸组织进行更深入改革的提议此前被抛弃。

文章甚至还建议,第三,拜登政府可以谋求撤销前特朗普政府在2020年1月与中国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该协议要求中国必须从美国生产商购买更多能源和农产品,这使澳大利亚矿商和农场主在国际市场上处于不利地位。然而,拜登的贸易主管戴琦(KatherineTai)在2月份坚称,中国“需要兑现”这项协议。

5月1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在美国国务院大楼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

文章还建议,第四,美国可以接手它曾经倡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这将向澳大利亚和该地区其他国家表明,美国认真致力于“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而不仅仅是关注航空母舰、战斗机和间谍船。美国加入该协定也将支持澳大利亚扩大贸易多元化的愿望。但在7月初,拜登政府允许其贸易促进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TPA)失效,这使得在可预见的未来,任何让复杂的贸易协议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的努力,几乎不可能实现。

作者还称,第五,在无法阻止的情况下,美国政府至少可以公开羞辱那些在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抢占一席之地的美国公司(澳大利亚供应商已被迫放弃了这些市场)。

作者坦言,遗憾的是,没有迹象表明美国会采取这样的行动。众所周知的是,在中国每年价值200多亿美元的巨大进口煤炭市场,美国供应商所占的份额已经显著增加。在中国市场将澳大利亚煤炭拒之门外一个月之前,美企的份额已经从2020年9月的0%增长到了现在的7.9%。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份额却从42%降至0%。同样的模式也出现在牛肉和其他食品上。

最后作者还设想,美国政府可以使出浑身解数,推动更多美国人购买中国人正在拒绝的澳大利亚商品。

资料图

然而,贸易数据显示,在截至2020年10月的季度,即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大规模反倾销关税的一个月前,美国进口的澳大利亚酒精饮料总价值为1.248亿澳元(9198万美元)。到截至2021年5月的季度,这一数字还降至1.021亿澳元。

劳伦斯教授指出,仅动动嘴皮子是廉价的。这些支持澳大利亚的实际行动,是需要美国付出代价的——无论是对美国经济,还是对华盛顿的政治资本。而美方已经采取的措施没有一个是有意义的,澳大利亚仍然只能依靠自己。

(编辑:WDQ)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0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