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烤箱烤出个千亿赛道

subtitle
于见专栏 2021-07-24 02:55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餐饮今年热度有多高?

不管是新式茶饮奈雪、喜茶的融资和IPO,还是和府捞面、兰州拉面等面条赛道频出融资,都让餐饮成为今年投资热度最受瞩目的赛道。资本化加持下,烘焙企业近期更是融资动态频出。

我国烘焙食品行业还远远没有到天花板,而且玩家分散并没有话语权足够大的头部玩家。

未来想象空间很大,也难怪资本和创业者都扎堆涌入这个赛道。

新式烘培排队融资

烘焙赛道上多个品牌排队融资。烘焙品牌“月枫堂”拿下千万美元投资后,计划今年把门店扩张到100家。

被资本追捧的还有两年前才成立的虎头局,也在最近完成了5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虎头局今年1月份就已获得Pre-A轮投。

墨茉点心局获得今日资本徐新的投资,主打吐司面包的网红品牌“爸爸糖”获得了来自IDG资本的上亿元投资。

烘焙英文名叫做“baking”,虽然烘焙概念近代从西方传入,但实际上商周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类似的东西,不过由于中式糕点主要用于节日,所以没有形成一定的产业化。

不过这个行业在不断的蓬勃发展下,烘焙食品正在逐渐成为一种方便的代餐选择。

烘焙食品在生活中的渗透率不断提高,消费频次有望进一步提高。

我国烘焙食品去年的零售额达到2561亿元,今年预计将达2832亿元。我国烘焙食品零售额预计2024年有望突破3800亿元。

不少国内烘焙企业迅速发展起来,涌现出像桃李面包、达利食品等知名品牌。

国潮中式烘焙店不同于传统糕点店,新式玩家将年轻人喜欢的元素融入传统糕点,从店面装修、包装设计、文案都符合年轻人审美。

主攻单一品类的新烘培品牌格外受资本青睐。

除了主打黄油可颂的月枫堂,铜锣烧品牌泽田本家今年3月完成千万元融资。手工吐司品牌爸爸糖今年6月完成由IDG资本领投的上亿元首轮融资。

2018年,月枫堂在上海环球港开了第一家店,目前全国有大概60+家门店。

每个月可以卖出300万颗,一个店月销就有120万。

强调使用天然动物发酵黄油的月枫堂,自研并推出有香酥、杂粮、巧克力、红酒等应季口味,在定价上单颗约8-18元,8颗套盒价位59元,路线可谓是走的喜茶路线。

月枫堂主打的可颂品类门槛不低,毕竟起酥工艺是有一定门槛的。

月枫堂的装修风格以金、白两色清爽风格为主,只进入大型商场。

一线城市均为自营,其他城市则是开放加盟,月枫堂对加盟商要求至少拥有2个品牌在运营,前期投入约50万+,平均回本周期6个月。

此外,月枫堂还已进入武汉、深圳盒马超市,将在广州地区和连锁社区鲜奶店、酒店、航空进行合作。

月枫堂正在还进驻家乐福、大润发、盒马等线下商超,进一步加强连锁渗透率。

烘焙类产品的用户画像都是女性消费者居多,月枫堂的消费者多数为20-30+的年轻女性白领群体,目前月枫堂已经有50万会员。

和不少地方性质的可颂品牌不同,月枫堂的壁垒在于强供应链能力,支持前端连锁专卖店不断运营。

在完成上半年的新一轮融资之后,鲍师傅的估值被推到了100亿元人民币,这个不可思议的高估值创下了纪录。

2004年,来自“面包之乡”的鲍才胜夫妇在中国传媒大学附近开了一家面包房,研发出的招牌产品“肉松小贝”开始在圈内风靡。

2013年,鲍师傅因为电视节目火出圈,与此同时也招来了2000家山寨鲍师傅山寨门店。

2013年诞生于南京的泸溪河,7年间门店突破140家,估值在20亿元上下。

泸溪河创始人黄进来自“中国桃酥之乡”—— 江西鹰潭。

泸溪河品牌名由来也是因为创始人黄进老家母亲河是泸溪河。

黄进15岁便开始学习中式糕点制作,17岁那年揣着八百块钱跑到南京开启创业之路。

在网上一年卖出千万枚蛋黄酥的轩妈食品,取名自创始人韦福献太太昵称。

2015年轩妈食品在广西南宁创立。小小的蛋黄酥让轩妈食品成为双十一天猫传统糕点类目TOP1,几个月前完成新一轮超亿元融资

乳企也不甘寂寞,光明乳业开了光明悠焙这个烘焙面包店,推出了泡芙、杂粮面包等产品。

管中窥豹,中国烘焙行业可谓蒸蒸日上,市场发展可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老品牌冰火两重天

