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唐朝县令杀死老虎后,枕着虎头睡觉,意外破解了三年前的一桩命案

subtitle
公孙六年龙 2021-07-24 10:05

当今社会,老虎已经濒临灭绝,变成了一种保护动物,随意猎杀老虎,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在古代,情况却是有所不同。

古代社会,生产力低下,人民尚未制造出热兵器,难以对老虎造成大规模的杀伤。所以,老虎在历史上曾经种类繁多,虎满为患。尤其是唐朝时期,老虎成群结队地出没于山林村野间,攻击行人,伤害村夫,为害一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为了免遭老虎的“毒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少出门,多呆在家里了。但所谓祸从天降,唐肃宗年间晋阳县一名乡绅,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莫名其妙地就成了老虎的口中餐。

这名乡绅具体姓名不详,为了行文方便,我们就用“乡绅”来称呼他吧。一天夜里,乡绅正在与周公探讨人生,一只吊颈白额猛虎闯入他的梦中,这只老虎居然会说人话,喊着“我要报仇,我死得好惨啊”,一口咬断了乡绅的脖子。乡绅惨叫一声,突然惊醒。

“哎呀妈,原来是做梦啊,可吓死俺了。”乡绅虚惊一场,继续睡去。

乡绅刚进入梦乡,老虎又来了,仍然是原来的套路,喊着“我要报仇”,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乡绅一声惨叫,再次惊醒。

“此事必有蹊跷。”乡绅心中暗暗盘算着。

连续被惊醒两次,乡绅也就不敢睡觉了,他来到母亲的房前,敲了敲门。

老年人睡觉容易惊醒,乡绅刚一敲门,母亲就打开了房门。

见到母亲后,乡绅扑地一声跪在了地上:“母亲大人,救救儿子吧!”

母亲一脸疑惑,却看到乡绅满面通红,眼中布满了血丝,忙问道:“咋回事啊?”

乡绅将做梦梦见老虎的事情说了一下,母亲笑了笑,说道:“你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会被一个梦吓成这样,我跟你说啊,这个做梦啊,都是与现实相反的。你做梦梦见老虎咬你,恰好证明你现实中安然无恙,两次梦虎,正是虎虎生风,儿啊,你要行好运了,放心睡去吧。”

乡绅心中的一块石头暂时落了地,回到卧室,沉沉睡去。也许是母亲的话起了作用,这一次,他没有再做噩梦。

第二天,乡绅去牛棚喂牛时,再次遇到了怪事。他来到牛棚前,看到一条黑影从牛棚中急窜出来,还未看清楚就跑远了。这莫非是我家的牛跑了?乡绅来不及细想,就向着黑影处追去。

说来也怪,这黑影看起来跑得很快,乡绅却一下子就追上他了。眼前的一幕令乡绅肝胆俱裂,只见自己追上的,却哪里是一头牛了?分明是一只吊睛白额老虎!

老虎张牙舞爪,口中发出人话:“我死的好惨啊,我要报仇!”

“你是何方神圣?我和你无冤无仇,何故吓唬我?”乡绅壮起胆子问道。

老虎一下子扑将过来,一爪子将乡绅打翻在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就这样,原本过着快乐生活的乡绅,一下子就命归黄泉了。

乡绅的母亲和妻子听到了他的惨叫声,目睹了这一幕人间惨事,吓得肝胆俱裂,但却不敢靠近,只是躲在暗处瑟瑟发抖。

只见老虎咬死乡绅后,并没有吃他,而是绕着他的尸体转来转去,似乎有所不舍。徘徊良久后,老虎来到了乡绅家,穿过庭院,用爪子推开房门,直接进了他的卧室。母亲和妻子暗暗称奇:这只老虎,怎么对我家的情况这么熟悉?

来到乡绅卧室后,老虎爬上了床头,竟躺在乡绅的床上睡着了,不一会儿,老虎便发出了鼾声。

母亲和妻子悄悄来到卧室前,锁上了房门,并迅速来到了县衙,将老虎吃人的怪事禀报给了县令。

县令率领一众捕快直奔乡绅家,来到乡绅的卧室外,舔破窗纸看进去,床上果然睡着一只老虎,他侧卧在床榻上,睡得正香呢。

“好个畜生,反了你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公然吃人,给我射死他!”县令一声令下,众捕快们万箭齐发,很快便将老虎射成了刺猬。老虎中箭时,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让人听得不寒而栗。

县令命人将老虎抬到县衙,将他的肉煮了,与众捕快大快朵颐。县令还命人将虎头涂上油漆,做成了一个枕头,每天睡觉都枕着它。

奇怪的是,每天晚上睡觉时,县令总能闻到一阵脂粉的香气,到了白天,香气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晚上做梦时,他经常在梦中看见一个死状凄惨的女子,大声向他喊冤。

如此这般过了几晚,县令感到了事情的蹊跷之处:莫非这老虎吃人的背后,竟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县令派人将乡绅的母亲和妻子叫到公堂之上,一顿吓唬,两人本就胆小,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下子道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乡绅原本有一个小妾,生得国色天香,十分美丽,二人倒是颇为恩爱。

但乡绅性情残暴,三年前的一天,不知因为何事,乡绅将小妾绑了起来,一顿毒打,打得皮开肉绽。

乡绅以为小妾会向自己讨饶,岂料这位女子性格却极为刚烈,他不仅不讨饶,反而大骂乡绅。

乡绅大怒,恶向胆边生。他取来一把刀子,对准了小妾的胸口,威胁道:“你知不知错?”

小妾的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哈哈大笑道:“我没犯一点点过错,你却毒打我,还要杀死我,你杀了我吧,我死后,一定会向你报仇的!”

乡绅大怒,扑哧一刀,插入了小妾的胸口,可怜一位绝色女子,就这样命归黄泉。临死前,小妾说了最后一句话:“我死的好冤啊,我一定要报仇!”

杀死小妾后,乡绅将他的尸体运到荒郊野外,挖了个坑,草草埋掉,来了个毁尸灭迹。

三年后,老虎闯入乡绅的梦中,说的正是与小妾临死前一模一样的话。所以,乡绅在连做两个噩梦后,才会吓得肝胆俱裂,才会眼中布满血丝,才会半夜向母亲求救。

听完乡绅母亲和妻子的供述,县令心中暗暗称奇。想不到自己枕着老虎头睡觉,竟然破解了三年前的一桩悬案啊。莫非吃人的老虎,正是三年前被乡绅杀死的小妾?

这个故事记载在唐朝人牛肃的《纪闻》中,故事中破案的县令,就是牛肃的舅舅,从某方面说,牛肃也算得上半个当事人了。那么,大家觉得牛肃记载的这个故事可信不可信呢?吃人的老虎,究竟是不是乡绅的小妾呢?此事件之离奇,匪夷所思。

资料参考:纪闻、太平广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