大量资本进入烘培赛道,外部竞争日益激烈的风险也让上市公司感受到了压力。

港股上市公司克莉丝汀在年报中指出,中国烘焙市场每年以超10%的增长速度发展,竞争日益激烈。

市场分化趋势明显,时尚、独特、轻快的产品及消费场景受到比重较大的年轻消费群体青睐。

与热闹的新兴品牌相反的是,老牌烘焙品牌的冷冰冰。曾经的“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陷入亏损泥潭,股价不足0.2港元。

实际上,烘焙赛道上正在呈现冰火两重天,新品牌融资融不停,老品牌关店关不停。

大本营在杭州的21岁的浮力森林,已是其第二次关厂闭店。早在上个月,比浮力森林开店还要多一年的宜芝多,上海门店也都关闭。

这不是浮力森林第一次关厂、闭店。

去年7月,浮力森林因现金流困难而选择闭店、停产,关店停产的原因与市面上大量出现的假充值卡有关。

创始人卖了自己名下的房产,也还是没能补上资金缺口,融不到钱借不到款的宜芝多最终只能选择关门大吉。

宜芝多在上海有105家地铁门店,75%的营收都来自于地铁门店。疫情期间,仰仗客流量的地铁门店基本没有营收。

满足及时性需求而诞生的宜芝多、浮力森林等传统烘焙品牌,随着便利店遍地开花,选择性自然比不上便利店体系的。

更何况宜芝多所在的上海地区是便利店绿洲,平均每3769人就拥有一家便利店。

此外,这些传统烘焙品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创新不够,没有跟上新生代的消费群体。

在疫情冲击下,烘焙连锁行业的新老玩家都元气大伤。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去年门店关了接近一百家。

深圳最大的面包店-BEEPLUS LIFESTYLE超级烘焙工坊,去年12月底暂停营业。此外,原麦山丘、面包新语、可颂坊、瑞可爷爷、彻思叔叔都元气大伤。

不管是传统烘焙品牌还是昔日网红品牌,都在陷入关店潮。

事实上,品牌生命力的关键是复购率。虽然新一代的消费者非常乐意尝鲜,但他们未必会死盯着一家持续买单。

如果没有足够强的产品力,来吸引并留住消费者,恐怕很难长久。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翻身。

一些老品牌其实具备很强的供应链、产品以及渠道能力。只不过这些品牌没有随着消费升级而升级。

85度C尽管现在热度不同以往,但是供应链能力还在,还是有机会打翻身仗的。

结语

中式烘焙火起来并非偶然。

烘培的爆红逻辑和新茶饮有异曲同工之处:产品都容易标准化,容易规模化,坪效高。

我国烘焙行业过去主要有两种经营形式。

一是以桃李面包、达利食品为代表的采用“中央工厂+渠道分销”模式进行生产经营的烘焙食品公司,其烘焙产品经过包装后,通过商场、超市、便利店和小卖店等终端销售。

二是以好利来、克莉丝汀、八十五度为代表的采用“中央工厂+连锁店”模式进行生产经营的烘焙食品公司。

我国目前内地人均烘焙食品消费额处于全球后25%水平,远低于法国、美国,日本等国家。所以烘培赛道未来还存在很大提升空间。

由于烘焙食品进入我国较晚,未来人均消费量还存在提升空间。

另一方面,目前中小玩家居多,所以烘焙食品质量良莠不齐,单价相对较低,随着消费升级,单价提升也会带动烘焙行业规模进一步上涨。

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出现一个品牌影响力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足够多的绝对头部品牌。

中国的烘焙连锁赛道其实一直不缺网红品牌,鲍师傅、85度C、原麦山丘,但这些都已经不断衰败,不管是市场份额还是影响力。

所以只有连锁化能力最强的,并且连锁了之后质量不下降的,才能成为赢家。

烘焙是一个庞大的赛道。顺着行业大趋势,新品牌正在强势崛起的。

但做成一家崛起的网红店容易,只不过品牌周期其实相对较短。

不管是直营还是加盟,新烘培玩家如果没有足够的规模化去做支撑的话,很难保持竞争力。

烘焙品牌需要一条更深的护城河,才能避免关店的命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